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天使超清

      本该是安静,规矩的皇宫里,突然有一个人飞奔而过,丝毫不顾虑皇宫威严。而周围的侍卫们没有阻拦之外,个个脸庞上奇怪万分。

      「段大人这是怎幺了,为何这样慌张?」侍卫们不由地小声议论起来。

      「我和你天天当差,你不知道,我怎幺知道。问头吧,说不定他知道。」

      「你们小心点。」带队之人好像就是这队人的首领,只见他低声恭敬道:「段大人的事情你们也敢议论?若是被她听见,你们这一生也就完了。」

      「是,是。」议论的几人似乎现在才想起来,那疾奔之人的身份。听得队长的这番话,众人非但没有起上半点不服的神情,每个人均是一脸崇拜恭敬之色。

      人影直接掠过重重宫殿,很快地,便来到了早朝议事之殿。这时,人影也停下了快奔的身躯,缓慢沉重的向前走去。

      来到大殿外时,一名护殿侍卫恭敬地将人影拦下,道:「段大人,陛下正在早朝,您先在外面等一下吧。」

      人影呆了一下,正想听侍卫的等一下,但是忽然觉得不妥,沉声道:「你进去通报一下,我有大事要向陛下稟报,等不得。」

      「可是大人,这不符合规矩啊。朝堂历来只有众大臣们在可以进,没有陛下的旨意,小的也不敢进去。」侍卫一脸苦笑着道。

      人影顿时冷笑道:「规矩,呵呵,若是处理不好的话,以后所有人都别想安稳的过日子。」说完,竟想直接推门而入。

      侍卫大急,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这时,殿内响起一道声音:「是夏冰吧,进来吧。」

      「是,陛下!」人影恭敬应了声,推门进了大殿内。众大臣忙是对人影客气地笑着。

      对着坐在龙椅上的心语施了一礼后,人影凝重道:「陛下,请摒退众位大人,有些事要单独告诉陛下。」

      看到人影如此严肃的表情,心语赶快让众人退出了殿外,紧接着问道:「夏冰,是不是聂鹰出什幺事了?」被葛连祁派到聂鹰身边的人,就是夏冰。是以,一听到她的声音,心语便是慌张不已。

      夏冰轻道:「属下不知道聂鹰公子现在的情况,连生死都无法去判断。」

      「到底怎幺回事,不要隐瞒。」心语急了,站起身子,直接来到了夏冰身前。

      「回陛下,聂鹰公子被柳惜然所逼,误入黑暗森林中。」夏冰道了一声,便是低下头,不敢对视心语,似在自责没有保护好聂鹰。

      「黑暗森林,聂鹰?」心语喃喃道着,那脸庞陡然暗淡无光,站立的身躯一阵摇晃。

      夏冰连忙跪下,「陛下,是属下无能,不能好好地保护聂鹰公子,请陛下责罚。」很多人知道,聂鹰在心语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但同时,更多人知道,陷进黑暗森林意味着什幺。

      「不关你的事,你退下吧,朕要一个人静一静。」心语无神地道着,她让人跟着聂鹰,本就是不想让聂鹰知道。

      殿门轰然一声关上,只留下一个孤独的人留在空蕩蕩的大殿里面。安静的气氛令人有些压抑,让人几乎是喘不过气来。瞧着正殿上方那张使人无比羡慕的龙椅子,心语忽然笑了一声,这笑容,如此落寞,又如此简单。

      呆立在大殿许久,心语慌忙地走向殿门,重重开了殿门,落寞又快速地走了出去。

      外面天气大好,阳光惹人暖媚,然而这一切,都让心语十分厌恶,无力地挥挥手,径直向前走去。行走速度非常快,那般情形,仿佛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在阳光下移动。

      来到一处宫殿前,抬望着上方的三个大字,心语不由呢喃:「镇元宫!」心神一阵颤抖,小跑着进了里面。打开里面那所房间的门,扫视过去,这里依旧一尘不染,摆设与以前一模一样。视线模糊中,前方好像站立着一人。

      「聂鹰,我来了,你的心语来了。」走进房间,那克制许久的泪水,终于是倒泻而出。颗颗泪水划过精緻脸庞,如雨点一样悄声落到地面。

      深深地闻着房间中依然还是很熟悉的味道,呼吸着房间中与众不同的空气,这一刻,心语崩溃了。大陆言道,一入黑暗,死路一条。

      双手撑着下鄂,坐在桌子前,依稀看到聂鹰香甜地吃着饭菜,那份狼吞虎嚥的表情,曾经惹的佳人嫣然一笑,而此时,却是倍添伤悲。

      桌子上那些茶杯,放在唇上,几可闻见那股熟悉的气息,令人回味,徒增思念。

      床榻上整齐地放着几床被褥,心语轻轻地走过去。来到床边,便可感觉到心上人在此呆过的日日夜夜。回想着那深刻在记忆中的过去,心语不觉有些癡了。这幅画面曾经是多幺美好,到底。。到底是谁不动声色地将他打碎?

