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超清

   段霜月的来去,没有让聂鹰有多大的感触,因为段霜月不可能对他动真情,刚才所谓的感情,只当是对方情不自禁好了。

      而现在,聂鹰却是情不自禁的看着牢底上方,深邃的目光仿佛穿透这牢房,跨越过偌大的皇都城,看到了皇宫中佳人正在忙碌的身影。。。

      「心语,你在忙什幺呢?」

      几乎是同一时间,皇宫中的心语移步到窗边,望着天上的云彩,似乎是感应到天空中射来的目光,身躯微微摇晃间,俏脸庞上写满了思念。。。。

      将一点点複杂的情绪抛出脑外,聂鹰缓慢地进入到修炼的状态中。随着手中印决摆出,整个人开始缓和下来,略有急促的呼吸随之平稳。

      走出密室,便是见到段问在外等着,段霜月先一步道:「你什幺都不要问,我想自己好好静静。」

      段问无奈的摇摇头,他自以为很是了解这个妹妹,可现在却有些看不懂了。

      「希望她是因为不服段心语而对聂鹰有情,不然。。。。」

      时间缓慢消去,当聂鹰再次睁开眼睛时,伤已经好了大半,捂着还有丝疼痛的胸口,不禁骂道:「个死老头,下手这幺重。」

      看了眼精铁所铸成的牢房门,聂鹰双指快速併拢,默运功法,旋即一道犀利的剑气在指尖升腾而起,盘旋瞬息,便是狠狠地射向牢门。

      「嘶」地一声,劲气过后,牢门半点反应也没有,即便是一个细微的痕迹也不曾出现。怔怔地盯着牢门,好一会后,聂鹰才将视线转移。深吸口气,片刻后,脸庞上,已看不出丝毫喜怒情绪。

      手指轻轻一动,戒指中,一点红光快速飘现,然后静静地落在聂鹰掌心中,却是那最后一颗烈元丹。感受着从丹药上传来的药灵,聂鹰轻轻道:「能否达到原来的境界,就看此一举了。」

      将丹药纳入嘴里,顿时,一股炙热的药流横沖直下,没入经脉中。离始神庆典没有多少日子了,聂鹰在这里待的时间愈久,便是愈危险。而这倒不是最主要的,他只怕,庆典当天,段家会拿他来要胁心语。聂鹰不想心语险入俩难地步,也不想自己死,那幺只有儘快恢复原来的实力。

      牢门虽然坚固,现在的聂鹰还无法将他斩断,但是有着原来的实力,那就不好说了。段问的自信也是建立在此刻的聂鹰身上,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聂鹰并不是原先一身实力尽失,所以根本不会去想,聂鹰会在短时间内,有可能将实力提升一大截。

      若没有经历文府一战,聂鹰也没有自信,能在不到俩个月的时间里,冲开剑心,达到原先境界。与那黑衣人一战,将聂鹰自身潜力完全逼出,得到的不仅是顶峰的战斗意识,更让人惊喜的是,在使出那一剑时,当时聂鹰并没有感觉的很清楚,事后回想,却是惊奇的发现,那一剑蕴涵的不仅仅是丹田内的真气,还有着一丝不同于真气与奥气的能量。

      这丝能量从何而来?显而易见,必是从剑心中涌出。为何剑心中会涌出这丝怪异的能量,聂鹰没有多想,想了也是白想,只要让剑心与丹田与经脉重新相连,届时自然会知道。至于是怎幺出来的?他更懒的去理会。

      文府大战后,皇宫中的几天修养与修炼,已经是让聂鹰知道,只要差那幺一点点,就可以让剑心再次为己所用。只是还等不到聂鹰服用烈元丹来冲击实力时,就因为心语,而出了皇宫。

      犹如奔腾的汪洋一般,一路翻滚而下,然后在经脉中掀起无比大的咆哮声响。反复几遍冲撞后,药流一点不剩地涌进丹田中,快速和淡青色的真气相融合。

      接纳了这股药流,不经意间,真气似有壮大了少许。与此同时,牢房中,天地灵气急剧会拢,紧紧围着修炼中的聂鹰。

      空间似乎有些不平静,团团灵气,在聂鹰绵延悠长的呼吸带领下,开始有规律的运转,没有多久,便是在附近涌现起一道道数量众多的灵气气旋。

      当气旋的速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能量,快速从中渗出,然后便是这样的对着聂鹰狂涌过去。

      简单经过提炼一番的灵气进入聂鹰体内后,稍微的被清理一下,便化为精纯的能量,快速地被本身真气所吸纳。这一个方式的吸收天地灵气,比起直接吸收,然后到体内转化,无疑是让聂鹰的修炼速度要快上许多。

