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arcv超清

      「第一和第二之间相差这幺大!那个辛如水真的这幺厉害幺?」卫惊蛰有点吃惊。

      元虚无奈地道:「可惜闾丘师侄早生了几年,不然就能够刹一刹那辛如水的傲气了。」

      「哦,难道还有人比他厉害?」

      「当然!」云无依仰起俏脸,自豪地道,「闾丘师兄要比那个辛如水厉害得多,如果他不是在上次比试前刚好过了三十岁……哼哼,能够轮到那辛如水嚣张?!」

      「闾丘师兄?没见过。」卫惊蛰道。

      「闾丘师兄名叫闾丘达,是元缈师伯的弟子。上次与弟子出去争夺『天殒石』还没有回来。」

      提到「天殒石」,卫惊蛰心里「格登」地跳了一下,暗道:「『天殒石』就藏在我身上,却是对谁也不能说的。」又看了一眼元虚,暗道,「这老头收我为徒,究竟安的是什幺心?!」

      元虚一点也不知道卫惊蛰心里转的是什幺念头,看了卫惊蛰一眼,笑道:「你们这次去参加比试,能够进入前五我就知足了。闾丘师侄已经年过三十,且又收了弟子,虽然修为不凡,但这种比试定然是无法再参加的了。现在离比试开始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你们好好準备準备吧。小子,今晚我会到你那里传授一些深奥的法诀,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正说着,外面广场上一群年轻弟子熙熙攘攘的声音传来道:「快看,闾丘师叔回山了。」

      「是啊,快看,那是闾丘师叔的弟子习丰羽。」另一个道。

      「闾丘师叔人最好,一会我还要向他请教呢。」是秋宜的声音。

      「是闾丘师弟回山了。」其中也有些二代弟子的声音道。

      ……

      元虚虽然在屋内,但神识却一直注意着外面御剑飞落的两人,此时对外传音道:「闾丘师侄,你与丰羽先来我这一趟。」

      片刻,一位俊逸非凡的青年领着一位少年走了进来,对元虚行礼道:「元虚师伯,闾丘师侄拜见。」

      「师伯祖,丰羽拜见您老人家。」才十二岁的习丰羽,跟其师闾丘达一样地洒脱不凡,行礼过后便垂手立于一旁,小小年纪已然颇有点高手风範。

      元虚以手抚须,指着卫惊蛰笑道:「闾丘师侄,这小子是我新收的弟子卫惊蛰,你们认识一下。」

      闾丘达早已注意到了衣着朴素貌不惊人的卫惊蛰,听元虚如此说,连忙向卫惊蛰行礼。

      卫惊蛰暗中打量着气宇轩昂的闾丘达,对闾丘达也不由暗暗心折:「果然不愧是年轻弟子中的高手,这种气度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突然卫惊蛰发现一道调皮的目光朝自己望来,原来是闾丘达的弟子习丰羽。习丰羽虽然因为尚未成年,没有其师闾丘达那般魁伟,可是四肢匀称举止得体,将来也必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卫惊蛰顺着习丰羽的目光,发现他是被自己肩头上打酣的噜噜吸引住了,心中感到一阵好笑:「这习丰羽看来修为不低,到底是个孩子。」

      此时元虚的声音响起道:「闾丘师侄,你刚从连云山回来,可有那『天殒石』的下落?」

      闾丘达道:「稟师伯,上次在连云山被那神秘女子将『天殒石』夺走后,师侄便与师伯分头搜索,期间遇见了好几拔『魔门二海』的人。师侄诛灭了一些魔门贼子之后,但也失去了那神秘女子的下落。」

      元虚挥挥手道:「嗯,那女子修为不高胆量却不小,竟敢近千道魔高手面前突然现身夺走那『天殒石』。」

      「如果不是『罗刹海』长老伤别离太急功近利,在『天殒石』出世的瞬间使用了大损元神的『瞬光之术』,又怎幺会让别人有机可趁。」闾丘达道。

      「『天殒石』的作用只是用来炼製稀世法宝。无论是『天神宗』的『补天神皇鼎』,本门的『阳殛离火轮』,还是『碧落天』的『琉璃七芯灯』,每一件都堪称人间界最顶尖的法宝,只要『天殒石』没有落到魔门手中便可,我们也不必再去贪图那一颗『天殒石』了。」顿了一顿,元虚抚须又道,「好了,你们师徒二人一路上也辛苦了,就先回去歇息吧,我还要到掌门师弟那里去一趟。」

      几人告辞出来,习丰羽终于忍不住,走到卫惊蛰身边仰起脸道:「卫师叔,你肩膀上的是什幺灵兽啊?」

      卫惊蛰尚未回答,只听闾丘达也开口说道:「卫师弟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豢养的这只灵兽也是天下少有,我居然也认之不出,还请卫师弟为我师徒解惑一二。」

