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心语二人之间的对话,一字不拉地落入聂鹰耳中,对老者的提议,聂鹰并没有心怀怨恨,作为一个臣子,这是必须的。

      耳边依旧飘蕩着心语那番近乎是表白的话,聂鹰醉心之间,心情自是无比地沉重。神元宗势力之大,聂鹰已经知晓,会给皇朝给心语带来的多大的压力,聂鹰也知道,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在心语心中,竟然会有那幺高的位置。

      深深地吸了口还显冰冷地空气,不过聂鹰并未感觉到冷意。望着那用人工作出来的葱郁的颜色,聂鹰想都不用多想,便是已经作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这样,就好好地看一下这皇宫吧,也好在心里留一个记忆。」说出这番话,聂鹰非常平静,但是神情间的表情却是多有不舍。

      临近天黑,聂鹰才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步入宫殿内的院子,就看到房间内亮起的灯光,以及传来那诱人的香味。

      快走几步,推开房门,心语与敏儿正在房间中等着,桌子上,热腾腾地饭菜。

      「公子,您回来了,小婢真以为您在皇宫中迷路了?」敏儿轻笑着道,似乎没有明白聂鹰那句话是什幺意思。

      心语嗔怪道:「让你在皇宫中走走,没让你一走就是一天,饿了吧。」

      好似哄小孩地语气!聂鹰裂嘴一笑,对着二人道:「宫中很美,让我忘了时间。敏儿,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想和心语好好说说话。」

      「是!」瞧着聂鹰笑眯眯地神情,敏儿应了一声,若有所思地走出了房间,「嘎吱」一声,将房门带上了。

      「想和我说什幺呢,这幺神秘?」将碗筷摆好,心语俏笑地看着聂鹰。

      以心语的身份,送饭,整理碗筷,这些事原轮不到她来做,现在为了聂鹰,心语更像一个普通家的女孩。不经意地举动,让聂鹰更坚定了心中所想。

      「和你认识了这幺久,还从未一起吃过一顿饭,好像很不应该。」聂鹰说着,坐了下来,伸手端起空碗,盛了一碗热汤送到心语面前。

      心语嫣然一笑,接过热汤。同样的一个动作,却有不同地感受。时间就在二人晚餐中缓慢流过,慢且平和。

      「恩,吃饱了。」庸懒地姿势,将心语美妙地身材完全地展露出来,给人无限地遐想。

      聂鹰淡然一笑,亲自给心语斟满一杯茶水,然后坐在她对面,随意问道:「心语,你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忙碌吗?」

      心语轻笑,「都习惯了。父皇曾在一次战争中受过伤,所以只有我一个子女,于是懂事开始,就跟在父皇身边,为将来登基做準备。」

      「出生在豪门大族,其实未必是一种福气。」说着这句话,聂鹰不知道是说心语,还是他自己。

      「呵呵,但更多人却愿意有这种出生。荣华富贵,谁人不想啊?」

      聂鹰轻声呢喃:「是啊,谁不想啊。只不过,付出得不一定会比得到的多。」

      凝视着聂鹰那张不太吸人眼球地年轻脸庞,心语正色道:「这幺多年,我过的很累,时刻在幻想,若我有一个哥哥或是弟弟来继承皇位,会不会轻鬆点呢?对皇帝这个身份,除了能帮助百姓们外,也一直没有自豪过,但是直到遇见了你,我才发现,有你在,无论这个身份会给我带来什幺,我都会乐意接受。」

      聂鹰一楞,他没有想到,心语没有顾忌到自己的身份,说出这样一番直白地话语,感动之余,心在微微地动摇。

      「要是有一天,我不在这皇宫,不在你身边,你。。。。」

      「不会的。」心语打断聂鹰的话,竟是有些霸道:「只要你不讨厌我,我就不会让你离开。皇宫里的生活虽然压抑,但我会努力地让你感觉到快乐。」

      「心语?」聂鹰在心中深深地吸了口气,将那快要涌上脑中的冲动强行压了下去:「有没有想过,有一天皇朝稳定下来,你将皇位让于别人,从此去过安定,没有任何斗争的生活?」端着茶杯低头轻抿了一口,借此不让对方发现他现在的表情,声音也努力变成随意之说。

      「我也想过呵!」心语道着,俏脸上忽然露出淡淡地绯红,旋即是正色道:「不过是谈何容易?皇朝稳定,不难,但难在人心。自我坐上这个位置,接过这个责任,我便是知道,这辈子很难再去摆脱。聂鹰,身在人世间,那里会有真正让人安定下来的地方?」

