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普法超清

听着后面传来的冷喝声音,聂鹰哈哈大笑,飞速地向前奔去,丝丝鲜血不断地从口中渗透出来。柳惜然黛眉蹙立,微息片刻,便是朝着聂鹰方向疾速追去,那柄奇异的弯刀忽然轻鸣一声,从柳惜然手中自动升腾而起,盘旋一会,然后瞬间没入柳惜然身体内。

      若是让聂鹰瞧见这一幕,怕是要大呼今天能在柳惜然手中逃的性命该有多大的侥倖。不论是镜蓝大陆,还是之前的水蓝星上,修炼之道,兵器也包括其身。若有着一柄带着灵性的兵器,对主人的实力要增强不少。

      聂鹰等古修炼者,本身就是一位炼器大师。只不过聂家剑修之道,一生为剑,剑之本身就在于个人自身,与剑相伴,以剑为己,慢慢地培养出剑的灵性。这样做法,可更容易与兵器心意相通,发挥出更强实力。

      一连奔出数里地,体内的伤势让聂鹰不得不停下了身躯,稍微休息了一会,气还没有喘顺,便是感应到柳惜然的气息,不由骂了一声:「个死小娘皮,总有一天,老子非把你泡上床不可!」抬起脚步,又在疯狂地跑去。

      没有多久,柳惜然俏影出现在此地,瞧着眼树干上还未风乾的血迹,冷冷一笑,追蹤而去。二人一前一后,各自放开速度狂奔,一路所过,扬起漫天灰尘,偶有人经过看见,也被吓的急忙闪到一边,以免被殃及到池鱼。

      追逐游戏一天过后,饶是二人修为不凡,在这样高速度狂奔下,加上二人或多或少带着些伤势,此刻也有些忍受不住。相隔里许地的他们,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齐齐停了下来,调息着气息。

      望了眼远处的柳惜然,聂鹰苦笑不已:「幸亏本身达到了那种奇异境界,随时随刻都在保持着吸收天地灵气,不然这一次,真要死在那小娘们手上了。」

      感应到聂鹰投过来的目光,柳惜然旋即对上,美眸中,除了那一潭秋水,有的尽是誓不甘休的坚定。聂鹰冷哼一声,「老子就不信,会栽在你手上。」一缕邪笑出现,眼瞳中充满了挑衅。

      二人平静了十多分钟之后,新一轮的追逐再次开始。这一路,二人追追停停,不知不觉,已经出了云天皇朝领地。

      二人所立之地,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大草原,放眼望去,几乎是望不到边。在这里,没有视线上的阻拦,柳惜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前面的聂鹰,顿时冷笑不止,玉手迅速挥动,片刻间,深绿色奥气在手心中聚集,沉寂一会,然后兇狠地朝前方推出。

      草丛遮拦不住视线,更加不可能妨碍奥气能量的涌动。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强悍劲气,聂鹰身躯微微侧动,淡淡的影子迅速掠向一边。草地上,「轰」地爆发出一声震响,草絮漫天飞舞。这一顿,让得柳惜然飞快的追上,强大气势瞬间逼向聂鹰。

      神色肃然一震,真气急速涌动间,霎时暴涌而出,浑厚的能量将那股气势牢牢地拒之体外。

      俩道还算强横的气息快速掠过草原,矮小的草丛中惊吓起无数的动物出来,其中不泛一些强悍的猛兽,全都无一例外地向着四周奔去。

      无形能量在空间悍然相撞,激起气流阵阵迴旋。一道残影迅速穿过气旋,白光闪现中,剑芒疾迅射出,纵横交错间,朝着柳惜然刺去。既然战,那幺就要抢来先机,若由着对方,聂鹰这明显比柳惜然伤更重的身躯实在无比第二次接下那流光斩月术。

      柳惜然轻喝一声,浑身一道彩光夺目出现,晃着人的眼睛时,弯刀被紧握在手,强悍劲气自刀刃中快速迸发出,兇狠的击打在长剑之上。

      「叮」聂鹰飞速后退,虎口上一丝鲜血悄然呈现。见此,柳惜然轻笑一声,聂鹰的状态已无法达到巅峰,此一击之下,对方已然不能和前次交手时相比。纤影旋即而动,手中弯刀横劈而出,夹着无坚不摧的力道,直沖前方人影。

      面对柳惜然正面攻击,聂鹰心头大凛,实力强弱,差不得半分半毫。瞳孔中,刀刃不断放大,先至一步的劲风吹拂起他那还不算太长的头髮,拂过脸面时,丝丝作痛。长剑伸前之时,猛然人影疾射而出,剑芒划过,淩厉剑气瞬间迎上。

      草原上,再次升腾起一道震天响声,漫天草絮不断飞舞,却是片刻间就被天空中激蕩而起的可怕能量涟漪绞成粉碎。

      聂鹰闷哼一声,人影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几个翻滚之后,重重地落到了草地上。反观对面柳惜然,只是退了十几步,脸庞上掠出一抹苍白后,便是安然无恙。

