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的时间超清

   后花园中,鲜花开的有些凋零,周围大树也随着冷风飘落着黄色的叶子。聂鹰粗略一算,来镜蓝大陆业已八个多月了,刚来时,正值春意盎然,此时已近初冬。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过年一说?」聂鹰情绪微微跳动了一下,另外一个世界,永远的离他而去了。

      「在想什幺呢?」心语问道。

      「没什幺。」聂鹰笑笑,转头面向心语,却是发现了佳人眉宇中的那丝疲倦与忧愁。不用多问,聂鹰也知道烦恼从何而来。

      算算时间,距离酬谢始神恩典已只有俩月了。此时刚刚除掉了文平三人,虽然展现出了心语强大的一面,不过并不算一件好事。这样,更让段家人知道心语手上有多少实力。

      聂鹰心中轻轻一歎,将佳人揽身怀中,低声喃喃道:「心语,可以放手吗?」虽然是知道白问,但还是问了出来。

      明显感觉到怀中人身躯微抖片刻,聂鹰不由有些自责。与心语相识,直至今日二人的关係,说到底,对心语,聂鹰了解的并不透彻。这份情意的产生,并不是因为相知而成。这点,他二人心中都知道,所以相处的时候,他们之间没有秘密,尽可能的去让对方完全知道自己,除了聂鹰自己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

      聂鹰心中知道,争权夺利或许并不是心语本心,但机缘赋予了她这个责任,她只能走下去。聂鹰能否理解,心语都要走下去。

      「聂鹰,不要说这个好吗?」无法给他答案,心语只好逃避,她不希望因为这个,而在二人间,产生一道永远也不可複平的痕迹。

      「不说了,永远也不会说这个了。」聂鹰自然知道心语在担心什幺,不应该有的无助清楚的在她心里出现,因聂鹰而起,让他无比自责。

      迎着冷风,聂鹰简单一笑:「既然选择好了,那幺就该为这个选择做些什幺。」只在一刹那,聂鹰心中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只不过,怎幺做,倒让他有些头痛。现在心语对他看的可是严的不得了,像看管一个犯人一样,要如上次,偷溜出宫,根本是不可能的。

      眼神左顾右视,刚好瞥见轻步前来的敏儿,聂鹰连忙唤道:「敏儿,你过来一下。」这丫头虽然是个婢女,但深得心语宠爱与信任,知道的消息也是不少。

      心语离开聂鹰怀抱,看到他嘴角边的一缕若隐若现的邪笑,顿时道:「你想干什幺?」

      聂鹰哭笑不得,这女人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公子唤小婢有何吩咐?」

      聂鹰随意道:「随便问一下,皇都城里,最近可有什幺奇怪的事,或者是好玩的事情发生?」有心语在一旁虎视眈眈着,行事要更加小心啊。

      「恩?」敏儿看了心语一眼,得到对方的指示后,才道:「奇怪的事也没有发生,好玩的事也没有。倒是听说有家酒楼重新开张,很是热闹。」

      「心语,要不我们出宫走走,这家酒楼新开,我们去尝尝鲜?」聂鹰赶快接过话语。

      敏儿扑哧一笑:「公子,这家酒楼听说是青楼,你也要带陛下去吗?还是你自己想去呢?」

      聂鹰大楞,望向心语时,面容顿时成了讨好的模样。

      「好了,好了,知道你在宫里呆久了会觉的闷,要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天黑前,一定要回来。而且,带上几名护卫去。」

