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田君传说超清

      就在卫惊蛰为自己的道门法诀担心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过来。

      「老头,是你吗?」卫惊蛰停止了修炼,下地开门道。

      「臭小子,耳目倒是灵敏。」元虚走了进来,掏出一本旧书放在桌上,「这是本门一些炼器的法门,还有一些法术的运用。」

      「炼器?」卫惊蛰搬来凳子让元虚坐下,然后坐在旁边道。

      「是的。炼器也就是炼製法宝。空有法诀而没有法宝辅助,再强的法诀也发挥不出威力。」

      「老头,我想先问你个事情。」卫惊蛰担着心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幺今天吞吞吐吐的?有什幺事你问就是了。」元虚看着卫惊蛰道。

      「嗯,这次比试,能够使用自己参悟出来的法诀吗?!」卫惊蛰忐忑地问道。

      「自己参悟的法诀?谁这幺厉害?你吗?」元虚吃惊地道。

      「算是吧……」卫惊蛰嗫嚅着道,「你上次教我的『天心浩渺诀』,我练着练着就变了模样……」

      「还有这样的事?!」元虚大感吃惊,莫非自己的徒弟还真的是个百年不遇的奇才?

      「你快使出来给我瞧瞧。」元虚忙不迭地道。

      卫惊蛰二话不说退后几步,猛地把上衣一脱,露出了右臂上狰狞的紫蟒。

      当初元虚就见过这紫蟒刺青,正搞不清楚卫惊蛰想干些什幺的时候,只见卫惊蛰双目中冒出电光,右臂劫雷之力运转之下,那条紫蟒自卫惊蛰的右臂上活了过来,刹时间满室霹雳之声大作,电光缭绕中一条碗口粗细的紫色电蟒在卫惊蛰周围盘旋飞舞。在卫惊蛰的心神控制之下,蟒信疾速吞吐着仿佛随时会择人而噬,骇人的声威一时间直把个元虚惊得目瞪口呆。

      「臭小子,你这是什幺法诀?从哪学来的?」元虚艰难地吞着口水问道。天才他不是没见过,却没见过这幺天才的。

      「碑灵飞升那天,我吸收了劫雷之力,才练成的这一招。」卫惊蛰控制着电蟒,问道,「这招能够用在比试那天吗?」

      「可以可以,」元虚乐得眉开眼笑,自己这个弟子还真是不一般啊,「这电蟒好强好霸道的气势,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一定能够在比试中大放异彩。」

      卫惊蛰笑道:「这还是我刻意控制着紫蟒的大小呢,要是老头你看到它最大化的样子,恐怕还会更加吃惊。」

      「这样已经够了,再大就要把房子都拆了。」元虚高兴地道。

      「老头,道门真气一向都是玄青色的吧,要是我用这一招,会不会有人说我用的不是道门法诀。」卫惊蛰担心地问道。

      「放屁,强拳就是真理。你说这就是道门法诀,谁敢说不是?!」元虚大声道,「只要你的真气不是金的黑的白的,其他什幺颜色都随你。」

      「为什幺?!」卫惊蛰不解问道。

      「金色的是佛门真气,不可能再在这一界出现,你的真气要是金色的,恐怕立刻就要被赶下山去。黑色的是魔门真气,你一个道门弟子要是使出魔门真气,恐怕立刻会被道门追杀。」元虚警告道。

      「那真气要是白的呢?」卫惊蛰道。

      「白的……问你老子去。」元虚没好气地答道。他又怎幺能够直接对卫惊蛰说:白的是巫门特有的真气,而巫门是人间界道魔两门的公敌,要不是你老爹卫苍穹强得离谱,早就被道魔两门杀了之类云云。」

      「哦……」卫惊蛰也没有注意听,反倒是松了口气。

      接着元虚又给卫惊蛰详细讲解了一番炼器的知识,呆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离去。

      半个多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这天一大早「崇天门」所有弟子都奉掌门之命集中到了圣贤峰顶的广场上。

      掌门元无真人向坐在旁边的元虚、元缥、元缈、元间四大长老微一颔首,从门主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向下面的近千弟子大声宣布道:「各位同门,今天是本门派遣弟子前往穷绝穀参加三年道法大比的日子,现在请参加比试的弟子集中到我前面来。」

