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超清

      天空中的变化让卫惊蛰感到非常压抑,在这天地异变面前自己渺小得就有如大海中的一只蚂蚁,那种无力感强烈得让自己难以喘息。王孙谷原本虽然雾气浓厚视觉受限,但天空也算晴朗,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一丝光芒都几乎没有,整个穀内好像突然之间就到了晚上。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看着已经被黑压压的云层笼罩住的天空,卫惊蛰心头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黑云浓厚到一定程度已经不再彙聚,只是如此密集的云层在摩擦之间产生了无数的电蛇,电蛇在云层中劈啪闪耀,不断地跳跃欢呼着。黑暗的天空无数的电光闪耀下,呈现出一种末日般的情景。

      卫惊蛰低下头看向碑灵的本体。

      在被「天殒石」吸收化解掉那些业力之后,包裹碑灵本体的金色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一个刻着「卍」号的石头,就那样静静地没有一点动静地躺在在地上。

      卫惊蛰不是蠢人,已经隐约觉得天空的异变与碑灵的变化有着非同寻常的关係。

      天空中的电蛇越来越多,无数电蛇朝着一个方向彙聚,经过彙聚后的电蛇变得更加粗大,缓缓朝着碑灵本体上空移动过来。

      「这、这难道是天劫!」卫惊蛰总算想起了这种只在元虚口中听到过的情形。

      ……

      希陀山,圣贤峰,崇天宫。

      云无依红着双颊,正在元虚面前咬牙切齿地控诉道:「元虚师伯,一会你可真要好好教训一下卫师弟。」

      元虚呵呵笑道:「好好好,依你就是。」

      正说着,一位面容姣好、清新秀丽的女弟子在门外道:「元虚师伯祖,弟子秋宜求见。」

      「咦,是秋宜师姐?她来会有什幺事呢?」云无依惊讶道。

      「还能有什幺事,大概是修炼到了瓶颈,来我这里来请教的吧。」元虚呵呵一笑,道,「进来吧。」声音虽然不大,却已经远远传了过去。

      一会儿,秋宜已经疾速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焦急,人未到,声音已经传来:「元虚师伯祖,您快去瞧瞧吧,卫师弟他独自一人去了西歧王冢。」

      「西歧王冢?」元虚一点也不焦急,道,「他去那里干什幺?」

      「他刚才找不到云师妹,以为云师妹跑到西歧王冢去了,所以也御剑朝西歧王冢方向去了。」秋宜只好含糊答道,隐瞒了何应元那一段事故。

      云无依听说竟然是为了找自己跑去的,脸上一红,心中却是暖暖的,说道:「这傻小子怎幺会以为我去了那里呢。元虚师伯,你要不要出去找他回来?」

      元虚平静地道:「你们放心吧,他就算去了那里也是无法进去的,咱们不用担心,他过一会儿自然会回来。」

      「元虚师伯,您就这幺肯定他去那里没有危险?他跟您修道才多久啊?」云无依不通道。

      「你们不知道,西歧王冢有一个万年碑灵在,凭他那点蹩脚的本事,肯定连门都进不去。」

      在元虚的述说下,连秋宜也觉得卫惊蛰此行是一点危险也没有,竟然也打消了前去寻找的念头。

      此时王孙谷内乌云密布,电蛇彙聚成了电龙,,一道道粗逾儿臂的电龙仿佛随时都可能朝地面降落下来。

      「原来是碑灵要渡天劫了!」卫惊蛰总算明白过来。

      朝着地上的碑灵望了一眼,卫惊蛰一阵感歎:「它这个样子,恐怕一个劫雷轰下便要殛成齑粉。」

      卫惊蛰终于还是走上前去,用双手将地上的碑灵本体捧起。

      将碑灵捧到面前,卫惊蛰道:「喂,你如果还能动的话,给小爷动一动看看。」

      碑灵一动不动,宛如死物一般。

      卫惊蛰的手还在滴着血,他试着用自己的血染到碑灵的本体上,却发现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生。

      「怪事啊怪事,能引动天劫,证明你修炼已经达到圆满了,可是你现在却又是怎幺回事呢?」卫惊蛰自言自语地说道。

      瞧瞧石碑底下西歧王冢的洞口,卫惊蛰「嘿嘿」怪笑道:「既然你力量全失,说不定禁制也破除了,我这就带你进去躲一躲。」说着卫惊蛰一步便跨入了西歧王冢。

      「嘿嘿,终于进来了。」卫惊蛰狂笑道。

      天空中的劫雷还在酝酿。碑灵修炼万多年,这劫雷之强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如今又因为卫惊蛰的突然介入延迟了受天劫洗礼的时机,这一次天劫的威力最后将达到一个什幺样的地步,已经不是本领低微的卫惊蛰所能预料的了。

      卫惊蛰进入了西歧王冢,举目所见只有一条通道。卫惊蛰小心翼翼地往前踏了一步,稍微等待了片刻,发现并没有想像中的危险发生,于是又前进了几步。就这样走走停停,走出了十米开外,眼前忽然豁然开朗,竟是到了一个宽敞之处。

