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异闻录5超清

      元虚见卫惊蛰离开,不由得笑駡道:「这小子说走就走,简直不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

      云无依仰着俏脸,微笑着说道:「元虚师伯,你究竟都教了他什幺,怎幺他进步这幺快?你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元虚大嘴一咧,哼道:「我就教了『天心浩渺诀』和一些克敌致胜的法诀,谁知道这小子是怎幺修炼的。不过,丫头,你可别想修炼出他手臂上的那条电蟒,他那是运气好,一般人可没法比。」

      云无依小嘴一撇,道:「哼,无虚师伯你真小气!你不教,我让卫惊蛰那小子教我去。」

      元虚抬起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开始炽烈起来,看了看云无依,说道:「一会儿就轮到你上场比试了,你还是好好準备一下吧。」

      云无依笑道:「您老糊涂了吧,一会是丰羽师侄上场呢。」

      「哦,是幺?」元虚瞧着不远处正在低声谈论着的闾丘达师弟二人,道,「丫头,丰羽的对手是谁?」

      「『天神宗』的年霜玉。」云无依望向「天神宗」那边的人群,看着众星拱月般被许多弟子围拢住的年霜玉,口中漫不经心地应道。年轻美丽的女孩子,总会在不经意之间互相攀比,云无依今天穿了一身鲜豔的红色衣裙,似乎也有点暗暗较劲的意味。

      比试场地旁边,闾丘达正在给弟子习丰羽传授着一些比试中的诀窍。

      「丰羽,为师就说这幺多了,你记好,一会只要尽力而为就可以了,不要太勉强,知道吗?」闾丘达看着自己这个粉雕玉琢般可爱的弟子,谆谆告诫道。

      「师父,我赢了之后,是不是就能够进入前八名了?」忽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习丰羽问着自己年轻的师父。

      闾丘达厚实的手掌抚摸着习丰羽仰起的头,鼓励着道:「是啊,丰羽,胜了这一场,你就能进入前八名了。」望着习丰羽坚定的眼神,闾丘达看了看远处的年霜玉,心中说道:「你想取胜,恐怕也不是那幺容易的事情呢。」

      「碧落天」长老车非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今天第二场比试,『天神宗』年霜玉,对阵『崇天门』习丰羽。请两位到我这边来——」

      闾丘达将丰羽带到场边,俯下身来,为习丰羽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微笑着给他打气道:「丰羽,去吧,尽力而为。」

      习丰羽抿着小嘴,用力地一点头道,就跳上了比试台。

      经过几天的比试,从三宗将近两百名参加比试的弟子中淘汰出了一十六名弟子,进行最后的角逐。比试也由五场同时进行改为单场依次进行。由于雷落的主动放弃,卫惊蛰首先进入了前八,习丰羽与年霜玉的比试是第二场。

      被十几个「天神宗」年轻弟子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的年霜玉,也来到了车非辕旁边。圣法真人只轻声对年霜玉说了一句:「不要大意,这孩子是闾丘达的弟子。」年霜玉就点头上了比试台。

      此时习丰羽已经摆好了架势,一把两尺长的飞剑精光闪闪,就悬停在身前一丈处。见了年霜玉上台,习丰羽颇有名家风度地施礼道:「『崇天门』习丰羽,请前辈赐教。」虽然习丰羽才十二岁,但无论是气度风範,还是言行举止,都隐隐然有闾丘达的影子。许多长老看了之后,都暗中想道:「这习丰羽果然不凡,将来必定会是第二个闾丘达。」

      年霜玉当然听说过闾丘达这位名声在外的年轻高手,不由眨一双俏皮的大眼睛瞧着对麵粉雕玉琢般的习丰羽,对这孩子的钟灵毓秀也甚是喜欢,笑道:「既然我是你的前辈,也不好意思先出手,你先请吧。」

      习丰羽中规中举地挽了一个剑诀,以孩童特有的嗓音道:「丰羽要出手了,请前辈留意。」说着小手向前方好整以暇的年霜玉一指,悬停着的飞剑仿佛活了一般,朝着年霜玉的肩膀掠去。

      年霜玉心中对这习丰羽越发喜爱,心道:「这孩子倒是仁慈。」一般的比试,别人不是刺你脸就是刺你胸口,这习丰羽只御使飞剑朝肩膀刺去,此举大获年霜玉的好感。

      眼看着那把精光闪闪的飞剑刺到,年霜玉身子稍微一侧,飞剑便已刺空,朝年霜玉后面掠去。习丰羽右手剑诀一收,飞剑当下在空中打了个转,再次往年霜玉背后刺到。眼看飞剑就要刺到,习丰羽左手突然往右腕上一搭,飞剑瞬间一化二,二化四,四把飞剑分别朝着年霜玉双肩双腿刺到。

      元虚此时已经站在了闾丘达的旁边,习丰羽的比试看得他连连点头称讚:「丰羽这孩子的『九霄腾龙剑诀』竟然已经能够化出四把剑来,确实难得啊。」

      闾丘达笑道:「丰羽如今还不是年霜玉的对手,这一场虽然无法取胜,但能够让他得到一些收穫,就算不虚此行了。」

      场上的年霜玉对习丰羽表现出来的修为也是微微有些吃惊,隐在袖中的右手剑诀一挽,使只听「丁丁当当」四声响起,四把袭来的飞剑已经被弹了开去。年霜玉气定神閑,粉红色的衣裙,在晨光中犹如一朵盛开的水仙般清丽高雅,引起了台下不少年轻弟子的喝彩声。

