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超清

昏暗地密室中,老人与段问紧张地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段霜月,气氛之压抑,以二人的修为,都感呼吸难喘。

      「呼。。。」长长一歎,安静许久地密室终于是发出了一道类似于解脱的声音。段霜月转过身子,对着二人绽露一个平淡地笑容,轻声道:「让你们担心了。」

      老人沉声道:「月儿,从小到大,从没见过你这样,到底是发生什幺事了?」

      「聂鹰修为全失,现在对我们来说,没有了一丁点的利用价值。」段霜月淡淡地道:「今天我去皇宫,他亲自告诉我,我也亲自检查过。」

      闻言,老人与段问齐齐大惊,不同于段问的惊讶,老人脸庞上,近乎是有一种绝望,这种表情,与葛老当然知道聂鹰情况之后,惊人的相似。

      「月儿,你没有看错?」明知道段霜月根本不会拿这个开玩笑,而且她的实力也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但是老人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声。

      瞧着老人的表情与语气,段霜月大感不解,不过她知趣地没问,点点头:「以聂鹰的实力,就算他没有失去修为,也不可能在我面前隐瞒地这幺好。」

      「哦。」老人应了一声,而后缓缓地闭上眼睛,似乎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月儿,你是不是对聂鹰动真情了?」段问忽然问道。看着这个妹妹长大,她的脾性,段问知道的清清楚楚。

      段霜月平静地笑了声,缓声道:「二哥,我的心思,一直以来也只有你最清楚,想瞒你,几乎是不可能。所以,是!」

      拨动着垂在身前的青丝,段霜月微有些动情:「长这幺大,我从未见过聂鹰这样的人。初时,只觉得他为什幺只知道心语的存在,而忽略了我,心中便是有一种攀比的想法。那一试探之下,这个男人确有一份与众不同之处。一段时间的相处,王父对他的器重,更是加深了我心中的想法。所以我不惜让自己进到那个难以忍受的贫民区中收买众人,诋毁心语,让聂鹰死心踏地地留在段府。可惜,事不从人愿,聂鹰如今落到个这样的下场。或许,这是始神的决定,他,根本不配与我在一起。」

      「那幺你现在?」段问有几分紧张,一个没有了利用价值地废人,况且这个废人还带着一身的麻烦,如果段霜月依然。。。

      段霜月嫣然一笑,却是目光一寒,冷冷地道:「王父地大业,段家的将来,比任何都重要。一个男人而已,还不足以影响我的决定。」不听话语,便是明亮眸子中坚决的眼神,已经表达得十分明显。

      段问赞许地点点头,紧张已然消失不见。

      「事不从人愿?」老人忽然歎息一声,旋即是话锋变得严厉:「聂鹰现在的境况,将我原有的计画稍微地打乱了一些,但是他还有利用价值,想办法将他从皇宫中弄出来。」

      「王父,皇宫守卫森严,还有守护者们坐镇,我们根本不可能潜入皇宫,将聂鹰抓出来。」段问兄妹有些为难地道,而对老人说的,失去修为的聂鹰还有利用价值之说,则没有丝毫地怀疑。聪明如他们,稍一转动便是知道,聂鹰杀了柳宣,等于是间接得罪了神元宗,如果抓到聂鹰,他日交给神元宗,只要与这个超级大势力拉上关係,以后某些事情,好办多了。

      「月儿?」沉默片刻,老人问道:「今天在知道聂鹰修为已失之后,你有什幺反应?」

      知道老人的意思,段霜月沉思稍许,然后脆声道:「和一个普通人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一样,可能面上僵硬了一些,说出来的话,多少会有些不自然。不过,应该不会影响到我与他的关係。」

      段霜月颇有自信,事实也是如此,以她今天在皇宫中的表演,确实是不过火。但是她没想到,聂鹰本身对她已经存有警惕之心,而这次明显是个很好的试探机会,他自然将所有的就看在了心里,包括段霜月自以为没有露出来的微笑变化。

      「很好,如此甚好!月儿,找个时间,再次进宫,无论如何要将聂鹰带到段府来。现在,他可是一个很大的筹码啊。」老人热切地道着,先前脸庞上那一丝绝望,此刻蕩然无存。

      「王父放心,此事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段霜月坚定地道着,俏脸,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泛起,透露着摄心的光芒。

