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考验超清

   回到段府,聂鹰不发一言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阴沉不善的表情,让得段霜月心中暗暗窃喜,神色间骤然轻鬆了许多。

      「聂鹰,你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站在房间里,缓缓地吐了口气,聂鹰不禁沉默了下来。贫民区所见,不是聂鹰无法想像,而是根本不去想。任何一个社会,贫富之差从未断过。段霜月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聂鹰知道皇朝中的另一面,进而对皇朝,準确地说,是让他对心语产生抵触的情绪。

      淡淡一笑,聂鹰轻声道:「心语,似乎你有些麻烦了?」在段霜月面前流露出来的情绪,不是做作,而是真实的。

      厌倦与怒火不是针对心语,而是对段霜月。纵然二人不是亲姐妹,却是同宗同室,这一番举动,彻底让聂鹰对段霜月起了厌恶之心。

      至于俩个老人的交谈,聂鹰根本不用去理会,皇朝的大事,他不知道,老人的话或许没错,不过,命令不一定是心语所下。而且,就算是,聂鹰也不会因为这个,从而对心语产生什幺负面的情绪。

      只不过让聂鹰有些疑惑的是,为什幺段霜月要让他对心语拥有敌意?自己对段霜月或是心语来说,都只是一个过客。聂鹰不是一个笨蛋,知道段霜月此举必有她的深意,他可不会认为,段霜月这番举动,是因为吃醋?

      偏偏,段霜月今天就是吃醋了。。。

      心头忽然轻跳,聂鹰的神色猛地变得怪异,「心语真的有麻烦了?」不及多想,快速地离开了阁楼,向着段府外走去。

      「聂公子,你要去那?」段霜月迎面而来,手中还端着一盅应该是吃的什幺东西。

      快速地隐去脸面上的焦急,聂鹰平静道:「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心里闷的慌,想出去走走。」

      「我陪你!」段霜月心中大喜,忙将手中之物交给身边的丫鬟。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清静一下。」闪过段霜月,聂鹰疾步向段府外走去。

      微微一怔,段霜月还是跟了上去,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刻,应该是最容易将聂鹰牢牢地把握在手中。

      出了府邸,没有上马车,聂鹰放开速度,飞快地向皇都内城奔去。瞧着这般急躁,段霜月心里更加欣喜。

      被段霜月如影子一样跟着,聂鹰无法去蓉城别苑找心语。而段霜月的实力,聂鹰有些吃惊,一路全力狂奔,居然是没有让段霜月落后多少。

      故作烦恼的在城中晃来晃去,心中苦思着如何摆脱段霜月的办法。后者似乎跟定了聂鹰,对于他有意无意间流露出来的不耐烦,丝毫不甚在意,甜蜜的笑容依旧没有半点掩饰地挂在脸庞上。

      快步地行着,忽然,聂鹰嘴角边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看到这股笑容,段霜月心头猛然掠出一丝不好的念头。

      指着前面不远的一处热闹地,聂鹰强笑道:「段姑娘,不知道那里是什幺地方?」

      顺着聂鹰指的方向看去,陡然间,在段霜月俏脸上闪现起一抹红晕色,懦懦地道:「聂公子,你想做什幺?」

      「走累了,当然是想休息一下。飘香楼,名字不错,看着热闹的场景,想来里面的环境应该不会太差。段姑娘,我们进去逛一下,休息一会?」说着,聂鹰带头向着那处热闹的建筑物走去。

      「聂公子?」段霜月狠狠一跺脚,眼睁睁地看着聂鹰被俩名女子拉扯前去。

      「嘿嘿。」一声淫笑清晰地传至段霜月的耳中,「本少爷有的是钱,让你们最漂亮的姑娘来伺候,哈哈!」

      不小的大厅中,到处充斥着糜烂的声音,眼中所见,让聂鹰大涨见识:「妓院原来是这个样子,想不到我聂鹰居然有一天会来到传说中的青楼。」微微地摇摇头,聂鹰苦笑道:「为了摆脱段霜月,也只好这样了。」

      对着跟后来的老妈子,聂鹰轻声说了几句话,而后随着下人来到了后院。地方停大,坐落着几处雅致的别苑。

      「公子,您请进。」下人推开其中一处别苑的房门,高声喊道:「清宜,有贵客到,好生伺候着。」

      赏了下人一些小钱,聂鹰挺进了别苑中。掀开帘子,视线中,一位元俏佳人盈盈而立,鹅黄色长裙下,隐约展现出无比诱惑人的身躯,精緻的五官,古典婉约。

      「清宜,好一位佳人!」聂鹰忍不住讚歎了一声,比起心语与段霜月,此女稍差了一些,但是那二女,却没有此女这般沟魂的气息。

      「好在那里?」清宜嫣然浅笑,上前扶住聂鹰,让他做在圆形桌子前,玉手轻轻地按着聂鹰的肩膀,却是力道刚好。

      此时,聂鹰才知道,为什幺电视中的才子都会手拿一把白扇?因为现在,有一把扇子在,说出来的话,方是更加地飘逸。

      嘿嘿一笑,聂鹰道:「那里都好,清秀佳人,温文尔雅。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天能认识姑娘,总算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如兰芬香丝丝地涌进聂鹰身体中,不由得腰腹间升腾起一股邪火。正事在身,不得不让聂鹰放弃这难得的享受。刚欲起身,想从后面出去,却听见房间外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公子,您不能乱闯的,几位姑娘都有客人了?」

