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超清

      迎着突然而现的亮光,聂鹰身躯不由一顿,眼睛顺势眯了起来,不待片刻,双脚猛地一跺,似离弦之箭,闪电般地向前飞奔。

      「小子,你是何人?」声音中,一股强悍的劲道快速沖向聂鹰,劲气涌动间,将近乎密封的密室,震的嗡嗡作响。

      「老鬼好强的修为?」聂鹰暗骂,身躯急速刹住,然后诡异地迴旋,一抹亮光突的升起,剑芒飞速射出,迎上那道劲气。

      「轰!」不大的声音在密室中翻起滔天巨浪,带着一道血迹,聂鹰「蹬蹬」地连连后退。

      「不自量力!」老者冷冷哼道:「你到底何人?」

      「聂鹰,怎幺是你?」硝烟散去,自有人帮忙回答。

      闻言,老者顿时大笑:「正想着你呢,你却自动送上门来,看来始神待我不薄。」笑声中,不无得意之感。

      聂鹰不屑道:「你个老玻璃,难怪本少爷最近倒楣万分,原来是被你想着?你就是心语的二叔?」

      老者心情大好,没有理会对方的讥讽,微笑道:「不错,你知道的很多。不过,对你并不是件好事。」

      「都是同宗同祖,却尽想着谋算,你们这种人,也好意思继续活着?」聂鹰冷笑着,权势之说,害人不浅。现在来到镜蓝大陆,聂家中的争权夺势已经离他远去,不过心中,最愤恨的便是这种亲人间的互相阴谋。

      听着这句话,老者勃然大怒:「我们段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懂什幺?不要以为你对老夫很重要,老夫便不会杀你?」话说的理直,不过老脸上仍闪过一丝阴霾。

      聂鹰戏谑道:「我是不懂你们在做什幺,不过身为别人的叔叔,却是假死隐藏多年,这份心机却是难得。就算你他日得了天下,恐怕在众多百姓口中,这个会轮为笑柄吧?」

      「聂鹰,你大胆!」

      「你住口,段问,你有什幺资格和我说话?」聂鹰冷笑地看着三人,神情中尽是嘲讽:「今天本少爷就带心语来教训教训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这话模仿电视中的很像,不过聂鹰却是底气不足。别说老者了,就是段问兄妹,聂鹰也不是对手。现在逃是逃不走了,所以气势上不能输给他们。

      老者怒极大笑:「哈哈,很好!老夫就来掂量掂量,以一己之力拖住巅峰强者的你,到底可以在老夫手中走出几招?」

      密室中凭空刮来一道轻风,越过老者,直接奔向聂鹰。随着轻风卷起聂鹰的衣服,视线中,老者的身影骤然变得模糊,然后无法捉摸。

      老者似幽灵一样,刹那间伴随着轻风出现在聂鹰身前,那双枯掌如闪电一样探出,顿时令得空间都是泛起了细微的波动,快捷的动作令人砸舌。

      「绿级强者?」聂鹰冷冷一视,单手急速旋转,体内真气被运转到极致,瞧着视线中愈来愈近的枯掌,长剑微震,瞬间唤出几道剑影,剑芒吐信,暴涌而起。

      老者实力虽强,但是聂鹰接触过的强者更是不在少数。与黑衣人一战,实力没有多少提升,可在对方强大压迫下,当时聂鹰已经被逼出了所以潜能,令他的战斗意识到达了一个顶点。老者这一式固然强悍,可在聂鹰眼中,仍然有迹可寻,这样,除却本身实力的因素,已然可以接下。

      老者冷冷一笑,满脸不屑。从未见过聂鹰,和见过他出手,但对聂鹰却是非常了解。现在的实力想和自己抗衡?

      枯掌飞快迎上几道剑影,只是微微停顿了片刻,便是想穿过虚幻剑影。但就在这一刻,老者面显微惊,因为这几道剑影全都是实体,并非虚幻存在。

      如此一来,老者想要径直冲开剑影,便成了暂时不可能的事。反而因为判断失误,不及防备之下,为避免被剑影所伤,无奈之下飘身后退。

      「绿级强者,不过如此!」聂鹰冷冷嘲讽着,心中却是一道低吼,趁对手后退之时,手中带着一往直前的凛冽气势,长剑不断震动间,数道剑芒对準老者,暴射而去。

      以双方实力对比,这先机失与不失,对聂鹰来说,都不会有胜算,唯一的是,让老者丧掉了一些面子。恰恰因为这点面子,让老者怒火中烧。

      隔着剑芒,聂鹰看去,只见老者鬚髮横飞,劲气鼓足时,衣袍高高扬起。枯掌微颤之际,淡绿色奥气疯狂涌出,瞬间将手掌包裹。

      瞧着那逼近的人影,老者愤怒的脸庞上,骤起几分狰狞:「老夫就让你看看,你与绿级强者有多大的差距?」

      枯掌掀带起恐怖劲气,在密室中所过,周围顿成刺耳疼痛的爆击声。气流快速被震开,掌影飞速沖到剑芒之前,然后狠狠地砸向长剑上。

      「蓬!」俩下相接触,便是让这密室再次升起惊天巨响。密室巨石所造,整洁光鲜,是以带不起半点灰尘。段问兄妹清楚的看见,聂鹰的身躯狂飞倒射,一口鲜红的血,在空中扬起一抹弧度,继而随着身躯,重重地砸落到地面。整个密室,因为聂鹰,而剧烈震荡一番。

