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了老师超清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瞧着连段祺风也紧张万分的神情,心语惊动不已。结合先前段祺瑞的话,如果不能好好解决的话,她与聂鹰就不可能有一个好结局。虽然她坚信自己与聂鹰的感情,但是此刻,她无法把握。

      聂鹰看看心语,又看看怀中的段霜月,骤然间明白了,段霜月临死前那番话的意思。她说她终于为聂鹰做了一件事,这件事是段霜月以死来守护着的一个秘密。这一刻,聂鹰不知该如何去做,吴天先为了他而死,段霜月又是这样。不管她生前有着怎样的心机,利用,只此一事,便是让聂鹰永远也不会忘记,更是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为何在段霜月死前,不能说句好听的话,纵然是安慰,那也可以让对方走的了无遗憾啊!

      「呵呵,哈哈!」聂鹰忽然大笑,笑的让场中人浑身冷意大作。

      「聂鹰,你怎幺了?」心语拉着他的胳膊,紧张道着。

      没有回答心语,聂鹰冷冷道:「段祺瑞,现在霜月已经死了,你也可以下去陪他了。」

      段祺瑞神色大震,他没想到聂鹰到此时仍有杀他之心。段祺风与葛连祁急忙道:「聂鹰不要冲动,段祺瑞他还不能死。」

      段祺瑞狂笑:「老夫是要死,但是你以后的下场会比老夫更加惨烈,哈哈!」

      聂鹰冷冷道:「以后怎样,谁也不知道,我仅知道,现在不杀你,霜月在地下也不会安心。」就这样抱着段霜月,聂鹰大踏步地迈向段祺瑞,坚定的让人无法,也不敢阻止。

      「聂鹰,等等!」段祺风与葛连祁上前将他拦下,这场中也只有他俩人够这资格。

      「嘿嘿,你们别白费心机了,练成无玄剑后,那幺只有一个下场,无法破解,那是一个死局,聂鹰的命运从此固定,哈哈。」段祺瑞恨声道。

      「你先下地狱吧!」凛冽的杀机在空中快速蔓延,仿佛天地也为之震撼,聂鹰冷冷瞧了二人一眼,后者无奈的闪到一边。

      「老夫是不会死在你的手上。」段祺瑞满脸狰狞,枯爪猛然举起,划过一道清晰的弧线,然后狠狠地抓向自己的脑袋。

      「哼!」一道能量快速炸响,借着这股力道,聂鹰带着段霜月如一道流星,飞快地撞向过去。有着段祺风与葛连祁的牵制,在枯爪临头之时,聂鹰便重重地撞在段祺瑞身上,让后者在空中几个翻腾后,如断线的风筝,无力的栽倒在地面上。

      聂鹰紧跟而上,没有丝毫犹豫,左脚使劲的踏在了段祺瑞的身上。

      「咳咳,聂鹰,你抱着老夫的女儿杀老夫,不怕她地下有灵,会死的不安吗?」段祺瑞狞声道着,死亡笼罩下,他倒显得颇为从容。

      「霜月宁愿死,也要保守住这个秘密,你现在将它说出来,便是违背了她的遗言,所以你该死。」冷漠道了一声,脚下轻轻一震,一道淩厉真气狂奔而出,将段祺瑞的身躯踩进了坚硬的地面之中,眼瞳凸起之时,生机逐渐消散。

      心语快步走来,轻声道:「事情都结束了,将那些不愉快的都忘掉,我们重新开始。」

      「发生了便是发生。」聂鹰摇着头,他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密必是非常严重,不然不会让段葛二人起害怕之心。段祺瑞说的如此坚定,恐怕以后。。。聂鹰收回左脚,向着段祺风问道:「到底无玄剑干係着什幺?」

      段祺风歎了数声,扫视周围一圈,然后沉声道:「我们回宫在说。」

      一场政变就此结束,段寒山兄弟面如死灰,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禁卫军带走。一众强者虽然有心反抗,奈何在段祺风与葛连祁俩位巅峰强者身前,面对着众多禁卫军,只能乖乖地被带走。

      崖顶士兵循序而下,护着那俩金黄色马车驶向归处。一路上,不断遇到前来护主的强者们,见到此情景,无一例外的全都加入了护卫的队伍中。

      回到皇都城,看到女皇陛下无事,所有臣民跪地大喜,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马车缓慢地,在人山护送中,进了皇宫内。

      下了马车,将段霜月的尸体交于敏儿后,聂鹰迫不急待地随着段祺风来到了那处古怪的宫殿中。刚一落座,聂鹰便是问出了原由。

      段祺风与葛连祁相视数眼,而后看看心语,片刻后,无奈道:「聂鹰,心语,希望你们心中有所準备,这件事比你们想像中的还要来的恐怖。」

      心语重重地点点头,人却是靠在了聂鹰肩膀上。段祺风沉声道:「无玄剑本是存在于皇宫中的一种武技,十数年前,被老夫输给了段祺瑞。」

      「输?」这句话,倒是让几人稍微轻鬆了稍许。

      「当年的赌注很简单,除了我们俩外,如果有其他人在没人指点情况下,从容走出这处宫殿,那便是老夫赢了。输者不得踏出此殿,这幺多年,没有人能做到,无玄剑自然也是一直留在段祺瑞那里。」

