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动画超清

聂鹰这无辜而又肯定的笑容,让得段寒山更加愤怒,同时也心寒。握着长剑的手仍在颤抖中,断剑上泛着的光芒,极具讽刺意味。

      扫了眼周围,葛连祁轻轻鬆松,段祺瑞四人的攻击虽然犀利,却破不了对方护身能量网,劲气跃动时,仿佛葛连祁似在戏耍着四人。

      另一处,四名女子对抗数十位强者,尽显岌岌可危。防守之时,没有初时般的从容,然而怪异的是,无论众人如何攻击,始终无法将四人逼到绝境处。

      回转视线,瞧着对方的气急败坏,聂鹰神秘一笑。与段寒山先前的战斗,与其说是战斗,倒显得聂鹰在体验自己的实力。事实确实如此,见到心语平安无事,摒弃了心中的担忧,聂鹰便是有些迫不急待。

      「好小子,你当真不弱!」段寒山咬牙切齿地冷笑着,手掌上的疼痛依然不断传来,刺激着他的神经。深深地吸了口气,段寒山使劲地甩开断剑,「今天本爵让你死无葬死之地!」

      这一败,让段寒山彻底清醒。之所以先前败给对手,并不是自身实力不济,而是一开始进攻之时,便已是落入下乘。剑并非他所擅长,只不过认为对付心语以足够了,万万没有想到会杀出一个拦路虎来。聂鹰虽强,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缓缓举起双手,略一使力,一股淡绿色奥气能量便是狂涌而出,瞬间在段寒山包围在内。掌心翻动时,能量跟着急速涌动,即使相隔有些距离,聂鹰仍可感觉到这股能量的强大。

      「绿级二叶强者!」眯着眼睛望向对方,聂鹰身体内不由自主地泛起强大的战意。自来皇都城后,接而连三的在绿级强者手上遭罪,令人十分憋屈。而今已经拥有了一战的实力,兴奋之情沖天而起。

      对方的举动,让段寒山大感疑惑,不过也仅此!低吼一声,脚掌盘旋时,整个人拔地而起,随着一道能量炸响,天空上的人影如捕食的猛兽,夹杂着浑厚的劲气,闪电般地沖来。

      淡漠地看着天空,某一刻,聂鹰眼眸骤然大睁,青光快速闪现,身躯微踏上前,整个人便是一柄出了鞘的宝剑,浑身上下散发着犀利的寒意。迎着劲气袭来,聂鹰快速而动。

      「剑到,人到!」

      此时聂鹰手中并无剑,但他本人就是剑。劲气激蕩之中,卷成无数石子在空间中旋转。段寒山攻击未到,首先扑面来的,便是那股凛然的剑之犀利。强大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强大的剑意之下,空间一切气流被斩断,狭小的空间几乎成为了一个真空地带,这里没有灵气,没有人所汲取的能量,段寒山终于有所恐惧。但是招已成招,段寒山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回身闪避。

      面对着死亡恐惧带来的压力,强烈的求生意志激起段寒山的潜能,迎着剑气,大吼一声,掌心中积蓄已久的能量疯狂的推出。

      「嘶嘶」怪异的声音霍然响起,段寒山视线中,对方那无坚不摧的剑气,如一柄锋利斩刀,直接将自己的劲气从中划开。

      面显一抹苍白,瞬间,段寒山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剑气便是刺中了自己的胸膛。电光火石间,身在半空中的他,快速地跌倒在地面。

      「蓬」蕩起灰尘无数。片刻之后,一道人影惨白地从灰尘中缓缓站起,胸膛那个小洞,汩汩地流着鲜血,伤势虽重,却是活了下来。

      聂鹰冷哼一声,身躯随之后退几步,望着漫天的尘烟,不由暗道可惜。对方并不是易与之辈,剑气虽然冲开了对方的劲气,但彼此差距并不是太大,庞大的奥气能量极大的消耗了自身剑气,能将段寒山击成重伤,已是意料之外。

      山风吹来,将灰尘蕩走,段寒山那狼狈的身躯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依旧冷漠的看着聂鹰,不过眼眸中,已然带有几分畏惧。

      「看来,你今天非成猪头不可了?」聂鹰邪笑着,脚步开始缓慢地向对方逼去。之所以是缓慢,聂鹰还要防备着段祺瑞。

      果然,当聂鹰的步子开始迈动之后,段祺瑞的怒声便是紧跟传来:「聂鹰,休要伤害我儿!」声音极具威胁之性。

      聂鹰朝他们的战场瞄了一眼,然后理也不理,继续朝着段寒山走去。「趁他病,要他命!」这句话,聂鹰从小就懂了。小时候在家族中,各人为了争夺那一点点修炼机遇,就是不择手段,尽可能的打压对方。更不用说,在这里,输了便是死的环境,聂鹰更不会留下祸害让自己头痛。

      「聂鹰住手!」感受着坚定的步伐,段祺瑞不由的慌张起来,可就是这时,葛连祁却大发神威,将四人牢牢拖住,让他无法来解救。至于段问,来了也是没用。

      段寒山快速向后退着,有心想要说一句求饶的话,但是身份所至,使他拉不下这个脸,而且在心里,依然存着一丝妄想,聂鹰不敢杀他!

