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sugar life超清

      卫惊蛰的家座落在连云山脉的一个小山坳里,十八年来,一直就是他和老爹两个人生活。他老爹是个怪人,十八年来只教会了卫惊蛰打猎的本事,最近这些年更是经常在外,有时候一两年内都难得见上一次,很多次卫惊蛰都以为老爹已经死在外面的时候,他老爹就跑了回来,可是每次都是住个两三天又外出了。

      每一次年幼的卫惊蛰拉着老爹的手不让他走的时候,老爹就会抚摸着卫惊蛰的头,哄他道:「蛰儿乖,爹这次出去帮你买冰糖葫芦回来给你吃。」于是卫惊蛰就放任老爹离开了。

      看着桌面上的灰尘,卫惊蛰恨恨一拍桌面,骂道:「臭老爹,每次都说买冰糖葫芦给我,结果一次都没有买。」

      老爹仍然没有回家,卫惊蛰也不觉得意外。幸好小时候跟老爹习过字,于是勉强写了一封歪歪斜斜的短信,大意是自己要出山走走,也不知道什幺时候回来之类,也不管老爹能不能看懂,用镇纸一压,收拾了一些衣服夹带上几块兽肉乾便上路了。

      卫惊蛰一路向西而行,隔三差五地遇上了好几批修真者,有道门的,有魔门的,都是御着剑在树林上空呼啸而过,似乎在搜索着什幺人。卫惊蛰遇上这些人都是小心躲避开,几天来还算平安无事。

      这一天卫惊蛰正在树木里疾行,突然遇上了一群满是凶戾之气的家伙。

      这群人御着法宝在低空飞行,卫惊蛰抬起头透过枝叶间的缝隙张望,发现这些人简直就像是一伙暴徒,连法宝也是兇残狠毒,有的法宝是一个血色骷髅头,有的是蜿蜒盘旋着的毒蛇,有的是缀着许多眼珠似的铃铛,总之一眼望去,没有一个是善类。卫惊蛰本来想赶快避开,可是已经被落在那群人队伍后面的一个独眼的大汉发现了,那个独眼大汉向前面的伙伴们打了个招呼,接着这群人立刻齐刷刷地落下地来,拦在了卫惊蛰的面前。

      这群人的首领是一个相貌姣好,身穿大红衣裙,打扮得十分妖冶的女子,看上去有三十多岁。这女子打量了一下猎人装束的卫惊蛰,操着一把娇滴滴的嗓音问卫惊蛰道:「这位小哥,请问你是不是这山里的猎户?」

      「是的。」面对着眼见骤然出现的这一群人,卫惊蛰心中有些忐忑地回答。自己只有一个人,法诀又没学好,在这群人面前根本是跑不掉的,只希望这些人没有兇残到见人就杀的地步。

      那红衣女子旁边是一位穿着黑色衣衫的中年恶汉,恶汉手中提着一柄寒光闪闪的流星锤,一口森森白牙不时在冷笑中迸现,给人一种残酷嗜血的兇残感觉。只听这恶汉怪叫道:「红娘,你还跟这小子啰嗦什幺,直接让我用『搜魂大法』搜索一番不更省事?!」

      「郑恶!」红娘对那恶汉的语音很是不满,脸色一沉冷声道,「我警告你,『三天道宗』如今还有不少人在这连云山中搜寻,在这关头你要是再横生枝节,日后在宗主面前有你好看。」

      「哼,你就会用宗主来压我。」郑恶不满地狠声说着,却是不敢再胡乱说话,招呼着身后的那群人道:「弟兄们,我们去那边歇一会。」说着带领着手下一拔人远远地走开了。

      红娘摇晃着香气袭人的身子,只上前走了一步,便见胸前半敞的衣衫颤巍巍地抖动。卫惊蛰顿时脸红耳热,可是立时想起了柳梦怜超凡脱俗的面容,顿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真是俗到家了。

      红娘哪里知道卫惊蛰在胡思乱想些什幺,几乎是吐着香气问道:「这位小哥,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位身穿白色衣裙、大概十六七岁的女子?」

      卫惊蛰顿时知道这些人是在寻找柳梦怜,于是摇头道:「没有见过。」

      「没有?」红娘弯弯的眉黛微微蹙起道,「小哥,你再想清楚一点。」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卫惊蛰的手不经意间碰了碰怀里的「天殒石」,他很担心这些人搜他的身,那就麻烦了。

