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篮高手重制版超清

酒楼中,因为段问名字的出现,变的无比的安静,偶尔投过来的目光,也由**变成了惧怕。

      和段问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聂鹰惊人的发现,这位世家公子,竟然非常的有才,古往今来,天文地理都是信手捏来。涉及到皇朝大事,民生疾苦,都说的头头是道,这样的身世,懂的这些,不足为奇。但是有意无意间,透露着几分的落寞,似乎有一种怀才不遇的味道。而且,对于皇朝当家人,也是有着许些的不满。。。。

      对此,聂鹰只是个听众,偶然插上一句,紧要时哈哈带过。好像是喝多了,段问拉着聂鹰道:「今日与聂兄一见如故,就此分手,多有不舍,可否赏个脸,到我府中小住几日,兄弟与你把酒言欢,可好?」

      酒楼外,停靠着一辆豪华的马车,不过不是马在拉,而是一只聂鹰没有见过的野兽。见聂鹰好奇地打量着野兽,霜月嗤笑道:「当真是没见过世面,连追风兽都没不认识?」

      个头比马要高上许多,四肢强壮有力,硕大的脑袋扑哧扑哧的喘着气,「追风兽,名字取的很好。」聂鹰淡淡一笑,跟随着段问上了车。

      车中的摆设不用多说。上车之后,奇怪地,段问没有说一句话,好像是真的喝醉了,躺在宽敞的车里小床上。

      暂且称之为马车吧!在热闹的街道上,马车疾驰而过,数十分钟后,渐离了热闹的皇都,行进一片安静的区域。

      很快地,马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眼前,那占地数十亩的庞大庄院赫然出现在聂鹰的眼中。随意地扫过四周,类似这样的庄院在这方圆百里之内,居然有着好几座。坚硬的青石路上,来往的人不多,但是手持利器的士兵却是不少。

      霜月狠狠地瞪了眼聂鹰,扭着小蛮腰,不悦地闪进了庄院。

      「聂兄,请吧!」带着醉意,段问拉着聂鹰,快步向里走去。门口那几名守卫人员,见到自家少主人这样客气地带着一名陌生人进府邸,脸庞上竟是没有丝毫的诧异。

      优质典雅庄院内,隐约传来一阵肃杀的气息,聂鹰微微地皱眉,跟着段问快速地拐过长长的石子小路,在过百米,便是出现了一块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

      空地的一边,摆放着一遛地兵器。数是条人影不停地在空地上晃动,身上涌现出来的光芒与杀气,让得空地里的气氛凭空增添几分紧张。以聂鹰的眼力,很清楚地看见,场上的那些人并不是在比试,而是做生死间的搏斗。

      察觉到段问投过来的漫不经心眼神,聂鹰神色如常,平静地迎向对方。空地上的事情似乎是习以为常,后者只是淡淡一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并没有对聂鹰解释什幺。

      这时,段问的脚步忽然放慢,眼神时不时地投向空地上。跟在后面的聂鹰冷冷一笑,不作声色地向前走着。

      「小爵爷!」二人身边快速地从空地中央掠来一个中年壮汉,五片黄叶清晰地挂在胸口。

      段问点点头,指着聂鹰微笑道:「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聂鹰兄弟,余三兄弟。」

      「你好。」余三道了一声,对着聂鹰,眉宇间的神色瞬间由恭敬转成了桀骜。

      「小爵爷?」聂鹰神色微微变动,已经预想到段问的家世不凡,现在亲耳听到,多少还是有些意外。从前历史书看过不少,能被封为爵位的,除了世袭的外,其他的无一例外地,都是手握重权之人。酒楼上众人对段问的惊恐,便是知道,他不会是前者。

      聂鹰细微神色响动,丝毫不落地入了段问的眼睛,平静地一笑,段问仍是一付客气地口吻:「身份家世不过是名利而已,聂兄不要因为这个而对我有些芥蒂?」非凡的家世,却没有一丝的骄傲,真诚的笑容,不由得不让人生起好感。

      「小爵爷的兄弟很多,空地上的这些人都是。不过,没有一点本事?哼哼,爵爷府中,不养闲人。」余三冷冷地道。

      「余三,不得对聂兄无礼。」

      似乎段问的话是空气,余三冷漠地对聂鹰道:「听懂我的意思了吗?」脚步猛地向前迈进一步,庞大的气势顿时爆发,气势未到,空间已是被挤迫,令人衣衫猎猎飞舞。

      对余三的不敬与挑衅,段问微不可查地向后退了几步,留出了一片空间给二人。聂鹰冷冷一笑,半年在穷山恶水的修炼,使他本身的修为已经是进入了凝气境界中阶,远不是当初在小镇子上对柳青时可以相比。与柳宣一战后的月余时间里的疗伤与修炼,体内真气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余三与柳宣修为一样,此一战,也可当作是检测自己实力与柳宣到底还差几分。

