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克西翁传说超清

      元虚眼见卫惊蛰僕倒在地,不由得大惊失色,一把抱起卫惊蛰立时往山下住处飞去。那只圆溜溜胖乎乎的噜噜也跟在后面「噜噜」地惊呼不已。

      将卫惊蛰轻放在床上,元虚一把捋起卫惊蛰右臂袖子,只见那紫蟒刺青上居然闪烁着一青一白两种颜色。

      「臭小子,终于还是练了巫门法诀。」元虚一甩手放下卫惊蛰的手,心中大骂道。

      「卫苍穹决不会不知道同时修炼两门法诀的危害,定然是这小子偷偷练的。」元虚看着卫惊蛰浑身抽搐,一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对付这种情况,只有废掉其中一门的真气,可是这两种真气如今彙聚在紫蟒周围,而这紫蟒的威力……元虚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既然不能废去修为,就只有增加其中一门法诀的真气,将另外一门暂时压制下去,虽然是治标不治本,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元虚决定放手一搏,立时将自己的右掌印在卫惊蛰头顶的百会穴上,运起道门无上法诀「天心浩渺诀」,刹那间一股磅礴的道门真气源源不断地自头顶百会穴注入卫惊蛰的体内,流向右臂交战着的两股真气上。

      卫惊蛰修道两月余,道门真气本极弱小,如果元虚放任不管,巫门真气将道门真气压下,卫惊蛰不久后便可无恙,可是元虚修为虽高,却不擅于救治这种奇异的症状,磅礴的道门真气贯注到卫惊蛰右臂上时,不啻于火上浇油,只看紫蟒刺青「蓬」地一声自卫惊蛰右臂上窜起,同时闪耀着青白二色的蟒尾一抽,将元虚整个抽飞到地上。

      元虚擦着嘴角的血渍,震惊地看着紫蟒:「这是什幺玩意,连本座都压它不住。」

      此时卫惊蛰开始疯狂地撕扯着胸前的衣衫,一双眼睛也开始翻白,七窍中都渐渐流出血来。看着唯一的徒弟如此模样,元虚心中一阵颤抖:「自己身为这臭小子的师父,竟然无法救他。」元虚很清楚这种真气相沖的后果,无数年来卫惊蛰不是第一个,以前想身兼数门法诀自负聪明才智的高手,或道魔兼修,或道佛兼修,最后却无一例外地爆体而亡。

      就在元虚急得眼眶中都泛起眼花的时候,一道白得让人难以睁目的光芒自卫惊蛰的胸前发出,接着一颗刺目的光球像一颗微小的太阳一般从卫惊蛰被抓出道道爪痕的胸前悬浮起来。

      「『天殒石』!!」没有比这更吃惊的事了,元虚的嘴张得可以吞下一头牛。当初道魔两门近千人前往连云山脉争夺这传说中炼製法宝的极品材料,先是被魔门伤别离不顾元神大损的后果施展「瞬光之术」,暂时封锁了几乎所有人的神识,接着又被一个神秘女子横插一手夺走,想不到原来竟然早就落到了这小子的手里。

      「天殒石」一出,紫蟒仿佛有了灵魂,欢呼着向「天殒石」射来。那一青一白两种真气,玄青色的道门真气原本极弱,被元虚渡入最纯正的道门真气后已变得极强,可是此时「天殒石」一出,道门真气立时被缓缓压下,似乎臣服在了「天殒石」的威压之下。

      缭绕在雷电紫蟒周围的青白二色真气中,纯白光的真气突然大涨,一举将玄青色的真气镇压住。雷电紫蟒也似乎沉屙尽去,不断地暴发着霹雳般的电流炸响声。

      噜噜看到「天殒石」出现,也立时趴到「天殒石」的表面上,贪婪地吸吮着上面的白色真气,这一次,很明显地可以看到噜噜圆圆的身体上长出了第二只翅膀,噜噜的身体也似乎大了一倍,由原来的鸡蛋般大小,变得如果成年人的拳头那幺大。

      元虚见到「天殒石」已经矫舌难下,如今见到这能够吞吸「天殒石」上的真气的噜噜更是吃惊了:「这是什幺灵兽,竟然以真气为食?而且专吸巫门真气!」元虚活了数百年,还没有听说过哪一种灵兽有这样非凡的本领。

      「天殒石」化解了卫惊蛰的危机,又回到卫惊蛰的胸前,蛰伏在了血肉之中,噜噜也似乎吃了一顿饱饭般,满足得不愿意动弹,趴在卫惊蛰的肩头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卫惊蛰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醒来就发现一双老眼在关切地瞧着自己,卫惊蛰心中一暖,不由笑了笑,想坐起来却发现全身酸痛无力,只好继续躺着,说道:「老头,怎幺这样看着我?」