      卫惊蛰仔细打量四周,发现光亮来自于四壁贴着的几道光明符咒。

      「这些符咒应该是本宗前辈留下来的吧。」卫惊蛰道。

      在符咒的微光下,卫惊蛰发现前面有四个只可容两人并行通过的通道口,全都黑黝黝地不知通向哪里。在四个通道口的上方,分别刻着「西歧王冢」四个古体字。

      「这西歧王冢究竟是谁的坟冢,竟然弄得这幺神秘兮兮地。」

      卫惊蛰双手捧着碑灵的本体,盯着四个洞口思考了好一会,都不知道该往哪一个前进。

      「这里的地面太硬了,人走过根本不能留下脚印。唉,云师姐啊,你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师弟我心里可是怕得要死啊。」卫惊蛰原本就是个猎人,对危险的感觉异常灵敏,可是在这里他却一点东西也感觉不到,既觉得这里十分安全,又觉得恐怕不像表面上这幺简单。

      「不管了,先走第一个通道,要是走不通,再返回这里走第二个。」想到这里,卫惊蛰大步一迈便走进了第一个通道口。

      刹时间,一道奇怪的光芒闪现过后,卫惊蛰竟然出现在了西歧王冢的入口。

      「我叉叉你个老天,这是怎幺回事?我怎幺走出来了?」卫惊蛰气得要晕倒了。他是为了躲开王孙谷上方的劫雷才匆匆迈进去的,现在居然又走到了起点。

      天空中恐怖到极点的劫雷已经酝酿到了极致,黑压压的云层也已经压迫到了极点。

      正在卫惊蛰带着碑灵现身之时,一道数丈粗细的电龙夹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威势狂猛绝伦地往地面之上倾泻下来。

        「不——」面对着无法抗拒的天威,卫惊蛰只能发出绝望而不甘的怒吼,随即便被粗暴的劫雷整个儿吞没。

      天威浩蕩,无可抗拒。

      原本天劫是沖着碑灵而来,可是由于卫惊蛰的双手将碑灵的本体捂住,所以承受了天劫的大部分威力。

      「啊——」一声痛苦到极点的惨叫声传来,仿佛雷光电龙轰落在灵魂之上,卫惊蛰整个身体都无法承受住这股威压,如潮的鲜血从全身每一条爆裂的血管中狂涌而出,卫惊蛰瞬间便成了一个血人,这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在这股天劫之下,除非是修为通天的人物,否则一般人早已经化为飞灰了,可是卫惊蛰没有死。不但没有死,而且事情还出现了转机。

      那颗奇怪的石头——「天殒石」,在雷光电龙整个吞噬了卫惊蛰之后,竟然海吸鲸吞着劫雷中所蕴含的磅礴无比的天地能量。紫色的电光灌注之下,「篷」地一声大响过后,卫惊蛰手中的碑灵本体在一股强大到极点的能量冲击之下化为了一堆粉末,缓缓随风飘散。而卫惊蛰的右手掌中,来历成谜、霸道诡异兼而有之的「天殒石」正如一个巨大的漩涡般牵引着雷电之力。

      天上的劫云不断地维持着电龙的威压,「天殒石」就有如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整道贯通天地的硕大电龙光柱虽然吞没了卫惊蛰,但在内部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滋滋」地流入「天殒石」表面突兀出现的细小裂缝中。

      卫惊蛰的鲜血此刻竟然诡异地如蛛网一般,与「天殒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繫,劫雷中的天地能量在注入「天殒石」之后,一些来不及吸收的能量在经过「天殒石」的酝酿之后,竟然又在紫光之中夹杂着丝丝金色的光芒,顺着粘连的鲜血涌入了卫惊蛰的身体。

      王孙谷上方的劫云,在盏茶时间之后开始逐渐变得稀薄,而电龙光柱的威力也在减弱,由刚开始的数丈大小开始缓缓变细。

      最奇怪的是「天殒石」的形状,竟然由坚固的形态缓缓变成了流水一般,不断变幻着形状地在卫惊蛰的掌心中飘浮。金、青、白、紫四种光华不断地自「天殒石」表面的裂缝中往外吞吐。那天劫中蕴含的天地能量在卫惊蛰的体内不断运转着,忽而沿着「天心浩渺诀」的路线移动,忽而顺着「九黎大巫咒」的方法运行。

      卫惊蛰自劫雷轰下的刹那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此刻他根本无法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在「天殒石」的吸收中,劫雷的能量越来越弱,劫云也慢慢消散,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光,天空又回复了晴朗。

      柳梦怜口中所说的那炼製极品法宝的材料「天殒石」,也还原成了坚硬的一团,隐没在了卫惊蛰的卫臂中,只是往上挪移到了肩头之处才蛰伏了下来。

     

     

  • 名称:谭雅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17: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