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窟王超清

皇朝北处,万里之遥。横立着一条超绝山脉。大,并不是吸引人的重要所在。山脉中一处,那一座孤峰才是人们所仰视,所敬佩和嚮往的地方。

      山脉中,数座山峰环绕,将孤峰围在中间,似有众星捧月之势。大自然的神奇,令人惊歎。这座孤峰,居然是倒挂金沟一般。如一座金字塔倒立,下小上宽。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倒过来的三角形。

      这等奇观让人惊奇,而在孤峰之上,则真正的令人神往。因为这里,坐落着的是名满整个大陆的神元宗。世人皆是相信,只要身入神元宗,那幺除了皇位之外,其他的,在任何一个皇朝内,皇帝陛下都会满足你的要求。

      孤峰顶上,白云缭绕处,好似天上宫殿。朵朵云彩包围中,一袭浅白色长裙女子,手持一柄利刃,缓缓而动。周身那凛冽的山风,扬起女子三千青丝,却是让女子移动的步伐,丝毫不见阻滞。

      弯刀舞动时,周围空间中,都会因此渗发出一股股淡淡的绿色气流。女子曼妙的身材,舞剑时的灵动,让人错觉的以为,这便是仙子。

      「嘶」弯刀猛然指向前方,那破开气流的声响快速响起,弯刀为之一顿,却是在刀刃处,扬起几缕奇异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空间因此泛起几声如闷雷一样的砸响,肉眼可见下,那处地方,已然陷入混乱。

      「恭喜师妹习得流光斩月术!多少年了,我们这一代还没有人成功将它练成呢。」见女子收回了弯刀,早已在旁看了多时的一名青年男子连忙笑着说道。

      「多谢师兄了,今日师兄怎会有閑来看我练刀?」女子缓缓的转过身躯,脸色无喜无忧,并没有因为男子的夸奖,而有所变动。髮丝轻扬间,宛如青玉般的雪肤,仿佛吹弹可破,美丽动人的素颜上,刻画着灵动似秋水一样的双眸,一切,让人感觉女子似乎是从画中走出。

      男子的喉咙猛地动了一下,似是咽了下口水,双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欲念。待见到女子黛眉紧蹙时,男子骤然惊醒,脸颊上透露出十分温和的笑容:「师妹难道忘记了,我刚随长老办事回来。诺,这是带给师妹的礼物。」

      看到女子要拒绝,男子连忙道:「师妹不用客气,每一个人我都送了的,不只是师妹有。」瞧见女子接过礼物,男子顿时会心一笑,笑脸上,依然是克制不住的展现一抹炽热。

      看也不看,女子随手将这份礼物收起,冷肃的脸庞上,始终未曾有过变动。这番境况,让男子心中多有失望。

      「师姐,老师让你过去一趟!」远处,一名侍女模样的女子大声喊道。

      女子应了一声,然后是招呼也未和男子打一声,便是离开了这处修炼之地。当经过那名侍女时,   女子十分不悦道:「以后任何人都不得在我修炼时,进来打扰,否则,你可以提前下山了。」

      闻言,男子错愕,望着女子快速离去的背影,脸庞上,不由的闪现出一股怨恨:「柳惜然,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的上你。」

      宽敞明亮地大厅里,一名老者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平静中隐藏着一分令人心悸的威慑。

      「老师,您找我?」大门外,方才那名女子甜甜的声音响起,俏影穿过帘布,缓缓地行进。

      见到女子,老者不由地面显一道欣慰的笑容,温和道:「惜然,过来坐。」

      女子乖巧的来到老者下首椅子上坐定,嫣然笑道:「老师,流光斩月术然儿可是练成了呢。」

      「哦,呵呵,这倒是件可喜的事情。」老者这样说着,但是脸庞上并没有欣喜的表情,似乎女子能练成这种武技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中。

      微笑片刻,老者指着桌子上的一封信,道:「惜然,这是你的信。」

      「我的信?」女子欢快的道:「肯定是爹爹派人送来的吧?」快步上前,将信打开,却没有瞧见老者脸上的一抹惋惜。

      「父亲,哥哥!」女子美眸中不可抑制起涌起一道水雾:「聂鹰,柳惜然与你不共戴天!」

      半分钟的安静,突然,一道绿色奥气霍然而出,女子手上的信便化成了一虚无:「老师,然儿要下山。」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但脸庞上,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老者心中微歎,平静道:「这封信是云天皇朝段家送来的,他们之所以要送这封信来,也是想让你,準确的说,是想让神元宗欠他们一个人情,好帮他们做一件事。」

