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奶爸超清

      卫惊蛰由元虚真人带着,一路往西飞行。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卫惊蛰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腾云驾雾般的感觉。

      「老头,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什幺时候我想走,你都不许拦我。」卫惊蛰再次说道。一路上这已经是他第八次提及了。

      「不拦不拦。」元虚乐呵呵地道,「什幺时候你想走,我都不会阻拦。」

      两人一路交谈,卫惊蛰也大概清楚了一些修真界的事情,知道了「三天道宗」与「魔门二海」,也知道了元虚的身份。

      飞行了两天,总算接近了「崇天门」所在的圣贤峰。

      「崇天门」位于华夏大陆中部的希陀山脉,与所有的修真圣地一样,希陀山也是灵气充沛,修真门派林立。希陀山最高的一座山峰圣贤峰周围,一些「崇天门」的弟子正在空中御剑巡逻。其中一个弟子瞧见远远飞来的元虚,不由惊喜地大声高呼道:「恭迎元虚师伯祖回山——」一声既出,群山迴响,到处皆是「元虚师伯祖回山——」的嫋嫋回音。

      山顶上,近千门人弟子纷纷往峰顶的广场彙集。一时间,天空中和地面上,无数道御剑光华呼啸划过,看得卫惊蛰大声讚歎。

      短短时间之内,除了部分闭死关的长老人物外,「崇天门」中央广场上就已经聚集齐了所有的门人弟子。元虚降落到地上后,近千人的声音一同响彻群山:「恭迎元虚长老回山——」嘹亮的声音轰得卫惊蛰耳鼓很是难受。

      一个颔下无须、矮矮胖胖的老道士迎上前来,笑道:「师兄此番回山,可是已经知道了『天殒石』的下落?」说着目光也朝着卫惊蛰望去。这矮胖的老道不是别人,正是元虚真人的师弟元无真人,也是「崇天门」的现任掌门。

      卫惊蛰被元无真人的目光瞧得心里发慌,侧身看向元虚真人,暗想道:「难道这老头是因为知道我身有『天殒石』才收我为徒的?」

      元虚笑了笑,开口说道,「掌门师弟,『天殒石』的下落已经不重要了。来,瞧瞧我身边这小子。」

      此时下面的许多弟子纷纷交头接耳,一个个都在猜测着卫惊蛰的身份来历。其中一个青年对旁边另一个长得颇为俊俏的年轻人道:「嘿,何师弟,你说元虚师伯祖旁边那小子是什幺来历?」

      被称作「何师弟」的年轻人也低声道:「我猜不出来,莫非是元虚师伯祖新收的弟子?」

      「开玩笑!」先前的一位元介面道,「数百年来妄想拜在元虚师伯祖门下的年轻才俊多不胜数,也不见有谁能让元虚师伯祖破例收下。你看那小子,年纪吧已经不算小了,我们谁不是六、七岁便开始学艺了,像他这种年纪,元虚师伯祖哪能看得上?!」

      后面的几个年轻弟子听了,也纷纷附和道:「可不是嘛,元虚师伯祖是本门第一高手,那小子估计是元虚师伯祖新收的奴僕下人。」

      一个年轻女弟子道:「奇怪,元虚师伯祖以前可从来没有收过什幺下人的呀。」

      「师妹呀,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有,像他老人家那种身价,一个下人还算是少的。」

      「就是就是……」

      就在一群弟子还在低声议论的时候,「崇天门」门主元无真人已经好奇地问道:「元虚师兄,这位是?」

      元虚听得元无发问,「哈哈哈」仰天一声长笑道:「师弟,这是故人之子,如今已经被我收为弟子,从今日起将随我修习道法。」

      「弟子?」元无看着卫惊蛰一身的猎人打扮,还有背上那把怎幺看就怎幺觉得突兀的铁胎弓,不由得脑袋「轰隆隆」地一阵炸响,惊呆在了原地。

      「崇天门」第一高手,与「天神宗」宗主圣霄真人齐名的元虚师兄,竟然收了一个猎人作徒弟!

      元虚倒没有理会元无吃惊的表情,对卫惊蛰道:「这位是我『崇天门』的掌门,你以后可以叫他掌门师叔,也可以称呼他作元无师叔。」

      卫惊蛰「嗯」地应了一声,然后拍了拍元无真人的肩膀,「哈哈」笑着说道:「你好,元无师叔。」

      这下不但元无发呆,就连元虚也呆住了。

      好半晌元无才稍稍冷静了下来,对元虚说道:「你刚才说什幺故人之子,是什幺意思?」

      元虚脸上露出一副「就是你不问我也要说」的表情,慢吞吞地道:「卫苍穹。呵呵,他是卫苍穹的儿子,名叫卫惊蛰。」

      元无一听「卫苍穹」的名字,马上转过身来打量着卫惊蛰,一脸的不可思议。元虚视若无睹,「呵呵」一笑道:「晚上我到你房中,再与你慢慢细说。」然后就带着卫惊蛰往一边的精舍走去。

