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辣妹超清

   通明的灯光让大殿亮如白昼,将殿内人神情清晰的展露在空气中。

      先前那一缕似甜蜜或哀怨的微笑快速消失,心语沉思许久,方是慎重道:「皇都城内既然已经有死亡种族出现,那幺必定不止这几个。葛老,你辛苦点,务必要将隐藏在皇朝内的他们全都揪出来,朕不想自己的字民们遭受他们非人一样的迫害。」

      想到死亡种族的残忍,饶是心语心志如铁,也不免有些恐惧。

      「陛下放心,老夫知道该怎幺做。」葛连祁微微一顿,旋即正色道:「从今以后,陛下也要多加小心,老夫已将夏冰和寒梅二人调回,有她们跟在陛下身边,老夫也放心的多。」

      「这怎幺可以?」心语连忙拒绝:「跟着段寒山的人手本来就不多,在将她们二人调回,我们岂不是完全地险入被动?朕身边有一大群护卫跟着,无碍。」

      葛连祁呵呵一笑:「此事陛下不用担心,老夫早就安排好了,段寒山那里自有人跟着。」

      看着对方一脸不像说谎的样子,心语也只好接受了。

      一路急奔回到皇都城,天色业已暗。聂鹰缓慢行走在街道上,嘴里咕噜地念叨着:「好不容易出来了,事情还没开始做,皇宫现在还回不得。恩,先让心语知道我没事了,不然她得担心死。」

      他却是不知道,心语是在担心,不过担心的对象不是他,对他,已经準备好了家法。

      来到皇宫门口,对守卫们说了几句话,聂鹰快速地没入黑暗中。

      此行的目标,正是段府。皇朝危机,在聂鹰心中,文平三人已经除出,那幺剩下的就只有段家了,至于外来的,他暂时还没有能力去做。

      快速翻上段府高墙,隐入黑暗角落中。再次踏进段府,这里的气氛已是有了些不同。空气中,隐约透露着肃然的杀意。

      想来是因为文平一事,看到了心语身边的一些意外实力,而有所紧张。双目扫望,肉眼所及之处,全然没有了往常那般灯火通明。

      小心穿过一队守卫,聂鹰靠近了那个无比宽敞的练武场。沿着练武场的角落,聂鹰谨慎的向前奔去。夜探段府,听起来很可笑,但却是聂鹰心中唯一的想法。

      段家三兄妹,段寒山一直在外,聂鹰还没见过。主持府内一切的事务,必是段问与段霜月。刚刚收拾掉了文平三人,心语表现出来的强大与魄力,肯定会让二人心中产生一些破绽与惊慌。那幺来这里,或许可以从他们口中探听出一些隐秘的消息。

      快速在黑夜中掠过,沿着高墙,聂鹰如狸猫似的小心谨慎。颇有些路轻驾熟地避过一些守卫,很快地就来到了段府大厅。

      这里没有一个人,聂鹰轻易的穿过大厅,来到了后院。转了一圈,除了那些段府强者所居住的地方外,几乎将整个段府走遍,也没有发现段问兄妹。不由让聂鹰有些奇怪。

      「这幺晚了,段问兄妹不在府里,跑那去了?」至于那些强者们住的地方,他现在可不敢去,去了不等于是找死幺?

      甩甩脑袋,既然查不到什幺,聂鹰便是原路返回。不大一会,就到了练武场,手掌搭在墙壁上,微微用力,整个人轻巧地飘上了高墙,正想离开时,眉头猛地一皱,重又落回了地面。

      照着方才的动作,聂鹰在墙壁上不停的敲打,没过多久,便是找到了不对劲之处。这处墙壁,声音明显不对,这后面,似乎是空心的?

      「难道有密室?」聂鹰微微一怔,旋即在周围开始找寻。很快,便是发现,某一处,有一块不是很明显的凹槽。

      将手掌放入凹槽,片刻后,附近墙壁发出「轧轧」的低沉声,进而快速地分开,露出了一个仅可通过一人的小门。

      没有多想,聂鹰飞快闪入密室中。当墙壁恢复原状之后,聂鹰便是伸手不见五指。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大约十几分钟后,仍是一片漆黑,可以想像,这个密室会有多大。

      继续走了好一会,仍是不见密室中有任何古怪,聂鹰都在怀疑,莫非这个密室只是建起来玩的?摇摇头,灵觉继续在密室中搜索。

      这一次运气不算太坏,没过多久,灵觉感应到了生人气息。顺着气息向前,数分钟后,一个坚固的房间横立在聂鹰前方。

       

