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罗·奥特曼超清

   冰冷的杀意如这凛冽的寒风一般刺骨,强大的气势如波浪,连绵不绝而来,聂鹰身体周围,仿佛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气流全部被抽走,让他呼吸已感不顺。

      眼眸无情地盯着对方,黑影的胸前,赫然三片墨绿色的树叶。聂鹰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绿级三叶强者!虚空而立!」体内丹田与剑心之内,微微震动片刻,一缕无形真气涌动而出,沿着已通的经脉,似氾滥的洪水,咆哮着沖出体外,将聂鹰气势陡然拔升至巅峰。

      「蓬」轻微的撞击声在黑夜中响起,如破空一般,将无形的屏障划开,空间气流随之狂暴地升腾一番,激蕩着点点火花。

      「修为很不错,不过,今晚,是你的死期。」黑影嘶哑着说道,冷笑了一声,一柄金色长枪斜对着聂鹰。

      强大的战意沖天而起,聂鹰冷漠地瞧着黑影,不战而逃不是他的风格,即便对面的人,实力比他高出数倍。

      感受着聂鹰身体上强烈的战意,黑影似有几分欣赏:「我叫文忠,想必从我的名字上应该知道,我为什幺要杀你?」身躯微动,黑影离聂鹰的距离突然地缩近了许多,一股急烈的压迫声势,兇狠地沖向没有丝毫惧怕的聂鹰。

      「废话少说,来吧!」剧烈的压迫劲风让聂鹰的紫衣吹得紧紧贴在皮肤上,一声厉喝,白光闪现,长剑自手掌疾出,化为一抹白色光芒,极其辛辣地射向文忠脖子。

      「攻势不凡,但以你的实力,对我无*构成威胁?」文忠冷冷一笑,金色长枪猛然一震,墨绿色奥气闪烁着布满枪身,让得长枪极是古怪,凭空向前一刺,无比快捷地迎上了长剑。

      「叮」黑影兇猛而至,怪异的长枪狠狠地砸在长剑之上,那蕴涵着强大的奥气能量,让聂鹰握着长剑的手臂重重地一颤,身躯在这时,也稳立不住,飞快地向后退去。

      「桀桀!」一声夜枭般地恐怖笑声洒满这片空间,文忠手臂快速一震,脚掌在虚空轻轻一点,顿时,化为一道黑色光影,暴射向急速后退的聂鹰。

      夹杂着墨绿色的金色长枪,蕴藏在黑色光影之中,唤化出来的几道虚幻影子,更让黑夜增添几分恐怖。

      一击被退,聂鹰脸庞没有丝毫的变动,达到绿级境界,便可以短暂地淩空而立,无论是攻势,还是速度,都要快上许多。平日里赖以自豪的身*,此时已显得有些多余。

      望着黑夜中的恐怖,聂鹰身躯一震,长剑似蛟龙,真气涌过,几道淩厉剑气咆哮而出,冲破空间的阻拦,闪电一般到达长枪幻影前方。

      空间因这俩股能量,顿时响起几声尖锐的厉啸声音。一瞬间,剑气狠狠地撞击到枪影之上,空间大震,枪影微微呆滞片刻,惊雷而来的气势也随之弱上了几分,但是却并未消散。半响之后,剑气消散,枪影却似如猛虎下山,兇狠而来。

      双脚下,一缕真气涌动,聂鹰快捷地闪到一边,原先所立之处,被那怪异长枪砸的粉碎,升腾起漫天的灰尘。

      「力量稍嫌不足!」文忠诡异地转身,面对着聂鹰冷笑道。

      「你也不怎幺样?」聂鹰猛喝一声,身躯在狂震之间,气势暴涨而上。短暂的战斗,已经是让聂鹰知道自己实力与对方的差距。如此大的差距下,只有保持着一往直前的气势,以及主动的进攻,或许能在生死一线间,寻得一丝的生机。

      面显一抹决然,长剑飞快地在虚空中刺出,点点火花呈现时,一朵朵奇异的剑花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远远望去,聂鹰犹如被一团白光所包围。

      耀眼的光芒将这方天地映照的如同白昼,文忠的身影清晰地被照射出,他那冷肃的脸庞上,终于消散了轻视。

      感受着阵阵恐怖的压力传来,文忠轻声道:「若非我的实力比他高上书筹,仅凭这一招,就可以要了我的命。」面色微微凝重,长枪向前递出,周围天地间的能量,便是急剧地涌向长枪,不到片刻,一股强横的能量,自金色长枪上升起。

      漂浮在半空中的剑花瞬间在聂鹰身前聚拢,快速地,似一朵七瓣莲花出现,剑尖顶着莲花,聂鹰轻呼口气:「剑劈天下!」

      莲花呼啸而出,没入黑夜的那一刹那,一股充斥着极端尖锐的能量,就犹如是斩断虚空一般凭空出现。莲花周围,空间剧烈的震荡,空气仿佛是被抽离,诡异似地安静非常,让人极度地压迫。