      趴在床间,泪水顺流而下,不知不觉间,被褥上,便是湿迹斑斑。刻骨铭心的爱恋,造成今日的无止境,怎幺也挥之不去的伤悲,谁的错?

      「聂鹰,难道我们的今生缘,真的只有在来世聚了吗?」

      轻轻的啜泣声,缓慢地飘到房间外,让外面几人闻之动容。他们何曾看到他们的女皇陛下如此软弱,如此无力?段祺风轻声道:「敏儿,陛下进去多久了?」

      「回爵爷,已有俩个时辰了。」

      「哎~~~~~」

      悠悠的歎息声丝毫掩盖不住房间中的强烈恨意。心语坐起身子,将被褥紧紧裹在自己身上,这样便是如同聂鹰紧抱着她,感受着那十分相似的温暖,心语笑了。望向前方的眼神是那样的深情,洋溢着无尽爱意与疯狂。

      但是笑容只停留了片刻,心语俏脸庞上又恢复成了无神之态:「聂鹰,我好恨呐。贵为一国之主,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幺,甚至不能好好地陪在你身边。」

      「你走了,带走我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未来。留给我的,只是这房间中,一些淡淡地气味。聂鹰,我恨,恨自己为什幺没有为你付出过,恨自己为什幺不能放下所有,陪你去浪迹天涯,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和你在一起啊!」

      无尽的恨意笼罩在房间中,那美眸中闪现出来的光芒,仿佛是要划开这方空间,投向前方的目光,似乎看到了那已深在另一个世界的聂鹰。

      缓缓地站起身子,心语走遍了房间每一处地方。房间不算很大,却花了心语很长的时间。她知道,这个房间中,每一处地方都留有聂鹰的足迹和气息,她要将这些味道全都收集在心中,她要将这些足迹全然记于心中,提醒自己,这是聂鹰的。

      灯火逐渐在皇宫各处升起,平常安静的这里,今天显得更是寂静。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是他们却知道,女皇陛下的异动。

      一缕灯火悄悄地亮起,心语猛然转过身子,轻叫了一声:「聂鹰,是你吗?」房间里,自然没有人回答。没有了希望,心语也成绝望。

      身影在烛光下轻轻摇曳,似乎在下一刻,心语就会倒下去。凝视着房间中的所有,熟悉却又十分的陌生。

      「聂鹰,现在的你在另外一个世界,可还有烦恼?你就这幺走了,可知道我心中深深地挂念。聂鹰,心语知道错了,心语真的知道错了。在我心中,其实你比皇朝更重要,没有皇朝,我可以活着,但是没有人,我真的没有勇气活下去。」

      「情在,人已逝,我该魂归何处?愁浓,思绪起,天涯何时断?聂鹰你走了,对你来说,或许是件好事,起码以后不用在我付出,而永远得不到回报。不用一个人孤独的承受着所有的一切。」

      跳动的烛光,如同一个夜晚的精灵。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心语脸庞慢慢地转为了坚定,几缕寒光清晰显现,笼罩在眼眸之中。

      「你为我做了这幺多,如今你死了,我也该为你做些什幺。也许这不应该说是为你做什幺,而是我本来欠你的。」

      「做完了这些,我就可以安心的去陪你了,希望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不会怪我来的太晚。」冷冷的声音飘忽在房间中,阴森,使人害怕。

      烛光就这幺点着,不知什幺时候灭了,也不知是谁又点亮了,一直到天亮。

      来到院子中,段祺风瞧了眼已是满院的大臣,问道:「敏儿,心语一直没有出来吗?」

      敏儿摇摇头,并未答话。

      段祺风歎了一声,苦笑着道:「怎幺也没想到,聂鹰竟会进到黑暗森林中。」

      葛连祁也是苦笑连连,「这一次,哎,希望不会出现我们想像中的事情吧?」

      段祺风想继续说什幺时,禁闭一天一夜的房门忽然打开,众人视线中,再次看到属于他们的那个女皇出现,依旧威严,依旧霸气。

      「参见陛下!」

      「都起来吧!」心语的声音,无喜无悲,平静的好似没有任何感情存在。

      众人起身,微微抬起头时,段祺风惊声道:「心语,你的头髮?」只见,心语俩鬓处,垂下来的青丝,已成白髮。

      心语淡然一笑,毫不为意,旋即笑声隐去,嘴唇轻启,一道犀利凛然的声音顿时响彻天地。

      「传朕旨意,兵发神元宗!」

  • 名称:杀戮天使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