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ling超清

   美玉无暇地脸庞,吹弹可破的肌肤,以及那傲人的身材,无不让人心旷神怡。但是此刻,在聂鹰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段霜月眉头微皱,脸面上微不可寻地失望,眼眸深处快速地掠过一丝黯淡之色,这细小的变化,被聂鹰看个一清二楚。不是心语那种难过,而是一种彻底地没有了欲望。

      或许一开始,聂鹰就是想到这一切,可在亲身这样面对的时候,仍是有着几分感歎。世态炎凉?应该还不是,应是一种没有了被利用的价值。

      平静地笑了声,聂鹰道:「段姑娘,我出来已经很久了,现在的身体不允许我在这种天气中多呆,失陪了。」说完,平淡的转身,走向远处。

      「聂鹰?」段霜月忽然出声。

      聂鹰脚步缓慢停下,却是背对着段霜月。

      少女似乎已经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声音平淡,没有任何地起伏:「以后就好好地呆在皇宫里,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让人传个话过来,只要不太过分,我会尽力帮你。」

      「多谢你的好意了。」迈开脚步,行走的速度已是快上了几分。

      「告诉姐姐,我不在宫里用膳了。」

      聂鹰冷冷一笑,步子在也是没有半分的犹豫。

      在宫女的带领下,聂鹰回到房间中,心语也在。

      看到聂鹰一个人回来,心语问道:「霜月那丫头呢?」

      聂鹰淡笑道:「她让我告诉你,中午不在宫里吃饭了。」

      身躯轻轻地抖了一下,心语眉宇间顿时有股不知是开心还是黯淡地表情,轻声道:「你们怎幺了?」

      「我和她?」聂鹰呆滞,旋即无奈,有些有些哭笑不得道:「我们没怎幺样啊,你们女人是不是太敏感了些?」

      心语浅笑,连忙插开这个话题,「躺在床上好些天了,想必你的嘴里一定很淡了吧,走吧,去尝尝宫里御厨地手艺。」

      「不了,我想好好地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你让下人把饭菜送过来就好。」刚醒来时只知道自己身体内没有一丝能量,还未来得及细看,心语便进来了。

      见着聂鹰推辞,心语暖声道:「聂鹰,不要这样。」带着磁性的嗓音,散发出暖人心扉疗效。

      聂鹰大怔,顿时知道心语误会了某些事情,对着佳人,认真地道:「心语,我与段霜月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因为她不是我要珍惜的人。」

      从未看见聂鹰这幺认真过,对上他看向自己那分明的眼神,心语顿时如小鹿乱撞,俏美的脸颊,悄然现出一抹红晕。

      「那你好好休息,伺候的宫女就在外面,有需要儘管吩咐。」说完,飞也似地跑掉了,这付模样,那有半点女皇的风範。

      待得心语离开后,聂鹰在房间中慢慢地行走,将脑中地杂念完全地抛诸出去。数分钟后,来到床上,盘腿摆出修炼姿势。

      修为虽然没有了,心法却还是可以运行。陪伴了二十多年的明玉决,没有半点阻碍轻鬆地在身体内运行,片刻间,便是让聂鹰进入到忘我之中。

      当明玉决运行一遍之后,一股若有若无地气流随着呼吸,慢慢地涌进丹田。聂鹰知道,这股气流,便是修炼者最初诞生的真气。由于重新来过,是以修炼出原始真气不是很难,但是聂鹰明白,想要达到原先的境界,却是很难。

      没有过多的唏嘘,聂鹰继续地修炼下去。他不想,这辈子就这幺地呆在皇宫中,靠着心语的庇护活下去,那样,不仅是别人,就连他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在修炼中,时间过的总是很快,不知不觉,已是过去了一天。这一次地修炼,也快要接近尾声了,因为现在,聂鹰还无法做到连续几天不吃不喝。身体内的状况,聂鹰也是很清楚,丹田中的微弱真气也是这一天的成果,无关以前。

      新一天的阳光透过窗户,懒洋洋地照在聂鹰身上,当暖意传遍全身的时候,聂鹰也準备退出修炼。

      蓦然,一股比之丹田中真气不知强横了多少倍的气息瞬间传至聂鹰脑海中。

      「这是?」片刻后,聂鹰大喜过望。明玉决,三大境界,剑形,剑心,剑魂。剑心不灭,即便是丹田被废,修为也不会完全被废,让人拥有着一份依然可以冲击巅峰的希望。

      这股强横气息正是从剑心中传出。剑心的特殊存在,不单单是镜蓝大陆上的修炼者,就是水蓝星上的修炼者,也非常的不理解,葛老当时没有发现也属正常。而聂鹰在醒来时,并没有感觉到丹田被废,所以也没有想到剑心。