      「那倒也是,即便傲啸大陆,纵横天下,也无法去过上平定地生活。」聂鹰淡淡道,身为女皇,心语看的,比聂鹰要透彻许多。

      「怎幺会想到问我这个问题?」心语平静地看着聂鹰,以她的聪明才智,自然会想到,聂鹰这样问,不会是心血来潮。

      「没什幺。」聂鹰笑了笑,捧着茶杯道:「只是不想看见你过得太累,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总之,我认为,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你。」

      「没有什幺适不适合,适应了也就习以为常了。从小身在这皇宫中,见多了林林总总,有些事,早已麻木了。」提起这些,心语眉宇间,自有一股落寞,但也仅此而已。

      「好了,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看了聂鹰一眼,神色颇有些无奈,女皇的身份,让心语无法如其他人一样,尽情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心语?」在心语即将迈出房门的时候,聂鹰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怎幺了?」回转身子,心语明眸流转,看到聂鹰有些热切地目光,不由得娇躯有些不自然。

      漆黑的眸子,逐渐转为清澈,聂鹰忽然走上前,双臂一伸,狠狠的将她搂进怀中,正色道:「不管什幺时候,都不要顾虑到别人,因为不值得。」

      「别的人是不值得,但是有一个人,却让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心语放颜甜笑,彼此目光再次交流一会,才转身离去。

      任由着冰冷地凉风从敞着的房门中吹在身上,似让聂鹰头脑清明了一些,看着佳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那因为心语最后一句而有所动摇地心,已经重新无比坚定起来。

      在皇宫中安静地呆了一些日子,聂鹰将整个皇宫闲逛了一遍,无论是藏书室,还是各处宫殿。对此,心语也十分高兴。初时,她以为聂鹰因为修为尽失,而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现在瞧得聂鹰如此高的兴致,渐渐地将这件事给淡忘了下去。

      月色如霜,撒在人身上,微有几分寒意。一道人影疾步穿行于皇宫中大道上,对于那些士兵们,没有丝毫地避让。这样的速度下,人影很快就来到了出皇宫的大门边。

      顿足于宫门旁,人影转首回望着里处地灯火,依稀间,似乎看到了那个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

      「心语,你多保重!」

      「公子,这幺晚了,您要出宫?」

      掏出心语给的金牌递给守门士兵,对方连忙恭敬道着,其他几人快速地打开宫门。

      聂鹰点点头,从宫门中走了出去。转身看着宫门缓缓地关上,「轰」地一声,仿佛是一个世界被硬生生地隔开,但同时,心,也随之坚硬起来。

      夜深了,皇宫外的广场依然人群涌动。随意选了方向,聂鹰快速没入人群中。离开皇宫,等若是失去了一张保护网,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便是找处安静的地方儘快地将实力恢复。届时,不管是段家,文平一伙,还是那潜在敌人神元宗,聂鹰都有信心去面对。现下照样有信心,不过适当给自己一些压力,进步会更快一些。

      一个黑夜过去,令所有人都开始了新的一天,皇宫中也不例外。从朝堂上退下,心语的芳心已经飘到了某一处,带着敏儿,飞快地朝后宫赶去。

      轻敲几声房门,数分钟后,没人搭理。心语悄声问外面的宫女:「聂公子还没起床吗?」

      宫女恭敬道:「是的,昨晚熄灯之后,便没有见到公子出来过。」

      心语眉头轻皱,敏儿见状,赶紧推开了房门。聂鹰虽然修为已失,但一个修炼之人,绝不会到这个时辰还未起床。

      「陛下,公子不在。」进到房门的敏儿惊呼。

      房间里,所有的物品都摆的整整齐齐,好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但是,心语依然可以感觉到,这里还存留着聂鹰的气息。

      「陛下,公子说不定出去走走了。」瞧着心语的表情,敏儿连忙道:「来人,去把公子找回来。」

      「不用了。」心语望着平整地大床,回想起聂鹰前些日子晚上和她说的话,她已经知道,聂鹰走了。

      「陛下?」

      「你先出去,朕想一个人呆会。」摒退了所有人,心语顿时无力地靠在聂鹰曾睡过的床上。

      「为什幺要走,为什幺又要为了我而走?」心中有了答案,但心语还是想不通。与聂鹰相处虽然不久,可对他,多少已经有些了解,所以很多事,心语都没有告诉聂鹰,就是怕他心中有压力与负担。

      那张比男人还要坚强地脸庞上,此刻,情不自禁地滴落俩行清泪,「聂鹰,知道吗?这辈子你是让我第一个动心的男子,也是让我第一次为人流泪的男子。聂鹰,你在那里?」

     

  • 名称: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0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