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新番超清

   铺天盖地的能量,充斥着这小方天地,些许的劲气散发时,引动空间云气急剧翻腾,嘶嘶刺耳的声音响绝不断,直要将人耳朵震暴。

      身处气流攻击中心,葛连祁身躯不断摇晃。外人看见,以为他即将要被气流掩埋。但是段祺瑞四人明白,对方这看似不支的举动,却是在摇晃中不断地推卸着劲气,进而伺机待动,寻觅着他们的细微破绽。

      一场本该是惊天动地的战斗,竟成这样,葛连祁没有想到。对方四人,即便是联手,他也有信心一战。然而,庞家三兄弟的血红能量中渗出的血腥味,极大的影响了他灵觉感应,而且段祺瑞的能量奇异般的融入,更是让四人联手威力大增。逼于无奈之下,他只能静而后动,但是不能将这种状态保持太久,另一边,段寒山还在虎视眈眈。

      段祺瑞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困住葛连祁,好有机会灭杀段心语,只要她一死,那幺守护者们自然会退走。

      段寒山稍等了一会,仍不见僵局打破,终于是按奈不住,亮光一抹,长剑执手,大踏步向心语奔去,视线却是一直停留在葛连祁身上。

      葛连祁显然是发现了段寒山的举动,脸庞上微有一些着急,似乎不经意间,他自身能量有几分暴动迹象。段祺瑞冷冷一笑,事情如他所料的发展,怎会允许紧要关头失败?顿时厉喝一声,手中攻势更见淩厉。

      愈来愈接近段心语,段寒山脸庞上不由自主泛起几缕阴狠,长剑剑尖透露着摄人的森冷。心语淡漠的望着前方,一切,好像都无她无关,过分的从容,让段寒山心中杀机更盛,嘴角边狞笑不止。

      段祺瑞四人,已然发了疯,能量呼啸而出,声威竟然是盖过了另一处的数十人战斗中。胜利愈来愈近,可段祺瑞发现,葛连祁除了在开头略现紧张之外,此时已看不到他半分的着急,防守之时,似乎就在拖着他们,丝毫不为段心语担心。心中不由疑窦大起。

      小心的瞥了段寒山那边一眼,没有任何异变,一切尽在顺利的前进,这才稍稍的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全力地困住葛连祁。

      突然,山谷中响起一声厉吼,一道似风一般的人影闪电奔来,交战双方不由一顿,将眼神投向人影处,在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时,这道人影疯狂的沖向段寒山,剑吟之声如九天响起,犀利的剑芒暴射出去。

      「该死!」段寒山大骂,顾不上段心语,迅速回身,长剑兇猛递出,伴随着破空声音,闪电般的击打在了剑芒之上。

      「叮」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出现,段寒山身躯便是连连后退俩步,面色一寒,来人强大如斯,虽然自己仓促应敌,但是对手也并没有全力而发。瞬间的思虑,段寒山猛然向前,双脚重踏地面,手持长剑疾射而出。

      那知,人影竟是理也不理,身躯摇晃中,诡异的避开长剑,几个起落间,已上了马车,旋即在许多人注视下,人影紧紧地握住了心语的柔荑。

      「是他?」段祺瑞与另一处的段问倒吸一口凉气。只是片刻,段祺瑞脸色一片苍白,他想不通人影怎能从段府中逃出,观其刚才那一连串的动作,修为居然是较前俩月大有进步。短短俩月,大有进步,并不少见,但是俩月间,能跨越几个层次,这可能吗?

      段氏父子震惊时,由于心神尽在人影身上,段祺瑞只是隐约地听到,葛连祁却有一种埋怨的声音,什幺到不到的,什幺连累之类的话语。

      「心语!」看到伊人无恙,聂鹰安心了许多,神情也顺着松了下来。

      「聂鹰!」仿佛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心语顿时将身躯紧紧趴在聂鹰胸前,俩行清泪便是直直地落下。褪去了皇帝的外衣,心语也只是个平凡的女子,也需要一双可以依靠的肩膀。

      「这些日子你去那里了,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多想你吗?」啜泣的声音,让人听着感动,更让人难受。

      搂着怀中佳人,聂鹰自责道:「对不起心语,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在一个人离开。」

      「这是你说的,可不能反悔!」笑容中带着眼泪,直让所有人看的眼睛都直了,现在的心语还是一国之君吗?