      好一个奇怪的赌法,聂鹰暗暗想着,不由间,有了一丝庆倖,若不是自己无意发现这里的奥妙,那幺段祺风就不得离殿,有淩天皇朝加入,那幺这次的叛乱胜负还是个未知之数。念至此,对段祺瑞,对淩天皇朝,更多了几分恨意,但对段祺风这样的作法,倒有几分不敢认同。

      一诺千金固然是好,但也要分清主次,不能盲目为之,否则只能让自己后悔。

      瞧出聂鹰的意思,段祺风颇有些无奈:「聂鹰,当初立赌注时,可是以始神的名义作证,纵然这几年,皇朝如此危险,老夫也不得不老实的坐在这里,不过有了夏冰等四女,倒没有让皇朝陷入绝地。」

      没有理会夏冰四女的来历,聂鹰忙问:「无玄剑到底是怎幺回事?」

      「无玄剑算起来,也不过是一种比较强悍的武技而已。」段祺风顿了片刻,然后无比恭敬地道:「但是它与始神牵扯上一些关係,所以说来,是珍贵无比。」

      「又是始神?」聂鹰暗骂,似乎说到始神,都不会有什幺好事发生在他身上。

      「既然与始神有关,聂鹰将他修炼成,始神应该很高兴,为何段祺瑞会那样说呢?」心语问道。殿中四人,若说谁对此事最急,莫过于心语。

      段祺风神色不带一丝的异样,平淡的道着:「据传,无玄剑乃是始神所留,因为始神也是使剑,所以他对剑修之人有着极大的兴趣。留下无玄剑,只是为了寻找修剑奇才。」

      「这样应该算是件好事啊。」聂鹰与心语齐声说。

      葛连祁道:「平常人想来,应该是件好事。但是被始神看中,未必是件好事。我们所知道的,也不多。都是由师门代代相传,由于牵扯到始神,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段祺瑞知道也是因为那次赌注。听传下来的消息,被始神看中,他并不是要栽培你,反而是将你的潜能压榨乾净,然后杀死。」

      「真的是这样?」心语不敢相信,连忙看向段祺风,后者肯定的点点头,没有在说半个字。

      直至现在,聂鹰完全懂了段祺瑞的话,在他看来,落在始神手中的确是比死还惨,难怪会死的那幺开心。同时更加想念段霜月,后者知道,只要她不死,到了最后一步,一定会被逼着说出这件事情,所以,这一切便是这样的发生了。

      心语失神地看着聂鹰,果然是段祺瑞的话成真了,始神神通广大,终有一天会带走聂鹰,那幺她们二人,便要。。。

      「聂鹰!」情不自禁唤了一声,心语美眸中,热泪滚滚而出。

      没有避讳身前二人,聂鹰将佳人揽在怀中,轻声安慰着:「始神事务繁多,天下众多人和各种族,不可能会注意到我,你放心吧。」

      「真的是这样吗?」心语喃喃,饶是一国之主,现在她也六神无主。

      「心语,你先出去,我想和俩位前辈谈谈。」瞬间,聂鹰便做了一个决定。

      「聂鹰?」

      「出去吧,我马上就出来陪你。」不忍看着佳人伤心的表情,聂鹰将头转到了一边。

      看着心语三步一回头,我见尤怜的走出大殿,这个决定越发的坚定起来。

      大殿中一片安静,只剩聂鹰三人,依稀还可以听见殿外心语轻轻地啜泣声,由此,聂鹰坚定道:「二位前辈,以后帮我好好照顾心语。」

      「你要离开?」二人震惊,在此关头,不好好把握最后的相处时间,反而作出这个决定,实难让人相信。

      聂鹰点点头,神色间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真如你们所说,有那一天到来,我不想心语因为我,而让皇朝陷入危机。」

      段祺风与葛连祁欣赏的看着聂鹰,他们知道,到了那一天,心语很有可能为了聂鹰而与始神对上,届时,皇朝不保。

      「聂鹰,你能这幺做,我二人都很欣慰,你放心,只要我二人不死,心语永远不会出事。」段祺风斩钉截铁的保证。

      「那幺我也放心了。」聂鹰对二人恭敬施了一礼,起身快速向殿外走去,当要开门之时,聂鹰忽然回头道:「段前辈,我当你的面杀了你的兄弟,你心中真的就没有一点怨恨吗?」

  • 名称:拜托了老师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8: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