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超清

「老爷,你当真要与他们共谋?」秦留二人离去后,大厅厚实的屏风后面,便是走出位老妇人,看着文平,多有几分担心的意味。

      文平冷冷一笑,「这俩个小家伙,平时里对我阳奉阴违,知道老夫被陛下软禁,心知不好,才来与老夫商量所谓大计,以图日后的富贵,以为老夫不知吗?哼哼,这次不仅是段心语,便是他们,也要让一起去见先皇。」言语中,充斥着一股讥讽与不屑。

      老妇人踌伫了稍许,渴望地道着:「老爷,事情成功了,不要杀了陛下,就将她关起来,行吗?」

      「妇人之仁!」文平立马呵斥着,许是想到语气过重,忙是缓声下来,柔和道:「夫人呐,政治上的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幺简单。你好好想想,若是段心语赢了,抓了我,你想她会放过我吗?」

      「会的,一定会的。」老妇人不假思索地道:「陛下从小跟着我长大,以我们之间的情分,她不会对我们怎幺样的。」

      「妇人之言,不要忘了,杀你弟弟的兇手此刻还在皇宫,在她身边,指不定享受着什幺样的待遇呢?还为她求情。哼!」

      冷言一句,文平快速地离开了大厅,留下了一脸黯然地老妇人。

      …………………………………………..

      房门外,传来几声轻轻谨慎地敲门声,聂鹰打开房门,却是心语端着丰盛地饭菜在外。瞧着她那有些着急的神情,聂鹰心中顿起一股暖意,这种关爱,除了在母亲身上得到过之外,便只有。。。。

      「都一天一夜了,你一粒米也没进,现在的你,可不是以前的你。」心语嗔怪道,提起聂鹰修为尽失地事情,也变得很自然,似乎是不怕对方听到这样话,而心起不悦。

      肚子咕噜一声,聂鹰与心语都是笑了起来。吃着佳人亲自送来的饭菜,倍感可口。

      双手枕着下鄂,就那幺自然地靠在桌子上,心语目不转睛地看着聂鹰吃饭,那模样亲切地犹如邻家女孩,丝毫不会令人想到,她便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皇。

      瞧见聂鹰虎吞狼咽吃完桌子所有饭菜,心语甜甜一笑,看见他嘴角边还带着几粒饭粒时,便很自然地伸出玉手,温柔地将它擦掉。

      感受着突然而来的温柔时,聂鹰心中的那股感觉愈来愈浓烈,似有压制不住突兀。听着手边传至地呼吸,心语嫣然俏笑,却是没有说一句话,似也在享受这难得地柔情与宁静。

      不知几时,房门外,响起一声清脆地恭敬声:「陛下,葛老回来了,就在御书房等您。」

      「我去去就来,你若是无聊,让敏儿陪你到处走走。」心语轻道了一声,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微笑着目送佳人离去,房间中却依然流动着无尽地柔情。

      「公子,可要小婢陪您走走?」敏儿在房间外恭敬地道着,许是聂鹰因为心语的事情,而让敏儿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也好,在房间里呆久了,多少会有些闷。」伸了个懒腰,在敏儿的带领下,随意地逛起了皇宫。

      缓步行走在皇宫内青玉石路上,或许是因为心语是女儿身,皇宫中倒是少了许多莺莺燕燕,由此也多了几分安静。

      「公子笑什幺呢?」瞥见聂鹰惬意地笑容,敏儿问道。

      聂鹰淡笑道:「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这样地在皇宫中行走,而且,这皇宫并没有我想像地那幺威严与压迫。」

      敏儿轻声道:「女皇陛下自登基以来,便是废除了多项奢华与不合理之处,所以现在的皇宫才有着与以前几朝不一样地宁静。」小脸上泛起一种从内心发出地崇敬,同时隐藏着一分深深地心疼。

      「是啊,一个女子,想要撑起这样大的一片天,何其之难?」聂鹰将目光投向远处,顿射出令人毫不怀疑地坚定。

      「公子,起风了,您的。。。」

      聂鹰摆摆手,仍是向前走着:「你忙去吧,我各处走走。长这幺大从没有迷过路,今天,我想在皇宫中好好地迷上一会。」

      步子忽然是放快了一些,将敏儿放在了原处。怔怔地看着聂鹰渐远地身影,耳边依旧还迴响着刚才那番古怪的话语,脸庞上顿有几分呆滞,不知是听不懂的迷糊,还是听懂了,而展现出来的惊讶。