      元无擦擦额头的汗水,心道:「师兄这是在玩火啊,竟然收卫苍穹的儿子为徒……」接着转过身来对下面的门人弟子道:「好了,大家都散去吧,该干什幺还干什幺去。」说完摇着头走了。

      那些门人弟子一个个都无法置信,从不收徒的元虚师伯祖竟然真的收了一个弟子,而且看起来还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土包子。

      原先的那群弟子中,其中一个道:「何师弟,听见了吗?那人真是元虚师伯祖新收的弟子,似乎是叫什幺卫惊蛰的。」

      那何师弟应道:「我听见了,那卫惊蛰当真是运气好啊!」

      「可不是嘛!」一个女弟子愤愤不平地道:「不但平白无故地比我们大了一辈,而且能够时时聆听元虚师伯祖的教诲,哼,真是气死人了。」

      「秋宜师妹不必担心,」那个看起来相当机灵的「何师弟」道,「那个卫惊蛰看起来都有二十岁了,资质再怎幺好恐怕以后的成就也没有我们高。有机会且看我怎幺捉弄他一下,让秋宜师妹你开心开心。」

      「好啊,那师妹我就先谢谢何师兄了。」叫秋宜的女弟子也开心地笑道。

      门人弟子们边走边谈,广场上立时空旷下来,不过还有几个二代弟子在谈论。

      其中一个道:「师弟们,以后咱们又多了一位师弟了。想不到一向不收弟子的元虚师伯,竟然动了收徒之念。」

      另一个附道:「如果本门多了个英雄人物,为我『崇天门』多诛几个魔门匪类,倒也是本门之幸,可惜……」

      第三个人接过话茬道:「只可惜元虚师伯祖一世英名,就毁在这个弟子身上啊。」

      许多人的低声谈论,都听在了一个人的耳里,这人乃是「崇天五老」之一的元间真人,乃是排行最末的一个。

      「哼,一个个都是头髮长见识短。」元间心里冷哼道,「元虚师兄难道不比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高明?!卫苍穹当年横行天下,以九黎巫术独力挑战道魔二门的时候,你们这些人恐怕还在娘胎里呢!」

      是夜,元虚的厢房内,元无真人低声道:「元虚师兄,你收徒之事,那卫苍穹他知不知道。」

      「他怎幺会知道?等他知道了,恐怕我那徒儿的道法也已经大成了。」元虚冷笑道。

      「那他找上门来怎幺办?」

      「他能怎幺办?当年他都奈何不了我们,如今我们个个修为大进,他卫苍穹孤家寡人一个,还能奈何我们不成?」

      「可是,我总觉得不妥。」元无道。

      「有什幺不妥。」元虚道,「这一万年来道、魔、巫三方的争斗从来就不曾停止过。慑于巫术的强横,我们道魔二门的长辈们更是在千年前联起手来,诛灭了巫门九黎一脉。不想九黎巫术竟然没有失传,数百年前竟然还出了像卫苍穹、柳飘零那等人物。」

      元无听元虚提到卫苍穹,不由也喟然一歎,道:「是啊,修为到了卫苍穹、柳飘零那等境界,已然可以飞升上界,可惜那柳飘零为情所累,最终被『碧落天』那女人所杀……」

      元虚道:「卫苍穹不肯飞升上界,定是存了为柳飘零报仇之念。我们五个从小与他相识,也算有点交情在,只是他不该心高气傲,竟看不起我们的道门法诀。哼!想起来真是气人!」

      「不错。」元无也激动起来,「当年咱们五个与他结识,意欲邀他一道前往『三天道宗』拜师习艺,他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将咱们几个揍倒在地。」

      「他走之前还说了句:狗屁的仙家道法,落在小爷眼中实在是一钱不值。」元虚恨声道,「等咱们学了道法,才知道他后来也修炼了巫门法诀。此后卫苍穹崛起,我才知道,以咱们几人的天分修为,根本是奈何不了他了。不过气不能不出,他卫苍穹不是瞧不起咱们的道法吗?要是咱们让他的儿子学了道法,怕是气也气死他了。」

      「可是师兄,你就不怕卫苍穹万一发起疯来,到咱们『崇天门』来出气?」元无担忧地道。

      「哼,三百年前他不是一样来了?可是终究没有能奈何得了咱们。」元虚道。

      「嗯,那次他吃了没有法宝的亏。」

      「九黎巫术从来就没有法宝一说,咱们虽然动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咱们,再说咱们与他还算是有点情谊在,他也不会把我们如何。」元虚舔了舔乾燥的嘴唇,续道,「如果他真的找上门来要儿子,咱们也可以说是他儿子主要要来学道法的。」

      「这个……」元无「嘿嘿」一笑,道,「师兄,你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

      「师弟,」元虚也是阴阴一笑道,「咱们是五十步别笑一百步,大家彼此彼此。」

      正在无元对元虚此话迷惑不解之时,元虚拍了拍元无肩膀,附在耳边说道:「别跟我装蒜。春风得意楼的红妓凝碧,不久之前怀孕了,是你的手笔吧。」

      一句话说得元无一口茶噎在了喉咙里。

     

     

  • 名称:恶魔奶爸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42: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