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琳超清

前方,十数高的城墙上,每隔几十米,便是有着一名手持长枪的士兵。阳光的照耀下,长枪泛起一抹森冷的寒意。在那城墙中视线不及的阴暗角落,坐落着十几处类似堡垒一样的建筑物。谁要是想从天空中闪掠进去,恐怕那隐藏在暗处得无数锋利的箭支,会立马将来犯者射成刺猬。

      怔怔地站立在城门口处,聂鹰心中情不自禁地涌现起几分激动。足有五米宽大的城门,十数名士兵,锐利的扫过每一个进出之人。这般景况,曾几何时,只有在电视上或是电影中才能瞧见。

      城门口上方城墙,无冕城三个大字散发着无尽的威势。

      随着人群,缓慢地步向城门。士兵们严厉地检查着进出的人群,这座城市乃是进入皇都的最后一站,防守严密必不可少。

      让士兵检查了一番,聂鹰快速地进入了无冕城。宽大的青石街道俩旁,小商小贩叫卖声不断,林立着众多的酒楼,商铺都让聂鹰感到非常的新鲜。

      在城中逛了半天后,受路人的指点,聂鹰来到了城中最为出名的铁匠铺中。按照自己的心意,将所需的兵器告诉了铸剑师傅,后者随即掩饰不住眼中的惊愕。

      普通长剑,剑尖至剑身,剑柄,均是有着微微的弧形。而聂鹰提出来的想法,除了剑尖之外,剑身到剑柄,均是平整一片。

      家传功法,剑修之道,一柄乘手的长剑,自然是不能缺少。

      聂家明玉决,修炼之複杂是其他宗派不能比的,在选兵器上,更是有着别样的构想。依照各人的喜好与拿捏的程度,量声打造,这样才能将功法发挥出最大的攻击力。

      在铸剑师傅惊讶的注视下,聂鹰交付了定金,随后走出了铁匠铺。融进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感受着与水蓝星不一样的热闹。

      无冕大城,不是小镇子可以比的。穿行中,聂鹰便是感受到了无数道强者的气息。让他大感惊奇的是,那些有着身手的男子胸口,都是涌现出一片大叶子,颜色,片数都不一样。

      而其中一些女子衣衫上,则是一朵璀璨的花朵,花瓣数也不尽相同,依稀,聂鹰能认出花的名称来。到底,叶子与花朵代表着什幺呢?

      抬望着身边豪华的建筑物,聂鹰走了进去。这是一座酒楼,在山林中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嘴巴都要淡出水来了。这里不是水蓝星,自然不可能有着他想要的美酒。在沙唐村,以猎为生,也没有让聂鹰尝到这个大陆的美食。现在便是不由自主地步入了酒楼之中。

      看来酒楼的生意不错,楼下坐满了食客,到处充斥着淫酒的味道,很熟悉的感觉!邪笑在嘴边不经意地出现。性格使然,不管是在水蓝星,还是在这个大陆上,聂鹰都没有什幺野心,他要的只不过是安安静静,自由地生活下去。没有包袱,没有争权夺利。当然,身边有着一位红颜知己是最好了。

      信步走上了酒楼二层,在窗户边坐了下来。喝着杯中美酒,思绪万千。报仇对于聂鹰来讲,是一件必须去完成的事情,而不是他以后生活的模式。

      正在思虑之时,楼梯口处轻巧地步上几位食客。眼神随意地瞄出,顿时,聂鹰整个人震呆了,目光在为首的女子身上,再也是挪不开。

      「雪儿?」呢喃的声音中,拥有着无尽的思念。。。。往事一幕幕地浮现,脑海中深藏许久熟悉的身影渐渐地与视线中那位元女子融合。

      片刻后,聂鹰落寞的笑了声,现在来到了这个世界,水蓝星上的一切都离他远去,在那个星球上,众人皆是会以为他死了,如此,也算是一个了结吧!来到镜蓝大陆,所有的事都将重新开始。沙唐村的一个多月,在温暖的气氛包围下,使聂鹰的性格慢慢地发生变化,不在那幺冰冷。不过也是这一场变故,让他的心性逐渐地变的成熟。

      「看什幺看?」跟在为首女子身后,另一名女子对着聂鹰娇叱喝道。

      长的倒是凤目柳细腰,不过这脾气。。聂鹰直接无视,自顾自地夹着桌子上菜肴。

      女子凤目圆睁,对聂鹰怔怔地看着她前面的那名女子,心中颇有不满,但是现下对自己这般无视,让她更为的恼怒。女人之间,多有比较,女子自筹相貌气质均不输与聂鹰所注视之人,可对方的态度。。此时女子生气的是,不是聂鹰的无礼,而是对她的不屑一顾。

