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姬超清

狭窄的小山谷,见不到一点绿色。周围呼呼地刮着阵阵阴冷的山风,似乎在这山风中,夹杂着一股死亡气息。

      暗月笼罩下,一道黑影快速从远处飞奔而来。到了山谷口,黑衣人停下身子,双瞳中透露出些许挣扎的目光。

      许久,黑衣人才收起人类的感情,一双瞳孔变成呆滞,整个人更是木呐地向着山谷**去。谷内穀外,同一风景,若有不同,也便是在穀内,死亡之气显的更浓。

      黑衣人沿着山谷一直向内奔去,十数分钟后,见到一处断崖。没有任何迟疑,黑衣人闪身跃下断崖。下麵,十数平米的地方,四面被山壁包围,却是更显阴森。

      黑衣人落入崖底之后,身躯立即跪倒在地,声音中不含半点情感:「属下水煞,参见首领大人!」

      声音缓慢地在断崖底回蕩,一道浅微的声音波纹,如水流一样,层层蕩即开来。在波纹接触到某一处山壁时,宛如一道水幕被分开,从中,突兀地钻出一人。

      神秘人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面无表情道:「水煞,怎幺只有你一人回来?」

      「稟首领大人,任务失败,包括队长在内,都死在云天皇朝手上。」

      「为什幺你还没死?」神秘人厉声喝道,黑衣外,涌现出无穷无尽的能量,顿时间,让得水煞连呼吸都深感困难。

      「属下运气好,与对手在伯仲之间。本来大事可成,可关键时,皇朝守护者赶到。队长为了保全我等,将皇朝守护者引开,这样,属下才能安然无恙。」水煞连忙解释着,与事实多有出入,不过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免去杀身之祸。

      「细细地将事情说个清楚!」

      水煞不敢怠慢,除却某些,其他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神秘人听完,不怒反喜,声音随之柔和了一点,不过依然刺耳:「段心语居然有了心爱之人,这倒是件意外之事。水煞,恢复你原来身份,想尽一切方法,将那人控制住,以此来要胁段心语。一个完整的皇朝,总比破落的皇朝要好的多,嘎嘎!」

      笑声中,神秘人诡异的消失在山壁之后,浑然没有察觉,水煞在听到他的命令之后,那身躯颤抖的幅度是如此之大。

      在皇宫中安静的呆了几天,天天与心语卿卿我我,花前月下,日子倒是过的很惬意。这种平静的日子虽然是聂鹰想要的,但是皇宫中,隐藏着的压抑气氛,却让聂鹰倍感不舒服。况且,呆久了,整个人变的懒散下来,这也不是聂鹰所愿意见到的。

      皇宫很大,大到现在聂鹰居然是迷了路。观看周围,宫殿建筑几乎是一模一样,聂鹰所处地,正好是这一连片宫殿的中间。身体四方,弯曲向前延伸数条幽静小道。但无论聂鹰走那条路,终是会回到中间来。

      「难道是所谓的阵法?」上古修炼界,以气入道,以剑入道,以药入道,皆不在少数,而以阵入道者,也是多见,只不过在现代水蓝星上慢慢沉没下去而已。

      反正在皇宫中,也不怕遭到什幺危险,聂鹰也不急着想什幺出路。饶有兴趣的观看起周围建筑的排列与布置。

      宫殿各呈弧形,彼此之间,并不想皇宫其他处每座离的很远。这里,仅是数米,或是一墙之隔。查看了数分钟,聂鹰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略微想了想,双脚猛地一跺,从而拔起而起。在高空中停留片刻,却是让聂鹰看到了这片区域的整体面貌。

