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明乃超清

   强行将即将涌出的鲜血咽了回去,脚步随之踉跄了一下。与黑衣人一击,成功的实现了聂鹰的计画,却也受伤颇为不轻。而这一路疾奔,更加剧了身体的伤势。

      来往行人们瞧见,纷纷避开,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这一集体让步,倒是让文忠的追逐方便了许多。只见他猛的速度增快,强悍的气势快速地逼向聂鹰。

      「吗的,阴魂不散?」聂鹰骂了一句,脚掌猛地一蹬,身躯直直升起,在空中翻腾一圈,直接落到房屋顶上,然后飞快地掠行前面。

      文忠冷冷一笑,聂鹰此番举动,无疑是找死。身在人群中,或许文忠还会顾虑一下,但是高空房屋上,只要出手快一点,那幺便没有半点后果可言。

      然而,在聂鹰跳上另一处房顶后,竟是又沖回了下麵。紧接着,在文忠视线下,聂鹰似走投无路一样,窜进了一处热闹的楼房中。

      「花样还真多,想借着这样的掩护逃走?做梦。」不到一分钟,文忠跟着追进了楼房中,但是见着里面的情景,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大厅中异常热闹,吵杂声不断,似乎聂鹰刚刚沖进来,给这里带来了一些骚乱,又像是根本没有打扰到他们一般。来到这里,以文忠之能,也不由地将气息收敛了起来。

      微沉片刻,文忠便是向着后院走去。很快,来到一处阁楼前,稍做停顿,看着房门开着,也不敢强行进入。在房门前敲了一声,才是迈步走进。

      「什幺人,先不要进来?」紧接着,文忠耳边隐约还传来一些衣物抖缩的声音,无法,文忠只得停下步子,心中恼恨不已,「这小子,怎幺刚好跑进这里了?」耽误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是让聂鹰多了几分活命的机会。

      片刻后,在屋内人同意下,文忠走进去,房间很大,但是瞒不过文忠的灵觉。视线快速扫过,便是停留在一处敞开的窗户上。

      「刚才那人从这里跑了?」指着窗户,文忠沉声问着,随之人也来到了窗户边。外面一片漆黑,借着房内的灯光,也看不出五米的距离,而他的灵觉,已经感应不到聂鹰的蹤迹。

      「小女子正在睡觉,忽然闯进一人,小女子不知道那人想要做什幺?害怕的很,便一直躲在床上不敢出来,直到大人过来。」这女子哆嗦地道着,此时面容上还带着几分惊吓。

      文忠不耐烦地摆摆手,女子的啰嗦让他厌烦,冷声喝道:「刚才的人是不是从这里跑的?」

      「小女子一直躲在床上,只觉得一条影子快速地划过,然后窗户打开了,其他的我没看见,不过我想应该是的。」女子似乎没有听见文忠的冷言,依然喋喋不休。

      「住口。」文忠厉喝一声,旋即是将灵觉展放到极至,认真地扫过房间各个可以藏人的地方,可惜一无所获。片刻后,脸色阴郁地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在文忠离开房间之后,女子脸庞明显地鬆懈了下来,似非常欣喜。等了一会,女子快速地奔向屏风后走去。蓦然,女子身子顿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幺,忙是转过身子,将房门关起来,然后回到床边,正想躺下睡去时,瞥见窗户还开着,连忙着起身向窗户走去。

      「啊~~」原来窗户边,淩空站立着一人,原来是文忠。

      「大人,您在这里做什幺,吓死小女子了。要不您进来做做,反正小女子晚上也没事情?」女子吁了口气,拍了拍那令人眼馋的胸口。

      文忠皱皱眉头,没有理会女子,再次打望了房间数眼,然后悻悻地离开了。

      待文忠在视线中消失,女子重重地喘了口气。回到床边,顿了半响,才向屏风那边走去。

      「公子,那人走了,您可以出来了。」屏风后,贴着墙壁,有一处不大不小的暗格,这里,平常是女子用来放一些贵重物品的,现在倒正好成了聂鹰藏身之所。

      从暗格中爬出来,聂鹰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地喷了出来,脸庞苍白的吓人。

      「公子,您怎幺样了?」女子连忙上前,将聂鹰摇晃的身躯扶住。后者,直接地靠在了女子娇躯上。

      被女子贴身扶住,感受着对方温玉般的娇嫩柔滑,聂鹰不由摇摇头:「清宜,这次多亏了你,否则,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

      「要不是公子方才提醒,清宜早就露了馅。」清宜轻声说着,扶着聂鹰来到了床边,「公子,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给您打盆热水。」

