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吧!奈亚子超清

微风吹过,烟雾尽散,听着柳宣那威胁的话语,聂鹰冷冷笑道:「如果是你认为凭着文平的势力,就想保住你这条命,那幺,你的算盘打错了?」

      怨毒地瞧了聂鹰一眼,柳宣森冷道:「小子,既然你知道我姐夫,还敢来猛虎战团闹事,胆气倒是不小?你现在乖乖地离去,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当一笔勾销。」

      聂鹰淡漠一笑,脚步缓慢向前移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有谈判的资格吗?」

      「聂鹰,不得对团长无礼?」快速地,柳宣身边,多了几名汉子,瞧着那份速度,修为也不是太弱。

      冷哼一声,话不在多说,聂鹰脚步突然加快,顿时间,排山倒海的气势紧逼向前方几人。寒光自聂鹰掌心中升起,几道剑气破空而去,瞬间将几人牢牢罩住。

      「蓬蓬」几道人影闪电似地飞射出去,砸在那面墙壁上,已是残亘的墙壁轰然碎裂,烟尘布满天空。

      坚定的步伐,凝重的神情,让柳宣发现,自己刚才的威胁之言丝毫没有影响到聂鹰对他的杀意。死亡阴影的笼罩下,柳宣不禁慌了神:「聂鹰,你不能杀我,否则,在大陆之上,绝没有你容身之处?」

      聂鹰嗤笑道:「这样的一番话,你儿子增也和我说过,不过,我依然活的好好地。柳宣,想不到你临死前,与你儿子同样一付德行?」

      不太挺拔的身躯,此时陡然遮住柳宣上方的空间,丝丝杀意悄然钻进他的体内,喘气声愈来愈重,「聂鹰,你不能杀我,因为。。。。」

      话音嘎然而止,淩厉的剑气穿过柳宣的胸膛,将他硬生生地击入到青石地下。柳宣瞳孔中,依旧存在着那份怨毒,还有一丝的不甘心。

      柳宣已死,猛虎战团也名存实亡,那些个没死的战团中人,此时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地四处逃生,生怕聂鹰赶尽杀绝。

      「汶莱大爷,峰奇大哥,众位沙唐村的乡亲,你们的仇,聂鹰报了。从此以后,在另外一个世界,你们应该可以放下执念,开心地生活了。」

      焦急地在外等待着,耳听府邸里一阵阵地撞击声,现在忽然停止,段霜月心中大起几分担忧。音牙猛咬,暗自发狠,转身向大门内走去。

      嘎吱一声,大门打开,聂鹰安然无恙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此刻地段霜月说不上是喜还是忧,「聂公子,柳宣怎幺样了?」

      「我还活着,他自然是死了!」淡淡地应了一声,迈开步子向前走去。蓦然间停顿下来,对着身后还在发呆地段霜月道:「刚才谢谢你出手。」

      段霜月顿时苦笑,虽然老者一再强调,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将聂鹰留在段府,但目前这种情况,她真不知道,聂鹰的留下,对段府,究竟带来的是祸事还是幸事?

      心中存在着矛盾,再也提不起游玩的兴致。段霜月与聂鹰上了马车,飞快地向段府内赶去。一路上,二人各有心思,所以彼此间没有一句话。

      进了段府,段霜月强颜笑道:「聂公子,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聂鹰点点头,刚刚报了仇,他的心境又回到了初到大陆,初识沙唐村的那个时刻,对于段霜月的异样,也没有观察到。

      段霜月快速地来到密室,见到老者,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编,而后凝重道:「王父,得罪文平,以我们的势力,他不敢怎幺样?但是。。。」

      老者摆摆手,打断了段霜月接下来的话语,沉思许久后,吭声道:「柳宣只不过是运气好,攀上了那幺一点点交情。相信以柳宣的那点关係与交情,还不值得他们兴师动众。我们现在静观其变就好,若是真的发生我们所想的,那幺,交出聂鹰好了。」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掌控,昨天突来的兴奋,在此刻,已经完全地消散。

      段霜月不由自主地点头应道:「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真没想到,聂鹰会不顾一切将柳宣杀掉。」旋即苦笑一声:「王父,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有一天聂鹰知道我们出卖他,而他也没有丧生的话,以他如此坚持的手段,对我们来说,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老者淡然一笑:「丫头,不要忘了,我们不是柳宣这个废物。如若他们真的动手,我们段家都抵挡不住,何况是聂鹰?未来的他,或许前途无量,但是妨碍到我们的利益,他是非死不可。」

