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速宅男超清

「哎,这里你不能进去,快让开,别扰着我们做生意!」门口大汉捂着鼻子,拦在想要进入飘香楼的人,厌恶地说着,甚至于连推都不想推。

      年轻人微皱眉头,话也没有说一句,变戏法似的,左手上突现一把金黄色的物品。顿时间,大汉的眼睛无比亮堂,如川剧变脸一样,快速转换。

      「公子,您请您请!」

      没有理会对方脸色的变化,年轻人直接进了飘香楼内。不论是那个世界,人们看重的首先都是权势和财富。

      进了飘香楼,便是在也没有异样的眼光,毕竟,门口的数名壮汉可不是吃素的。

      「公子,您有熟悉的姑娘吗?」老鸨热情地说着,看在钱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贴近着年轻人。

      「清宜姑娘还在吧?」聂鹰饶有意思地笑着。

      已进了皇都城,事情显得不那幺着急了,而且皇宫,也不是想进就进的,即使聂鹰有着心语给的通行令。况且,这大白天的,很容易被人发现,一个如此狼狈装扮的人,却是轻易地进了皇宫,稍有几分势力的人,就会打探出什幺,到时候,就是打草惊蛇了。

      房间中,依然是那幺的清香诱人,聂鹰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在山上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这温玉软床倒很是想念。

      见着聂鹰这付模样,清宜不由大吃一惊,若不是飘香楼等闲之人不得入内,恐怕她真要以为那里的流浪汉给闯了进来。

      唐突到佳人,聂鹰不觉尴尬笑笑:「清宜姑娘,实在不好意思。快给我备水,这付样子,确实难以见人。」

      「公子请稍等。」清宜掩面笑道,聂鹰的客气与风趣,为他赢的佳人好感增添了不好的分数。皇都城,飘香楼,大名鼎鼎,能进来这种销金窟的,那一个不是权势之人,像聂鹰这样没有盛气淩人的,非常少见。

      躺在温水中,骨头就要发麻了。微眯的眼睛陡然瞧见佳人缓慢走来,身上衣物正在减少,聂鹰连忙阻止:「清宜姑娘,洗澡我会,请你先出去吧。」

      「摁?」看着聂鹰已经洗净的脸,清宜楞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他曾经来过,又或者是为聂鹰的话而奇怪,来到这里,却又不让自己陪。。。。

      「公子,您真的让我出去?」

      聂鹰微微侧身,背对着清宜。这种享受,示意的这些年来,不是没有得到过。不过现下,心中有了牵挂的人,可免则免吧。

      「那幺公子,我到屏风后陪你说说话。」清脆声里,似微有一分失望?

      「那也好,我正想和你打听个事。」待得佳人不在,聂鹰才是放鬆了下来:「城中好像突然冒出来一些人,姑娘可知道为什幺吗?」

      清宜浅声道:「公子你好像真的避世很久了,这幺大的一件事都不清楚?三天后就是皇朝军务大臣七十大寿,各地官员以及多数势力都来为文大人贺寿,为防有人捣乱,所以城里才会戒备森严。」

      「文平大寿?」聂鹰嘀咕一声,联想到魂血战团,神情猛然一震,急声问道:「你知道他请了那些人吗?」

      「凡是稍有身份的,他都请了,而且女皇陛下也会来。这事已经轰动整个皇都城,文大人真有面子。」

      「心语也来?」聂鹰顿时明白了,文平想在大寿那天,引心语出来,借机谋朝篡位。

      「该死的文平。」聂鹰狠狠地骂了一句。

      「公子,您说什幺?」

      「没什幺,姑娘,快将衣服拿来给我。」连忙从宽大的浴桶中站起来:「还是我自己拿。」穿戴好之后,直接如上次一样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又是这样?」悄声细语中,蕴涵着一缕不为人知的哀怨。

      出了飘香楼,看准了方向,聂鹰飞快地向前掠去。

      华灯初上,大街上到处是人群。已经顾不上掩人耳目,仍凭看到的人指指点点,聂鹰在房屋上,似狸猫一样跳跃。

      来到皇宫大门前,聂鹰迫不急待地将金牌扔给守卫士兵。

      「公子是想见陛下?」这样的金牌拥有的人没有几个,所以士兵们知道每一个人手上的金牌是怎幺来的。

      「不错,快点开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聂鹰脸庞上那道已经浅浅的伤疤此时清晰可见,让他看起来狰狞无比。这一世为人,情之一字,是聂鹰对大的缺点,但是他并不想改掉这个缺点。人活一辈子,总要有一些守护的东西。

      「陛下出宫了,公子是否还要进去?」看到聂鹰如此着急,士兵也不敢怠慢,很快打开了厚厚的宫门。

      「知道陛下去那里了吗?」连士兵都知道心语不在宫里,那幺心语就不是微服出宫,应该可以从他们嘴里探听到心语的下落。

      一士兵无奈地道:「小人们身份卑微,无法知道陛下的行蹤。」

      「好好地守着,若是陛下回宫,告诉她,我来找过。还有,让陛下这些天千万不要离宫。」说完,聂鹰快速地向蓉城别苑奔去。

      皇宫中除了心语几人,也没有聂鹰认识的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心语。文平是否要造反?还是一件隐秘的事情,对于这些士兵,聂鹰也不能就此说出,以免引起震荡。

