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交响曲超清

   七位强者之间的大战,令得颇为宽敞的大厅内,劲气横飞。聂鹰四人远远地退到院子中,注视着里面的战斗。

      腾乙实力虽然比对方弱上一线,长年的军人生涯,却是多了一种勇往直前的气势,将实力的差距硬生生地扳回,此消彼长,胜利不难估算。

      倒是夏冰与厉战几人的战斗,并没有呈现一边倒的局势。确如文凭所言,夏冰身为巅峰级强者,但是刚刚晋级,境界并不太稳固,而厉战兄弟长年在一起,彼此配合非常默契,这场战斗,竟然是占了上风。

      「心语?」

      「不用担心,夏冰可以撑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腾乙将文凭拿下,届时,厉战兄弟也会不战而败。」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聂鹰,仿佛场中的战斗,因为他的到来,心语并不十分关切。

      「聂兄,一别月余时间,听闻曾糟文平迫害,身受重伤,现在无恙了吧?」段问微笑着道,面容上,永远是一付人畜无害的笑容。

      聂鹰淡淡道:「小伤而已,早就好了,小爵爷有心了。」

      面对聂鹰的冷淡,段问似若不知,仍是客气道:「段家还保留着聂兄的房间,段某也希望在能与聂兄你把酒言欢,改天有空,还请聂兄府上一聚,不要淡忘了彼此间的感情。」

      「有空,一定去。」聂鹰心中微有几分诧异,心语现在与他的关係,只要不是瞎子,应该可以看出。这段问还是这幺热情的邀请,到底打的什幺注意。

      短暂的交谈,似乎没有什幺话好聊了,段问也是安静下来,一同注视着厅中战斗。只有段霜月一脸的失神,由始自终,聂鹰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也没有和她打过半点招呼,似乎她并不存在,或是根本不认识她一样。这般态度,让段霜月心里,满不是滋味。

      此时的战斗,已入白热化。淩厉的劲气,已经掀开了大厅上面的房顶,黑暗中的月色清晰的打照在七人的身上。

      夏冰在厉战四人围攻下,巅峰级强者的优势已经不在,渐露败像,攻势之间,难以做到手尾相连,白皙的脸面更添几分苍白,一缕鲜血悄然在嘴角边显现。难怪文平会花大价钱请来魂血战团,果然有一套。

      「哈哈!」察觉到夏冰的败状,文平疯狂大笑,手中攻击更见犀利。原本与腾乙势均力敌的他,此时隐然占了上风。

      「心语,我去帮忙!」聂鹰长剑一抖,但是却挣不脱被心语握着的手。

      心语平淡一笑:「今天的一切我都布置好了,你放心吧,要不然,我怎幺会以身犯险?」

      见着心语的镇定,聂鹰也只好缓下心来观战,但是体内真气已开始快速运行,将自身调至巅峰状态。

      片刻之后,文平与腾乙双双腾空,恰就在现在,文平脸色猛然大变,心神骤然一阵恍惚,被腾乙一掌击落,摔倒在地面。

      突然的变故,让聂鹰不明就理,而厉战兄弟四人也因此,出现了一丝的破绽,逐渐被夏冰拉回了败势。

      从地上站起,文平神色间,无比的愤然与暗淡。颤抖着的身躯,让他看起来,这才是一个风烛残年老人该有的迹象。

      腾乙并没有下杀手,而是快速地回到心语身后。

      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文平指着心语,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忽然,文平厉声喝道:「万飞,进来见我?」

      除了聂鹰有些不懂,心语几人均是一付嘲笑意味。文平的喝声远远传到府邸外面,让聂鹰听到了略现骚乱的声音从外面传进。

      心语冷淡道:「让他进来。」

      腾乙点点头,沉声道:「陛下有旨,传万飞!」

      数十秒后,一名全身戎装大汉疾步迈进了院子中,离心语三丈关,便是跪倒在地,恭敬道:「参见女皇陛下。」

      心语淡漠道:「文平,人已到了,你还有什幺话好说?」

      没有理会心语的讥讽,文平冷声喝道:「万飞,为何要背叛老夫?难怪魂血战团入城会被清剿?万飞,老夫待你不薄,视你为己出,到底段心语给你了什幺承诺?只要你现在带兵将段心语拿下,老夫可以既往不咎。」

      万飞刚想在说些什幺,却是瞥见了心语眉宇间的那丝冷意,连忙沉声道:「文平,你阴谋造反,万某身为禁军统领,岂能为虎作伥?」

      「你?」指着万飞,文平一阵气竭,咳嗽时,不由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文平,到了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心语凛然道:「禁军乃是皇朝的禁军,是朕的禁军,他们效忠的是朕,懂吗?」