      顿了一会,老者接着道:「所以,月儿,你现在要牢牢地将聂鹰掌握在手心,某一天,即使真的出现你所说的情况,到时候,为了你,他也不会反抗的。」

      「也只能这样了。王父,您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

      「恩?好久没出来了,呆在这里,才觉得我才是真的我。」一名绝色女子庸懒地躺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神情极是惬意。

      女子前面,一名丫鬟打扮的青涩少女扑哧地笑着:「小姐,您看您现在的模样,要是让那些老学究看到,只怕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女子玉手轻摇,随意道:「那里管的了这幺多。对了,葛老人呢?」

      少女摇摇头道:「葛老这种强者,我怎幺知道他的蹤影呢?」

      话刚落下,房间中,竟然是突兀地呈现出一道人影,由淡转实,而后恭敬地对女子道:「小姐,事情有些不妙,聂鹰将柳宣给杀了。」

      「聂鹰杀了柳宣?」女子俏脸庞上,颓废之色顿时不见,待之一片凛然:「段府的人居然也任由着他去杀柳宣,到底他们想怎幺样?」

      片刻后,女子忽然浅笑道:「杀了也就杀了。虽然与聂鹰接触的时间不多,不过对他的性子还是了解一二。他来皇都的目的就是为了猛虎战团,有实力的话,只怕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他杀柳宣。」

      看着女子对聂鹰的关心好像是多了一些,少女不由嘟噜着道:「小姐,您对聂鹰,似乎投入的感情多了一丝哦。」

      「敏儿,你这丫头愈来愈放肆了?」话虽如此,并没见女子脸庞上露出一丁点恼怒的神情,或许是,少女的话触动了她心中的某一根弦吧!

      「葛老,帮我约聂鹰,明天城外小柳河边见。。要和他好好谈谈,毕竟,柳宣后面,可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啊!」

      「是,小姐!」

      ………………………………………………

      「老爷,你一定要为我弟弟报仇啊,你也看见了,柳宣他死的有多惨啊。」一位老妇人惨兮兮地哭诉着,似乎是过度的悲伤,让她的身躯都有些站立不稳。那俩个丫头连忙着左右将老妇人搀扶住。

      老妇人身边,一位老者颇有些威严,年纪看上去不小,却是一脸的红光,从他们那富态的身躯,便是看出,养尊处优之人。现在他们所立之处,竟然是在柳府。

      老者沉声道:「夫人放心,柳宣也是我弟弟,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老妇人拭去眼泪,用力地摔开身边的丫头,狠狠地道:「整个皇都内,都知道柳宣是你文平的妻舅,这样居然也有人敢将他杀了?摆明是不将你放在眼里,老爷,这件事你要查清楚,没那幺简单。」

      文平冷声道:「我心中有数,夫人请宽心。文忠,你知道该怎幺做了?」

      「大人夫人放心,所有参与过柳团长被杀有关之人,属下都会将他们的脑袋一一带回。」不远处,一道阴森如九幽之声从一位中年人嘴中响起。

      文平单手挥动,瞬间,文忠似幽灵一样,消失在众人身前。

      「老爷,你看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惜儿?」老妇人忽然地问道。

      「恩?」文平思虑了片刻,缓声道:「迟早是要告诉她的。不过,等到我们帮柳宣报了仇之后在告诉她,免得她认为有我们的保护下,都不能护得柳宣周全,产生误会就不好了。」

      「如此也好。」老妇人歎了声,看着柳宣尸体从她面前抬过,老脸上,竟露出了平常老人家从不会出现的阴狠之色。

      夜色笼罩大地,因为柳宣的事情,皇都城中,多了几分戒备,夜晚,也没有过去的那幺热闹。高空上,一道人影轻速地划过,下方的一切,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把自己关在房间一整个白天,该想的,聂鹰想了很多遍,现在。。。。杀了柳宣,心中唯一的执念业已没了,本是应该值得高兴,但是,他反而惘然一片。

      长久,聂鹰淡淡地道:「人,应该是有目标,这样,才会过的充实。。那幺接下来,不妨将整个大陆做为自己的目标。虽然是大而不可思议,但是却不会让自己产生怠念。」

      「年轻人,果然是有朝气,老夫佩服!」阁楼外,一道苍老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聂鹰的耳中。

      不由得,聂鹰大惊,能无声无息地瞒过自己的灵觉,欺到如此之近,若此人想要杀自己。。。

      「是谁?」

      似乎有一阵清风吹进,旋即房间中便是诡异的出现一道人影。

      「聂鹰,小姐要见你!」

      「心语要见我?」

      见人闻言,聂鹰微微一怔,不过凭着人影高深的实力,在漆黑的环境下,依旧是清晰地看到聂鹰眼瞳深处地那一抹惊喜。

  • 名称:潜行吧!奈亚子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1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