      卫惊蛰闻言无奈地道:「我也不知道这只东西是什幺,我叫它『噜噜』。」

      「噜噜?」闾丘达师徒皆是一愕。

      「噜噜——噜噜——」噜噜醒了,用叫声证明着自己。

      闾丘达顿时微笑着道:「名字起得甚是贴切。卫师弟机缘非凡,连这种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灵兽也能收伏。」

      习丰羽则是羡慕地瞧着卫惊蛰,乞求道:「卫师叔,以后有机会你能不能也抓一只噜噜给我?」

      卫惊蛰对这粉雕玉琢般的习丰羽也是颇为喜欢,应道:「好啊,如果以后还能遇到,我就想办法帮你抓一只。」

      「真的?那我就先谢谢卫师叔啦。」习丰羽高兴地道。

      几人分别之后各自回房休息。

      是夜,卫惊蛰坐在床上,像往常一样修炼着「九黎大巫咒」,一股纯白色的浑厚巫门真气自腹下升起,飞快地在全身各处运转。此时卫惊蛰只觉得胸前一动,「天殒石」竟然开始飞快地吸收着体内不断运转的真气,须臾便将卫惊蛰体内的巫门真气吸收一空,就在卫惊蛰感到虚脱之时,「天殒石」在卫惊蛰胸前透体而出,白光大作之间,丝丝缕缕的巫门真气犹如无数触角朝卫惊蛰全身各处主要经脉搭来。

      噜噜此时竟然也不閑着,一下子飞到飘浮在空中的「天殒石」上,球形的身体中央一道小小豁口张开,贪婪地吸取着一丝丝纯白色的真气。

      白色的巫门真气犹如狂涛巨浪般直往卫惊蛰的身体里倒贯而来,数息之内所有的巫门真气已经悉数回归到卫惊蛰的体内。此时卫惊蛰惊讶地发现,在经过「天殒石」的一吞一吐之,体内的巫气竟然壮大了数倍。接着,神秘莫测的「天殒石」仿佛耗尽了力量,又蛰伏在了卫惊蛰胸前的血肉里。噜噜也飞回了卫惊蛰肩头,圆溜溜的身体上,与那唯一的翅膀相对应的地方,有一点不易察觉的小小肉芽微微突起。

      卫惊蛰得到了这幺多经过「天殒石」转化增幅的真气后,只觉得整个人精神饱满,当下意犹未尽又开始运转「天心浩渺诀」。

      「也不知道梦怜此刻在哪里?」卫惊蛰一歎,心道,「既然下了决心要学好本事,这次比试就当作是一个考验吧。」

      潜意识里,卫惊蛰只觉得各种法诀自己修炼得越多越好,从来没有请教过别人这样做妥不妥当,而元虚也根本不会想到,这小子居然连番奇遇之下学会了数种法诀。

      如果说巫门的「九黎大巫咒」讲究神识的修炼,那幺道门的「天心浩渺诀」则侧重于心境的提升。卫惊蛰此刻整个人便像是一尊了无生气的雕像。尽力去感悟自然,与天地自然同化,是道门法诀的精义所在。

      体内源源产生的玄青色道门真气开始以另一种路线运转,不可避免地与卫惊蛰体内的巫门真气有了交叉冲突的现象。

      「这是怎幺回事!」卫惊蛰睁开眼来,无法再使心神平静下去。两种真气的每一次相遇冲突,都会使卫惊蛰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楚。

      「总得想个办法,使道门的真气绕个弯,给巫门真气让一让路。」卫惊蛰这种开创先河的想法,如果被元虚听到了肯定会大加斥责,骂他是异想天开。

      这世上所有的修真功法,都是悟了大道的前人所开创,都各自有着起源于天地自然的固有规律,不是哪一个修真之人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卫惊蛰不知道自己这个突然产生的想法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範畴,没有人告诉过他这样做对不对、行还是不行,所以他也就真的开始朝着这个想法去努力。

      一个时辰的徒劳无功之后,卫惊蛰暗道:「不行,无论我怎幺驱使这些道门真气,都无法改变它们运转的轨迹,就好像从我修炼时开始就已经被某个看不见的神灵限死了一般。」

      强忍着痛苦卫惊蛰又修炼了一会,发现「天心浩渺诀」进展十分有限,于是停下来转而修炼得自「九品仙莲」的「孔雀明王印」。

      卫惊蛰体内,佛门真气的运转路线是「七彩莲心」所开创。

      「七彩莲心」乃是天地奇宝,当初在西歧王冢塑体之时便避过了巫、道两门真气的轨迹。

      卫惊蛰一路顺风顺水地修炼着「孔雀明王印」,看着在自己左手上熊熊燃烧着的红莲业火,卫惊蛰心中感到一阵快意。接着在意念的驱动之下,一只全身由火焰构成的金晴孔雀在肩头产生,孔雀双翅伸展开来,卫惊蛰顿时如同长上了一双火焰形成的翅膀,显得说不出的瑰丽。

      「道门法诀运转不灵,我用什幺去参加这一次的比试?」一个难题横亘在了卫惊蛰的心头。

     

     

  • 名称:游戏王arcv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43: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