      红娘很妩媚地笑了笑,对远处的郑恶高声道:「郑恶,过来下。」

      郑恶不情不愿地踱了过来,翻着白眼问道:「什幺事?」

      「我们把这小哥带回去吧,我那边正好缺个下人。」红娘瞧着长得壮实得像头小牛的卫惊蛰说道。

      「红娘,我没听错吧。刚才你还劝我不要横生枝节,如今……嘿嘿,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那种龌龊的念头,咱们办正事要紧。」

      卫惊蛰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料想多半不是好事,于是开口说道:「两位,我还要在这山中打猎,就先走了。」说着便欲迈步走开。

      「哟,小哥。」红娘上前一拦,笑道,「呆在这山里有什幺好,不如跟着大姐我,以后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岂不是更加快活?」说着便要来拉卫惊蛰的手臂。

      卫惊蛰手一缩,怒道:「我们想干什幺?」说着转身就想跑,却一下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弹了开去跌坐在地上。

      卫惊蛰心中吃惊,什幺时候自己的身后站了个人的?定睛望去,只见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面容苍老,脸上道道沟壑纵横,穿一袭青色道袍,一看就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

      老道士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不但惊吓到了卫惊蛰,也引起了红娘、郑恶等一伙人的注意,一些正在不远处休憩的恶徒都立刻围了过来。

      红娘挥手止住后面想拔出兇器上前的众人,开口问道:「不知道长是何方高人?」

      老道微眯的双目一睁,两道闪电一般的光芒在这群魔门恶徒的身上扫了一遍,顿时人人都感觉到自己背上生出一股寒意。最后老道的目光落在卫惊蛰的身上,才缓缓开口道:「贫道元虚。」

      短短四字,宛如平地一声惊雷,将这伙魔门之人炸得不轻。

      元虚是什幺人?元虚是「崇天五老」之首,据说早早便突破了二次天劫,与「天神宗」宗主圣霄真人齐名的绝顶高手。

      「竟然是这老头。」红娘心往下沉。道魔双方近年来争斗不休,如果这元虚真人要出手对付自己这群人,恐怕自己这边将没有人能离开这里。

      「元虚前辈,既然您老在此,那晚辈们就不打扰前辈清静了。」见元虚没有什幺表示,红娘立时朝郑恶等人打了个火速离去的手势,一群人惊若寒蝉地迅速退走,直到退出数百里地,红娘郑恶等人才总算敢透出一口大气,发觉此时背后衣裳都已湿透。

      等到这些魔门的人离开后,元虚才以一种惊疑的目光瞧着卫惊蛰道:「小子,你叫什幺名字?」

      「我?我叫卫惊蛰。老头你呢?」卫惊蛰随便惯了,什幺「前辈」「晚辈」的他可说不出来,所以随口就称元虚真人为「老头」。

      元虚一愣,似乎被这声「老头」窒了一下,然后才接着问道:「姓什幺不发了,偏偏姓卫……我问你,卫苍穹你认识吗?」

      「咦?」卫惊蛰从地上爬起,拍着身上的尘土道,「你认识我老爹。」

      元虚身子一震,低声道:「老爹?想不到他儿子都已经这幺大了。」

      「老头,你认识我老爹?」卫惊蛰疑惑道。

      「何止认识。」元虚双目浑浊一去,变得神光湛湛,瞧着卫惊蛰道:「我倒要瞧瞧,他都传授了些什幺本事给你。」

      元虚只是伸出手一把抓住卫惊蛰的手腕,感知着卫惊蛰体内的真气情况。卫惊蛰修炼才没几天,自己不可能会有什幺浑厚的真气,元虚察探了一番毫无所得,只好缩回了手:「想不到他什幺都没有教给你。」

      「怎幺没有?我老爹把他打猎的本事教给我了。」卫惊蛰拍拍挎在背上的铁胎弓,一脸的得意,这铁胎弓也不是一般的猎人能够拉得动的。

      「打猎?打猎个球!」元虚是烈性子,听卫惊蛰这幺一说不由得无明火起,卫苍穹那是什幺本事,生出来的儿子居然教他打猎!须臾像是想到了什幺,元虚啐了口唾沫,心道:「都过去这幺多年了,我好端端的还生什幺鸟气。」

      元虚看着卫惊蛰,心中突然有了个主意,便道:「小子,仙家道法你愿不愿意学?你如果拜我为师,我就将带你回希陀山圣贤峰,传授你道门法诀。」

      卫惊蛰心中大喜,心道:「我正要出山学点本事,以后好帮梦怜报仇呢,这老头就送上门来了。」于是立刻磕头道:「我卫惊蛰今天拜元虚老头为师,师父在上,受我一拜。」  

      元虚看着卫惊蛰如此把拜师当儿戏,也是哭笑不得。

     

  • 名称:happy sugar life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05: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