      「小子,你是何人,活的不耐烦了?」段寒山冷喝道,对聂鹰,他恼恨不已,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此刻已经大事已成。念头至此,杀机一涌而出,快速地将聂鹰笼罩其中。

      看也不看段寒山,聂鹰轻声道:「心语,你坐着休息一下,我出帮你出气。」

      一把拉住将要下车的聂鹰,心语柔声说着:「他的实力不弱,你不要冒险了。」

      温和笑笑,聂鹰轻抚佳人青丝,略有些蛮横道:「这可不管,谁让他欺负我的宝贝儿,不把他揍的像猪头,这口气怎幺也顺不了。」

      一声宝贝儿,惹得佳人莞尔一笑,「你小心点!」心语了解聂鹰,知道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瞧着聂鹰跳下马车,段祺瑞连声大呼:「山儿,你小心点,他便是聂鹰!」前者突兀的出现,让段祺瑞心中吃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那座牢房是何等坚固?既然聂鹰成功从其中逃出,那幺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能让人小觑。

      「你便是聂鹰?」

      「你就是段寒山吧?」聂鹰淡笑,「果然和你老头长的很像!」

      众人愕然,不晓得聂鹰怎幺会说出这句无聊的话来,可接下来这句话,却让段寒山气的七窍生烟:「一样的贱!」

      「嘿嘿,聂鹰,你来得正好,不至于我杀了段心语之后,让你一个人孤独的活着。」段寒山冷声笑着,神色间的愤怒已是无法隐忍住。

      聂鹰摆摆手,无所谓地道:「只要你杀的了,儘管来吧!」

      「哼哼!」长剑微微举起,遥指聂鹰,突然间,身体快速移动,手中剑挥舞时,携带着兇悍劲气,流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影,狠狠地刺向过去。段寒山说的虽然狂妄,不过这番出手的架势,并没有轻视对手的意思。

      面对着这连绵不绝的攻击,聂鹰不屑一顾,神情极是嚣张:「让本少爷教教你怎幺用剑吧?」话音落,人已不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却是身在剑影中间。

      段寒山面色陡然一紧,因为他的灵觉之中,淩厉的剑影竟是无法攻到对方防护之内,他料不到敌人的实力如此强悍。

      聂鹰轻笑一声,并不是他实力有多强悍,比起段祺瑞等人,聂鹰自然不如,但是说到用剑,传承了无数年的剑修之道,又岂是段寒山可以理解的?

      人影轻巧的穿越在剑影之中,宛如一只蝴蝶在花丛中打转。双指微曲,淡淡剑气疾速弹出,射在剑影之上。每一次相交,均让段寒山感到长剑沉重了一丝,如此几次下来,他都有握不住长剑的感觉,心中震撼顿生,这还是在对方没有主动进攻的情况下。

      「这样下去,迟早会落败!」段寒山心中急速地盘算着,手中攻击更显淩厉,然而对方依旧暴风雨中的小舟似的,看前来危险,却始终稳固泰山。

      数分钟之后,长剑上传来的压力愈来愈大,段寒山已经无法挥动自如。而这时,一道人影猛的自剑影中暴射而出,剑影也随即消散,转眼时聂鹰已欺到了段寒山身边。

      段寒山大惊,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向一旁快速侧去,浅绿色奥气能量瞬间闪出,灌注与手中长剑,蕴涵着强悍劲气的长剑便是闪电般地猛刺而出。

      「这样倒有几分威势!」聂鹰那调堪味极重的语气再次迴响起,身影快速扭转,这一剑便告落空,直接段寒山气个半死。

      「只知道躲闪,如此懦夫,真不知道段心语怎幺会看上你?」百忙中,段寒山回了一句。

      「混帐!」似乎被段寒山激起怒火,聂鹰猛地刹住身体,迎着袭来长剑,双指划出一道淩厉剑气,似要破开天地的气势骤然闪夺而出,能量急速涌动之时,仿佛真的要破开天地。

      段寒山有些后悔了,感受着对方强大的气势压力,后悔自己方才的相激之言。现在相这些都太晚了,剑气下面,段寒山长剑撂起,不要命地将奥气能量注入,他知道,此时若不能将对方攻击挡住,那幺接下来,他就要陷入对方绵延不绝的攻击中,届时,下场将会更加惨烈。

      「叮叮」一连数声撞击,清脆地回蕩在天空中。紧接着一声闷哼,硝烟灰尘之中,突兀「当」的一下,段寒山身躯快速后退,而他手中长剑居然是一分为二。

      脚步在地面长拖而过,一道清晰的痕迹就此出现,身体稳住之后,段寒山忍不住,即是吐出一口鲜血,望着安然无恙的对方,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对方的实力,强悍至斯,徒手攻击,却能毫髮无伤的击败自己?

      聂鹰一脸邪笑地看着段寒山,十分肯定地道:「说了今天要将你揍成猪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要算话!」

  • 名称:七月新番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