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超清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者心中的惊讶愈来愈大。只见他浑身上下,微蓝色的光芒逐渐得变浓,一圈圈能量涟漪快速地散发出去,房间竟似微微地在颤抖。本身实力已经提至五成以上,但聂鹰除了呼吸声加重之外,颤抖的双腿依旧牢牢地矗在坚硬的地面上,支撑着看似就要倒下去的身躯。

      老者眼神中不由自主地显露出讚赏的意味!这种不是徒手相搏,运用的不是力量,而是精神上的压迫。一个人是否能成功,傲立于大陆之上,天赋努力,自是不可缺少,但是若没有愈强则强,艰难而上的坚持,高度终是有限。

      精光在眼中一闪而逝,如狂风暴雨骤然停止一样,老者瞬间恢复了平静,体外淡蓝的光芒像是从未出现过。

      聂鹰连连后退,直至靠在房门上才将身躯稳住。大口大口喘了几声,森冷的脸庞抬起,瞧见老者眼中的讚赏时,心中那股怒火方是渐渐地散去,「前辈今日所赐,聂鹰记住了,终有一天,一定会向你再次讨教一番!」虽然对老者不在愤恨,也知道对方只是试探一下,但是这口气,还是有些忍不下去。

      老者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聂鹰的狂妄而动怒,「老夫很是希望那一天早些来临,如此倒也算是一番福气。」神色间,居然是闪现一抹期待。

      「厄?」客厅中三人齐齐一怔,老者的话像是大有深意?

      调息数分钟,将苍白从脸庞上驱除出去,聂鹰拱手对心语道:「多谢你这些天的招待,来日方才,我们后会有期。」

      「聂鹰?」在聂鹰将要走出小厅子时,心语忽然叫住了他。聂鹰回过身子,瞧见心语的表情,似下了很大的决定一般。

      「你此次上皇都,主要是为了找猛虎战团复仇。那幺,是否可以帮我一个忙呢?」美眸微微地闭上,似乎提出这个要求,非她所愿。

      聂鹰淡笑道:「姑娘请说,只要能办到的,绝不会推辞。」

      看着对方没有丝毫的不快,心语眉宇间的那丝担忧方是快速地隐去。刚刚救了聂鹰,马上就让他为自己做事,本是无可厚非,欠下的债,总归要还,但听起来,总是多了一些挟人恩的举动。

      「相信你听说过,猛虎战团有一个极有背景的后台?」

      聂鹰点点头,心语接着道:「那人叫文平,乃是皇朝的军务大臣,权势不可谓不小,有他在,你别想轻易地灭杀猛虎战团。而且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柳宣等人的对手,所以我要说的是,儘量不要与猛虎战团正面接触,多多留意文平与他们之间的联繫,或许有着意想不到的发现。」

      「军务大臣?」聂鹰苦笑着点了点头,不清楚皇朝上,官职是怎样?但是听这名字,以及心语这凝重的表情,便已知道了一个大概。对于修炼者来讲,大多是随心所欲,实力高强者,根本不会惧怕一个国家的高官,就像是在水蓝星上,政府对四大家族也是礼遇有加,丝毫不敢有怠慢之意。可是在镜蓝,在云天皇朝,聂鹰明显还没有达到那样高度的实力。

      大陆上修炼者众多,能不惧一个皇朝的,这样的强者少之又少。况且,每一个皇朝能够屹立千年时光,除了强大的军队与经济实力之外,那被许多人视为禁地的皇宫中,岂会没有巅峰实力的强者在坐镇?不然的话,大陆上众多的势力,某些古老强大的,其底蕴并不会比皇室弱上多少,若一个皇室没有一个可以镇住四方的强者,那幺这个皇室迟早会被取而待之。

      沉思了数分钟,聂鹰应道:「多谢姑娘告诉我这一切,已经鲁莽过一次,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一个军务大臣能调动的皇朝军队有对手,聂鹰不知道,但是要杀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如此,只有做一只隐藏在黑夜中的鹰,可以出手时,不妨让他们吃一点苦头。

      见聂鹰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心语放颜笑了,如百媚顿生,美豔不可方物,让某人的心中再次回想起来某一个晚上。。。

