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龙记超清

   一场硝烟,完美的落幕,但是留在很多人心中的,依然有些悸动。一夜之间,在很多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朝廷格局悄然变化。

      文平三人入狱,朝中变的安静无比,朝堂上,再也没有那种争的面红耳赤的情景出现,一条条法令被毫无阻碍的颁布下去。

      「退朝!」随着一声尖锐的喝声,众臣工们有条不紊的退出了朝堂。

      空旷的地方,只剩下心语与敏儿。

      没有外人,心语庸懒地伸了个懒腰,迷人的曲线,在宽大的龙袍中若隐若现。

      「敏儿。。。」

      「知道陛下,摆驾镇元宫,是吗?」敏儿俏皮的接过话题。

      心语美丽的脸庞上,顿显一抹红晕,嗔怒道:「你这个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先回寝宫,朕要换件衣服。」

      做为皇朝的掌舵人,心语无疑是个合格的君王。作为一个女人,此刻的举动,也颇为合格。她心中知道,一个女人若是太强硬了,会很难得到男人的欢心。

      阳光自窗户外倾洒而进,射在床榻上青年身上。

      青年双手不断地变换着修炼手印,一道灵气缓缓旋转着,片刻之后,随着青年完美的呼吸,快速而有序地涌进他身体内。

      数分钟之后,聚集在房间中的天地灵气随着青年的双眼争开,而消失于天地中。漆黑的眸子里,泛起明亮的精光。

      「呼!」轻吐口气,青年快速从床榻上下来,活动了下身体,轻声自语:「终于把伤给养好了,不过,始终差了那幺一点点。」

      正在沉思时,房门外传来一声轻柔的呼喊:「聂鹰,醒了吗?」

      聂鹰轻轻笑着:「这妮子,每天倒是準时的很!」旋即上前,打开了房门,入眼,便是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俏脸。

      「你伤好了?」

      「早朝结束了?」

      二人几乎是同时问出,这种默契程度,让后面的敏儿嬉笑不已。

      二人牵手进了房间,这些天聂鹰一直在疗伤,所以也没有怎幺相处过,此时,心语迫切地想要知道,聂鹰这段时间出了那里?就算是没有陪着她,她也想要在他的日子中,留下自己的身影,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当二人聊的正欢时,敏儿忽然在外面通传:「稟陛下,文老夫人求见!」

      「文老夫人?」聂鹰奇怪的看着心语。

      「文平夫人,我奶娘。」心语忽然有些不耐烦,沉默了片刻,有些乏累的道:「让她进来吧。」

      聂鹰默然地看着心语,这些关乎朝廷的事情,聂鹰帮不了任何忙,所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房门再次打开,一名颇为有福的老年妇人快速地扑到了心语身前,双腿刚一下跪,便是哭喊着:「陛下,请您开恩,开恩呐。」

      「起来说话。」心语眉头微皱,沉声道:「如果你是为了替文平求情,那就免了。你府中的一切,朕不会动,你照样可以安享晚年。」

      听闻此话,刚刚站起身的妇人连忙是又跪了下去:「陛下,您可怜一下,开开恩。老爷他已经七十,没有多少日子可活,天牢中那种环境,老妇人怕他熬不下去啊?」

      「你去过天牢?」心语顿时冷冷问道:「天牢何等重地,你竟然想进就能进?」

      知是说错了话,老妇人不断的磕头,嘴里千篇一律地说着:「陛下开恩,陛下开恩!」

      「你顾着要朕开恩,你倒是说说,让朕如何开恩?文平本身乃是绿级强者,在朝势力庞大,此次若非他先行造反,朕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他。好,放了他,哼哼,以他的实力与威望,只怕过不了多久,朕的江山内,又将出现一次暴动。」

      心语气愤的说着:「你可知道,因为他,朕差点失去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人。」

      聂鹰忙是握着佳人玉手,平复着心语的心情。

      「绿级强者?」老妇人不敢相信的自语,忽然尖叫:「陛下,这不可能的,老妇与他一起这幺多年,他绝对不会有这等实力?」

      「难道朕亲眼所见,也会错吗?」

      老妇人顿时无言,沉默许久,才沉声道:「陛下,可否看在老妇薄面,宽恕老爷一命,老妇以性命担保,只此归隐山林,在也不会出现在人世间。」

      望着老妇人惨白的老脸,及那可怜的模样,心语也多有不忍,歎声道:「奶娘,若非有你的面子,你认为,你还能好好地在这里和朕说话?文平他範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听闻心语一声亲切的呼唤,老妇人热泪盈眶:「承蒙陛下抬爱,还能唤老妇一声奶娘。陛下,老爷平时作为,老妇都常常劝阻,奈何身为女人,从夫也是必须的。陛下请相信老妇,在老爷说要杀造反的时候,老妇曾劝过,让他饶陛下一命。可否请陛下看在老妇这句话的份上,放他一马?」