      夜色正浓,为聂鹰的狂奔作了几分掩饰。皇都城太大,从皇宫来到蓉城别苑,以他不要命的速度,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

      推开大门,里面黑灯瞎火,没有一个人。聂鹰顿时有些焦躁:「心语,你到底去了那里?」

      走出别苑,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天空上,几颗星星似有若无的挂着。无法找到心语,聂鹰阴沉地在街道上走着。

      或许是太入神了,以至于都没有发现,一向热闹的街道,来往的人竟然是没有多少?走着走着,聂鹰猛然神情大变,漫不经心的身躯飞快地掠向一边的几处房屋空挡中,继而直接跃上房顶,向着前方没有灯火处闪去。

      「小子,这一次,你别妄想逃走。」一道熟悉的声音自天空中阴森地传来。正是文忠。话音还在空中飘浮,十数条人影从四面八方的黑夜中,疾速射向上窜下跳的聂鹰。

      瞧着众多强者的合围,聂鹰暗骂一声:「该死。」心中记挂着心语的事,居然将平日里的万分小心给抛到了脑后。

      目光稍微扫视了一圈,在灵觉帮助下,聂鹰迅速调整方向,向着其中一处掠去。人在半空之中,一抹亮光飞速升起,淩厉的剑气在剑尖稍做停顿,然后无比快捷地射向前方之人。

      众人微微一惊,均是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聂鹰竟然不直接沖出包围圈,反而主动进攻,让他们的一番打算顿时落空。

      微弱灯光映射下,聂鹰嘴角边,泛起一缕冷冷的笑容,若不是灵觉强大,他真的会如对方所想,按着刚才的方向沖去。那幺就着了敌人的道了。

      「好小子?」文忠冷冷喝道,身影一闪即现,出现的地方,正是聂鹰先前所奔的方向。

      剑气穿过空间气流阻挡,眨眼间射到黑衣人身前。黑衣人身躯微微一顿,举起手中重剑,狠狠地砸向过去。

      「嗤」地一声,剑气消散,黑衣人得意的笑了一声,重剑一挥,便是向前沖去。但是瞬间,黑衣人身影猛地顿住,聂鹰已经不在他视线中。

      趁着黑衣人格挡的空隙,聂鹰快速地掠向一边,朝着另一人射去。这般举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却让这些人杀机更浓,如此,分明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找死!」那人大喝一声,身形一错,避开了聂鹰的攻击,双脚互相接触,便是出现在聂鹰一侧,手掌带起强大的力道,重重地劈向聂鹰胸膛。

      快捷的速度,让聂鹰逃不了,单掌成刀,轰然劈出。俩掌相交,卷成气流成柱。一声闷哼,后退几步,旋即人影飞速闪来,强悍的掌劲狠狠地击打在聂鹰胸口,使得聂鹰飞速地向后退去。

      「不自量力!」众人冷哼一声,快速地向着聂鹰围去。

      可惊奇的是,聂鹰在后退之中,速度依然矫捷,那般模样,似乎并不是被击退时该有的姿势,而是故意设定。在这里,不像是山脉中与老四对战,聂鹰没有半点的依仗。靠着灵觉,首先挑上了这些人中最弱一人,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实力,进而轻视自己。然后攻向另一人,挑起他们的怒火,使那人一开始不会有试探心理,直接出最强的攻击,将他击退,借此逃生。

      一瞬间,想到这幺多,聂鹰经验确实丰富,但也危险之极。若非文忠自信,感应到聂鹰实力已经不堪一击,自己不屑动手,而且十多名黄级强者在,根本不怕,那会让聂鹰逃的出去。

      「上当了,好狡猾的小子!」等文忠发现不对之后,聂鹰已经沖到远处。冷哼一声:「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会无用!」不见有任何动作,文忠身躯直接腾上空中,如大鹏,闪电般地射向逃远的聂鹰。

      仅仅是数分钟的时间,聂鹰重新出现在文忠视线中。感受着愈来愈近的强大气势,聂鹰快速扫了眼周围,没有多想,向着灯光明亮处沖去。

      皇朝有法令,不得在城中大生事端,上一次,因为这个,文平被禁半年,若这次再被发现,就算文平势大,能无事,也无法保出文忠的性命。而一位绿级强者,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意味着强大。

      此举果然奏效,愈接近人群,文忠的速度不得不慢了下来。如此,聂鹰在全力之下,逐渐地拉开了二人的距离。略微松了口气,聂鹰慌不择路,身体涌动的血气,加上对方气机的锁定,使他脚步有些浮动。

      强忍着胸口的痛楚,聂鹰疾速在人群中穿行。这样虽然令得对方难以追捕,但是人群总会散,而且,严重的是,聂鹰支持不了多久。

  • 名称:飙速宅男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