      另一边,文忠身躯升腾而起,枪身之上,能量旷野地暴动,仿佛是文忠也不能完好地掌控住这股能量,竟有些许的洩露出去,引得空间波动不已。

      紧握长枪,将之快速举于头顶之上,猛然一声大喝,文忠闪电般地掠出,金色长弧吞吐光芒,雷霆般地爆炸声响在空间快速响起。转眼时,长枪刺于莲花之中。

      一爆,似火山兇猛,一静,似九天之上涌下。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飞快地在虚空中想撞。

      「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让黑夜从安静中清醒过来,也让得众多附近的人们感受到了如同是世界末日一样的来临。

      可怕的能量从撞击中心,像蜘蛛丝一样散开,沿途而过,一座座房屋全被掀开房顶。瓦片,碎石,在能量中心,瞬间被搅成粉碎。虚空,跟着重重一颤,仿佛是经受不住这恐怖的撞击。

      胸口像是被铁锤重击一下,聂鹰闷哼一声,身躯急速暴退,却是喝醉酒一样,鲜红的血迹在嘴角边快速地出现,滴落灰尘中。

      将聂鹰震伤,文忠并没有得意多少,冷峻的脸庞倒是泛起一抹森然。瞧着对方在快速地飞掠向后,文忠长枪猛地插入空地上。

      「哧哧」几声,地面顿现一道深堑地痕迹,如此之下,才将文忠的身躯稳住。拔出长枪,借着这微小的助力,快速向前沖去。几步之后,速度骤然加快。

      对聂鹰,文忠心中已经有了几分忌惮,相与他来讲,聂鹰的实力低的可以,但却是凭藉着强大的武技,连番地将他的攻击拦下,若今天不能将聂赢杀死?后果,文忠不敢去想。

      文忠快速前进中,身躯狂震,奥气再次兇猛而出,打照在金色长枪之上,顿时威势大作。强悍的能量,如山川一样的气势,即使相距有些远,聂鹰依然清晰地感觉到。

      牙关紧咬,将又要涌出来的鲜血硬生生地咽回肚子中,长剑指向前,聂鹰紧蹦的脸色掠过一丝决断。瞬间,他的身体外,涌现出一道暗黄色的光芒,同时地,一股无形的真气一併涌出。

      危机关头,让聂鹰殊死一搏。在修炼破天之决时,他已经知道,奥气能量与自身真气不得同时并存。虽然奥气能给自身带来强大的攻击力,不过不能很好地控制,当奥气壮大到一定地步时,俩股能量便会在丹田内发生一场争夺的斗争。

      现在这个时刻,聂鹰已经顾不得那幺多了,只要能保住性命,身体内的事情,总有办*可以解决。

      瞧着聂鹰现在的怪异模样,文忠不由地诧异,到此刻,他才知道,聂鹰之前战斗中运用的能量,并不是大陆上修炼出来的奥气。这个发现,让他大吃一惊,脑中不觉地浮现出一个想*:「难道,在大陆上,除了破天之决与百花妙*外,还有另一种修炼功*吗?」

      运动破天之决,奥气能量疯狂地运行于经脉中。不同与真气,未通的经脉不可以流动,奥气能量并不存在着这一顾忌。所以,还不适应的情况下,一阵阵地巨痛如海浪一样,狂野般地涌现,让得聂鹰略现清秀脸庞,顿如疯子似的狰狞。

      「啊!」大声一喝,一口浊气快速沖出身体外。长剑上,暗黄色光芒夺目而出。巨痛带来一股清明,「果然,只有使用奥气,才能发挥出剑意地最大攻击!」

      剑随心动,长剑所指,聂鹰闪电般地掠到了文忠身前。如灵蛇一般轻巧,长剑诡异地刺出。虽然现在聂鹰还没能将无玄剑修炼至大成境界,不过,此时的状态下,用来应敌,已是最好的选择。

      「喝!」文忠手中,枪影顿出,庞大的黑影似魔神,能量涌动时,空间阵阵扭曲。

      「叮叮叮」一连数响,每一次响声,聂鹰的身躯总要退后几步,口中鲜血也是毫不吝啬地涌出。

      「你去死吧!」数击之后,文忠已经瞧的聂鹰是强弩之末,大笑一声,神情中已有几分放鬆,长枪唤成神龙,携带起强悍无匹压力,狠狠地砸向聂鹰。

      聂鹰诡异地一笑,看似已经软下去的长剑,骤然间兇猛而出,这份速度,竟然快于文忠一丝,后发而先至。在运用破天之决时,他便已经想到了现在的状况。实力太不如文忠,即便是能将无玄剑发挥出最强的攻击,也无*阻止文忠。所以,奥气能量之后,便是那自身淩厉的真气。

      文忠大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留了后招。神情猛震,墨绿色奥气疯狂地涌进长枪。

      瞬间二者再次想撞,没有震耳欲聋般地响声,空间也仿佛是停止了一般,静,死一般地寂静。

  • 名称:赛罗·奥特曼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