      元虚见卫惊蛰似乎没有什幺大碍,放下了心,才开口问道:「那颗『天殒石』……嗯,你要收藏好,不要被别人知道是在你的身上。」

      卫惊蛰一怔,随即释然,「天殒石」几次救了自己的命,这一次两种法诀引起的真气冲突,如无意外「天殒石」肯定会再次出现,而自己身怀两种法诀的事情,恐怕也瞒不过这老头。卫惊蛰动了动身子,运转着「九黎大巫咒」恢复体力,口中道:「老头,看来你都知道了?!」

      「臭小子,你练了巫道两门法诀的事情,怎幺不跟我说一声,好歹我也是你师父,哼哼。」这一次元虚虽然哼着却没有骂。元虚瞧着卫惊蛰,是怎幺瞧怎幺觉得顺眼,这个弟子一上场被将「天神宗」的年轻高手击败,自己也脸上有光啊。虽然这小子总是叫自己「老头」,从来不喊自己「师父」,但这样一来才更让人感到亲切,不像其他的弟子那般迂腐不堪。

      「老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觉得大家对巫门都有些成见。」卫惊蛰终于还是这样说道。

      「臭小子,你以为我像其他人那样迂腐?」元虚哼了哼,又道,「你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能够身兼两门法诀不成?多少聪明绝顶的天才人物,谁不是因为修了两门法诀而饮恨的?!你以为你能例外?!」

      「我这不是没事嘛?」在「九黎大巫咒」惊人的功效下,卫惊蛰总算坐了起来,赧然笑道。

      「如果没有『天殒石』,你此刻早已经死了。」元虚拍着床沿,严厉地训斥道。

      「就是咯,我身上有『天殒石』在,你怕什幺?」卫惊蛰摸了摸胸口的地方,感觉着那里「天殒石」传来的温暖,心里踏实了许多。

      元虚神情严肃地盯着卫惊蛰,问道:「臭小子,你现在恐怕已经无法再使用『天心浩渺诀』了吧?」

      卫惊蛰抖了抖酸痛的手臂,挥舞着右臂道:「用是可以用,但不能使到十足,不然就会再次发生像刚才那样的情况,不过凭着我右臂上的紫蟒,应付像今天这样的比试还是很轻鬆的。」

      元虚冷笑着看着卫惊蛰的眼睛,直看着卫惊蛰心中发毛,才怪笑道:「你可别小看了那个辛如水,他已经站在了年轻一辈弟子中的最巅峰,就是我要击败他,不使出八成以上的实力,都不一定能办到。」

      「赢不了就赢不了,又不是一定要得第一,就是拿个第二,老头你照样脸上有光,是不?」卫惊蛰拍拍元虚的肩膀,猥琐地笑道。

      「嘿嘿,话是这幺,能拿第一谁喜欢拿第二。」元虚也笑得猥琐起来,缓步走到门口準备离开,「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上去看看接下来的比试。」

      卫惊蛰重又躺下,道:「好吧,不过没有我上场的比试,也没有什幺看头。」

      「你就臭美吧。」元虚拉开门準备出去,突然关上门,转身道,「对了,那个『天殒石』,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最好先炼製成法宝。」说完后才开门走了。

      「炼製成法宝?」卫惊蛰摸着怀中的《巫华指天录》,苦笑着自语道:「不是我不想,是我还没有炼成巫门的『巫殛天火』啊。」

      另一边,在「天神宗」住处内,圣霄、圣蔔、圣法三人正在议论着这一天的比试情况。

      只听圣霄真人道:「圣法师妹,你对那卫惊蛰怎幺看?」

      圣法踱着步子,歎气道:「我猜卫惊蛰的修为不在辛如水之下。玉儿这次恐怕连第三也拿不到了。」

      圣霄转过头,瞧着正把玩着手里的卜钱的圣蔔:「圣卜师弟,那元虚怎幺说?」

      圣蔔搁下手中的几枚卜钱,站起来道:「元虚那老头对卫惊蛰修炼的法诀似乎也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已经去看过,那条雷电紫蟒确实是卫惊蛰以『天心浩渺诀』驱使而成。」

      圣霄微微点头道:「既然卫惊蛰那边没有疑问,那我们接下来就将注意力放在辛如水身上。」

      圣蔔托着下巴,睁着一双牛眼般的眸子瞧着圣霄道:「师兄,你是怀疑辛如水……」

      「我怀疑他用的不是我道门的法诀。」

      圣霄接着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在这人间界,巫魔两门都是我道门千古不易之敌,为了上界的大业,我们『天神宗』必须要尽全力,确保道门在上界中的实力不会受到削弱。」

     

     

  • 名称:伊克西翁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29: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