      这一次修炼,或许是在丹田中,又存在着一丝真气,儘管十分弱小,但还是勾起了剑心中存留着的能量,使之与丹田中真气遥相呼应,散发出气息。

      感受着强大的气息,欣喜已经无法形容聂鹰此时心情。无论是谁,面临着这样的大起大落,都不可能做到无喜无悲。

      强奈住那股惊喜,即将停止的功法,快速地被运动起来。现在希望就在眼前,聂鹰自然想快一点将那希望变成现实。

      微弱的真气毫无顾忌地在已通的经脉中运行,这些经脉已经承受过一次次真气地冲击,所以现在根本不需顾忌它们会给经脉带来伤害。

      呼吸缓缓平稳,聂鹰将心法运至极限。明玉决不愧为上古最强悍几种功法之一,以聂鹰现在微弱的修为,房间中,已是聚集了不少的天地灵气。

      随着灵气逐渐增多,聂鹰不由自主地开始快速贪婪的吸取着外界能量。大量灵气涌进体内,让得聂鹰显惊喜地脸庞上有着几分凝重。灵气并不是愈多愈好,他现在的实力,很难将如此多数量的涌进体内灵气消化。好在本身底子犹在,知道是如何化解,不至于因为灵气过多,撑暴躯体而亡。

      运行心法数遍之后,当感觉到真气又是壮大了一丝,聂鹰试着控制真气,将已经还很少它们分出一小部分,缓慢地靠近剑心。但是许久之后,聂鹰便是放弃了。本身真气还过于弱小,能激发起剑心中能量的呼应,已是不错,还无法引领出其中的气流,进而让聂鹰修为快速增长。

      不过聂鹰并不气馁,剑心中还存有真气,已是大出所望,只要本身真气慢慢壮大,不用多久,引领剑心中能量与本身真气结合,到时必能还给聂鹰一身与从前一模一样的修为,甚至还要更好。

      眼睛猛然睁开,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气流快速在空间中消失。坚硬地脸庞上,顿时有了种放肆地表情,「得而复失,强大的感觉真的很好!」

      轻轻地挥舞了下拳头,忽然间心中有了丝疑惑。为何剑心中还存有能量呢?在灵觉还未消失时,聂鹰明明是感受到体内真气能量与奥气能量在疯狂地对战中,最终结果,是俩败俱伤。

      剑心是个容器没错,容纳真气也没错,但是丹田完好,并没有被废。既然丹田中没有能量,那幺剑心中,自然也不可能存有能量。

      「到底,俩败俱伤后,又发生了什幺事?」聂鹰轻声道着,刚有的那点喜悦,全变成了沉思。明玉决的奇特,不在于剑形,不在于剑魂,前后二者是过程,只有剑心才是关键一步。

      剑形好修,剑心好凝,却是难聚。若是不够强大,日后,剑魂便是达不到视万物如无物的境界。

      「莫不是?」聂鹰脑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真气与奥气在互相对攻之时,因为肉体已经达到了极限,无法承受住它们的疯狂,这时,没有外力地控制下,剑心便是暂时代替了丹田的功能,将俩股能量全部纳入其中,然后剑心自形封闭,使俩股能量不得外泄,这样,避免了经脉肉体因为俩股能量地想撞而破损?

      越想聂鹰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剑心中只有真气能量时,那时因为真气过多,剑心不能完全容纳,而有着奥气能量的相互抗衡,彼此抵消,反而让剑心将俩股能量封闭其中。

      这个设想不是不可能成立,因为聂鹰曾听父亲聂尚说过,剑心,在人体内,便似一个容器,容纳真气,最后容纳剑魂。但是到了一定的地步,说它是须弥芥子,容下万物也不是梦想。

      在当时情况下,若在不能将真气与奥气俩股能量安置,聂鹰也只有面临死亡,即便是葛老这位巅峰强者在,也不可能化解他身体内的任何一种能量。如此之下,剑心很有可能自行发动,进而让俩股能量融入其中,使聂鹰身体内,不留一分的气流。

      而葛老当时对心语所说,他输入到聂鹰身体内,帮助聂鹰疗伤的能量也在莫名地被聂鹰吸走,也应该是碰上了剑心吸纳俩股能量的时候。这样便可以解释一切了。

      轻吁口气,聂鹰微笑着道:「不管怎幺样都好,只要真气还在,那幺迟早我会回到原来的那个我,这样就很好了。」

      笑容中,透露着淡淡地自信,脸庞,隐约笼罩着一股平实地光华。。。。

  • 名称:darling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