      「如有需要,儘管来这里。」

      收起了一些不能让人知道的想法,聂鹰嘿嘿笑着:「那先谢谢了,下次,必定不会从天而降了,哈哈!」笑声中,快步地迈出了客厅,向着别苑外走去。

      感受着聂鹰那近乎是非常享受的态度,心语娇嗔一怒,等到聂鹰的身影完全地从视线中消失,才将那莫名而来的怒火消散。

      「小姐可是想拉拢聂鹰?」老者淡淡地问着。

      没有了外人,心语慵懒的坐在椅上,曲线毕露,狭长的睫毛随着美眸眨动了几下,轻声道:「现在我可以信任的人没有多少,这聂鹰,连葛老您都说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如果他可以帮我的忙,这就当是邀请吧。」

      「切不论聂鹰是否值得我们信任,他对我们的事一无所知,就算让他知道了文平的某些动向,聂鹰会想到这些事情与我们有关,而来告知我们吗?」眉头微微皱起,老者疑惑地道着。

      心语轻笑道:「聂鹰不是一个有勇无谋之人,我相信他不会令我失望的。」

      顿了顿,心语似有几分疲倦之感:「只是这样拉他进来,怕是会对他的生命有所危及,这非我所愿啊!」

      「小姐,难道你对聂鹰他。。。。」下面的话,敏儿不敢说出,但是意思却是很明白了。

      修长的玉指轻敲在桌面,心语的神情中骤然威严万分,仿佛是君临天下般,不可冒犯,「我的身份,决定了这一生都无法投入私人感情。聂鹰,或许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将心思放在其他的事情上面。」

      威严逼人,即使是老者这样的强者,也有些不敢与之对望,可言语中,二人多少听出了一些无奈与压迫。老者轻歎口气,这位从小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一点点地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不由地暗想:「老天真的是很公平,给了你一些东西,势必要收回一些,这个世界,不可能有着完美的境界。」

      「葛老,这段时间,那些人可有什幺异动?」撤去那股威严,此刻的心语与平凡人家的女子没有半点的差别。

      「异动?还不就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一些事情。」老者平淡地说着,略微踌躇后,老者坚定地道:「小姐,我们手中可以掌握的力量不是很多,有些事,不要也不能在拖了?」

      闻言,心语不可置否笑了笑,轻歎了一口气,落寞地道:「或许我还是历练不够,做不到无情无义,葛老,毕竟我们都是血脉相连,我真的不想。。。」

      「小姐,我们都知道你在想什幺,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无法让你来左右了,你放任着他们不管,到最后,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一旁的敏儿忍不住地插嘴。

      「你们不要说了,不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对他们动手的。先将另外一些人解决掉吧?」淡淡地说完这些话,心语仿佛虚脱了一样,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椅子上。

      老者与敏儿对视数眼,拱手施了一礼,均无奈地退出了房间。

      许久之后,心语骤然坐直了身躯,一抹淩厉的精光自美眸中射出:「段寒山,希望你不会做出让祖宗蒙羞的事情,不然,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文平,赵章远,秦留,呵呵,就凭你们也想兴风作浪?」森冷的声音混杂在冰冷的空气中,随着气流,在小客厅中缓慢迴响,蕴涵着的杀机,让人不寒而慄。

      来到别苑一处角落,轻蹬地面,聂鹰快速地翻上了高高的院墙,仔细打看了别苑外一番,而后闪电般地射进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随着人群,聂鹰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脑海中,除了回想起在别苑里心语的一番话,便是怎样短时间内增强自己的修为,好让猛虎战团在云天皇朝中消失。

      「难怪许多人对猛虎战团不屑,原来是朝有人好做事?」聂鹰冷冷一笑。有文平这个军务大臣在撑腰,想要灭猛虎战团已经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别说聂鹰现在的实力,就算是超出柳宣一线,聂鹰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地将猛虎战团消灭。这里是皇都,一个军务大臣可以利用的强者太多了,即便是聂鹰胆大包天,也不免心中存有一分忌惮。

      「恩?」想起了心语让他留意文平与猛虎战团之间的动向,聂鹰不觉的停下了脚步,嘴里低声喃喃地道:「难不成心语也想对付文平吗?」

      从见到心语,到在别苑中的几次短暂接触,不说容貌,单是那出众的气质,大家闺秀地举止,以及那若有若无的威严,让聂鹰多少有些知道,心语的身份不简单,很有可能,她也是皇朝中某一个大人物的子女。那幺,她让聂鹰所留意的,也不足为怪。

      论起文明,俩个世界截然不同,从小生活在不同寻常的大家族中,见多了沟心斗角,尔虞我诈。电视电影上这样争权夺利的桥段太多了,聂鹰实在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是让他在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 名称: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超清
  • 时间:2018-11-13 22: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