      「聂鹰,感觉如何?」老者出了这口气,语气也变得平和许多。

      以剑拄地,聂鹰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脸庞因为鲜血的布满而显得格外恐怖与狼狈:「也不怎幺样,只不过是年纪大了些,迟早总是要死。」

      答非所问的一句话,差点让老者又起怒火。段霜月适时来到老者身边,轻声道:「王父何等人物,何必与他一般见识?既然还有用处,就先将他关起来吧。」

      老者点点头,冷声道:「问儿,好生看着他,别让这小子给跑了。」

      「王父放心,他绝对跑不了。」段问恭敬应了一句,便向着聂鹰走去。

      看着段问走来,聂鹰摇晃了几下,一口鲜血快速喷出,全身没有任何气力,想反抗也做不到了。夹着聂鹰,段问快速在密室中行走。

      不过多久,段问带着聂鹰来到密室中另一处。微弱的灯光,让聂鹰看清,这里是一连排的牢房。段问打开其中一间,将他扔了进去,在出去之时,段问敲了敲牢门,顿时一阵沉闷的金属声就此发出。

      段问冷笑:「这牢门是用万年精铁所铸,所以你别想等伤好了破门而出。乖乖的在这里等着,他日王父荣登大宝时,说不定心情好会放了你。」

      聂鹰靠在墙壁上,淡漠道:「我会等着,看看你们怎幺登上皇位?段问,其实我在想,就算你父亲做上了皇帝的宝座,但总有一天他会死,到时候,这什幺大宝是留给你呢,还是留给你那位我没见过的大哥呢?到时候你们兄弟会不会因为这个位置,而产生新的一轮争夺战呢?」

      闻言,段问面色顿时铁青。聂鹰说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大业未成,想也是白想。可现在不同,看似已经一切都在掌握中,就等最后的机会到来。所以明知道聂鹰这番挑拨的话,段问却是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话迸出来。

      看了聂鹰一眼,段问狼狈的转身,快速的逃离了这里。背后,传来对方阵阵奚落的笑声。

      待到段问离开,这笑声才是停止。靠着墙壁,聂鹰不禁苦笑:「好好的皇宫不住,偏是要住到这种鬼地方,这次是真的被抓住了,真是活该。」

      深夜的皇宫,依旧透露出威严,给人压迫的气息。看完了最后一卷奏章,心语伸了伸懒腰,下意识道:「敏儿,去镇元宫。。」话刚出口,瞬间让人怅然。

      「陛下,皇宫守卫求见,说是有聂公子的消息。」门外,一名宫女恭敬喊着。

      「快让他进来。」心语不由欣喜过往。

      听完了护卫的稟告,心语苦笑的挥挥手。面对着窗外明月,俏脸庞上顿生许些複杂神色,有彷徨,有无奈,更是无助。

      「父皇,您告诉儿臣,到底儿臣该怎幺做?」

      密室不通风,阳光也照射不进来,一番睡醒,也不知天亮了没有。胸口阵阵疼痛传来,提醒着聂鹰这不是在做梦。

      摸摸自己的鼻子,聂鹰盘起双腿,正準备开始疗伤,却是一阵脚步声紧紧传来。

      「聂鹰,你很让人吃惊啊,身处大牢中,居然还能安稳的入睡,这一睡就是到天亮,老夫深感佩服。」老者在外面微笑地道着。

      聂鹰白了外面一眼,不无讽刺道:「小子我问心无愧,自然是吃好睡好。老头子,问你个问题,你做人这幺阴险,不怕有报应吗?或许你不怕,难道你不怕将这报应传到你儿子们身上?」

      「聂鹰你?」老者人老成精,岂会没有听出聂鹰话中的意思?稍待了片刻,方是将这股怒火平复:「以后的事,老夫不想知道。就算有,嘿嘿,聂鹰,你也没有命看到。」说完,老人重重拂袖,转身离开这里。

      「靠,这人犯贱,专门过来让我骂一顿才走。」

      聂鹰无聊的说着,抬起头,却见那一潭秋水似的明亮眸子。。。。

  • 名称:dead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