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王子超清

   「同归于尽?段祺瑞还有这个资格吗?」所有人看着已入疯狂的他,葛连祁快速的闪到聂鹰身边。别人不清楚,葛连祁却是知道,一个绿级顶峰强者如果要拉着某人同死,还是有办法可以办到,何况现在聂鹰已是受了伤。

      「哎!」幽幽一声歎息突兀地在山谷中蔓延开来,一道不熟悉的声音骤然响彻在众人头顶上:「祺瑞,到了现在,你还是这幺倔强?」

      「祺瑞?」能有资格这样称呼,在皇朝中几乎是没有。众人大感好奇,来人究竟是谁?

      片刻间沉默,心语忽然高兴的看着四周,而段祺瑞则是一脸茫然,方才那股疯狂已然消失,换成了深深的不解。

      「是他?」搂着段霜月的聂鹰轻轻地道,心中却异常的升起一股愤怒。

      「你知道是谁?」心语奇怪的问着聂鹰。

      聂鹰点点头,冷冷道:「若没有听错,在皇宫中,我应该是见过他一面。以他的实力,如果早些出现,就不会发生这幺多事情。」

      心语错愕,忽然是知道怎幺回事了,瞧着聂鹰的愤怒,聪慧如斯的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你错了。」声音再次的响起,这个错字,不知是说段祺瑞错了,还是在说聂鹰方才的话错了。声音缭绕间,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天空中,如同是在楼梯上走路,就那幺直接的从云彩中踏下。

      随着他的身躯落到了地面,一股比之葛连祁还要强悍的气势瞬间逼向段问等众强者,顿时间,后者数十人如遭雷击,双腿一软,齐齐地跪在了地面。这是何等实力?众人均是震惊不已。

      「果然是他。」聂鹰道着,愤怒的表情,没有半点因为来人实力的超强而变动过。

      「大伯!」「大哥!」几乎是同时,心语和段祺瑞齐齐地对者来人唤道。

      「大哥,你怎幺能离开混元殿?」段祺瑞不解的问着,似乎有些明白,来人方才说的话是什幺意思。

      一声大哥让所有人知道了来人的身份。除了少数几人外,大多数人不知道皇朝还有此等强者的存在,俱都面面相觑。

      来人对着心语问候了一声,然后对着聂鹰淡淡笑道:「老夫段祺风,多谢小兄弟对皇朝的大力维护!」

      「哼!」聂鹰冷哼一声,视线便是再也不在段祺风身上。

      「聂鹰?」心语急了,她可不想这二人会出现什幺不快。

      仿佛没有瞧见聂鹰的冷淡,段祺风仍是和善的笑着:「聂兄弟,看来你对老夫成见颇深啊?不过也怪不得你,老夫也是逼不得已,稍后你自然会知道。」

      「大哥,你怎幺能离开混元殿?」段祺瑞再次问了一声,心语同样奇怪的看着他。

      段祺风淡淡道:「有人破了混元殿的秘密,老夫自然可以离开了。」

      段祺瑞不敢相信的大声道:「不可能的,混元殿怎幺可能会被人破掉,大哥,你不守信用。」

        「到了今天,你还是这幺的倔强,祺瑞,你不就不想想,为什幺我会认识聂鹰呢?」段祺风歎了一声,亲人之争,历代皇朝中都不泛少见,然而发生在自己等人身上,终是无法接受。

      「是聂鹰?怎幺会这样?」段祺瑞死死地看着聂鹰,眸子中几乎是要喷出火焰:「为什幺又是他?难道真是始神的安排吗?哈哈!」

      不仅是他,就连心语也不信,刚想问什幺时,却被葛连祁的眼神阻止,只要将好奇压在心中。

      段祺风道:「自让聂鹰解除了被混元殿的束缚,老夫四处奔波,与你合谋的淩天皇朝今天为什幺没有人来,你应该想像的到了。」一番解释,却似在对聂鹰说。

      聂鹰奇怪,自己只不过是偶然间进了皇宫中的那处宫殿中,根本没做什幺,为什幺会说是自己解除了段祺风的束缚?不过这样的解释,确实消除了聂鹰心中的愤怒。

      瞧着仍陷在不知所以中的段祺瑞,段祺风厉声道:「祺瑞,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勾结外敌,欲置皇朝于水中之中?难道你真的忘了你姓段,忘了祖宗家规了吗?」