      愈来愈多的能量纳入经脉,高速运转时,数量过多,根本来不及完全被吸收转化,而这些能量,便是疯狂的撞击着各处经脉。让聂鹰在痛与乐中不断徘徊。

      密室处另一端,老者淡淡地问道:「聂鹰最近如何?」

      段问恭敬道:「孩儿去看过几次,均是见他在修炼,没有其他的举动。」

      「修炼?」老者神情顿时有几分动容:「这样的人不简单啊!身处这般境况下,不急不燥,反而能沉下心来修炼,这等心志难能可贵,可惜不能为我们所用。」

      「王父,孩儿不懂,为何您常说聂鹰重要?难道仅是为了将他交于神元宗,换取他们的支持?或是这样,我们现在就可以将他送去,让神元宗派强者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準备,岂不是胜算高了很多?」段问不解问道。

      老者神秘一笑,没有解答段问的疑惑,「你只需将聂鹰看管好,其他,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最近都不见月儿过来,这妮子到底是怎幺了?」

      「孩儿也不是很清楚,她最近都呆在房里,听她身边的婢女说,都在修炼。」段问应道,段霜月真实的情况,他可不敢现在告诉老者,以免节外生枝。

      老者点点头,微闭上眼睛,道:「你下去吧,时间就要到了,千万不能马虎了。」

      「是,孩儿告退!」

      许久之后,老者霍然睁开眼睛,一道深绿色精光快速闪过,这分明是达到绿级顶峰境界才有的光芒。

      「孩儿们,为父的正在为你们打造一个永不落的皇朝,这个愿望很快就达成了,哈哈!聂鹰,怪只怪你时远不济,落到老夫手中。等你死后,老夫会让万千子民来供奉你,让你永传后世,哈哈!」

      一声轻微的波动,周围灵气快速溢散,聂鹰快速退出修炼,双眼前,一道淡青色气流飞快的划过,「还是差了那幺一点点啊!」面容上,闪过一丝郁闷。

      体内真气在烈元丹的药效帮助下,逐步壮大,但是每每在冲击聚气境界时,总是显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心中也明白,现在缺的,并不是真气能量不够,而是一个机缘。

      机缘到底是什幺,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所谓一朝顿悟,飞升九天之上。

      如此几遍后,聂鹰不得不退去了修炼,他也知道,欲速不达,以那种焦急的状态继续下去,迟早会走火入魔。

      站起身子稍微活动了一番,聂鹰将身心调整到最佳状态,从而继续进入到修炼中。在这里,也不知过了多少天,想必心语已经很着急了,况且,聂鹰还想将段问之父未死的消息传出去,以免心语措手不及。

      片刻之后,牢房中,又重新聚集起大量的灵气。一道道能量顺着聂鹰的呼吸进入到他体内,进而被纳入丹田中,化为自身真气。

      几次之后,丹田便充盈着真气能量,灵觉感受着这一切,聂鹰手势快速变化。瞬间时刻,各条已通经脉中,骨骼肉体内,一缕缕细小可见的能量竟然缓慢的从中涌现出来。

      这些能量,都是在平常修炼的时候,不经意间被经脉,骨骼肉体所吸纳进去。而所谓聚气,便是要将身体内,散到各处的这些沉澱的能量聚集起来,让它们发挥作用。

      不要小看这些能量,长年累月的沉澱下来,若能将它们完全聚到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助力。而聂鹰之所以有感到气力不足,在于,已通经脉过多的缘故,如此,以聂鹰入气境界修为,想要尽数将沉澱下来的真气聚拢,增加了不少的困难。

      这个也不是主要的问题,关键在于,聂鹰在聚拢真气之时,当最后关头,便是感觉到体内传来一股强大的压力。这股压力,来自剑心。

      剑心后天修炼而成,虽是在人体内,依然像一个修炼者所制的灵器一般,长时间使用,自然会和主人之间有一种联繫,人器相通就是这个道理。而剑心更重要一点,是为了剑魂日后有一个安身之所而存在,这样,势必要聂鹰时刻与之存在心灵上某种说是交流也好,控制也罢。

      但是修为自失以后,聂鹰只知道剑心原来所在位置,根本无法感应到剑心的存在,所以更谈不上控制与交流了。

      以前到不觉得有什幺不妥,而今,当聂鹰实力更进一步时,或许就可以冲开剑心,届时,实力恢复,自然就会重新掌控剑心,那幺它当然是会有所不愿了。

      这种事,根本没有人经历过,是以聂鹰只能自己慢慢摸索,所谓机缘正是来源于此。数遍冲击聚气境界,遭受到几次压力之后,在强大的灵觉下,聂鹰隐约感觉到,剑心所散发出来的压力,并不都是同样的强悍。所以,他在等,等压力最弱的时候。。

  • 名称: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42: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