      「朕才是云天皇朝的国君,才是天下臣民们要效忠的物件!」冷声的话语,平淡的在院子上空迴响,不仅是对文平,同样也包括着腾乙,以及对段问兄妹的警告。

      聂鹰顿时明白,为何心语要传万飞进来,不直接将文平拿下,或是绞杀。身为三朝元老,文平手中的势力错综複杂,即便是他现在叛乱,要他死,也得要他死的没有一点脾气,死的彻底乾净,这样,才能将他所拥有的势力一网打尽,不会给皇朝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哈哈,想不到老夫纵横一世,却是败在你这个黄毛丫头手上?」文平落寞地道着,神情极尽委靡,自万飞出现说的话,以及心语的那番话,让他彻底没有了不甘。

      「但是,段心语,如果你认为这样便能将老夫入罪杀死,却也是做梦!」短暂的颓废很快就消去,文平脸上升起一抹决然,那是有恃无恐的表现。

      心语微歎一声,「文平,你能想到的,朕又岂能想不到?葛老现在迟迟未曾出现,你当他去做什幺了?」

      闻言,文平大震,惊声道:「不可能的,此事老夫做的如此仔细小心,你怎幺会发现他的行蹤?」

      心语摇摇头:「在皇都城内,有什幺,是朕不知道的?」淡淡的话语,不仅是让文平失去了最后的凭仗,而且,院子中的一众人,皆是感觉到了一股冷意。

      心语今晚的表现,一直平平淡淡,所有的事都掌握在她的手中,这份运筹帷幄之能,文平腾乙这等久经官场之人不如,段问兄妹这等聪慧之人,更深感恐惧。即便是聂鹰,对心语这样的一面,都感不适应。

      苍老,更见苍老。文平垂头丧气道:「段心语,你赢了。时至今日,老夫才发觉,先帝爷的英明之举,陛下果然没有让先帝失望。」说完,有意无意的扫了段问兄妹一眼,寓意,不言而喻。

      这一番举动,自然逃不过心语等人的注视,虽是有些挑拨的嫌疑,却是心语很乐意文平这样做,也许,心语今天做的这幺完美,另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展现给段问兄妹看。能让对方知难而退,是最好的事,毕竟,有争斗就有伤亡,不管那一方胜,损失的都是皇朝。

      一场权势纷争,也要落下帷幕。另一处战斗中,文平的落败,厉战兄弟四人也是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攻势更加犀利,不过已是困兽之斗,加上一旁腾乙的虎视眈眈,落败迟早的事情。

      「万飞,押文平入天牢,待司法司审理过后,定其罪,以正国法。」扫了眼陡然苍老许多的文平,心语略现兴奋的道着。

      「天牢?」文平苦涩一笑,对他来说,这是个极具讽刺的字眼。老脸大寒,狞声道:「老夫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定罪。」话刚出口,瞧见心语眉宇间的笑意,文平当下心中一凛。

      文平好歹是朝中大臣,现在叛乱被抓,但是毫无抵抗的被抓,于情于理,都不能就地正法。而心语却是想直接将文平抹杀,苦于没有机会,文平自己送上门,倒是解了心语之忧。

      「好狡猾!」文平,段问兄妹心中暗道。

      不等文平开口继续,心语冷声道:「文平公然反抗,就地格杀!」

      「是!」万飞大声应道,持着巨剑,快速向文平奔去。

      「哈哈,女皇陛下,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一阵狂妄的笑声豁然在天空中响起,旋即,几道庞大的气势瞬间涌至文府大院。

      「护驾!」腾乙冷喝,万飞顾不上文平,快速回身,将心语护在中间。

      「何人胆敢冒犯女皇陛下?」腾乙仗剑大喝。

      几道气旋飞快涌至,将大院卷起几缕灰尘,待得灰尘散去,众人视线中,出现六个一身蒙面黑衣人。

      「你们是什幺人?」意外的变故,并没有让心语有多大的慌张。

      「桀桀,我们是什幺人不重要?关键是,你们今天都得死。」为首一人怪笑,似乎在他身前的,并不是一国之君,而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大胆?」

      「嘿嘿,段心语,天不亡我!」这一句,却是文平所发。

      聂鹰心头肃然,对方的气势,隐约中竟然有股死亡的气息,看他们的架势,显然是算计好了一切。夏冰与厉战兄弟战的正酣,无法抽身,段问兄妹能够自保已经是不错。腾乙修为虽然不错,但刚刚大战结束,状态并没有恢复至顶峰,以他与万飞二人,实难护的心语周全。

      天空间,气氛陡然凝固,聂鹰轻轻甩开心语,直直向前一步,长剑遥指,一股绝断的气势,猛然自体内暴涌出去,回蕩在空气中。

  • 名称:纯白交响曲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07: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