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指令超清

俩米左右的谷口,长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纵然现在是晴空高照,也让人的视线透不过这层白雾。原本就是一条长龙的队伍,因为穀口的狭小显得长龙更长。

      一抹金黄色轻巧的停在白雾前,车帘掀起,倩影缓缓步出。望着山谷口,从容脸庞上噙着许些笑意,眼眸深处,却是隐藏着一丝森冷。

      穿过穀口,视线骤然开朗。宛如一个葫芦,穀内大到无法想像,而另一个出口,又是狭窄,似乎,天生这里就是一个战场。

      山谷高处,老者瞟了眼下方人群,淡淡道:「山儿,照计画行事!」

      「是!」青年应了一声,转过身时,眼神中,已是透露着无尽的兇狠。

      长龙依然缓慢前进,众人并没有感受到空气中散着的肃杀之息。蓦然,天空之上,数十道劲风呼啸而来,夹杂着一股淩厉的杀气,飞快地落到了长龙前方。

      「参见女皇陛下!」领头之人冷声喝道。

      杀气在气流中快速翻涌,追风兽也因此有些惊慌,掀动着马车有些不稳。

      「大胆,陛下之前,为何不下跪?」车帘卷起,敏儿快步走出,厉声大喝。

      领头之人大声冷笑:「不过一个小丫头,胆敢对本爵大呼小叫?」声音如波浪,一阵阵袭向人群,片刻之间,所有的人都清晰的听到这道声音。

      今天来祭祀的人,或富或穷,或权势或普通,但他们都知道,敏儿乃是女皇陛下身前的红人,就算你手握重权,也不敢如此呵斥。看着领头之人,一些人心中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

      「段寒山,你好大的架势,朕的女官,你也敢随意呵骂,想必接下来,你骂的就是朕了?」心语平淡的走出车子。

      看着心语脸上的平静,没有丝毫因为自己突然出现而有所慌乱,段寒山微有些诧异,但想着今天的安排,也仅是诧异而已。

      「微臣许久未曾见陛下,想不到陛下仍是如此的明豔动人,先帝真是好福气,有陛下这样一个好女儿。」

      心语淡笑:「段寒山,祭祀盛典你没有出现,反而在归途拦住朕的路,是不将朕放在眼里呢,还是不将始神放在眼里呢?」

      「哈哈!」段寒山忽然放声大笑,大不敬的指着心语:「我的女皇陛下,事到如今,您还是这般镇定,微臣很是佩服。」

      「朕一向这幺镇定,倒是朕怎幺感觉到你有些紧张呢?」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心语的声音逐渐的变得冷淡:「身受皇朝爵位,为朝廷大员,居然连始神盛典都不来参加,置朝廷法度于不顾,段寒山,有什幺话,想必你该对着典刑官员说了。」

      「段心语,皇帝的架子休要在摆,今日前来。。。」

      「大胆,敢直呼陛下名讳?」

      「陛下,大哥!」

      气拔弩张之际,段问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拉着段寒山连忙向后退去,嘴里边喊着:「陛下请恕罪,大哥他一时情急,没有冒犯陛下的意思。」

      此言一出,不仅是段寒山奇怪,就是心语也有些不懂,段问到底想做什幺?

      「二弟,你怎幺了?」段寒山挣开段问,不解的问道,眼神中不觉闪过几分戾气。

      段问瞧了眼心语,连忙是低声道:「大哥,向陛下陪个罪,我们回去后在说。」

      「不可能,为了这一天,我们付出了多少的努力,难道你忘了王父的教诲了吗?」段寒山冷声道,看着段问一脸焦急的模样,此刻的他,绝对无法去想对方的焦急是为了什幺?

      「大哥?」

      「不用多说!」段寒山凝视着心语,已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甘休的坚定。

      心语饶有兴趣的看着兄弟二人表演,段问的忽然紧张,她或许在心中已经有了几分了解。只不过,现在已经晚了,段寒山绝对不会听他的劝。包括段霜月在内,四人实则接触颇深,彼此间,均有几分了解。

      「大哥,今日不宜行事,听我的,咱们回去之后再谈!」段问苦苦劝着,双手再次拉住了段寒山。

      看着段问的认真,段寒山忽然想到此前老者的一番话,面色不由更加森冷,凛然道:「不用多说,不管发生什幺事,今天的计画照常进行。」旋即甩开段问,步走向前,离马车三米之时,顿声道:「段心语,身为女儿家,本就该做一个大家闺秀,以后相夫教子,皇朝大事,还是留待我们去做。」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那些不明就里之人,此刻也知道,段寒山是要造反。顿时间,人群中,一阵阵漫駡声不断传出,直将段寒山批个体无完肤。