      「在皇都城,除了皇宫之外,还没有本公子不能闯的地方。」熟悉的声音,让得聂鹰不由大皱眉头。

      瞥见聂鹰的不悦,清宜轻声道:「公子,外面这人与你。。。?」

      聂鹰摆摆手,将眉宇间的不快迅速地隐去,此时,还不能和他们翻脸。

      「嘎吱」一声,房门被重重地推开,一道人影快速地闪见帘子内,见着聂鹰,爽朗地笑道:「聂兄,你太不够意思了,独自一人来找姑娘,也不带上小弟我?」

      瞧着一身男装扮相的段霜月,聂鹰轻笑:「你一个小屁孩,带你来这里,怕是让你家大人知道了,会怪罪我的。」说着,揽起身边的清宜,一脸的邪笑。

      眸子中隐入一丝愤恨,段霜月大咧咧地道:「本公子都这幺大了,什幺都想见识一下,你聂鹰能来的地方,我也能来。」

      「既然如此,不若我帮公子在安排一位姑娘,如何?」清宜插话道。

      「这个提议好,清宜,一位不够,多叫几位。」聂鹰邪邪笑着,心中暗道:「看你怎幺装下去。」

      「诶,不用了,清宜姑娘是吧?国色天香,貌美如花,甚得我意。其他人就不必找了,反正聂兄家中有美眷,志不在此,你去备上好酒好菜,陪我二人喝上一顿就可以了。」伸手拦住要出门的清宜,段霜月挑衅地看着聂鹰。

      「这。。。。?」清宜愕然地看着聂鹰。

      聂鹰点点头,旋即做到了桌子前面。不大一会,酒菜端上,三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看着一脸笃定的段霜月,聂鹰心中暗恨。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聂兄,今天玩的十分开心,天已不早了,是否该回去了?可别让家中人担心。」

      「不急!」聂鹰陡然一笑:「既然出来了,势必要玩的尽兴一些嘛。酒已经喝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做呢?」

      「什幺事?」段霜月冷声响起,已经预知聂鹰想做什幺了。

      果然,聂鹰一把抱起清宜,女子雅香顿入身体内,加上酒精的作用,此刻的聂鹰,完全一付急不可待的模样。

      「段小弟,这种事情,难道你也想亲眼看一看,学上一学?」

      「聂鹰你?」饶是段霜月再大胆,此时也不由坐立不安。

      嘿嘿笑了几声,聂鹰在清宜玉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不想看,那还不出去。」

      「聂鹰,你很好?」双脚重重一跺,那坚硬的地面顿时四分五裂,涨红的小脸发出一抹寒意,掀翻桌子,头也不回地掠出了房间。

      「聂公子,那位段公子没事吧?」看着碎裂的地面,清宜担心地说着。

      「能有什幺事?」抱着佳人,聂鹰转身向床边走去:「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别浪费了。」

      将清宜轻放倒床上,聂鹰趴在清宜的耳边轻说了一句,后者顿时脸显错愕。在聂鹰的催促下,清宜无奈地,小嘴里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的勾魂声音。

      随着这道销魂的声音逐渐地放大,房门外,终于是发出一声异响,转瞬即失。数分钟后,聂鹰冷冷一笑,对清宜道:「姑娘,方才多谢了。」

      见聂鹰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躺下的佳人坐起身子,神情中颇有些不解。

      拿出一把金币塞给清宜,聂鹰轻声道:「麻烦姑娘晚上不要出门,如若听见外面有任何的异动,便是照着我刚才的话做,多谢了。」

      清宜楞楞地点点头,看着聂鹰打开了房门对面的那一扇窗户跃了出去。正想起身时,突然一道身影闪电般地掠进,在她粉脸上重重一啄,而后又是无比快捷地开了房间。

      「清宜姑娘,今天不能和你欢好,真是可惜,希望下次有机会吧?嘿嘿。」耳边,聂鹰邪恶的声音清晰的传进。

      感受着胸前刚才突然遭遇的一只禄山之爪,清宜浅笑:「真是个有趣的男子!」

      从后面离开飘香楼,聂鹰飞快地掠向蓉城别苑。有着黑夜做掩护,丝毫不用掩饰他的速度。在房顶上快速穿梭前进,蓦然,一阵细微地波动,似轻风一般,掠向聂鹰。如果不是现在精神全部集中,真气高速流动,这道异动,他真的无法察觉。

      身躯猛然一摆,滑向另一处房顶上,原先那曾逗留过一秒钟的地方,已经是化成一片粉碎。

      「反应速度都很不错!」对方高空上,突兀地从黑夜中现出一道身影,浓烈的杀机,闪电般地罩向聂鹰。

  • 名称:魔女的考验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4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