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cl超清

   段霜月忽然打断了段祺瑞,瞧她那一脸紧张的表情,不知道是在担心他父亲,还是为了别的什幺?

      或许段祺瑞听出了段霜月话中的意思,骤然间,脸色变的无比阴沉,但被打断之后,他也没有继续说着未完的话。同时脸庞上,还泛起一丝庆倖的意味。

      段霜月快速来到聂鹰身前,吭声问道:「放了我父亲好吗?」

      先前不求,现在来求,聂鹰多少有些奇怪。盯着段霜月,聂鹰深吸口气,「你知道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段霜月早已知晓他会这幺说,但是听到这句如此淡漠的话语,心中还是忍不住地升腾起一股悲伤,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充满恨意的脸庞,段霜月歎声道:「聂鹰,你为心语做了这幺多,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难道就不能为我做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吗?」

      「不能!」微怔片刻,聂鹰便是断然道。

      听着这决断的声音,段霜月心底那颗已经消沉的心骤然升上火焰,「你我之间,虽算不的上有多熟悉,但是段府那段时间,我对你怎幺样,你不会不知道。在你心中,我就是这幺的不值一文吗?」委屈的神情让人深怜,纵然是段霜月知道聂鹰为何上皇都城找猛虎战团复仇,也永远无法明白,聂鹰对情,有怎样深刻的理解。

      场中一片沉默,吴天的死,或多或少让那一众跟着段祺瑞造反的人有些颓丧,虽然是无意,但是众人却清楚的看到,俩方面对人对事的态度。

      聂鹰看着那张绝美无比的脸庞,没有半点犹豫的道:「姑娘此话,我早就给了你答案,现在再问,也是同样的答案,聂鹰并非无情的人,但是你我所走的路,完全不一样,我能说的只能这样,请你让开吧,如果不是记着段府的那一点情,段寒山已经死了。」

      「呵呵,聂鹰?」段霜月忽然尖锐的笑着:「在你深陷府邸大牢的时候,我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去过。不可否认,对你,我已情根深种。这段时间,我每天在想,你,心语,我三人,在同一时间认识,为何我们三人到头来,却是有着天与地的差别。难道仅仅是因为初次的那般不好印象吗?我想,绝对不是。。。」

      「不要说了。」聂鹰冷冷地阻止了对方。

      聂鹰心志坚定,对某一件事会一究到底。但有时候,却又不是一个坚定的人,面对段霜月,他做不到心如止水。杀段祺瑞势在必行,他不想做完这件事以后,心里又会增加一个负担。即便是这件事完全不在聂鹰他自己,然而终究是不能释怀。

      「除非你现在杀了我?」段霜月淡漠道着,坚决的态度,让所有人吃惊。尤其是聂鹰与心语,前者是不敢相信,后者则是无法相信。正如心语所讲的,她相信段霜月的感情,却也知道她的图谋,但是现在,段霜月认真了。。。

      聂鹰自不可能杀她,所以只能听她讲下去:「想了这幺久,我始终不清楚,为何心语在你心里就那幺的重要,除了她是皇主之外,其他的我并不输,而你也不是贪恋权势之人,到底是为何?」

      「为何?」聂鹰默然,他心中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这些话,怎可能当着一位女孩家说出来,不是不忍,而是不愿!

      心语上前,紧紧搂着聂鹰的胳膊,她明白其中的因由,时至今日,段家虽然有负于她,有负于皇朝,可是要让段霜月面对这些,她才是真正的不忍。

      轻轻地拍了下心语的玉手,聂鹰沉声道:「段姑娘,请让开吧,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发生了,结局已经注定,无论我说什幺都好,总是无法让你得到你所想要的答案,这又是何必呢?」

      「因为我想知道答案!」段霜月不容置疑地道着,「我要知道,到底段心语那里比我强,为什幺我连在你心中,一丁点的地位也没有,而你却可以为了段心语做任何事?」

      一场阴谋叛乱的战斗似乎变成了情感的纠葛,聂鹰微微苦笑,同时也有了极大的不耐烦。段霜月的俩次问情,是够真切,若不在这个场景中,聂鹰不会听之任之而放之。

      苦笑过后,聂鹰冷视前方,正声道:「你想了这幺久,也没有想出答案,那是因为,在你心中,根本不明白什幺是情?以前我曾说过,你对我未必就是真情实意,当时你无法回答,现在呢?」

      停顿了一会,未见段霜月吭声,她已在思考,情到底是什幺?聂鹰道:「喜欢人,让人喜欢,重要的是付出,而不是得到。段姑娘,在你心里,是否仅是不服心语,所以才会这样呢?」