      「祖宗家规,哈哈!」段祺瑞大声的笑着,脸庞上逐渐涌现起一丝不为人知决断,疯狂的道着:「段祺风,你凭什幺这幺说我?当年皇位本来父皇是传给你,但你醉心修炼,故而不接受。那幺本该由我继承,就是因为你与段祺陵关係较好,所以父皇听你的劝,本来是我的皇位,却让段祺陵夺走。这幺多年,我一直在恨,为什幺属于我的东西会被人抢走,所以我要报复,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闻言,众人无语,这个矛盾原来是这般结下的。段祺风摇摇头,道:「祺瑞,父皇何等英明,岂会不知道选择?你从小好勇斗狠,野心颇大,做事冲动有余。皇朝本就处在四大皇朝中间,实力仅仅足够守成,如果让你登上皇位,不可避免的会对其他皇朝发动战争,届时皇朝会出现什幺样的难处,稍微想想就会知道,你说,这样,父皇会把皇位让给你吗?」

      段祺瑞冷笑道:「现在父皇都过世几十年了,你说什幺都没人知道了,呵呵,成败论英雄,今天输了,我无话可说,但若要我认罪,万万做不到。段祺陵,段心语,要杀就杀,废话少说。」

      心语歎息:「三叔,你也是皇亲贵族,却是因为一个执念,而落个现在田地,纵然你不认罪,也无法遮盖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霜月已经死了,你回头看看,你的俩个儿子也会因为你的一时之错,而跟着死去,难道这便是你所想要的吗?」

      「桀桀,段心语,不要把话说的这幺好听,老夫今天失败,连累了子女,是老夫的不是。但是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因为你与我不过是同一路人。」段祺瑞怪声笑着,这话中,似乎还有话。

      心语冷冷一震,「既然你执迷不悟,也不要怪朕不念亲情了。」

      段祺瑞冷笑:「你什幺时候念过亲情了?嘿嘿,段心语,我的生死由自己做主。不过我死了,哈哈,你永远也不会好过。」

      「当然,你我本是同根,要亲手下令斩你,朕心中自是难以安抚。」心语道着,凝重的语气中透射出几分悲痛。

      段祺瑞不屑地笑着:「段心语,这份慈悲,希望你能一直的伪装下去,不然被你情人发现其中的猫腻,你会死的比月儿更惨,嘿嘿,但是老夫不会让你继续下去,老夫让你活着,也永远得不到所爱之人的爱,想必这幺做,也算是帮月儿了了一番心思了吧?」

      「段祺瑞,你胡说什幺?」心语不由怒喝,聂鹰在她心中等同是皇朝那般重要,任何人都不得对他出言相逊,更何况是这样恶毒的诅咒?

      「嘿嘿,老夫胡说幺?」段祺瑞笑着,神情已是疯狂:「老夫小心身比天高,一心想为皇朝开闢疆土,摆脱时刻防範邻朝的危险,但往往事与违背。到今日,老夫一败途地,家不成家,人不为人,至此,老夫还有什幺好顾忌的呢?都是月儿太傻,怕活着老夫会逼她,所以宁死也不要透露出这个秘密,是老夫害了月儿,是老夫害的。可是。。。」

      段祺瑞突然厉声吼道:「若没有聂鹰的出现,一切的一切都不会是这样的结局,所以,聂鹰,老夫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听着这翻不懂的话语,众人好奇不已,到底一个什幺样的秘密,会让聂鹰,让心语陷入万劫不复呢?

      瞧着聂鹰,心语虽然好奇,却依旧淡定的表情,段祺瑞嗤笑道:「希望你们听了之后,还可以有着现在这般镇定,嘿嘿!」

      「聂鹰,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否已经练成了无玄剑?」段祺瑞问道。

      聂鹰点点头,不过就是一种武技而已,没有什幺值得好隐瞒的,难不成说出来,还怕人抢走吗?

      闻言,段祺瑞放声大笑,神情中极是得意,似乎比登上皇位还要来的开心。聂鹰与心语,还有许多人莫名其妙,练成无玄剑,难道就是段祺瑞口中的那个秘密吗?无玄剑虽然是种强大的武技,场中很多强者都是知道,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会让聂鹰二人陷入万劫不复中?

      段祺瑞大笑着,视线投向段祺风与葛连祁身上,好像知道他们应该会明白练成无玄剑意味着什幺?果不其然,二人在见到段祺瑞的得意之后,想了没多久,便是齐齐神色大震,顿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望着二人如此表情,段祺瑞更加放肆。而聂鹰与心语见到,同时心生不安,能让这二人展现恐惧的表情,尤其段祺风的实力已是达到蓝级六叶,仍然如此,这件事情真的严重了。

      「大伯?」心语急声道着。

      段祺风摆手止住心语,苦笑了一声,极是无奈,然后冷漠地道:「段祺瑞,说出解救之法,老夫作主,饶你们一家人不死。」

      众人譁然,到底这无玄剑意味着什幺,竟可以让段祺瑞凭这样一个消息,就能安然离开这里?

  • 名称:魔界王子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17: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