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相簿2超清

平淡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段祺风微微一怔,不明白聂鹰为何问出这个问题,但还是很快的回答:「我与祺瑞数十年的兄弟,他死,我当然难过。但是于情于法,他都该死,至于死在谁的手上,已不是问题。」

      闻言,聂鹰淡淡一笑,紧盯着段祺风数秒,才是开门离开了大殿。殿门重重地关上,似隔断了与殿外世界的联繫。

      望着殿门方向,二人相视数眼,均是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那份惊讶与感歎。良久,葛连祁歎声道:「师兄,这个聂鹰不简单呐!」

      段祺瑞也是同样的表情,「是不简单啊,面对始神,都可以这般从容,这份境界,让人惭愧。若他不死,以他与心语的关係,日后,必将是我皇朝的又一大守护者。」

      「可惜了。。。」殿中俩声悠歎缓慢地升起,继而在殿中四处飘蕩。

      他们不明白,聂鹰来自另一个世界,本身走的就是仙神之道,所谓的神,在聂鹰心中定义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人,仅此而已。实力可以修炼,只要给他时间,聂鹰不相信自己会任人摆布,所以,害怕从何说起呢?

      刚出殿门,俏影扑面而来,没入怀中时,聂鹰分明感受到胸前的那一抹冰凉。抬前佳人额首,聂鹰情不自禁,爱怜着:「你是女皇,要坚强点。」

      心语仍在轻泣泪:「有时候,我真不愿自己处在这个位置上,那样你与我都会幸福很多。」

      聂鹰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现在无论说什幺,都不会让心语停止哀伤,或许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

      「我们先回去!」

      没有在矜持,心语便是紧靠着聂鹰,穿行在回镇元宫的路上。或许是经过着一路的时间,心语不在流泪,人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望着从未改变过的房间,聂鹰心中感慨不已,「这里,住不了多长时间了。」

      「聂鹰,你在说什幺?」心语忽然喊道,脸庞无比震惊。

      其实聂鹰才应该吃惊,那句话不过是在心里说的,心语怎可能听到:「没,我没说话啊。」

      「你说了。」心语怔怔看着聂鹰,哀怜的表情让人无法自己,「你是不是又想要偷偷地离开皇宫,离开我,然后这一次,是永远也不回来了。」声音略有些尖锐,已是接近崩溃边缘。

      「心语?」聂鹰无奈喊了一声,然后正色道:「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只是听到这个消息,就无法控制住自己,若真的有那一天,你会怎幺办?」

      「我该怎幺办,我到底该怎幺办?」心语问着自己,这一刻她茫然了,要她看着心爱的人活生生地被人带走,永生不能见面,她做不到。但是做不到又能怎幺样,对方是始神,不是普通人。

      突然心语大声叫道:「朕乃一国之主,统治着千万的子民,朕就不相信不能保住你。」然而这份坚定在片刻后,便是黯然离去。

      聂鹰道:「心语,我就是怕你冲动,一气之下做出了危害皇朝之事,你懂吗?」

      「我懂,我懂。但是为什幺,为什幺让我遇到你,最后却要面对着这样的痛苦。」眼泪再次从心语眼中落下。

      握着佳人柔荑,感受着这份独一无二的温暖,聂鹰轻笑:「其实能有你这样一位红粉佳人时刻在想念着我,浪迹天涯时,我心中也会很开心。」

      心语柔声道:「聂鹰,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真的不想离开你,片刻钟也不行。」

      「你肯放弃现在的所有,陪我去浪迹天涯吗?」聂鹰随意的问着,他知道这只是个梦想,不过现在却是一个能让心语安定下来的最好理由。

      抬起头看着聂鹰,心语刹那间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心语同样也知道,聂鹰多希望自己能答应下来,但是整个皇朝,不是心语说能放弃,就可以放弃的。这是一个国家啊!

      落寞的笑了声,心语自嘲地道:「霜月曾经讽刺过我,说我与她同样是个可怜人儿,因为我们都是处在权利中心的人,很多事都无法按着自己的心愿去做。她还说,在我们心里,放在首位的,都是皇朝大业。当时,我很想反抗,很想告诉她,在我心中,你与皇朝一样的重要,只是我无力反抗。然而直到今天,霜月可以为了你去死,而来成全我们,可我却不能为了这份感情去放弃权力。呵呵,直到此刻,我由衷的相信,霜月她对你,才是真心的。」

      听了这幺多,聂鹰除了感动,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幺,他不能强求每个人都做出令人满意的选择,以心语女皇的身份,说出这些,已足够让人垂爱。更重要的是,聂鹰不想心语如霜月那样,发生什幺意外。段霜月在聂鹰心中,已经成了一个永远的痛。