      或许是因为不怕被人发现这里,房间的门,微微地敞开一些,一道昏暗的灯光从房间中射出,而里面的人声也清晰的传了出来。

      「问儿,昨天晚上段心语在城中兴师动众,查清楚是为了什幺吗?」苍老的声音,聂鹰没有听过。

      「好像是因为聂鹰被掳,不过到底是什幺原因,还不得而知,所有知情人,都被段心语打入天牢。而且不知为何,天牢忽然规矩多了许多,没有段心语的圣渝,根本不得入内,所以还不能查到什幺。」这是段问的声音。

      聂鹰自惭,这一不见,居然是闹的全城沸扬?同时心中无比感动。

      「月儿,你怎幺看?」

      「这一次举动,心语或许真的是为了聂鹰。只不过,聂鹰会在飘香楼被掳走,这有点奇怪。到底是真被抓了,还是在防备什幺?王父,我们得小心点了,如果可以的话,大可不必等到酬始神恩时下手。」

      「王父?」聂鹰心中吃惊,这称呼虽然是有些奇怪,但聂鹰要猜不出来,那也是个笨蛋了。「段家比心语想像中,要更加隐秘。」

      正当聂鹰想返回将这个消息告诉心语时,里面传来的声音,让他暂时缩回来黑暗角落中。

      「这些事不用多理会,倒是你们要多注意城中有无奇怪的事发生。这段日子我想了很久,那天在文平中最后出现的那些人,很有可能是死亡种族族人。」

      「死亡种族?」段问兄妹大惊:「王父没有猜错?」

      聂鹰不明就里,不过是一个种族罢了,值得这些人这幺吃惊吗?

      老人点点头,凝重道:「大陆上,能够携带这幺多死气的,只有死亡种族。你们以后多多留意,云天皇朝,始终是姓段。问儿,你大哥那边有什幺消息?」

      「王父,大哥已经传信回来,镇北大将军已有意向投靠我们,但是他开出来的条件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什幺条件?」老人淡淡问着。

      段问道:「我们开出的条件,他要加倍,而且事成之后,封他为王,以后只听调不听宣。王父,这俨然是一个国中之国了。」

      老人冷冷笑道:「这萧进好大的野心!听调不听宣?哼哼,可以答应他,只要能助我们成事。他的国中之国,等皇朝在老夫手中安定下来后,倒要看看,他萧进如何去应付?」

      「是,那我赶紧给大哥传信!」段问兴奋道着:「那幺,一切都準备好了,只等始神庆典来临,届时王父就可以荣登大宝,一尝数十年来的夙愿!」

      「二哥,不要高兴太早?」段霜月冷声道:「心语身边还有葛连祁,还有那名疑似巅峰级的强者。军队数量,我们虽然佔有优势,对方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无法解决掉他们,只要心语无恙,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话。」

      段问神色肃然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巅峰强者虽是强大,但我们府中数十名精心培养的强者也不是吃素的,一拥而上,我就不信他们可以尽数抵挡的住?」

      老者沉声道:「不要将对方看的过高,影响自己的士气,也不要大意。我们筹谋了这幺多年,为的就是那一天,绝不能有失。况且,我还有后招,这一次,定要成事。」老者停顿片刻,旋即问道:「问儿,府中这些强者,你都确定了,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不会给我们拖后腿?」

      段问正色道:「王父无须怀疑。这些人来到府中之后,不仅荣华富贵养着,各种强悍武技仍他们所用,而且承诺日后,各自给他们一块地盘,做一方首领。这样的条件,没有人不会动心。眼下,就算是让他们杀进皇宫,恐怕他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如此甚好!对抗葛连祁与那另一名巅峰强者,就要靠他们了。能不能活着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也得看他们自己是否能卖命了,哈哈!」老者甚是得意。

      外面的聂鹰却是心头愤然,不禁为那些人感到可悲。被人利用暂且不说,即便日后段家成事,以老者现在的口气,到时候,怕是离死期也不远了,何况他们面对的是俩名巅峰级强者!

      「问儿月儿,儘快打探出聂鹰的下落,将他带入段府,只要有这个人在手中,我们的胜算大的多。」老者忽然凝重道。

      听到这句话,黑暗中的聂鹰大楞,什幺时候自己变得这幺重要了?百思不得其解,继续听了几句,在也没有什幺重要的资讯,反正晚上听到的够多了,也可以走了。身子悄悄地掠过昏暗的灯光,然后疾速向原路奔去。

      「朋友既然来了,何必着急这幺快走呢?」骤然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中,光线四射。

     

  • 名称:第一次辣妹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