      「霜月,不要惹事!」为首女子浅浅地对着聂鹰笑了笑,笑声中竟有一股无形的威严,玉足青莲缓步地坐到了她自己的桌子上,正好的正面对着聂鹰。

      那简单的一笑,顿如万花盛开,倾国倾城的脸庞,隐射出来的那份动人的气质,让聂鹰目瞪口呆。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唤着,「她就是雪儿!」

      瞥见聂鹰又是失神地看着女子,名为霜月的女子更加的不忿,冷声喝道:「小子,在看,将你眼珠子给挖了?」

      「霜月,不得无礼?这位公子,舍妹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空灵如天籁,柔和之声使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股想要将这女子好好保护的冲动。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聂鹰起身,学着这个大陆的礼节,看着这名女子。自雪儿不在他身边之后,聂鹰的情绪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波动如此之大。一切无他,皆是因为眼中的这位女子与雪儿实在太像,像到让聂鹰已经无法自拔。

      几人好奇地看着聂鹰,似乎是他太胆大了。

      「我姐姐的名字岂是你这样的人可以知道的?不要防碍我们吃饭,不然对你不客气。」说话的还是霜月,眼神中,几分不屑清晰的显露出。

      女子瞧着聂鹰坚毅的态度,心中略有几分想要了解对方的心思。一件朴素的褂子,外面包裹着一件青色动物皮衣,脸上的那道疤痕尤其让人难以正面直视。这样的一个人,若是登徒浪子,却又对身边的霜月视若无睹,让人多有几分好奇。

      「心语见过公子!」轻柔的声音响起,让霜月与其他几位似护卫一般的中年人大感好奇。他们均没有想到,女子竟然会将自己的名字告诉这个古怪的年轻人。

      「心语?」聂鹰轻念几声,旋即正色道:「对不起,打扰姑娘吃饭了。」自此,专心地吃起了自己的饭,再也没有投向女子半分。

      心语确实与雪儿很像,几乎让聂鹰分不出来,但心语不是雪儿。以近于不容拒绝的口气得到她的名字,聂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会如此坚决?或许仅是想知道吧!

      酒楼上,又恢复了平常的安静。先前的这一幕,连一个小插曲都算不上,除了让心语等人大生迷惑之外,其余食客均是没有过多的注意这边的事情。

      酒足饭饱,慢慢地,多了一些响声,都说酒楼里是打探消息的最好地方,果然不错!现下,聂鹰正有兴趣地听着隔壁二人的聊天。

      「拼命地闭关了这幺久的时间,也没见你突破到赤色三叶境界,真是浪费了时间?」

      聂鹰微楞:「赤色三叶境界?这便是镜蓝大陆对修炼境界的划分吗?」突然是明白了一些。望向说话的青年人胸口,俩片赤色的叶子。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家中长辈逼的紧。对了,这段时间内,有没有发生什幺特别的事情?」

      「猛虎战团的少团长居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被一个陌生的人给杀了,这算不算是特别的事情呢?」

      聂鹰杀了年轻人,整整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消息传出去,也不足为奇。

      「不过一小小的战团罢了,若非有着强硬的后台,皇都之地,怎会有他的容身?」说话的年轻人语气中尽显轻蔑。

      瞧了瞧天色,聂鹰结了帐快速地离开了酒楼。临走之时,再也没有看过心语。

      目送着聂鹰离开,心语黛眉微皱。别人没有发现什幺,但是她亲眼看到聂鹰在听到猛虎战团的时候,那神色间的轻微变动。

      「姐姐,你看什幺呢?」

      「柳青居然被杀了,呵呵,有点意思。」答非所问的一句话,让几人有些不懂。

      出了酒楼,聂鹰在铁匠铺守了数天,亲眼看到心目中长剑的出炉。剑长三尺,无锋,剑身微窄,剑尖如散发出如寒月般地锋冷,轻盈飘逸。

      聂鹰满意地注视着手中长剑,双指轻轻一弹,清脆的剑吟声在铁匠铺中,极有节奏地迴响而起。舞动长剑,五朵剑花轻易地显现。

      「好剑,师傅的手艺名不虚传!」

      铁匠师傅笑呵呵地说:「公子满意就好。大半辈子的铸剑生涯,从未打造过这样的长剑,不知公子出身何地?」观剑知人。多年的经验,铸剑师傅的手艺使他为无数的强者铸过长剑,聂鹰手中的长剑,还是他第一次见过这样的模样,剑的不平凡,能使用它的主人自然也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

      交了该交的钱之后,聂鹰没有回答铸剑师傅的问题,不出意外,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收起了长剑,聂鹰直接奔向前往皇都的大路。脸庞上,自然而然地泛起一抹邪邪地笑容,酒楼上听来的一番话,让他知道,猛虎战团并没有想像中的那幺强大,如此,好办多了。

  • 名称:布琳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2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