      身躯微侧一分,明玉决疾速在身体内旋转。某一刻,犀利无匹剑气,似要划破苍穹一般,直往身体前方无形的气势狠狠劈出。

      俩股气势飞快的相撞,顿时间引起空间气流的一阵扭曲,闷雷似的响声轰地炸起,丝丝地火花如烟花快速绽放。

      「如果仅这样的实力,那幺还是趁早离开爵爷府吧?如果你要强留在爵爷府,做一个花匠,那也随你。」嚣张的声音自闷雷声中响起,淡淡地人影沖过混乱的气流,瞬间到达聂鹰的身边,拳影带起如山的压迫,重重地击向聂鹰。

      远处空地上的众人此时都已停止了彼此间的对抗,全都看向聂鹰这边。

      「有新人来了?难怪余三会这幺兴奋。」

      「嘿嘿,前几个月他进来的时候,被你磨成那样,现在有机会让他出口恶气,怎不让他动作快点?」

      「希望那年轻人撑的时间久一些,不然像上次我面对余三的时候,没有一点意思。」不单是这个人,所有人眼神中都有同样的期待,希望这场战斗能精彩点。

      单手向前一探,锋利的宝剑瞬间出现,聂鹰就势向前一沖,一朵剑花灿烂出现,数道剑影凝聚沖天而起,视线中皆是充斥着淩厉的剑气。

      「这小子很不错!」仅是这一招,就让众多围观的强者们对聂鹰侧目相看。

      「哼!」听到众人的议论,余三恼怒异常,俯冲而下的身躯猛然在半空中大震,磅礴的奥气挥起山岳之压,直接将剑影轰成粉碎,硬实的地面因此而出现一个可怕的大洞,漫天灰尘扬起。

      一瞬间,强烈的压迫感让聂鹰心中凛然,手腕轻抖,剑吟之声从九天而下,冲破灰尘,身形不退反进,周身混絮的能量狂涌,闪电般地刺出一剑。

      余三双目圆瞪,感受着从对方宝剑上传来的惊人危机,身躯快速大展,强悍的奥气再次聚集与拳头之上,猛然大喝:「破山拳!」

      空间中顿现一股比之先前更加庞大的能量,瞬间撞击在聂鹰那诡异的长剑上。火山一样的爆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能量卷起天空中的气流,形成一道道犀利的暴风,暴风呼啸而过,周围种着的树木全被碾成灰飞。

      俩道人影一纵即退,还在肆虐的暴风中夹杂着几许鲜红的颜色。

      瞧着对方嘴边的一缕鲜红,余三阴冷一笑,刚刚停下来的身躯再次向前一纵。长剑剑尖指下,聂鹰视线中,那道身影愈来愈近,漆黑的眸子中,森寒的杀机跃然而出。

      「住手。」一声厉喝突兀地**俩道气势当中,同一时间另一道气势瞬间涌现,余三的身躯陡然一顿,随之,聂鹰与余三的气势消弥于无形之中。

      「呵呵,二位都是我段问的兄弟,这场比斗到这里就可以了。」场中的杀机也因为段问温和的笑声而瞬间消散。

      「聂兄,你没事吧?」段问平和的问道。

      擦去嘴边的血迹,聂鹰淡淡地道:「些许小伤而已。」

      段问笑道:「来人,先带聂公子下去休息。」对于聂鹰眼眸深处的那一丝不悦,段问并未在意,每一个新进段府的人,都会经历这一段,否则,真如余三所说,没有本事,在段府,也只能做做花匠。

      夜深之中,阴柔的月光从天河上倒泻而下,将幢小楼轻和地包围其中。吐出一口浊气,聂鹰迅速睁开眼睛,白天所受的伤势已全部好转。

      全力一战,还是尽落于下风。虽然在余三面前,聂鹰有信心足够自保,但是面对柳宣,他要的完败对方。

      坐在床头,仔细地回想了一遍白天的战斗。大陆上的人修炼的都是破天之决,其中还是多有区别,最显着的,便是那武技。不同于破天之决,由始神所传,所有人都修炼。

      而武技,乃是经过无数人的智慧,无数年下来,结合破天之决的特性,千锤百炼,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威力强大的战斗方式。配合武技,方能将破天决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甚至传说,只有完好的结合着武技,才能修炼到那至高的境界。也是因为如此,在大陆上威力强大的武技,一旦出现,必是血流成河,遍地尸体。

      望着明月,聂鹰冷冷一笑。白天面对段问忽然的极力邀请,聂鹰本来就不想答应,但同时,心里莫名地涌现一丝冲动想要来段府的冲动。

     

  • 名称:灌篮高手重制版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0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