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超清

平心静气的修炼中,聂鹰知道,现在急不得。一缕缕细小真气被缓慢地从各处揪出,而后盘旋在丹田之上。随着数量逐步的增多,聂鹰所感受到的压力,也是与时俱增。

      仿佛是在无形之中,一股力道直逼脑海,隐约中,影响着聂鹰功法的正常运行。涌动中的真气随之一顿,速度骤然是慢了一丝。

      这一幕,聂鹰经历过好几次,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到了现在的镇定。牢牢地控制住真气的流动,灵觉展放至极致,全身心地感受着这股压力动向。

      时间缓慢地流逝,饶是聂鹰灵觉强大,在这样的全身心状态下,仍感吃不消。这股无形的压力,不仅冲击着脑海中的思想,在某一刻,甚至是妄想影响聂鹰的思想,使修炼停顿下来。

      辛苦忍受着这股压力,脸庞已然在不断地抽搐着,此刻只有坚持,别无他法。他可不想,再次徒劳无功。虽然这幺做,是要冒一些走火入魔的风险,但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某些时刻,就要冒一点风险。

      捱过一段时间,肉眼可见下,丹田上,向之会聚的沉澱真气愈来愈少,似乎散发在各处体内的真气即将要被完全聚拢。感受到这一点,聂鹰不由露出几分会心的笑容。

      逐渐的,聚集在丹田上的真气,已经达到了一个庞大的数量,旋转之时,开始缓慢的流向丹田,此时,聂鹰终于是松了口气。因为,只要将这些真气完全纳入丹田中,那幺聚气境界就完美的达到,届时,冲开剑心,必定是多了许多的把握。

      似乎有一声「叮」的声响发出,恍惚间,聂鹰整个人仿佛是沐浴在温泉中,阵阵舒畅的感觉随即涌上心头。丹田内,一团团真气高速呈圆形流动,不到片刻时间,便是形成一个极大且疾速流动的气旋。

      「聚气境界!」

      心头低呼,那股压力在此时也立马减少许多,聂鹰大喜,但一点也不敢怠慢,此时,才是最主要时刻来临。气旋形成,便是迫不急待地涌出,在各条经脉中欢快流动。

      真气急速运转之时,当达到一个顶点之后,如江河奔腾,涌回丹田之中。短暂的停歇,似开了一扇大门,咆哮着的真气,在聂鹰强大灵觉控制下,疯狂的沖向剑心所在位置。

      这一刻,与剑心消失很久的那份联繫,终于回到聂鹰脑中,让他更加清晰的知道,剑心所在地,与薄弱之处。这个发现,无疑是让成功离得更进了一步。

      真气呼啸而来,片刻后,便是将完美的将剑心团团围住。与此同时,剑心中,一股怪异的能量气息萦绕而出,阻拦着本身真气进攻。

      聂鹰大楞,这不是真气,也不是奥气能量,似乎是它们的中和之体。「难道说,俩道能量相处久了,居然是融合了?」

      暂且管不了这幺多,真气在遇到怪异能量时,几乎是一碰即散,不仅如此,隐然还有几分被之同化的迹象。这让聂鹰吃惊不小,不要剑心冲破不了,反而这段时间内所修炼的成果一併报销,那真的是欲苦无泪了。

      没有时间多想,聂鹰调集着所有真气,一股脑地涌向剑心薄弱之处。而与此同时,灵觉在不断地渗透剑心中,试图重新与剑心建立起那股感应,以便更容易的打开剑心。

      此时的聂鹰宛如一个战场的将军,指挥着手底下的士兵,疯狂的攻击着敌方的阵地。不过,这里没有硝烟,没有人死亡,但是一旦失败,下场同样让人难以接受。

      俩股能量不断交锋,在聂鹰体内掀起滔天巨浪,让他苦不堪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守着心神,保持着脑中清明。

      好在,剑心中这股能量虽然是强大,但毕竟都是聂鹰所修炼出来,在某种程度上,与本身真气还有着共同之处。是以,在对抗过程中,虽然有着被同化,但力度逐渐减少。而且,剑心的本能反应,始终及不上聂鹰的有意识而为。

      皇宫深处,一座宫殿中,依然是灯火通明。敏儿小心的将烛火拨大,轻声道:「陛下,已经三更了,该安寝了,明天还要早朝呢。」

      心语合上一份奏章,脸庞上丝毫不见疲累,却是有着深深的想念:「聂鹰已经好些天没有露面了,不知是否遇到了危险,朕怎幺能睡的着?」

      「陛下不用担心公子,他是有福之人,有陛下时刻想着,念着,就算有难,也会逢凶化吉,您就不用操心了。」

      心语淡淡一笑:「朕有时候在想,是否可以放下皇朝中的一切,将皇位让于段寒山好了,跟随聂鹰隐世于山林,或是逍遥于大陆,就不用让他为朕做这幺多事情了。」

      「陛下千万不能有这个念头。」宫殿外,忽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葛老,你来了。」心语转向殿外,多有无奈之色。

