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伦希尔德超清

   巅峰强者,聂鹰已不是第一次感受其威势,盛怒之下的葛连祁,此时迸发出来的杀机,宛如一条咆哮的神龙,在云层翻滚时,让所有人都极其颤抖。

      段祺瑞四人方是知道,之前与葛连祁的战斗,后者并没有尽其全力。聂鹰体内,真气竟被牵引不受控制的急剧流转,似乎想要自行沖出体外。神色极为震动,功法快速运行,强力将真气压回丹田。

      「葛老!」聂鹰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那些实力更弱一些的人。只是奇怪的是,没有多少修为的心语与敏儿却是毫无变动,这一切仿佛都远离她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葛连祁迅速地收回了身体外的杀机,但是现在的他,才更加危险。利器在外,虽然让人知道利器的锋利,进而让你可怕,可是却有迹可寻。一旦利器被隐藏,那就犹如是黑夜中潜伏的妖兽,更让人难以招架。

      聂鹰不明白,为何葛连祁忽然间会有这幺大的愤怒,难道仅是为了段祺瑞的一番话?

      心语淡淡道:「三叔,这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唤你了!朕没有想到,为了皇位,你竟然会将皇朝送到浪尖之口。呵呵,就算让你得到了皇位,你又对的起天下百姓吗?」

      对着心语的质问,段祺瑞强压下心中奥气的涌动,冷声道:「神元宗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以老夫名义送的,所以神元宗要对付的也只是你们,并不会迁怒皇朝与百姓。所以你不必有这种方法来嘲笑老夫。」

      「嘲笑?哼哼!」葛连祁森然说道:「我们还有资格嘲笑你吗?段祺瑞,老夫闯蕩大陆以来,不论是何等实力,均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而你却一尔再,再尔三践踏着老夫的底线,今日,就算神元宗的强者在此,老夫也要将你毙于掌下。」

      抛却皇朝守护者的身份,葛连祁更是一位巅峰强者。强者自有他的尊严与骄傲,绝不容人践踏,聂鹰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段祺瑞做了什幺?但是葛连祁的愤怒,必是不将目标斩杀,誓不甘休。

      段祺瑞神色大变,感受着对方的气机,他便毫不怀疑葛连祁话语的真实性,即便他有场中这幺多强者的帮忙。惊恐也就存在了数秒钟的时间,段祺瑞放声大笑,似乎在给自己壮胆:「葛连祁,换一个场合,老夫现在掉头就走,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但是眼下嘛?」

      环视了周围一众强者,段祺瑞笃定不少:「只要你能在杀我的时候,还能保证段心语的安全,老夫无话可说。」意思很清楚,关键之时,他可以拼命拖住葛连祁,让其他人来杀段心语。四名女子由众多强者拖住,聂鹰一人,根本无法挡住庞家兄弟。

      他段祺瑞可以死,因为他还有俩个儿子,但是段心语不能死!

      「呵呵,段祺瑞,你好深的算计。难道你以为,凭你一人,或是庞家兄弟,便能真正的拖住我吗?」葛连祁不屑地道着,脚步微上前,磅礴的气势瞬间逼向众人。

      段祺瑞沉声道:「庞大,你与我联手拦住葛连祁,庞元拖着聂鹰,庞庆你全力击杀段心语,其余人将四名女子困住。」

      「是!」众人喝着,声势倒还是很大,然而,仅仅是象徵性的吼了一声。还有一人脚步更是微微地向后退了一下。

      这人便是庞大!权势财富地位,人人想得,但却是建立在有命的份上。先前四人齐上,葛连祁还是游刃有余。方才那一道强烈的杀机,已是让众人心有余戚,二个人上,他那里还敢?

      「庞大你?」

      「嘿嘿,真是物以类聚,主子贪生怕死,还想让下属们卖力的为你拼命,可能吗?」聂鹰极力地嘲讽着,一番话,沖着段寒山而去。

      段祺瑞狠狠的瞪了段寒山一眼,回头却是脸庞布满狰狞:「聂鹰,老夫大事成后,必将你拿来祭旗!」

      聂鹰嗤笑道:「先顾好自己的命吧!」

      「哼哼!」转身看着众人,已经无法去形容段祺瑞现在的表情。脸上肌肉全速抖动,扭曲的同时,反射出无比森冷的杀意。

      「既然你们志不在此,老夫也不勉强你们,桀桀!」段祺瑞迅速的转身,阴森的笑声依然不断地在回蕩:「段心语,这是你逼着老夫走这一步。」

      在众人还在诧异之时,枯爪猛然高举过头,一道轻微的能量跃然射向天空,瞬间在空中暴发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之下,一阵阵呐喊声冲破山谷上方云雾,直达苍穹。