      「不,不是的。」段霜月大声叫着,然而这语气让人听的,并不是太果断。

      聂鹰淡淡一笑:「从皇都城中再次相遇,你与段问一直是觉得我大有利用的价值,所以才对我百般客气,而这个利用的想法,到现在,你都没有完全的消失过,不要否认,这是事实。」

      「段姑娘,你不停的问,为什幺心语与你,在我心中会有这幺大的差距?原因很简单,你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征服的目标,仅此而已,就算现在有所改变,但是你始终无法做到将我平整的对待。这便是你与心语最大的差别。」

      段霜月不停的摇着头,聂鹰说的话,她完全不明白,帮助父兄成就大事,她那里做错了?段心语为了要守住皇位,不一样也是心机倍出,手段非凡吗?为什幺聂鹰就看不到。

      「段姑娘,你的喜欢只是佔有,未必就是真的喜欢。所以对你,我也只能是一个圈外人,你懂吗?」看着段霜月的偏激,聂鹰微微歎着。

      「呵呵,喜欢,佔有?我想我有点懂了。」段霜月黯然笑着,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打击,即便是父兄大事失败,那也不过是时不待我罢了。

      回过身子,瞧着一脸颓丧的父兄三人,段霜月展颜色一笑,这一笑,平平淡淡无喜无忧。段祺瑞三人莫名奇妙,为何这个时候,她还会有如此举动,心头顿起不安,段祺瑞忙喊道:「月儿?」

      没有理会父亲的喊声,段霜月快速的转过身子,嫣然一笑,这一笑,足够倾国倾城,嘴里低声喃喃着:「聂鹰,我终于可以为你做一件事了。或许我还不是很明白,既然是喜欢,为何不能佔有?但是我不会去明白,留着这样一个遗憾,也是一个美好!」

      「段姑娘?」

      那种近乎在心里对自己说的话,让众人只是听到了一个大概,聂鹰眉头一皱,紧盯着对方。深深地凝望着聂鹰,那一笑依然挂在脸庞上,骤然间,笑容快速隐去,段霜月的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长剑。

      「聂鹰?」心语慌忙挡在聂鹰身前。

      这一举动,段霜月神情极是震动。出乎众人的意料,抹着森冷毫光的长剑,却是划向了段霜月自己白皙的脖子,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染红着大地。

      「月儿!」

      「霜月!」

      「段姑娘!」

      众人想不到她会自杀,纵然结局依旧悲惨,但这个举动,震惊了所有的人。

      「月儿,为什幺要这幺做,为什幺?」段祺瑞爬着来到段霜月到地的位置,筹谋了许多年的计画,一朝成空,这份打击已经够深,现在女儿在他面前自杀,直接让他崩溃。

      「月儿,是王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兄妹。」原本可以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落得如此田地,段祺瑞似乎是知道后悔了。

      段霜月艰难的摇摇头,目光一直放在聂鹰身上,惨笑着:「聂鹰,我就要死了,你能抱抱我吗?」

      默不作声的来到她身前,轻轻地俯身将段霜月抱在怀里,聂鹰轻轻地道着:「为什幺要这幺做,知道吗,这样很残忍。」

      「呵呵,反正都是要死,不如死在自己手里,起码要有一份自由。」段霜月紧紧地靠在聂鹰胸膛,惨白的脸庞上,尽是幸福色彩。

      温暖的胸膛,难以阻挡段霜月生机的消散,轻微的咳嗽,便是一口鲜血喷出,「聂鹰,如果。。。如果时间倒退,无冕城我们意外相遇,我并没有给你留下坏印象。那幺,你会不会喜欢我?」

      聂鹰无法回答,他自己的心他知道,事情若是这般发展,他依旧不能给段霜月什幺。

      「我就知道你不会回答我。」段霜月吃力道:「如果。。如果我如心语一样全身心的喜欢你,在你有危险的时候,也会如她一般挡在你身前,那幺,你会否喜欢我呢?」

      「段姑娘,我。。。」

      「叫我霜月好吗?」

      「霜月,我。。。」聂鹰很想说会,然而一切只是如果,现在说会,也只是给段霜月留个安慰,人都已面临死亡,这个安慰还重要吗?

      「你还是不要回答了,给我留一个遐想的空间。聂鹰,祝你和心语一生幸福平安!」声音愈来愈轻,那双手也是无力的搭在空中,只有在她脸庞上,带有一丝甜蜜的笑容。

      「月儿!」

      段祺瑞仰天大吼:「聂鹰,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你的出现,是你逼的,是你逼的,所以,老夫要拖你下地狱,哈哈!」神情,已然是陷入疯狂中。

     

  • 名称:flcl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0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