      「你的话,朕信,朕确实相信你会为朕求情。但你也说过,从夫是必须的,若今天站在这里的是文平,他会听你的劝,饶过朕吗?」

      心语冷声道:「国家大事,岂是你能参合的?下去吧,比之赵章远,秦留,你应该知足了。」

      看着老妇人黯然离去,聂鹰心中不免也涌起一抹不忍,不过心语说的对,异地而处,对方也会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等人下杀手。何况聂鹰还背负着杀柳宣的大仇,若让文平夫妇知道这个,怕是现在奈何不了聂鹰,做梦也会骂死他。

      「听着这些很无聊,是吗?」转向聂鹰时,心语已是换上了另一幅面容。

      瞧着心语,聂鹰心疼地将她揽入怀中:「以后在我面前,你不必要刻意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我喜欢的女子,是敢爱敢恨,而不是一昧地为了对方,将所以苦痛都埋藏起来的人。」

      「我怕你会受不了我。」心语幸福的依偎在聂鹰的胸膛,这里,才是她最牢固的港湾。

      轻轻刮了下佳人的鼻子,聂鹰温情道:「你在我面前,从没有自称过朕,就是我头次进皇宫的时候,你也没有。能为我这样做的女子,我怎能不宠,不爱呢?」

      温存在幸福的时光中,享受这宁静的一刻。

      「对了,心语,你怎幺会知道文平的阴谋,还有魂血战团的存在?」

      心语轻笑:「傻瓜,难道你忘了,你曾和守宫门的士兵说过,让我在那几天都不要出宫的吗?接到士兵的稟报之后,查出这些并不难。」

      整个皇都城如同是焕然一新,朝中除了三个奸臣,众百姓高兴不已。而各大势力同样欢喜不已。这三人垮台,那幺意味着,皇都城中,将多了许多无主的地盘,对他们来说,这又是一个扩充自身势力的好机会。

      一时间,皇都城内,暗流不断,争夺,撕杀的情景骤然多了起来。

      昏暗的密室里,段问兄妹恭敬地站在老者前面。听完了段问对那天晚上详细的述说,老者脸庞瞬息多变,一时阴晴不定。

      「问儿,你没有看错,段心语身边,真的多了一名守护者,而且还是个年轻女子,你们信吗?」老者发问,又似在问自己。

      「老实话,就算亲眼看见,我也有些怀疑,怎幺可能,一位妙龄少女,竟会有巅峰级强者,这太不可思议了?」段问苦笑着道。

      「月儿,你认为呢?」

      「啊?」段霜月如梦初醒。

      「月儿,你怎幺了?」问的是段霜月,朝着却是段问。

      「没什幺。」段霜月连忙应道:「依那名强者的年龄来看,比我还要小上一丝,如真的是巅峰级强者,未免有些吓人。不过,她在与厉战等人交手时,明显没有巅峰级强者该有的修为,就算是刚晋身,境界不是很稳,也不应该在四名还不是绿级顶峰强者手下,露出败像?若说厉战四人的合击之数有如此高明?我怎幺也不信。」

      老者点点头,「我从小在皇宫长大,也曾多次接触过守护者,多少知道一些内幕,这名女子,说不定是什幺密法提升,我们的注意力还是要放在葛连祁的身上。」

      「但是,王父,经过文府一战,心语彻底得到了禁军拥戴,这恐怕会对我们的大业产生很大的阻碍。」段问心有余悸道,想着那天晚上士兵们的热情,到此时,他心中仍有几分胆寒。

      闻言,老者眉头更皱深几分:「想不到段心语居然有这幺大的魄力,一国之君,竟是亲自上阵,段家儿女,果然没有懦弱之辈。」这句话,不知是夸心语,还是说他们自己。

      「更没想到腾乙这只一直中立的狐狸,竟然也会被心语所用?」

      「问儿,给你大哥传信,让他儘快将镇北将军拉拢住,如此一来,我们也有半数以上军队在手,凭腾乙区区一支军队,加上禁军,我们也可以气壮一些。」老者沉思片刻,然后果断道。

      「还有?」老者顿了顿,冷声道:「聂鹰恢复了修为,这倒是件意外的收穫,你们记住,请也好,抓也好,想尽办法将他弄到府中,这个人,大有用处。」

      「是,王父!」段问二人恭敬道了一声,趁老者不注意,段问飞快的扫了眼段霜月。

      走出密室,段问连忙道:「霜月,你对聂鹰。。。」

      「二哥,你放心,王父的大业始终是第一位,这个,我不会忘记。」声音缓缓飘落,平淡的让人听出她的情绪到底如何?

     

  

  • 名称:驯龙记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1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