      自见着信中内容之后,女子在也无法保持那份无忧无喜的神色,美眸中掠出一丝冰冷的杀意:「这个情,然儿会还,不管是什幺事,都不会让宗门牵涉到其中。」

      老者看了女子一眼,淡淡道:「惜然,你这次下山,报仇是一件事,关键你要记得,段家这个情不好还。现在云天皇朝纷争将起,段家本为皇室一分子,此次为了皇位,主动挑起大战。惜然,你要还情,那幺面对的就是云天皇朝。」

      女子微震,只要不是一个笨蛋,自然知道,面对一个皇朝是什幺概念。神元宗固然强大,淩驾于各大皇朝之上,但是这个强大是建立在底蕴之上,平常没有那个皇朝敢去惹。而一旦你主动去招惹人家,并且是要推翻这个皇朝,狗急还要跳俩下,何况一个皇朝。

      段家成功了,一切无事。若然失败,到时候,势必会在皇朝掌舵人心中留下一个阴影,只要让她抓住机会,那幺神元宗面临的将是血腥般的报复,即便神元宗强大,但面对一个皇朝不遗余力的报复,也是件头疼的事。何况,大陆上很多势力愿意看到神元宗出事。

      沉思许久,女子抬头轻道:「老师,您放心,然儿知道该怎幺做。若是段家成功在即,那幺然儿出手,当是锦上添花,如若不然,保住他们一脉,也是还了这个人情,想必皇朝皇帝不会不卖这个面子给我们。」

      老者淡笑:「我的想法也是如此,你已习的流光斩月术,老师也放心让你下山。等你报仇归来后,便让你进逆幻流历练。」

      「逆幻流?」听到这个消息,女子比知道自己骤然身负大仇更来得惊讶,「老师,逆幻流,只有历代继任宗主才有资格进去,难道您想。。。」

      「不错,我与各位长老已经商议过,也经过数位祖师的首肯,等你从逆幻流历练归来,神元宗宗主之位便由你来继任。」

      女人连忙跪下,恭敬道:「柳惜然何德何能,能接受如此大任?」

      老者大笑几声,一道能量轻轻地托起女子,「能练成流光斩月术,本就是宗主之位的候选人,众多后辈弟子中,以你最年轻,做事最有担当,是继任宗主的不二人选。」

      顿了片刻,老者凝重道:「如果没有那封信,今天通知你的,就是让你进入逆幻流。但你知道宗内规矩,身为神元宗宗主,此一生一切以本宗利益为先,丝毫掺不得私人感情。所以才让你先行下山复仇,一是为了让你了却心中牵挂,另一方面,也是让你行事不用多做顾虑。如果你背上神元宗宗主之位,那幺你父亲兄长的大仇就轮不到你亲自来办了。」

      「多谢老师关爱!」女子心中知道,如果坐上宗主宝座,她的一言一行就代表着神元宗,宗主尊严不容侵犯,段家的人情,就不是如她先前所说的,简单的还了。同时,只要她介入,就表示着神元宗的介入,如此就彻底的将神元宗与云天皇朝对立起来,这是宗内先辈所不能允许的。

      老者摆摆手:「你收拾一下,明天就下山吧。」

      「是!」

      翌日清晨,浓浓白雾覆盖着孤峰,一名浅白长袍女子盘腿坐于巨石之上,双目微闭,双手不断变化着印决,一道道天地灵气从白雾中快速涌现出来,随着女子完美的呼吸迴圈,然后不间断地被女子吸纳于身体内。

      一缕阳光艰难地穿透白雾,照射在女子身上,及腰的三千青丝无风自动,当最后一道能量消失在女子体内之后,一双美眸缓缓张开,凛冽的杀机,随之紧跟而出。

      「聂鹰,你等着我!」

      回首望向那熟悉的顶峰,片刻后,女子断然转身,在那条蜿蜒小道上,疾速向下奔去。

  • 名称:岩窟王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