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斗兽娘超清

      「飞升境界?!」柳梦怜无法置信地瞧着一脸笑容的卫苍穹,飞升境界是所有人间修真者修炼的终点啊!

      「你可以叫我卫伯伯。你叫什幺名字?」卫苍穹看着柳梦怜,就像看见了柳飘零,语气也变得暖和起来。

      「我叫柳梦怜,卫伯伯,你就叫我怜儿吧。」柳梦怜心中喜悦。自己父母双亡,只道从此以后便是孤单一人,不料却突然多了一位长辈,还是父亲的生死兄弟,自己以后便可以向他询问自己父亲生平的事蹟。

      「对了,卫伯伯,你为什幺要放走那个老道?」柳梦怜想到了刚才那个兇残的血袍老道,以人血染道袍,以小孩头骨作为饰物,这已经兇残到了没有人性的地步了。

      卫苍穹呵呵一笑:「那老道与道魔两门都有深仇大恨,留着他对我自然有好处。」

      看着柳梦怜与张天望疑惑的表情,卫苍穹眉毛一轩,傲然道:「我与道魔两门都有仇恨,不过跟你们也说不清楚,不谈这个。」

      用手指着张天望,卫苍穹压低了声音问道:「怜儿,这小子对你不错,是不是你的伴侣?」

      柳梦怜脸上一红,看了看正注视着自己的张天望,小声道:「卫伯伯,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和张大哥只是刚刚认识。」

      卫苍穹「哈哈」地笑道,「刚认识有什幺关係,只要你喜欢,我立时便可将这小子的道行废了,将他收为巫门弟子,到时候你们俩就是同门,好事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卫伯伯,你再这样说,我可就不理你了。」柳梦怜连跺着脚嗔道,心里同时泛起了卫惊蛰的身影。

      想起卫惊蛰,柳梦怜惊讶地发现卫惊蛰的面容与眼前的卫苍穹竟然有几分相似,心中大感奇怪,不由脱口问道:「卫伯伯,卫惊蛰是不是你儿子?」

      卫苍穹闻言,脸上的笑容立时凝结,半晌方才无奈地道:「不错,蛰儿他是我的孩子。怎幺,你认识他?」

      张天望远远听到,也是感到很惊奇,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以前辈这样的修为,竟然让卫惊蛰去学道门法诀,当真可惜得很。」

      「什幺?」卫苍穹这下是真的吓了一跳,自己的儿子这十多年来不是在深山里好好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幺,怎幺会去了道门?

      柳梦怜也是有点弄不明白卫苍穹的意图,因为张天望在,她自然不会说出曾经教过卫惊蛰「九黎大巫咒」的事情,只是对卫苍穹道:「卫伯伯,你一身本事,干嘛要让那小子在深山里打猎?当初我在连云山中受伤,就是他救的我。」

      卫苍穹一脸无奈道:「这孩子先天不足,自小经脉便有隐疾,十分脆弱易损,无论哪一门的法诀,只要真气强到能够引动天劫的地步,便会承受不住真气的紊乱而害了性命。我若非修为强横,恐怕道魔两门早已高手尽出寻我晦气,若知道蛰儿是我的孩子必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只想他平平安安在山里过一辈子,是以本点本事也没有教他。」卫苍穹却不知道,卫惊蛰得了「天殒石」,再经过碑灵天劫的锤炼,身体之强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料。

      知道了儿子的消息,卫苍穹不由得问柳梦怜道:「怜儿,蛰儿是拜在哪一派的门下?」

      「具体我也不清楚,这得问张大哥。」说着向张天望看去。

      不待卫苍穹询问,张天望已经说道:「他是拜在『崇天门』元虚真人座下。」

      卫苍穹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着什幺事情,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元虚倒还不错,只是蛰儿修炼了道门法诀,我怕日后于他不利,我得去瞧瞧。」

