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芝居超清

浓浓的情意在二人之间缓升,没有在意场上局势,心语一番真情流露,让聂鹰心生暖意。虽然是心语胸有成竹,万事已安,却是彻底的让聂鹰感觉到,为了她,什幺都值得。

      「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死到临头,还有这般闲情,老夫佩服。」文平面色铁青道,心语那句已有準备,使他隐生种不安的念头。

      聂鹰淡笑对着文平道:「老而不死是为贼,你这老贼不死也就算了,偏偏还不安分,想必是着急着要死吧。」

      「嘿嘿,小子,胆识不错,嘴尖牙也利,就是不知道呆会临死的时候,嘴巴还会不会这幺硬?」聂鹰的讥笑,文平却没有动怒,斗嘴赢了,没什幺作用,除掉心语才是大事。

      「你的嘴呵,什幺时候这幺会说话。」挨着心上人,心语瞬间变成了那付小鸟伊人的模样,女皇的威严,丝毫的不存在。

      段霜月看在眼里,心中顿起一股说不清的滋味。段问眉头微皱,聂鹰修为未失,对段家的用处更大一些,但是他与心语这等情爱,却让事情棘手许多,瞥见段霜月的黯然,连忙拍着她的肩膀,严重警告之意甚重。

      「文忠?」文平冷声喝出。

      聂鹰忙是护在心语身前,他不知道心语到底有什幺準备,这一步也是很自然的一步。

      「不用叫了。」心语平静的声音在聂鹰身后响起:「朕,既然敢轻装前来,那幺文平,你一切的阴谋也就止步于此了。」

      「文忠?」文平厉声喝道,浑身气势也增至顶点,大厅内,压迫力大涨。聂鹰顿如自己身在狂风之中,身躯不停晃动。

      「哎!」似有一声歎息涌现,然而歎息声并没有短暂结束,而是随着一道细微的气流,传遍了整个大厅。声音所过之处,便是将文平的气势化解的乾乾净净。

      聂鹰惊,段问兄妹惊,文平更惊,只有秦赵二人不知所措。局势到了现在,似乎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情,这二人仿佛是多余的。

      歎息声最终停留在文平身上,那一刹那,文平更显苍老,身体止不住的连连后退,一直到靠在高台下,方是停止。抬起头时,脸庞无比苍白:「你究竟是何人?」

      问的当然不是聂鹰。聂鹰与心语身后,缓缓走出一人,只此一步,却是出现在了二人身前,正是那名宫女。

      「阴谋叛乱着,死!」

      冰冷的言语,好似不是从人嘴里发出。众人的目光齐聚到宫女身上,聂鹰心中惊讶更甚,宫女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可仅仅微不可查的一道气流,就将绿级强者文平轻鬆击退,这实力,修炼的也太快了些?

      转头看向心语,后者似乎要保持神秘感,只是笑着,没有说话。将视线投向其他几人,聂鹰发现,众人表情与他一样,应该是不认识这名宫女。

      「你到底是谁?」文平再次问了句。借助一切手段,才好不容易佔据上风,这般轻易地跨了,他不服。可怜文平一直没有想到,由始自终,他都没有得到半点胜券。

      宫女没有说话,而是心语轻声道着:「你该知道,皇朝有守护者。」

      守护者,聂鹰知道,那名葛老就是。原本他还在奇怪,为什幺今天葛老没有跟着来,原来另有高人跟着,只是这高人太出乎人们意料之外了。

      「不可能?」文平嘶吼着道:「皇朝守护者一共才俩人,葛老已经被你派出去办事了。若没有这点情报,老夫怎幺会在今晚与你决裂?」

      不管信与不信,事实就在眼前,宫女左肩上,此时,一朵绚丽的桂花清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虽然只是一片花瓣,业已巅峰强者。

      文平站直身躯,巨变让他神情大变:「老夫绸缪了数年之久,岂会败在你这个黄毛丫头手上。」骤然间无比狰狞:「守护者虽然强大,但也只有一人,老夫可不止文忠一个棋子,哈哈。」

      聂鹰这时才想到来这的目的:「心语,文平还请了魂血战团。」确如文平所讲,宫女只有一人,而魂血战团足数十人之多,为首四人更是绿级强者,加上文平已有五人。纵然宫女是巅峰级强者,可以一敌五,胜算未知。而剩余的战团人员,聂鹰也无法应付。

      至于段问兄妹,只要他们保持中立,不落井下石,已是幸事。就算他们要帮忙,聂鹰也不敢保证三人能应付的过来。

      「小子,你连魂血战团都知道,看来,在城外山脉上逃走的人就是你,运气不错,希望你今天仍有这幺好的运气?」文平倡狂无比,先前所受到的打击,似乎因为魂血战团的提起而烟消云散。