      「聂鹰,不要杀我大哥!」穀口处,一道身影快速奔来。

      段祺瑞的话,聂鹰可以不听,但是这道声音,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数分钟后,段霜月气喘吁吁地赶到,瞧着聂鹰,眼神中居然是有着一丝欣喜。

      心语嘴唇微动几下,终于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聂鹰,放了我大哥好吗?」

      聂鹰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杀段寒山,已是必做的一件事。段霜月的到来,也只是让他死的时间稍稍延长了一些。这幺做,聂鹰也是为了卖段霜月一个人情。始终,与她相识之后,在段府那段日子,聂鹰得到了不少,虽然这一切,对方带着目的而来,但好处总归是得到了。而给段霜月面子,更多的,聂鹰是想求个心安。

      牢房中的问情,聂鹰可以无视,却不能当成没有发生。他并不是无情之人,这番暂且的让步,就当是还一个人情好了。

      「段姑娘,见到了你大哥的最后一面,可以让开了吧?」说这句话,虽然是很残忍,不过谁都知道,今天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段祺瑞等人一样,心语等人也一样,败者只有死。

      因为自己的话,而停下来,聂鹰这份举动,让段霜月很是开心,然而这开心仅是不到三秒。美眸中带起一层水雾,段霜月也知道,若调换了位置,段寒山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意见,而饶过任何一个心语身边的人,对此,她并没有怪聂鹰,这心中的伤心,只是因为聂鹰对她的平淡。

      段霜月的心思,聂鹰怎可能不知道?但是没有把段霜月当成是敌人,已经是触摸到了心底的那根线,在更进一步,不可能。

      「聂鹰,当真没有别的选择?」看着对方没有半点犹豫就点了头,段霜月漠声道:「那幺,我也想试试你的实力!」

      聂鹰沉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让开吧!」

      「我也是段家人,今天的行动亦有我的一份,死,则要陪着父兄一起。」段霜月冷冷地道,身躯微颤间,一股气劲快速涌出。

      瞧着对方左肩上的漂亮鲜花,聂鹰摇摇头:「段寒山,你要还是男人,就不要躲在女人身后!」段霜月的举动明显是求死,别说是她,任何一个这样的人,聂鹰都下不了手。

      话音落地数秒,该上前的人依旧是没有出现。段霜月冷冷道:「聂鹰,要杀我大哥,就先杀了我吧!」

      「这样的话,你就别怪我了。」神色骤然冷峻,刚刚因为段霜月出现而消失的凛然剑势再次弥散出空气中,仅仅是这一道气势,已让段霜月如置身于雷霆之中,对抗,无从说起。

      如鬼魅一般的身影,迅速越过没有半点抵抗力的段霜月,杀机狂涌而出,逼向段寒山,骤雨般的剑势,令的后者心跳急剧加快。

      「聂鹰,住手,若杀了我儿,段心语将死无葬身之地,你们所有人都将为此丧命!」段祺瑞大声喝着,身躯晃动时,拼着受葛连祁一击,急速向这边赶来。

      在这个时候,还用这种威胁的言语,无疑是更加重了聂鹰的杀机。

      「聂鹰,不要!」段霜月已显啜泣,人更是无力的跪倒在地。这份伤心,不是为了什幺,而是她知道,段祺瑞的威胁真正存在。

      「聂鹰,难道你忘了神元宗了吗?」段祺瑞拼命加速:「你杀死柳宣父子的消息已经传到神元宗,如果你杀了我儿,那幺他们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一切都是段心语在后面策划的。」

      犀利的剑势突兀地凭空消失,这番威胁足以让聂鹰停止杀段寒山的行动。他不怕神元宗,但是云天皇朝绝对不能得罪神元宗。

      「呼!」来到段寒山身边,段祺瑞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继而满脸怨恨地看着聂鹰。一切计画进展的如此顺利,眼看就要大事待成,就此被聂鹰破坏,怎能将他不恨,不怒!

      听了段祺瑞的威胁,心语快步从马车上来到聂鹰身边,而另一边,葛连祁也抽身出来,与心语对视时,均从地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望着二人的神情,段祺瑞森冷笑道:「葛连祁,你应该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你是说?」顿时间,葛连祁杀机大作。

  • 名称:宫崎骏动画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