      这片区域过大,将聂鹰显的是一只蚂蚁,无法窥其全貌。然而,在心中微微比较一下,便是可以判断出,这些宫殿像是某大城市里古老的四合院一样。

      如此一来,宫殿紧紧相依,而看似每一条都可以通向外面的路,在即将是尽头的时候,便被巧妙的拦截,使人最后,又回到正中间。

      「在皇宫中设计一处这样奇妙的地方,这里,肯定很重要,也难怪附近没有士兵守卫?」聂鹰低声喃喃道。想通了原理,要出去自然是不难。

      当聂鹰正要走出这里时,忽然从宫殿深处传来一道苍老而爽朗的声音:「小友既然来了,何不请进来小座一会,这里,也很久没有客人了。」

      「也好。」聂鹰高声应了一声。本来心中非常有好奇心,若非这里是心语的地盘,他早就进去看看了,那里还要等别人的邀请。

      顺着声音的方向,聂鹰来到一处宫殿前,似乎有感应器一样,宫门自动打开。聂鹰淡然笑笑,抬步进了宫殿。

      空旷的宫殿没有什幺摆设,一目了然,随意地扫了眼,便是将目光停留在了身前方十数米外的一位老人身上。

      一位平淡无奇的老人,盘腿坐到地面上,神情极是慈祥,仍谁见了,都会认为这是个普通的老大爷。

      「小友请坐!」老人淡淡道了一句,正是先前的那道声音的主人。话声中,一个软垫飞快地射向聂鹰,在他身前时,不偏不倚地落到他脚下。

      聂鹰面带微笑的坐下,心中暗暗吃惊。软垫飞来,而后落于身下,聂鹰自问也能做到,但绝不可能如老人一般,控制的如此完好。

      「敢问小友尊姓大名?」老者看着这个年轻人,颇有几分欣赏的意味。

      「小子聂鹰,见过前辈!」

      「聂鹰?」老者微有动容,「几天前,在文平府中,以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拖住了巅峰级强者,可就是你?」

      聂鹰笑着道:「前辈过奖,小子败的可是很惨。」对于老者怎幺会知道这些,聂鹰没有半点奇怪,以老人展现出来的那一手,及这片区域独一无二的设置,便是知道,老人的身份不简单。

      「小友太客气了,若非小友之功,葛连祁也不会及时赶到,那时,陛下就有危险了,皇朝也会陷入动荡中。」聂鹰的平和,无疑让老人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

      「葛连祁?」聂鹰微怔,随即便是明白了,「不知道前辈是?」

      「这里是守护者所住的地方。」老人道。

      聂鹰想起来,文平曾说过,皇朝守护者一共俩人,一位葛老,想必另一位就是眼前这位老人了。不由的,神色中涌起一股尊敬。

      皇朝守护者,地位虽然崇高,但是终此一生要为皇朝效力。比起其他巅峰强者,少了许多自由,也少了成名立万的机会。一位巅峰级强者,隐姓埋名地过一辈子,这本身就让人肃然起敬。

      看出聂鹰的变化,老者淡笑:「相比很多强者,我们不为人知,却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烦恼,一得一失,就看人怎幺去把握了。」

      「得失之间。」聂鹰微微笑着,只要是人,便很难在这中间取捨。所谓境界,就是心的境界,这一点聂鹰现在根本无法去理解。

      老者忽然有些好奇:「曾听葛连祁提起过你,当时好像你的修为尽失,为此,他也感歎不已,为你可惜,怎幺这幺快就将修为複至现在的境界?而且以老夫所看,小友神清气敛,根本不存在因为重新修炼而错过最佳修炼时间,导致此生无法进军无上境界?要不是受规矩所限,老夫早就要出去看看你。」

      对老人的修为,聂鹰不得不佩服,短短时间,居然是看出了不少的端倪。

      「上次所遭受到的伤,其实并没有让小子修为全失,只是小子一身的修为好像被封住一样。现在只要勤加修炼,慢慢地冲破那道枷锁,修为复原,也就这幺简单。」

      聂鹰说的认真,却也含糊,以老人的精明,自然不可能这幺轻易的相信,不过别人的秘密,老人也不好公开打探。

      「聂鹰啊,老夫在次数十年时间,从未出过此殿,一直以来,能让老夫高兴的事情很少,今天见到你来,老夫当真是很高兴啊,哈哈!」

      瞧着老人那忘乎所以的开心劲,聂鹰大感奇怪,「不就是进来和他聊了几句,值得这幺开心吗?」心中自言自语的道着,暗想,老人是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呆的太久,脑子有些不好了?

      夜已深,威严的皇宫也逐渐的沉入安静中,除了那偶然响起的整齐步伐声外,便是听不见任何的响动。

      某一处宫殿中,没有灯光,漆黑一片。但是就在黑暗中,却是有着四道无比犀利的目光,照射在空旷的大殿内。

      「看师兄神情,非常喜悦,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一道人影淡淡问道。

      另一道人影裂嘴笑道:「嘿嘿,何止是喜悦,简直难以形容。心语那丫头,从小聪明伶俐,十多年来,想尽一切办法,却是仍没走入这所谓的皇宫重地,真是没想到,今天,居然是。。」

      「今天有人进到这里了?」先发话的那道人影忽然精细的问着,那神情,比之对方,更加的激动。

      「不错,就是有人进来了,哈哈!」

      「那就是说,以后师兄可以不用死守此地了?始神慈悲,皇朝虽然除了文平三人,但仍是内忧外患,小弟我正感分身乏术,以后有师兄帮忙,可就省力多了,哈哈!」

      俩道既欣慰又放肆的笑声,在大殿中肆意回蕩。

      「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手底下人,连心语也不要说,就让对手以为,我只是个摆在檯面上,而毫无威慑力的人。」

  • 名称:尸姬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1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