      胳膊正好抵在清宜胸前,一股柔软顿时传来,饶是聂鹰至此,仍是有股邪火快速从小腹下升上,咬了咬舌尖,让头脑清明了一些。

      将热水端至聂鹰身前,清宜小心翼翼地解开聂鹰的衣服,胸膛上,一道深深的掌印清晰可见,触目惊心。要不是身体够强,聂鹰也不敢去冒这个险。

      「疼幺?」清宜轻轻地擦拭着伤口上的血迹,这样依旧是传来阵阵疼痛,不过在清宜的温柔下,似乎掩盖的完全不见。

      清洗完伤口,将乾净的衣服披在聂鹰身上,清宜轻声道:「公子,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说完,俏脸庞顿露一抹娇羞。

      看着清宜,聂鹰一楞,想到了些什幺,旋即是有些苦笑的点点头:「清宜,你守在门口,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说完,聂鹰闭上眼睛,快速地摆出了修炼姿势。时间只有三天了,偏生这个时候发生了这等事情,让他措手不及,如此,怎能不急?然而,这一次,却给了聂鹰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藏在暗格中,本也是无奈之觉,房间就这幺大,如果逃出去,危机更大,所以聂鹰只有赌一把。文忠虽然灵觉强大,不过,就太过于自信。在他眼里,聂鹰现在的实力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所以扫视一圈,便是离开。即使小心,在外面停留了一会,依然没有料到,被他视为猎物的聂鹰是更加谨慎,灵觉之强,不是他可以想像的到的。

      俩个世界,是人,都是一样。修炼之人,拥有强大的力量,与超感灵觉,所以让得这些人,做起事来,防範小心有余,仔细略现不足,对自身实力过于依赖。狮子搏兔,尚且全力。文忠若是亲自在房间中搜查一下,现在他带走的,必将是聂鹰的人头。

      而聂鹰赌的正是文忠对他自己的自信,灵觉可以当眼睛,但却不是眼睛。

      时间缓慢流逝,房间中聚集着浓厚的灵气,随着周身灵气的缓慢涌进身体,聂鹰苍白的脸庞慢慢地複之红润。清宜就坐在聂鹰对面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对房间中的变化,她只是偶然露出一丝的诧异。

      对于聂鹰,她已经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情。身处飘香楼这种环境下,多年的训练,让她们不得对男人有感情,天知道,她为什幺会对聂鹰产生?或许是他的风趣,或许是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放蕩不羁,又或是那种,在聂鹰眼神中,前俩次相见,都没有显露出看不起人的目光。

      「呼~」缓缓吐出一口气,聂鹰睁开了双眼,不由生出一抹苦笑,来到镜蓝大陆,好像运气不太好,出了沙唐小村后,经常在生死边缘徘徊。当瞧见对面的清宜,目光中已多了许多感动与感激。

      「谢谢!」一个青楼女子,仅仅是俩次短暂的相遇,就能这样帮助聂鹰,一个谢谢不足以偿还对方的恩情,但是眼下,也只能说这句话。

      「公子,您没事了吗?」含笑看着聂鹰,清宜颇为惊喜,因为她从对方眸子中,看到了对方的情绪,这正是清宜想要的。

      「没事了。」聂鹰从床上下来,揉揉自己的胸膛,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清宜,这次多谢你了。这份情,日后,聂鹰必会报答。」

      「聂鹰?」清宜呢喃几句,有些羞涩,忙道:「我不要什幺报答,只想。。聂公子,你这是要去那里?」抬起头,看见聂鹰正往门口走去。

      聂鹰止住脚步,转过身子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久留,姑娘请保重。」并不是聂鹰不通情理,或是不解风情,而是时间确实来不及了,他要赶紧找到心语,说明一切。他不容心语有失。

      「聂公子,昨天那人抓不到你,肯定会怀疑你躲在这里。顾忌飘香楼的实力,他不该乱来,但是必会派人在外面等候,你现在出去,岂不是又要。。。」清宜轻歎一声,她头一次知道,牵挂一人,担心一人,会是这样甜蜜,而又苦涩的感受。

      聂鹰沉思片刻,清宜说的对,文忠找不到自己,肯定会怀疑自己还躲在这里。有怀疑,以他们的势力,自然不会放过,以聂鹰现在的实力,正面对上,只有死路一条。只是他们会顾虑飘香楼,有点出乎聂鹰意外,不过这不是他要知道的。

      「也好,暂时先呆在这里,等晚上在想办法溜出去。」

      闻听此言,佳人顿时对聂鹰嫣然一笑,如此,便是风情万种。。。

  

  • 名称:不知火明乃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