      因为心语说对了,段霜月可以以死来护住秘密,让二人无忧的活下去,直到某一天的到来,这份情,聂鹰永远无法偿还。

      房间中顿时安静下来,二人静静地享受着最后相聚的日子,短暂无法避免,那幺只有去面对吧。

      「心语,你以后要多保重!」

      心语呢喃道:「你也是,还有,不许偷偷地离开,我不想你离开的时候,又是一个人。」

      聂鹰点点头,说道:「只是我又要对你失言了,说好的,永远不会在扔下你一个人,现在办不到了。心语,此生不能和你在一起,是聂鹰的不幸。我从不相信命运,更不相信什幺神,我向你保证,只要存有一丝生机,我也会将它无限放大,以己之力,来创造我们的未来。」

      「我相信,我永远相信,我的聂鹰不会让我失望,心语在这里,待君,守君。心语等着有一天,天空之上泛起流光,接心语傲啸天地间,让心语成为最幸福的新娘子。」白皙脸庞,微露红晕,这不是害羞,而是等待幸福到来时的喜悦。

      聂鹰不敢点头,他也在不敢轻易许诺,给人希望是好事,但是这希望若是无止期,那幺还不要给的好。

      天空中,升起漂亮无比的火花,广场上人山人海,声响震天,一阵阵欢庆的热闹快速地传进严肃的皇宫中。站在高大城墙上,心语举着手中龙杯,高声喝道:「朕的臣民们,今天是大陆上最为喜庆的节日,人人都在感激始神恩典。朕也感激。但是今天,朕却在始神殿前遇劫,解救朕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始神,朕在这一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名的味道,这位救朕的朋友,是朕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可是从此,他却要永远离朕而去,朕也想随他而去啊,但朕不舍,不舍皇朝,更不舍你们。」

      「女皇陛下万岁!女皇陛下万岁!」不管广场上,还是城墙上,又或是皇宫内,所有人都跪下了。很多人不明白,他们的女皇说这番话的意思,但他们知道,从今开始,他们誓死要效忠的,就是那唯一站着的人。

      暗处,段祺风惋惜道:「若老夫不是皇朝守护者,也不是心语大伯,那幺老夫会极力怂恿心语跟着聂鹰走。」

      葛连祁楞了一会,忽然是想起什幺,于是淡淡笑道:「师兄,或许事情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因为我们不是他们。」

      「他们?」段祺风错愕许久,方道:「希望是吧!」

      清晨的阳光射进房间内,床榻上,青年猛然睁开眼睛,青色流光快速闪过,当房间中灵气消失之时,青年双掌微撑,人影便是出现在了地面上。

      「呼!」青年重重吐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笑着:「又要离开了,呵呵,就是不知道,什幺时候才可以回到这里?」

      淡淡地说完这些,青年动手将房间收拾好,然后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房子外院中,正站着数人,为首女子跺步上前,轻声道:「聂鹰,你现在是要走了吗?」

      聂鹰点点头:「我怕自己在呆下去,到最后会捨不得走。」

      「聂鹰?」压制不住的泪水轻易地流出。

      将佳人紧紧抱在怀中,似想就此融化,二人永远也不要分开。离别总是伤愁,这也无法,聂鹰道:「心语,大陆上可有过年一说?」

      「过年,没有。什幺是过年?」

      「过年就是一年中最重要也是最后那一天。」

      心语顿时黯然:「昨天就是,今天该是新的一年了。」

      聂鹰笑道:「新年的第一天,似乎是个不错的兆头,呵呵,走吧。」对着段祺风等人打了个招呼,一行人走向皇宫外。

      离了皇都城,心语固执地将聂鹰送到十里之外,前路即见分叉路,众人停了下来。聂鹰抱拳道:「诸位保重,告辞了,呵呵,希望。。。还是不希望了。」

      「聂鹰,你也保重!」众人心情沉重,他们对神的敬仰,是他们做不到如聂鹰般的洒脱与不惧。

      「聂鹰,聂鹰,聂鹰。」似乎,心语想一口气喊完这一辈子要喊完的名字。

      「不要哭,记得以后要做一个好皇帝,恩?」温柔的拭去佳人泪,无论现在做什幺,都是最后一次,除了珍惜,更多的是惆怅。

      「诸位,保重!」

      转头,脚掌猛地一跺,身体化为一道影子,聂鹰快速地在众人面前消失,遗留下来的,只有空气中飘着的淡淡灰尘。。。。

  • 名称:白色相簿2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0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