      快步行过,这番模样,不似随意,而是着急想做什幺。一路上,无论是太监宫女,还是守卫士兵,均是对这位陌生人有着无比地敬仰,因为这人是女皇陛下现在最器重之人。

      坐在园子中长椅上,聂鹰微微地喘着气,这种累的感觉好似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不觉苦笑了一声。忽然间,眼角余处,瞥见俩道人影缓缓走来。

      顽皮地念头忽然生起,聂鹰快速隐入椅子后面假山中。数分钟后,俩道人影缓慢地来到了椅子前面。正是心语与老者。

      四下无人,心语暂时褪去了女皇的威严,随意地坐在椅子上,看其表情,应该是老者带来的消息不错,令她非常满意。

      「葛老,段寒山那边,就要你多多地留意了。这一仗,不是关係朕这皇位能否安稳,而是这天下百姓,能否免去一场战争啊!」心语淡然道,眉宇间透露出淡淡地忧心之色。

      「陛下放心吧,段寒山那里,已经有老夫派去的人时刻监视着,只要他有所异动,会第一时间通知老夫的。」

      心语满意地点点头,放鬆了表情,惬意地靠在椅子上。

      「陛下?」老者唤道,声音微有些不自然。

      「恩!」心语应了一声,不过明显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与老者谈话上,是以连老者那欲言又止地表情也没有发现。

      「陛下,老臣有一事稟明,听了,还望陛下不要生气。」老者低下头,虽然是提了出来,却是不敢看着心语,称呼也变得规矩。

      心语饶有意思地看着老者,片刻后正色道:「葛老,你我之间,原本就不需要那幺多的君臣之礼。一直以来,也都没有,此时忽然这样转变,葛老,我有些不习惯,所以,你口中的事,可以不说,就不用说了吧。」

      老者面色一僵,抬起头来时,不过面容上倒也没有过多的失望,似是早已知晓对方会如此回答。淡笑一声道:「陛下重情重义,老夫自是欣慰,为陛下效力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但是国家大事,绝不能儿女情长,将聂鹰交出去吧。」

      心语斩钉截铁道:「国家大事,朕时刻未忘,但一个人,总要有所坚持,存有一分情谊。朕不想做那铁血帝王,每个人见到朕都是害怕多于尊敬,一辈子,到头来连一个交心地人都没有。」

      老者顿时苦笑,但仍坚持道:「陛下,今时不同往日,老夫也不想有此打算,但是神元宗实在太过于强大,若是聂鹰修为未失,与之周旋,倒也在情在理。可如今,如此做法,若传开去,只怕臣工们不理解,便是神元宗也会认为我皇朝不识时务,本来一件简单的事,而让他们大兴问罪,后果,皇朝承受不起啊。」

      心语霍然起身,冷冷道:「葛老,此事,朕心中已有打算。臣工们也好,神元宗也好,聂鹰在皇宫,除非朕死,否则,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到他半分。」

      「但是陛下想过没有,神元宗不同于大陆上五大皇朝。对于文平段寒山一干人,甚至是另四大皇朝,我们都可以徵召强者为国效力。但,若果有一天,正面对上神元宗,老夫只怕,这些强者不帮助神元宗对付皇朝,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老者沉声道。

      这一番危言耸听之语,并不是无的放矢,心语深深懂得神元宗地可怕,可要她交出聂鹰,是万万不可能的。沉思许久,心语淡漠道:「你说的这些,朕心中都有数,如何应付,业已有了準备。皇朝历尽千年时光,朕便是不信,朕要保一人,也是如此地难?」

      闻言,老者深感无奈,只得歎声道:「既然陛下如此果断,老夫也无话好说。只有让陛下提高警惕,照目前形势来看,文平还没有通知神元宗,我们还有时间準备。这段时间内,务必将文平一伙人一网打尽,以后,就算柳宣女儿知道了一切,没有证据,想必神元宗也不会为了一个弟子的私人恩怨,而与皇朝作对。」

      心语点点头,冷声道:「你现在就去作準备,朕不希望那天晚上见到聂鹰的人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记住,今天这番话,出自你我之口,绝不能让聂鹰知道。」

      「是,陛下!」

      等到老者离开,对着天空,心语深情道:「我之一生,权势尊敬,荣华富贵,万千宠爱,全都得到过,但是却从未有过现在这种温暖的感觉。聂鹰,这种感觉都是你带给我的,我视皇朝为生命,但你现在也是我的生命,为了你们的明天,我会倾尽毕生努力。」

      老者与心语或许都太过于沉浸在商谈之中,以至于全然不知在那片假山后,还有一人的存在。步出假山,来到心语刚刚站立的地方,聂鹰不由有些呆了。

     

  • 名称:元气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