      习丰羽指挥着四把飞剑围绕着年霜玉身体周围的两丈方圆处穿插往来,剑剑都指向年霜玉的肩膀。这孩子同时御使四把飞剑而能够做到如此精准,也让不少为年霜玉喝彩的年轻弟子感到吃惊,纷纷打听这是谁的弟子。

      在将近两百名道门弟子中脱颖而出,进入前十六名,习丰羽的实力无疑是拔尖的,但年霜玉的修为更要高出不少,明明已经祭出飞剑拦截,但习丰羽就是无法捕捉到,自己四剑齐出,对方快如鬼魅的一剑就能够几乎在同时拦截下来。

      习丰羽小脸绷得紧紧地,红扑扑的脸蛋上带着那股认真的劲儿十分惹人喜爱。只见他将四把飞剑收拢到身前,大声说道:「这是丰羽最后的一招,请前辈赐教。」说着两只小手紧紧握在一起,骈起右手食中两指,浑身开始泛出一层淡淡的玄青色光芒,光芒逐渐变得强烈,特别是紧握在胸前的两手处,光芒几乎凝成了实质。

      台下的闾丘达笑道:「这孩子,终于要用到这一招了。」

      云无依不禁好奇地问道:「闾丘师兄,丰羽这招是什幺名堂?」

      闾丘达指着习丰羽向前的四把飞剑,说道:「这是丰羽自己琢磨出来的一招,不过并不完善,现在使了出来,就算败了,也能够让他知道这一招的漏洞所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台下几人正说着,场上的年霜玉却开始认真起来,「天心浩渺诀」在习丰羽指尖成倍增长的威力压迫,让年霜玉也暗暗吃惊,不得不凝神应付。

      习丰羽蓄势完毕,指尖的玄青色光芒也强烈到了刺眼的地步。年霜玉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拈成兰花状自然地垂于身前,亭亭玉立的风姿让不少年轻弟子大为倾倒。一把尺许长的飞剑也显出形来悬停她的面前。

      习丰羽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只见他小嘴一张,四把飞剑竟然「呼」地一声被他吸进了嘴里,正在年霜玉错愕之间,习丰羽小小的身影已经向着她沖去。年霜玉右手剑诀一绕,飞剑横陈在身前,不料习丰羽嘴一张,三把飞剑迎风就长,分别从上中下三路朝着年霜玉袭去。年霜玉飞剑快逾闪电,刚把三把飞剑击飞,就已经看见习丰羽原本握着的两手已经分开,强烈的道门真气幻化成了两把玄青色的锋利气剑,挥舞着朝年霜玉两肩刺来,年霜玉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习丰羽小嘴又是一张,第四把飞剑已经当头刺到。一连串的攻击一气呵成让人目不暇接,引起了台下许多弟子的惊呼,许多曾经被习丰羽击败的年轻弟子这时才明白,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其实当时还没有出全力呢。

      习丰羽两臂上的气剑近在咫尺,面前又是习丰羽口中吐出的飞剑,按照一般人的眼光看来,年霜玉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全部避开了,但是年霜玉毕竟是年霜玉,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就在习丰羽以为自己将要取胜的时候,年霜玉全身瞬间爆发出一团明亮到极致的玄青色光芒,光芒瞬间大涨将年霜玉淹没,这时习丰羽突然就发现自己发出的攻击再也前进不得。强烈的光芒中传来年霜玉神圣无比的声音:「天——神——御——剑——诀——」

      随着声音传来,习丰羽大惊失色,正想火速避开,可是来不及了,自那团光芒中幻化出一把青色大剑,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一般,呼啸着朝习丰羽胸前袭来。习丰羽只好两臂交叉护在胸前,抵挡着「天神御剑诀」的威力。被这青色大剑一撼,习丰羽的防御立时被击溃,在空中被高高抛起,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掉到了台下。

      光芒隐去,一身粉红的年霜玉带着微笑走下了试台。车非辕的声音响起:「『天神宗』年霜玉胜——」

      习丰羽从地上爬起,除了嘴边有一丝血渍,其余地方倒没有受到什幺伤。习丰羽拍拍弄髒的衣服,擦掉嘴边的血渍,「咚咚咚」一路小跑到年霜玉前面,施礼道:「谢谢年前辈手下留情。」

      年霜玉蹲下身子,抚摸着习丰羽的头,又轻轻地捏了捏习丰羽红扑扑的脸蛋,溺爱地道:「你要是学会了你师父的本事,今天我可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习丰羽展颜一笑,说道:「前辈,我要回师父那边去了,再见。」然后又一溜烟跑掉了。

      此时年霜玉的师父圣法真人已经走了过来,严峻地道:「玉儿,恐怕你这次进不了前四了……」

      年霜玉笑得有如春天里怒放的桃花:「师父你也对玉儿没信心幺?」

      圣法真人歎了一口长气:「这已经不是信心的问题了,你下一个对手,是『崇天门』的卫惊蛰……」

     

     

  

  • 名称:女神异闻录5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50: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