      文平处心积虑等到今天,为的就是等心语身边强者调走,然后一举成事。宫女的出现打乱他的一些计画,不过还好,心语等人依然在文府内,场面并没有失控,还在他掌握中。

      「魂血战团,确实有点麻烦。」心语淡淡地道,不过神色中,并没有因为突来的变故而有所变动,这份镇定,才合乎她的身份。

      瞧着心语的镇定,文平眼神猛跳,深深吸了口气,狞笑:「段心语,摆出一付沉稳的表情来掩饰心中的害怕吗?求我,或许看在梅燕的份上,可以饶你一命。」

      「就是因为奶娘,所以今晚朕已经给了你很多次机会。」心语冷漠道:「文平,皇朝待你不薄,朕待你更不薄啊!」

      听着心语语带双关的话,文平放声狂笑,在他心中,只要心语出不了这个门,那幺他依然胜券在握。

      笑声中,心语黛眉微蹙,美眸中的笑意,蕴涵着对文平的可怜,可怜对方的无知。

      「夏冰,动手吧!」

      文平顿时面色凝重,他所依仗的,文忠一伙,已被对方擒服,另一波人还未出现,凭他一人,绝不是那名宫女的对手。

      名为夏冰的宫女却是没有在乎文平想些什幺,心语命令一下,身躯似幽灵,轻飘上前,冰冷的寒气快速从体内涌出,快速逼向文平。

      快捷的速度,让文平避无可避。奥气能量快速在体内涌动,手掌向前一劈,奥气罡芒,顿时掌心暴射而出。

      夏冰脸色淡漠地望着兇猛射来的奥气罡芒,轻灵身躯径直向前,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得大厅中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蓝色奥气瞬间凝聚,化为一道尖芒,狠狠地砸向出去。

      双方能量相接触,文平脸色突地收紧,所发气劲,竟然便是被其生生的轰散了去。身躯摇晃之际,脚掌猛点地面,人影暴射而出,跃到高台上。

      「轰」文平先前立身之所,已然成为一片粉碎。

      「文平,还在等你的援兵吗?」瞧着落到高台上的文平,那眼神依旧在望向厅外,心语不由冷冷地道着。

      听着这番话,傻子也知道,不可能再有人进来。此时的文平,才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虽然一身实力不俗,可久居高位,享受着人间的荣华富贵,全然没有了那种一望无前的气势。

      忽然,几道淩厉的气势从大门外,兇悍的逼了进来,不到片刻,几条人影蜂拥而至,落大厅中。看着这几人,文平顿时疯狂大笑:「段心语,始神的心是向着我的,今天,我才是最大的赢家。」

      突然而至几人,正是魂血战团的四个首领。聂鹰小心的看着他们,体内真气缓缓运动,长剑淩空遥指四人。

      心语笑着看了文平一眼,怜悯说道:「你怎幺不问问,为什幺魂血战团只有这四人闯进来呢?」

      文平微楞,今天晚上,所有发生的,都没有让心语产生波动,儘管心里不相信,可还是问了一句:「厉战,为何只有你们四兄弟?」

      浓眉汉子冷声应道:「文大人,不是说一切都在你掌握中?怎幺我们一进城,便是遇到了袭杀,若不是兄弟们拼死抵拦,我四人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段心语,你?」

      「一切都该结束了。夏冰,一个不留!」

      「段心语,难道你认为一个刚晋身的巅峰强者,能挡住我们五人吗?厉战,只要你们兄弟能拦着她,价格老夫双倍给你。」短短一击,文平便从中判断出了夏冰的实力,能抓住心语,他还不算输。

      「当真是冥顽不灵?」心语平静的心中,终于是被激蕩起怒火。玉手轻轻一拍,只见,院子中,那辆金黄色的马车前,那名车夫快速地走进了大厅内,旋即是将头顶上的草帽摘下,一张坚毅的脸庞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镇南大将军腾乙?」惊呼声沖段问兄妹,文平嘴里齐齐发出。

      文平心里无比懊恼,堂堂帝国大将军在他府中呆了这幺久,居然是没有认出来?

      「腾乙,你不是在镇守着边疆吗?何时回的皇都?」

      「不将你们这些跳蚤抓住,本将军如何安心守边疆?」铁血军人自有一股凛然的气势,腾乙谈笑间,没有理会厉战几人,直接上了高台,面对着文平。

      聂鹰瞧着场中俩拨对峙的人,突然觉得十分郁闷。自己这累死累活的跑来送信,不仅信没送到,照现在看,心语应该早就知道,白忙活了。

      心语紧紧拉着聂鹰的手,似乎是怕他再次消失,面对聂鹰的发闷,嫣然一笑。

      这一笑,足够解去聂鹰所有的烦恼。

  • 名称:暗芝居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