      葛连祁快速的迈进宫殿,正色道:「陛下受命于天,受先帝嘱咐,承载着万千字民们的希望,怎可轻言为了儿女感情,而置大业于不顾呢?」

      望着殿中二人,心语平静道:「嘱咐,希望,呵呵!朕在想,如果将皇位让于段寒山,未必他就不是一个好皇帝?」

      微顿片刻,心语接着道:「朕仔细回想,与聂鹰相识以来,朕总是认为,朕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不可能会发生儿女感情,也在极力的控制着,因为朕知道,朕是一国之君,势必要牺牲掉某些。可是你们也都亲眼看到,聂鹰为朕所做的一切。如果他只是因为朕是皇帝,而有心去做,朕可以不屑一故。但他不是,在他心里,朕就是心语,就是一个女人。如此简单,如此平凡,这份感情,朕怎能如若未闻,怎能弃之不顾?」

      殿中忽然安静下来,葛连祁与敏儿都说不上什幺。这份感情的发生,他们都是见证人,自然知道,聂鹰为的是什幺,恰恰因为如此,对聂鹰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他们才没有阻止心语去爱,去恨。只是若心语要为了他,而放弃皇朝,这是万万不许。

      心语苦涩笑笑:「你们都下去吧,朕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是,陛下请多保重!」

      看着空旷的大殿,心语低声喃喃道:「聂鹰,你身在何方,可知道我有多幺的挂念你吗?」

      此时的聂鹰,正全身心的控制着所有真气,逐步地冲击着那股怪异能量。僵持了许多,聂鹰发现,这股怪异能量,并不是无止境的散发出来,而是到了一个极限之后,便是稳定在了那里。固然这个极限有点高,但是没有了后继之力,相对来说,简单了一些。

      真气源源不断向前进发,每一遍的冲击,能都让聂鹰这个将军脸上多上一丝笑容。如此许久之后,本身真气能量在不断减少,同时,那股怪异能量也随之安静了许多。

      「大功即将告成?」聂鹰脑海中,此刻,多了一分资讯,那是对剑心的完全掌控。若非身在修炼中,聂鹰真想放声大笑,重新掌控剑心,便是已经成功。

      身体内,本身真气在也没有了阻拦,如入无人之镜,飞快的涌到了剑心的那处薄弱之地。聂鹰小心的控制着,让一缕真气缓慢涌进剑心。

      片刻后,顿如砸锅,那缕真气仿佛就是最后的一把火,使剑心一阵急剧的翻腾。不可压制的,聂鹰身躯开始剧烈的颤抖,好像整个人被雷电击中,脸庞涨成淡紫色。

      相对于重新拥有的剑心,这些疼痛只不过是过渡时期,根本算不得什幺。仍由疼痛在脑海中盘旋,聂鹰反而去感受着疼痛,以这股压力,迫使体内的动作更快一些。不久后,当剑心开始恢复平静时,真气再次涌进,这次不在是一丝一毫,大量的真气不间断地沖进,给聂鹰带来更加剧烈的疼痛。

      如此数分钟,疼痛过后,带来的,是聂鹰期待许久的事情终于发生。

      刹那间,剑心好似缺了一个豁口,大量能量不断从里涌出,然后快速地与聚集在外的真气相融合。这次,不是相互攻击。灵觉感受下,融合后的能量,开始顺着经脉急速运行。很快,剑心内能量一涌而空,尽数在聂鹰控制之下。

      游过经脉,然后回到丹田,盘旋时,宛如精灵。稍休片刻,继而分出一半能量涌进剑心,在丹田与剑心中间,一座无形的桥樑重新搭建起。只有在这一刻,原本属于聂鹰的能量,才是真正的重归聂鹰所有。

      兴奋才刚刚开始,当这一切结束之后,聂鹰心神不断颤抖。磅礴的能量在旋转时,一道道无形的关卡被打通,似乎就在一瞬间,那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嗤,嗤」

      一道只有聂鹰在能听到的声音清楚的出现,昏暗的牢房中,突然地光芒大作。

      「凝气境界!」

      剑心被破,果然没有出乎聂鹰的意料,而且经过剑心封闭,这道能量似乎更加的具有攻击力。

      双手急速挥动,手印眼花缭乱,功法一变在变,天地间灵气成倍的沖进。灵觉下,真气的庞大,及那运行时快捷的速度,令聂鹰欣喜不已。

  • 名称:逆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