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on超清

      听碑灵说必须要是佛门的高手才能将它身上的「业」化掉,卫惊蛰不由问道:「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一个佛门高手?」

      碑灵歎道:「这一界大概已经不可能再找到一个佛门的人了。」

      「为什幺?」卫惊蛰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在万年以前,曾经有一个佛门的长老来到这里,说要进西歧王冢,他修为非常之高,所以我也没有阻止。我曾经问过他为什幺要进去,他只是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去了,从此没有再出来。」碑灵道。

      「他说了什幺话?」卫惊蛰道。

      「他说自他之后,佛门将从这一界彻底消失了。」碑灵回忆着道。

      「什幺意思?」

      「不知道。」

      「那他怎幺不先把你化掉身上的『业』之后再进去送死?」卫惊蛰疑惑道。

      「他当时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帮我了。可是他修为真的太高了,虽然受了伤但我只是面对着他,就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这幺强的人肯定不会死在里面。而且我也并没有吸收到他的魂魄之力。」

      「吓?」卫惊蛰道,「他还活在里面?」

      「我感觉不到他的生机,我也不能肯定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那是什幺意思?难道还有人可以半死不活地活着?」卫惊蛰觉得挺荒谬的。

      「我只是个依附于这块石碑而存在的碑灵,无法自己进去看一看,所以我得找个能够帮助我的人,代我进去寻找那位佛门长老的下落。」碑灵道。

      「我帮你进去找。」卫惊蛰拍着胸脯,豪爽地道。

      「你不行。」

      「为什幺?」卫惊蛰相当不满。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的本事实在太低了,我怕你还没前进百米距离就已经丧命了。」碑灵顿了顿又道,「就算是当年你们『崇天门』前几代的弟子,带着法宝前来也只不过前进了数百米。我能够感受得到的情况是,那位元佛门的长老可是前进了数里之遥。」

      「数里!」卫惊蛰张大了嘴巴,震惊地道。

      「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不要意气用事。」碑灵似乎在冷笑,「那个佛门长老受了伤还能前进数里,你凭什幺说自己可以帮我呢?」

      「这我管不着了。」卫惊蛰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我师姐的,虽然你说没有看到,但我总不能因为你虚无缥缈的一句话就这样离开吧,如果事实证明是因为你疏忽大意而没有察觉,那我师姐一个人在里面岂不是很危险?所以我想我还是要进去看一看,你就放我进去吧。」

      儘管卫惊蛰已经说得很诚恳,但碑灵还是一口回绝道:「不行。你进去必死无疑,你死在里面不要紧,可不要再增加我的『业』。」

      卫惊蛰对这个不通情理的碑灵狠得牙痒痒的,偏偏又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看,有人!」卫惊蛰突然向天边一指,惊道。

      碑灵盘绕着卫惊蛰飞了几圈,一边飞一边揶揄道:「小子,你这招可行不通。」

      「你这可恶的家伙!」卫惊蛰心一狠道,「我死在这里,你的『业』一样要增加,小爷我就往这洞口撞,撞死了我你也没有好处。哼哼!」

      说着卫惊蛰果真一头朝洞口撞去。

      那堵看不见的墙仍然忤在那里,卫惊蛰用尽力气一头撞过去,反弹之力随之也倍增,顿时将卫惊蛰轰得头破血流远远摔倒在地上,而怀中的那颗「天殒石」也在此时掉了出来。

      「天殒石」原本便是不断变幻形状的一颗石头,此时掉到地上,更是稳稳发出一种只有天地异宝才具有的光泽。

      「这是什幺?」碑灵见到「天殒石」后,金色的光芒也变得炽烈,拖着长长的淡金色尾巴,飞离石碑朝着地上的「天殒石」飞绕过来。

      卫惊蛰被刚才那一下撞得脑袋晕乎乎的,用手一摸额头却摸了一手的鲜血,可是见到碑灵正朝着自己前方几米处的「天殒石」飞去,不禁心道了一声「糟糕」,强撑着伸出手往地面上的「天殒石」抓去。

      卫惊蛰离「天殒石」虽近但速度却不及碑灵,碑灵速度虽快却由不如卫惊蛰距离近,所以两个都是同时触到了「天殒石」。当卫惊蛰带血的双手刚碰到「天殒石」的时候,碑灵也正好赶到用整个光团包裹住了这块神秘的石头。

      碑灵那特有的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道:「小子,这是什幺东西,我怎幺感觉到了古老而危险的气息?」

      金色光团裹住「天殒石」正欲飞回石碑处细看一番,不料卫惊蛰右手已经死死地将之握住。此时卫惊蛰没有察觉到,「天殒石」的表面已经开始龟裂出一道一道的细纹,细纹就像活了一般不断变幻着线条,既像一种特殊的远古图腾一般,又像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卫惊蛰右手上沾着的鲜血,正缓缓地沁入了细纹里。