      不一会的功夫,包括卫惊蛰、云无依、习丰羽、何应元、秋宜在内的有参赛资格的弟子都已经集中起来。

      「好,经过本宗与几位长老商量后决定,这一次参加比试的弟子将由本宗与元虚长老、闾丘师侄带领,其余之人留守圣贤峰。」

      似乎这样的规定早已有之,一些无法去观看的二代弟子都没有表示出惋惜的神情。

      元无真人转过身来,对元虚真人道:「师兄,咱们这就出发吧。」

      元虚点点头,与元无一起对着其余三位长老道别。

      唯一的俗家长老元间,牵着云无依的手道:「这丫头是第一次参加,几位师兄多多提点一下。师弟在此先预祝两位师兄此行顺利、一举夺魁。」

      「好好好,」元虚、元无齐声道,「门中的大小事情就有劳三位师弟操心了。」

      此时闾丘达已经收拢好队伍,上前道:「启稟掌门,所有参加比试的弟子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启程。」

      「好,」掌门元无真人大喝一声道,「出发——」

      一声令下,掌门元无与元虚真人率先御风往天上飞去。闾丘达也道:「各位同门,御出飞剑,跟上元无掌门与元虚长老。」说完也是御风飞上。

      「唰唰唰——」

      圣贤峰顶上一时间光华大作,近百名弟子纷纷祭出飞剑往穷绝穀方向而去。

      ……

      在华夏大陆西北部有一片广袤的树林,因为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这片树林被这里的人称为「莫爱森」,树林内有一处深谷名为「穷绝穀」,赫赫有名的「道门三天」之一的「碧落天」便位于这穷绝穀之内。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广袤的树林里,一位全身黑衣的女子正独自行走在「莫爱森」之中,女子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块无名无姓的墓碑前面。每年的这一天,黑衣女子都会来到这里陪伴这块没有名字的墓碑。

      女子缓缓摘下脸上的黑纱,一任月光落在她那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脸颊上。

      轻抚着墓碑,女子如泣如诉的声音轻轻响起:「柳大哥,婉儿又来看你了……」

      林间的风轻轻吹过,吹起了女子绾起的秀髮,吹散着她幽怨的低语。

      「柳大哥,婉儿已经帮你报了仇,还当上了『碧落天』的宗主……」

        「可惜这一切,你都无法亲眼看到了……」

      清泪如涓涓细流顺着女子的脸颊流淌,滴落在无名的墓碑上。

      「柳大哥,你知道吗?水儿已经长大**,上一次的三宗比试,水儿用你的巫门法诀,战胜了整个三天道宗的高手,为你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柳大哥,明天又是三年一期的比试之期,水儿一定会再一次将三宗道门的弟子击败的……」

      「……」

      林间的夜风寒冷刺骨,可是黑衣女子却毫无所觉,挨着墓碑的柔弱身影,仿佛正依偎在情人的怀里,诉说着甜蜜而凄美的回忆。

      「你知道吗?那一年你挑战我们的宗主,虽然最后败了,但宗主胜得并不光彩……」

      「你这一生,就是吃亏在太憨、太直了些,你就是再强,也不应该承认自己是巫门的弟子的……」

      「柳大哥,你的好兄弟卫苍穹,这些年来一直在人间界徘徊,想必也是要为你报仇吧。但是除了婉儿以外,谁又能替你报仇呢?我们『碧落天』可是有一位仙人下界守护着的……」

      「……」

      风渐渐轻了,话语也渐渐低落下去……

      一夜的时光眨眼即过,当天边隐泛出鱼肚白,黑衣女子重又覆上了面纱,悄然离开了这里。不久之后,一个矫健得如同一只豹子的年轻人出现在无名墓碑前。

      没有任何的话语,在短暂的默哀过后,面容冷峻的年轻人掣出利剑,龙蛇飞舞般在墓碑上刻下了一行遒劲的字体:「巫门柳飘零之墓,辛如水敬立!」

      ……

      卫惊蛰是第一个落下地来的。

      然后他就被随后飞落的元虚狠狠地训斥了一通:「臭小子,爱逞能是不是?!这里还有掌门、还有老头子我在这里,你一个小辈赶在我们前头做什幺?!哼哼,你以为我们老了飞不动了是不是?!……^0^」

      连珠炮一般的喝骂自元虚的口中爆出来,还是元无真人上前笑着解围道:「师兄,年轻人劲头足是好事,你就消停消停吧。」

      闾丘达也上前道:「元虚师伯,卫师弟第一次来参加比试,兴奋是在所难免的,想当初师侄第一次来参加的时候,不也同样被师父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云无依也上前道:「元虚师伯,这里是『碧落天』的山门,前面就有几个『碧落天』的接待弟子,您再这样大声囔囔,岂不是要被人家说我们不懂礼数。」

      「臭丫头,你什幺时候开始向着这小子了?」元虚哼哼唧唧地道。

      云无依臊得满脸通红,「啐」道:「元虚师伯说什幺呢?都几百岁了还为老不尊。」说着别过头去,不料正迎上卫惊蛰望来的目光,一张俏脸变得更红了。

     

  • 名称:半田君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54: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