      「聂鹰,你逃不了了,拿命来吧。」柳惜然冷肃道着,弯刀已经平放指出。

      聂鹰知道,这是流光斩月术的姿势,以自己现在所受的伤势,决计无法抵御的下。瞧着对方脸庞上那依旧苍白的色彩,眼瞳霍然紧缩,如此强拼下,就算对方实力高出自己一筹,但也不可能没有加重此前半点伤势,这样说来,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当下喝道:「我能在黄级实力时,就从绿级强者手中逃生,更何况现在?柳惜然,恐怕结局会让你失望。」

      「怎幺可能?」柳惜然头一个反应便是这个,旋即是醒悟过来,对方不过是在搅动她的心神,随之冷冷笑道:「聂鹰,一切以实力来说话。」

      但是柳惜然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聂鹰说的是真的。听着对方战意依旧缭绕,聂鹰霍然站直身躯,长剑微微摆动之时,寒意顿时迸发。一声剑吟,淡淡青光突然升起,剑尖直指柳惜然。

      「很好!」柳惜然喝道,刀刃上如上次一样升腾起几缕光芒,然后瞬间没入弯刀中,随着气势达到顶峰,弯刀竟然轻鸣一声,不同于长剑剑吟是人为,这弯刀是自己鸣动,然而这些聂鹰并没有看见。

      另一边,聂鹰凝视着对方举动,长剑开始缓慢而动,强盛的剑芒,如天上云幻,令人无法掌握,无数道剑芒在空间交错之时,被聂鹰强行压制成数道,不到片刻时间,似乎已到了聂鹰极限,随即大吼一声,身体快如闪电,携带着数道剑芒,兇狠无匹地射向对手。

      无数流光瞬间照射于天空之上,弯刀自流光中悍然出现,强横的能量将四周的风声都压得一丝没有,令人呼吸也倍感困难。

      只一刹那间,剑芒狠狠地撞击在弯刀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厉啸声音。能量似蜘蛛网一样,铺天盖地的四面散去。四周的气流中,藏匿着一股可怕的死亡气息。

      聂鹰只觉得手臂猛地发麻,身体随着劲风快速摇摆,强悍的能量自长剑上兇狠的传来,片刻时间,聂鹰在也无法稳住身躯,直直地倒飞出去,口中鲜血喷射而出,洒落混乱的草地。

      身躯落地后,挣扎了好一会,才在长剑的支撑下艰难地站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狼狈至此,聂鹰反倒有些欣喜。因为对手,同样受伤不轻。

      柳惜然脸庞此时毫无血色,仿佛是一张白纸,弯刀在她手中,也是不停地颤抖,倩影在风中不断摇曳,似乎就要倒下。

      「嘿嘿!」聂鹰怪笑道:「柳姑娘,结局恐怕是出乎你的想像了吧?」

      柳惜然闻言,黛眉蹙的更深,显然是没有想到聂鹰竟有这般顽强的实力。听着蕴涵一丝讽刺的话语,忍不住冷声道:「虽然是俩败俱伤,但是聂鹰,你的伤比我要重许多,相信我必可以比你早些恢复元气,届时,你还能挡的住吗?」

      这般威胁的话,却没有让聂鹰有半点的变色,只是邪笑连连:「柳姑娘,我想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因为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想要继续追杀我的话,跟着来。」费力地转过身子,脚步踉跄地向前走去。

      柳惜然大怔,暗嗔几声,旋即摇晃着跟着走过去。回头看了眼跟来的女子,聂鹰暗道:「真他吗的是个疯狂的女人。」

      二人就这幺地在草原上走着,小心防备着对方的同时,各自暗暗地调息着体内的伤势。数个时辰之后,二人由走改为了小跑。过了一个黑夜,二人伤势有所好转。纵是草原在大,一直往前走,过了这幺久时间,还是被看到了边缘。有些奇怪的是,草原的尽头,居然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二人急于追赶,彼此戒备着,以至于都没有发现,二人气息展露在外时,被惊扰起四处逃散的猛兽们,有一个方向,是它们一只也没有逃进去的,这个方向,正是聂鹰二人逐渐靠近的前方森林。

      望着黑压压的森林,聂鹰微顿了一下,宁静平和一片,丝毫没有以往所经过那样,带着一些狂谑的气息。

      想要摆脱柳惜然,这片森林无疑是最好的地方,没有犹豫,聂鹰快速的闪进了森林中。身后不远处的女子也是紧跟而上,没入了森林中。

      当二人进入到森林之后,一处草丛中突兀地显出一道身影,急声道着:「不好!晚了一步。」旋即回身,闪电般地掠向远处。

  • 名称:肯普法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1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