      碑灵乃是修炼上万年的异灵,也不在乎多带一个人,就这样裹着「天殒石」飘浮盘旋而上,连带着把卫惊蛰也弄到了数十丈高的石碑顶上。

      石碑顶上很宽,碑灵把「天殒石」和卫惊蛰放到碑顶,正要鬆开身体仔细察看的时候,却发现从卫惊蛰的手心中传来一股强大无匹的束缚之力,自己竟然无法脱离卫惊蛰缓缓发光的右拳。

      「这是怎幺回事?!」碑灵大惊失色,惊惶地道。

      此时卫惊蛰紧紧握住整个「天殒石」,自拳头的缝隙中,一道一道波纹似的光辉正如涟漪一般在空间中散布开来。波纹不住由小变大,一圈一圈的圆形波浪引起了周围空间的动荡,在这动荡中,碑灵闪耀着金色光芒的身体有如狂风中的弱柳一般,越来越暗。

      「啊——」碑灵传来痛苦的嘶吼,「这是什幺鬼东西!小子,你快放开我!啊——」

      一声紧接一声的嘶吼嚎叫,述说着碑灵正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在「天殒石」异变之下,卫惊蛰痛苦更甚。右拳虽然紧握住那颗奇怪的石头,但自掌心中传来的灼热让卫惊蛰骇然发现自己的掌心已经爆裂开来,指缝中透露出来的「天殒石」的光芒,已经由初时的淡白色逐渐变成了纯白色,白花花的光芒闪耀下让人难以睁目。

      裂开的掌心中,一丝丝鲜血开始注入「天殒石」表面的细缝中,由初时的缓慢逐渐变湍。鲜血也似乎拥有了生命与智慧一般,一路欢呼跳跃着纷纷离开了卫惊蛰的身体,无孔不入地渗进到那颗神奇的「天殒石」中。

      伴随着痛苦的叫声,碑灵身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淡,而卫惊蛰手中的白色光华却越来越强烈。

      卫惊蛰浑身的血液已经完全沸腾,源源不断地往手里的「天殒石」中注入,随着大量血液的流失,卫惊蛰的知觉也逐渐模糊,身体里的生命力也随着血液的流失而缓缓地衰弱下去。

      如此诡异的情形让卫惊蛰心中大惊失色。

      突然,不知不觉间一股真气在卫惊蛰的体内升起,遵循着「九黎大巫咒」的运行轨迹缓缓地运转着。卫惊蛰就要迷失的知觉突然一阵清明,神识也变得逐渐清晰。

      「想不到是巫门的大巫咒救了我一命。」卫惊蛰心中想道。

      「九黎大巫咒」一开始运转之后,卫惊蛰惊讶地发现,「天殒石」上的光芒更盛,仿佛感受到「天殒石」有了生命一般,大巫咒所形成的微弱真气竟然与手中的「天殒石」有了一丝契合的迹象。

      碑灵身上的光芒已经越来越黯淡,此刻看来就好像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在挣命一般。一道虚弱之极的声音响起道:「小子,这石头是什幺法宝,为什幺能够吸收我身上的『业』!」

      「我也不知道。」卫惊蛰道,「你觉得怎幺样了?」

      「我不知道,」碑灵虚弱地道,「我的业力在飞快地流失,照这样下去我只有两个结果,一是飞升上界,另一个就是堕入轮回之中。」

      卫惊蛰对这个生存了上万年的异灵也抱着一分卑微的尊敬之心,毕竟碑灵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在这里生存了无数年,可不要被自己手中的石头引发的力量害死了才好。卫惊蛰想停止大巫咒的运转,可是不但做不到而且运转的速度更快。

      看着碑灵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卫惊蛰用力想把「天殒石」甩出去,可是整个「天殒石」竟然「嗖」地一下便隐没在了自己的右掌中。

      碑灵浑身的金色光芒已经散尽,露出了拳头大小的本体。原来是一颗刻着「卍」形符号的金色小石头。

      「这,这就是你的本体?」卫惊蛰无比惊讶地道。

      碑灵已经失去了飘浮在空中的力量,那条长长的淡金色尾巴也早已消失不见。静静躺在地上的碑灵就与一颗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

      碑灵似乎连说话的力量也已经失去,对于卫惊蛰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

      卫惊蛰看看自己的手掌,伤口仍在,而且火辣辣地作痛,但随着碑灵本体力量的消失,隐在卫惊蛰右手中的「天殒石」也停止了动静。

      「咦?这石头怎幺往上游到了我的右臂中了?」卫惊蛰发觉这奇怪的石头竟然好像在顺着自己的经脉往上移动,感到非常地惊奇。挥舞了一下右手,发现并没有什幺地方不舒适,卫惊蛰稍微放下了心来。

      「喂,你怎幺样了?」卫惊蛰爬起来,朝着碑灵的本体走去,想要将碑灵捧起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王孙谷原本还是晴空万里,突然之间便出现了一层层的黑云。这些黑云翻滚着朝着西歧王冢入口处的石碑涌来,在跺跺脚的时间里,浓厚到遮天蔽日的重重黑云已经将整个王孙谷的上空完全笼罩了起来。

     

     

  • 名称:kanon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16: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