      「那前辈得去『穷绝穀』了,如今三天宗正在进行道法比试,卫惊蛰已经到『碧落天』去了。」张天望微弱的声音传来。

      卫苍穹听得是「碧落天」,立时脸色变冷,二十年前自己的好兄弟柳飘零正是折损在「碧落天」之人的手中。

      看了看柳梦怜张天望两人,卫苍穹道:「你们两人打算去哪里?」

      柳梦怜掏出一张黄缎子,递给卫苍穹道:「卫伯伯,怜儿想先找到这图里的东西。」

      卫苍穹好奇地接过,只瞧了一眼,便乐呵呵地递还给柳梦怜道:「原来是这个,你不必找了,里面的东西当年都被我和你爹起出来了,也就是那一次的探险,我才能和你爹爹结识,一起成为巫门的弟子。」说着手中一点白色的火星闪过,一根黑色的项鍊出现在了卫苍穹的手中。

      将黑色的链子递给柳梦怜,卫苍穹道:「你要寻找的东西里头,这根链子是最重要的,你就好好带在身边吧。这链坠却是你爹爹炼製出来的法宝,你要好好带在身上。」

      柳梦怜吃了一惊,仔细地打量着手中的黑色项鍊,通体黝黑也不知是用什幺材料炼製成的,而且似乎对光线有着吞噬的效果,竟然不泛出一点光亮来。链子由许多错落的三角形绞成,上面点缀着一块同样黝黑而没有一点光亮的链坠,链坠是一团混沌,看不清楚具体的形状。从项鍊上散发着的古朴苍凉的气息看来,必定不是寻常之物。

      柳梦怜将项鍊带在脖子上,挽着卫苍穹的手甜甜地笑道:「怜儿谢谢卫伯伯啦。」

      卫苍穹见到柳梦怜,就好像见到了自己数百年唯一的好兄弟柳飘零一样,心中也是非常高兴,恨不得将自己一身所学全部传授给她,当下道:「这小子伤重需要静养,我们就先在这里呆几天   ,过几天这小子恢复一点后,我们再去『穷绝穀』。」

      就这样,三人在这里暂时住了下来,卫苍穹御土为屋,驭树成墙,这种种神奇手段看得柳梦怜与张天望目瞪口呆。接下来的几天里,卫苍穹传授柳梦怜巫门的许多古法,着实让柳梦怜获益非浅。

      匆匆三天转眼即过,论道峰上响起了卫惊蛰怒气冲冲的声音:「老头,你说这些人都是怎幺回事,一见到我就直接认输。」三天来,凡是卫惊蛰上场的比试,无一例外地那些对手都是自认不敌,非常识趣地放弃了比试,让卫惊蛰觉得很不过瘾。

      元虚笑呵呵地拍拍卫惊蛰的肩膀:「小子,你就知足吧。他们都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与其出丑,还不如乾脆点直接认输。」

      卫惊蛰嘟哝着道:「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用几天,我就得对上那辛如水了。」

      「那不正好吗?!」元虚更是笑得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正好要看看是这辛如水强,还是我元虚的弟子强。」

      而另一边,在碧落天一间隐秘的房间之内,一个豹子一般矫健的青年垂手立在一个黑纱蒙面的女子面前。只听那青年洪亮的声音道:「婉姨,水儿来了。」

      那黑纱蒙面的女子正是「碧落天」的新任宗主蓝婉儿。蓝婉儿一双充满怜爱的美目落在下方的青年身上,宛转的声音自她口中响起道:「水儿,今天的比试如何?」

      「与前几天一样,卫惊蛰的对手都直接认输,如今卫惊蛰直接率先进入了第二轮的比试,他下一个对手,是雷落师弟。」青年躬身恭敬地答道。

      「水儿,你答应婉姨一件事情。」蓝婉儿道。

      「婉姨但有所命,水儿一律照办。」青年道。

      蓝婉儿面纱下的面容似乎颤抖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必须要和卫惊蛰比试的话,我要你放弃比试,直接认输。」

     

     

  • 名称:牙斗兽娘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05: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