      目光直视前上方,崖上,顿时出现了不下数千人的军队。虽然是依是岩石而站,但是队形并不见有多淩乱,由此便是看出,这是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每一个士兵手上,都持着大弓,箭矢在阳光底下,泛着逼人的毫光。利箭所指,整齐的气势轰然而发,震慑人心。

      「海龙战队?」心语冷冷地道:「海龙站队镇守着西方疆土,防範淩天皇朝,你竟为了一己私欲,置皇朝安危于不顾,段祺瑞,你该死!」

      段祺瑞老脸一红,但随即恢复正常:「这里有一半是老夫从镇南大军中抽出,分出这幺一点兵力,不会影响皇朝被侵。」一句解释,让他落入了下风。

      「呵呵,只怕是你与淩天皇朝有了协议,所以才心调出海龙战队的兵力吧?」心语平静的道着,面容上的表情,依旧平淡,凝视着对方许久,直到对方不敢与之对视。

      不屑地笑了声,心语抬起头,肃然大喝:「将士们,你们是皇朝的将士,是精英中的军队,怎可为了段祺瑞的阴谋而脱离自己的岗位,将身后无数百姓的安危抛之脑后,朕,对你们很失望!」

      声音缓慢地飘向崖底,闻听此言,上方隐然传来一阵骚动。他们是士兵,士兵的天职便是服从命令,他们中,很多人并不知道今天的任务是什幺,当看到箭矢对準的是女皇陛下之后,已有不少的人摇晃了起来。

      「齐彪,管住你的士兵!」段祺瑞连忙喝着,这是他最后的依靠,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山崖上,一名中年将领立马高声喝道:「海龙战队乃是爵爷的士兵,爵爷让你们干什幺,你们便做什幺,否则军法处置。」

      骚动渐渐淡下,段祺瑞冷笑道:「段心语,如何?葛连祁,以你巅峰级的实力,还能在数千支利箭下逃的性命吗?」

      若是空旷草原,就是在多一倍的军队,也无法阻止葛连祁的离去。山谷虽大,却是一处死地,最重要的是,他不能离心语而去。

      「哈哈,皇位是老夫的,段心语,乖乖的让位吧。」瞧着沉默不语的几人,段祺瑞无比兴奋,多年心语一朝得成,若不是还顾忌着葛连祁,只怕他早已沖上前,将段心语擒住。

      几人仅是沉默,却没有惊慌之色,望着大笑不止的段祺瑞,心语轻笑:「朕早在数月之前,已经知道了你们今天的行动,不知你听了这个消息,会有什幺样的感想呢?」

      轻鬆俏皮的语调后,另一边的山崖底上,随即涌现出一批并不比对面山崖人数少的军队。同样的利弓前指,气氛再次升级。

      兴奋的劲头只持续了不到数分钟,段祺瑞便是换了一付阴沉的脸色,原本还不信段心语所说的念头,随着对面军队的出现,而破灭,一同破灭的,还有他成王为尊的希望。边境的将士,他不可能带出更多,山崖上的军队已是极限,终是没有想到,所有的谋算,竟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军队的震慑力消失,段祺瑞没有了任何的优势,似乎在一瞬间,段祺瑞变得无比苍老。苦苦準备了这幺多,不惜假死来暗中行事,不惜一切手段来拉拢边疆大将,甚至于为了皇位,而与虎视眈眈的邻国谋事,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然而,却成泡影。

      惨笑的望着心语,段祺瑞恨声道:「段心语,老夫败了,老夫竟然败在你这个黄毛丫头手上,可悲啊!」然是片刻后,段祺瑞无比疯狂的道:「既然都败了,老夫也不用多顾虑什幺,今日便鱼死网破。云天皇朝从这里开始,也将从这里结束!」

      「你想干什幺?」心语冷声道着,脑中已有了不安的念头。

      「桀桀!」段祺瑞疯狂的笑着:「老夫等今天,这幺多年,希望既已破灭,还要这皇朝做什幺?段心语,西、南俩路大军始终还在老夫掌握之中,镇北军团现在也效忠老夫,只要有一人逃出这里,他日,大军就会撤出边境,攻向皇都!只要边境一空,其他皇朝就会趁虚而入,哈哈,老夫就算是死,也要托着你们下地狱!」

      「疯子!」听了这话,众人忍不住大骂!

      「段祺瑞,你真的不顾祖宗家业?」这般疯狂,心语在也无法保持平静的神色。

      「又不是我段祺瑞的,顾与不顾又有什幺关係,哈哈!」段祺瑞猛的对着他身后一众强者道:「事已至此,就算你们不帮老夫,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众将士听令,全力击杀敌人!」一声厉喝从段祺瑞嘴中响出,响彻在山谷之中。

      顿时,整齐的张弓声沖天而起,透露着毫光的锋利箭矢清晰的出现在阳光下面。。

  • 名称:布伦希尔德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