      ………………………………………………

      皇都城中另一处,同样一处豪华庞大的宅子,士兵们日夜穿行在宅子内外,那严密的程度,比之皇宫,丝毫差不得几分。

      宅子中间,一大片的花海将人眼睛遮住,从花丛中穿过,入眼中,顿时一派奢华之地。宽敞地大厅上,居然是没有掌灯,但依旧亮似白天。因为墙壁各处,猫眼似地珍珠整整齐齐地摆着。这等威势,比起皇宫,简直过之而无不及。

      大厅中,三位不怒自威地老人分主次做定,个个眉间均有些忧愁,几乎数分钟内都说不上一句话。各自双手不时地端着茶水,然后又快速地放下,似乎非常地举棋不定。

      良久之后,主位上那位老人歎声道:「二位大人,这半年内,就要靠你二位撑着大局了,若真的避无可避,那我们也只好走最后一条路了。」若有外人发现,便是会发现,这人就是文平,而那一左一右地分别就是赵章远,秦留。这三人聚在一起。。。。

      左边做着的赵章远霍然起身道:「文大人,这五年来,你我三家一直是同舟共济,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等威势。此次女皇陛下如此责罚,明显心中已经是对我们存了刬除之心,所以,依老夫之见,不能等下去了。」

      秦留也道:「赵大人说的不错。我们三人之所以能在朝廷中与陛下抗衡,也赖三人同心,更是有文大人手中兵权为底,否则,早已沦为阶下囚了。文大人,说句不好听,陛下在乎的只有你一人,这半年中,你被罚在家不得外出,那幺陛下就有充足的机会来对方我们了。」

      闻听二人此话,文平脸上不由自主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兵权这玩意儿,还真他妈地是个好东西!」表情快速隐去,旋即假装客气道:「二位大人抬举老夫了,比起二位大人引领朝中百官,这点兵权微不足道。」

      「老狐狸!」赵秦二人心中暗骂,脸面上依旧是相互恭维之色。瞧着三人这番做作,所谓的同心,也不过是建立在利益之上。

      「文大人,难道你真的就认命了,接受这半年不出家们的责罚?」赵章远沉声道。

      文平苦笑一声,无奈地道:「那难不成二位大人认为,老夫可以违抗圣命不成?此次陛下没有将老夫的帽子摘掉,已经是很仁慈了。难道,现在创造一个机会让她来对付老夫?」话是这样说,不过这般表情,假的可以。

      「我的文大人呐?」赵章远这才是真正地苦笑:「论资历,论声望,你都在我们之上,我们能想到的,你早就想到了。我二人此次前来,便是想让你出个主意,一切都以你为马首是瞻。」

      文平心中冷冷一笑,「马首是瞻,恐怕是感受到了危机?」表面仍是无可奈何地模样:「二位大人,我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早已惹起陛下的不满,之所以没有对我三人怎幺样,全是赖了以前的功劳。现在老夫想通了,声名显赫,荣华富贵,老夫该有的都有了,也应该放下了。二位大人,听老夫一句劝,放下吧!」

      「文大人,到底如何决断,还请你拿个主意吧?」秦留似乎被文平的推脱给惹出了怒火,直截了当地将话挑明了,随即又是感歎道:「迟则生变呐。」

      白眉一挑,文平也瞧出了二人的决心,微一思虑,便是沉声道:「你二人当真都做好了準备,决心以老夫马首是瞻?」

      「不错!」赵章远二人齐声应道。事到如今,屈居人下已是无奈之举,他们心中明白,没有文平,二人决计逃不过朝廷的律法制裁。

      「很好。那你二人记住,回去以后,尽调你二人府中强者,全部集中到老夫这里,让老夫统一调配。他段心语不是想要半年之后才对我们动手吗?哼哼,我们便是挑个机会,先她一步,将她了结了。」文平阴冷地道着,枭雄模样展露无遗。

      「大人有何妙计?」不知不觉间,二人连那个文字都去了。

      这点变化,文平却是听出来了,不由面显狡黠之色,森然道:「二位不要忘了,在多段时间就是老夫的寿辰,那一天也将是段心语地死祭。」

      「如此甚好!」二人快笑一声,顿时将先前文平要他们将各人府中强者调到文府地那丝不快也给忘了。

      秦留忽然道:「但是段府那边?」

      文平平静地道:「不用担心那边,他们也一直想要段心语死。杀了段心语之后,我们大可以与他们将皇朝一分为二。如若不然,大不了各凭手段,老夫在皇都经营了这幺多年,即便他们享有着皇朝一半的兵马,在这皇都城中,有老夫的手段,他们如何出的去?」

      「哈哈!」三道张狂地笑声整齐地回蕩在大厅中。。。

  • 名称:月歌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55: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