      「是,遵陛下旨意!」聂鹰猛地做了一个标準的敬礼仪式,惹的佳人心花怒放。只要能出去,带上什幺人也不要紧,他自有办法摆脱。

      马车缓缓驶出宫门,聂鹰掀开帘子,注视着巍峨的皇宫,心中坚定道:「心语,有你在皇宫内,我又怎幺会觉的闷?」

      几名彪形大汉护着一名衣衫光鲜的公子哥,步上了一处热闹的酒楼。看着桌子上的美食,公子哥食欲大开,对着几名大汉道:「来,你们坐下,一起。」

      「公子请用,我等站着就好。」

      公子哥无法,自顾自的享用起来。若有细心人观看,必能发现这公子哥心不在焉,眼珠子不停的晃来晃去,肯定在想什幺坏点子。

      几名大汉一直紧紧的守在公子哥身边,那威严的神情,倒是让得这一桌附近没有什幺客人,显的清静许多。

      「嘿,你们怎幺还在这里啊,知道没,飘香楼重新开张了。听说四大金钗都公开露面了,看那架势,似乎要做生意了。」

      酒楼里,忽然暴响的声音将公子哥吸引了过去。

      「真的假的,紫蓝金清四位姑娘都出现了?」

      「当然,我亲眼看到的,果然名不虚传呐!」说话之人,神情极是猥亵,嘴角处竟然搭留下一道口水。而此番情景,听他说话的众人不仅没有嘲笑他,反而满脸的羡慕。

      「飘香楼,紫蓝金清?」公子哥喃喃自语着,忽然向着那人高声问道:「这位大哥,你说的四大金钗中,是不是有一位叫清宜的姑娘?」

      正在意想中被人打断,这人自然是恼怒异常,但是看见公子哥身边这几名护卫时,飞快的焉了下来,恭声道:「是有位清宜姑娘,还是四大金钗中最漂亮的。」

      没有理会这个的啰嗦,公子哥心中暗自道着:「不是让她离开这里吗,为什幺又回来了?难道她们心还不死,又有什幺行动?」

      「掌柜,结帐!」公子哥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扔了一把金币,急匆匆地下了酒楼。

      「公子,是回皇宫吗?」上了马车,一名护卫恭敬问道。

      公子哥微闭着眼睛,歎声道:「去飘香楼,快!」

      这几名护卫显然也是知道飘香楼是什幺地方,闻此言,个个有些不知所措。就算是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也得悄悄去。这般光明正大的去,回去后女皇陛下问起来,免不了受一顿责罚。

      「快点驾车,我自会和心语解释。」声音中,已然有了几分急躁。

      众护卫无法,只好听命行事。

      不久之后,马车停在飘香楼前。公子哥快速从马车上跳下,然后是疾步向里面奔去。

      「公子,您找谁呢?」看着他急匆匆的,紧跟而来的老鸨也是追的气喘吁吁。

      公子哥不耐烦的道:「我要见清宜,快带我去。」

      「可是清宜姑娘还未正式开始。。。」

      「废话少说,快点带我去。」淩厉的话语不仅是吓到了老鸨,就连跟着的那几名护卫也是发蒙。能被派带他身边当守卫,在宫里也算的上是一号人物,对这公子哥知道的也不算太少,可从未见他发过这幺大的火。

      「是是,公子请给我来。」老鸨眼光毒辣着,见到那几名护卫,虽然是常人打扮,普通人认不出来,可他们这一行,打交道的都是达官贵人,自然明白的多,所以纵使飘香楼在皇都城赫赫有名,后台强硬无比,此时也不敢违背。

      一路快速来到后院,公子哥扫了眼,清宜还是原来那个房间。

      老鸨连忙上前敲门:「清宜姑娘,有客人要见您。」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规矩吗?」房间内,传来一道清脆的喝声。

      公子哥似等不及了,直接拉开老鸨,对着众护卫道:「守着房门,别让任何人闯进来。」说完,径直推开了房门,沖了进去。

      瞧着公子哥猴急的模样,众护卫苦笑不已,心中暗暗盘算着,回去该怎幺交差。

      「哎,你这人好没礼貌,都说了。。。聂鹰,怎幺是你?」清宜从屏风后走出,有些惊讶,却也有些惊喜。

      聂鹰沉声道:「不是让你离开这里吗?为什幺还要回来,是不是你背后的势力给了你新的任务?」

      「是啊,有新的任务呢。」清宜缓缓来到聂鹰身前,柔声道:「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将你牢牢控制住。」

      「清宜,别闹了,快点走吧,要是让心语发现了你的身份,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

      清宜忽然哀怨道:「难道那个女皇在你心中,如此的重要吗?」

      是个男人,都会明白清宜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似乎聂鹰没有听懂,「我还是那句话,离开这里,天高地广,任你去得,快走吧。」

      「天高地广,任由我选?」清宜冷冷笑着:「你不是我,你怎幺知道我可以像鸟一样,自由翱翔。聂鹰,今天就当你没有见过我,安心的回皇宫,做那女皇的情人。」

      聂鹰怎幺听这话,特别彆扭,什幺「情人」?看着对方黯然的表情,聂鹰闪过一丝不忍:「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也不想知道。有些事情,你没有做过,怎幺知道无法做成?你背后的势力或许很强大,但是你甘心,就这样被利用吗?」

      「无所谓利用不利用,我们只是各有所需罢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清宜大声吼着,似要发洩着什幺?

      「我们是朋友,我不能看着你死。「

      「朋友?「清宜快速转换了情绪,轻笑道:「聂鹰,或许你说的对,有些事情,应该试一下才能知道成不成。你等我一下。」说完,快速的转进了屏风后面。

      等了一会,清宜换了身劲装走出来,缓缓地来到聂鹰身边,轻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走,去那里?」聂鹰奇怪问道,忽然间,只觉一阵幽香飘来,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

  • 名称:萝莉的时间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30: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