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超清

      漆黑空间出现之时,张天望正御剑飞行在半路上。上界天罚降临的那股强大气息将他惊吓住了,停在空中不敢往前,直到天空再次回复了晴朗,才带着重重疑惑往论道峰上落去。

      卫苍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就算是以前与豖虽的两三次交手,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连一身的气力都几乎消耗殆尽。他明白凭着自己一成也不到的实力,今天恐怕很难下得了论道峰了,「琉璃七芯灯」的七色虹桥一旦施展,他已经无法抵挡了。

      卫惊蛰兀自抱着元虚的尸身悲泣着,旁边是一脸黯然的闾丘达。习丰羽也已经哭得成了一个泪人,这个极其惹人喜爱的孩子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满是泪水,扑在元虚尸身上痛哭着。

      「崇天门」掌门元无真人似乎梦游一般走到元虚尸身前,脸上也不知是喜是悲。元无并不是一个枭雄,对权势也没有太大的欲望,虽然有时候觉得元虚在许多事情上都损害了自己这个掌门的威严,但同门数百年的深厚情谊又怎幺能够一下子抹杀掉!

      从卫惊蛰身上抱过元虚的尸身,元无真人老泪纵横。小时候战争频繁,他们几个同村的小伙伴为了活命,离开村子上山修道,虽然不是亲生兄弟却一直情同手足,数百年来互相扶持终于走到今天,如今这位兄长一般的元虚丧命在这论道峰上……

      元无真人看了卫惊蛰一眼,又转头看向狼狈地从地上挣起的卫苍穹,心里忽然觉得很空虚、很无聊。就算让自己杀了巫门的人又能如何呢?自己就会开心了吗?修道数百年,为的就是面对这生离死别的一刻吗?!

      元无意兴萧索地对卫惊蛰说道:「卫惊蛰,从此刻起,你不再是我『崇天门』的弟子,现在……你走吧。」抱着元虚真人的尸身,元无步履蹒跚地往「崇天门」的人群中走去。

      远处的圣霄真人白眉一轩,大声道:「『天神宗』所有弟子听令,祭出法宝飞剑守住上方,这次务必要诛杀卫苍穹父子,不能让他们生离这论道峰。」

      顿时近百名「天神宗」的年轻弟子齐唰唰地祭出飞剑,漫天的剑光将天空都染成了一片玄青色。这许多弟子中,只有两个人没有动,一个是冷如冰,另一个是刚刚赶到的张天望。

      圣霄真人向身边的圣蔔圣法下令道:「师弟师妹,你们去诛杀卫惊蛰,对付巫门的人一定要斩草除根,也无须再有所顾忌了。」接着又朝着天枯说道:「天枯道兄,麻烦你以『琉璃七芯灯』牵制着卫苍穹的『巫殛天火』,然后本宗再以『补天神皇鼎』将卫苍穹元婴消灭。」

      天枯长老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色,正要答话之时,忽然听到了元无真人的声音。

      元无真人已经停下了脚步,环视了众人一眼,高声说道:「诸位同道,本门元虚师兄刚刚仙逝,请诸位卖元无一个面子,让他们下山去吧。」

      「不行!」圣霄真人截口道。如果是元虚在他可能还会卖个面子,但元无只不过渡过了一次天劫而已,自己还未放在心上。

      元无真人低头瞧着元虚的尸身,悲沧地说道:「师兄,看来果真是人走茶凉啊!你在世时,这些人如何敢在我们『崇天门』面前嚣张,现在你走了,他们就不将我们『崇天门』放在眼里了。师兄你放心,你生前最关心的这个弟子,师弟我今天决不会让他死在论道峰上。」

      元无真人突然神情一肃,高亢的声音响彻论道峰顶:「『崇天门』所有弟子听令,尽力护送卫惊蛰父子下山,不惜一切代价!」

      元虚人缘极好,深受「崇天门」弟子的爱戴,此时元虚殒命,许多弟子都感到悲痛,一些女弟子甚至失声痛哭,听了掌门的命令,立时都剑拔弩张地注视着「天神宗」一方。「天神宗」与「崇天门」虽然同为道门门派,但门人弟子之间常常暗中较劲,谁也不服谁,是以数千年下来两宗之间隐隐有了裂痕,如今元无命令一下,这道裂痕进一步扩大了。

      圣霄神情一冷,「不惜一切代价」是不是意味着不惜自爆元婴同归于尽?!圣霄枭雄心性,怎会白白放过目前这个诛杀卫苍穹的大好机会,如果今日让他逃脱,以后他恢复元气谁还能够抵挡?!

      「天枯道兄,动手!」圣霄招呼着祭起「补天神皇鼎」,直接扣向卫苍穹。

      元无大怒,这个圣霄竟然敢如此轻视自己。顿时下令道:「闾丘师侄,你去拦下天枯,让卫惊蛰快走!」自己当先往圣霄沖去。

      天枯正想祭起「琉璃七芯灯」,突然看见一道白色的人影射来,以为是卫苍穹杀到了,顿时吓得朝后飞退了数十丈,待看到原来是闾丘达时,不由暗骂自己胆小。

      「蛰儿,走!」卫苍穹一拍卫惊蛰肩头说道。

      听到老爹的声音,卫惊蛰回头看去,只见卫苍穹狼狈不堪,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收起悲痛的心情,卫惊蛰御剑腾空飞出了十丈远,却没有感觉到老爹跟来,回头看去,只见卫苍穹苦笑着说道:「蛰儿,我修为耗尽飞不起来,你自己先走吧。」

      卫惊蛰摇头苦笑,在自己心目中老爹就像是一座永远不会倒下的大山,哪里想到也会有今天这种时候。卫惊蛰伸出手去,说道;「老爹,上来吧,我怎幺可能会扔下你。」卫苍穹淡淡一笑,就着卫惊蛰的手站到了飞剑上。这把飞剑是当初元虚送给卫惊蛰的,虽然不是上好的飞剑,可也不是凡品。在卫惊蛰的御剑诀施展下,飞剑变宽变大,两人站在剑上丝毫不显得拥挤。

      解世情知道这父子两人修为都已然大损,于是祭起飞剑射向卫苍穹背后,突然一点火星闪现,那把百炼精钢打造的飞剑就逐渐化成了虚无。卫苍穹以最后的一点力气凝聚成的这一点白色的火星,除像「琉璃七芯灯」那样的法宝外,还没有东西可以对付得了。

      天枯长老见到解世情吃了大亏,立时就祭起「琉璃七芯灯」,想要将那一点火焰精华吸入灯芯内,突然看见闾丘达迎面一记手肘击来。

      闾丘达出生在人间界中的一个武林世家,父母两人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武学大高手,闾丘达自幼时常受到家人的薰陶,武艺亦是不凡。上山修道后,闾丘达又结合道门法诀创出了一套威力极大的法诀,创出后还从来没有完整地施展过。连「天神三圣」之一的圣法真人都在他手里吃了亏,闾丘达哪里会将这个天枯放在眼里。

      天枯见这幺一个晚辈居然敢频频阻挠自己,不由大怒:「就是你师父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放肆。」手中青光一闪,一把百炼长剑在法诀的御使下朝着闾丘达击来的手肘斩落,欲要下狠手断其一臂。

      闾丘达手肘前突然出现一把古怪兵刃,比寻常飞剑稍短,却要粗上两三倍,挡下了天枯的长剑,接着闾丘达的手肘又击在自己的剑背上,力道两下叠加立时就把天枯的长剑斫断。

     

  • 名称: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0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