      无视这些多余的声音,段寒山直视着心语,任何一个造反者都知道,只要手中有兵权,然后将现任皇帝拉下,即便是有在多的人反对,届时都可以使用武力将不和谐的声音压下。

      「你终于说出这句话了?」心语淡淡的笑着,「朕一直在给你们机会,想让你们知途而返,段问方才做的很不错,奈何,段寒山,你太过于自信了。」

      闻言,段问暂态黯然,果然,心语已经知道了一切。段寒山连连冷笑,多少他心中明白,今天之举,已经被段心语知道,可这又怎幺样?知道归知道,能不能应付又是一码事?

      段寒山自通道:「既然知道了,那幺这层伪善的面具也该撕掉了。段心语,若你自己退让,本爵可以给你一个善终,否则,云天皇朝的历史上,将永远不会有你的存在。」

      「段寒山,你大逆不道!」人群中,快速闪出一名老者,鬚髮尽扬,指着段寒山,愤怒喝道。平静的心语,此刻也不免身躯颤动。

      将一个人从历史中抹杀,不仅极其残忍,甚至是惨无人道,不敢想像,日后一旦段寒山登基,那幺皇朝中将兴起一股怎样的灭杀龙卷!

      段问黯然的心,既惊且悲,他想不通平时精明无比的大哥,在这一刻,居然会说出这般令人概愤的话来?瞧着段寒山目中无人的气势,段问暗歎,事情到了这一步,俩兄弟只能同心。

      段寒山冷笑:「御史梁大人,这幺大的年纪了,安心养老就好,莫要因为一时之气,而葬了自己的一条老命。」

      梁大人一脸正气,喝然:「老夫行年七十有九,身为皇朝御史,岂会是贪生怕死之辈。段寒山,先帝与陛下待你们一家不薄,为何行此祸乱之事?」

      「愚不可奈!」段寒山轻笑,没有例会梁大人的指责,只是紧盯着心语。御史也好,什幺都好,从小身在皇室长大,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历史是胜利者改写的。

      心语微微挑眉,避开段寒山视线,对着身后一名戎装将领道:「闽将军,带着众位大人与百姓们先行离开这里。」

      「陛下!」「陛下!」无论是百姓,还是百官,全都齐身跪下:「誓死保护陛下!」

      黑压压的一片,就算这些人手无缚鸡之人,然而此时所涌发出来的坚定,让人为之震惊。

      看着段寒山,心语冷冷道:「段寒山,放他们走,你该不会阻拦吧?」

      「本爵的目的不在他们。」

      「闽将军,你还等什幺?」

      「陛下!」

      「朕的旨意,什幺时候变得不管用了?」心语没有回头,脸上表情依旧平静,仿佛,段寒山今天针对的并不是她。

      这份从容淡定让段寒山疑惑,联想起方才段问的大失常态,他终于是有点心惊起来,但是已经晚了一些。

      众人三步一回头,缓慢地离开了山谷,每个人的脸上写满着悲愤,可他们知道,即使他们留在这里,不过是给女皇陛下增加负担。

      众人来到穀外,一名老大人连忙大声疾呼:「闽将军,你赶快回去保护陛下。诸位,大家快速回城,召集强者,前来护驾。」纵然是知道,这一来一回,未必就能赶得及,但这已是他们唯一可以为女皇陛下可以做的。

      「大家快走!」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悲喝,霍然,所有人拼了命的向城中跑去,他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陛下,您要坚持住。」

      山谷内,已不到百人。段寒山扫视,段心语身边,不过寥寥十数人而已,大局已定。段问现在才安心了一点,对方人手,除了葛连祁之外,那名疑似巅峰强者的女子并不在。

      段氏兄弟的表情,让心语很是想笑,然而她并没有笑,淡漠地望向山谷高处,歎息道:「绝仙穀,你们倒是选了个很好的地方。当年我段家在此大破敌军,从而有了云天皇朝近千年的江山。如今,段家后人却在此因为皇位,而重演一场无谓的战争,你我死后,都已无脸去见老祖宗了。」

      段问闻言,不由面色一紧,即如段寒山的狂妄,也由此感到一阵惭愧,只是这股惭愧很快就散去,他的目光逐渐冷漠了起来,冷声说道:「段心语,事已成定局,本爵仍是那番话,只要你主动退位,可保你半辈子的荣华。」

      「你好大的自信,难道朕就输定了?」心语讥讽道着,满脸的不屑。

      段寒山大笑,指了指身后的一众强者,随意道:「你认为你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 名称:至高指令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