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克斯

   还没来到阿伦跟前,那人就大喊道:「跑,快跑。」说完,那人就不在喊话了,仿佛多说一句都会浪费他身上不多的体力,依然拼了命似的往前快奔。不,準备的来说,那样子更像逃命。

      阿伦正感到莫名其妙之际,目光四顾之下倏然一惊。只见一头通体漆黑,强壮如牛,奔跑如风般的猛兽在前面那个山坳转口沖了出来。那猛兽一看到这边的阿伦和他正在追捕的猎物时,四蹄猛地往地下一蹬,庞大沉重的身躯居然腾空而起,状若癫狂般扑了过来。

      还没到达跟前,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就扑鼻而来,阿伦一看就知道此物兇残歹毒,绝非普通猛兽可比,想来是头魔兽。

      不过,现在阿伦早已今非昔比,看它那如幽火般的双瞳和通体漆黑的皮毛,想来也是上好的材料,怎能轻易放过。

      血色之力随心而动,意念之间,数道颇为纯粹的血色之力先后挥出。闪电之间,那魔兽就接连挨下这几道炽热的力量。

      一击不中,反而还挨上几记重击,魔兽更是暴躁异常,那对灯笼般的兽目凶光毕现,幽火般的眼瞳大盛。兽体只是微微一顿,如牛般低沉的咆哮一声后,再度一跃而起扑下。

      阿伦也不畏惧,血色之力再度挥出,淡淡的毁灭气息弥漫了周围三尺空间,空气中的水分被瞬间蒸发,空气变得有些迷离恍惚,温度在迅速攀升。

      仿佛是早有戒备了一样,这头魔兽还没近身就已经吐出一口腥臭异常的蓝色唾液,这一招可算是出其不意,阿伦往旁边一跃才堪堪躲过。

      滋。

      唾液落下的青草小花霎时间被唾液腐蚀而枯萎凋零,显然含有剧毒。若是被那唾液击中,阿伦不敢想像自己会变成什幺样子。

      稍微一惊,阿伦身形渐渐变得恍惚,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原地。当魔兽还在疑惑眼前的猎物怎幺突然凭空消失时,忽觉背脊处传来一阵剧痛,一声惨嚎之下魔兽显然遭到阿伦的痛击。

      喀的一声极其细微的脆响从魔兽的脊椎上响起,伴随的是一声声愤怒的哀嚎。魔兽似乎知道阿伦不好惹,不敢再和他多做缠斗了,立即就转身朝原路折返狂奔。只是,阿伦怎幺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它呢?

      口中默念着口诀,在魔兽逃跑的去路上空,空气忽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紧接着一头背生双翅,通体紫红色纹路的蝎狮撕裂了空间扑出。

      「嗷。」

      咆哮震天,声如雷鸣,危险的气息不断从蝎狮的身上散发开来,即便是兇残歹毒的魔兽猛见蝎狮也不禁浑身颤抖,兇残的气焰在蝎狮面前完全燃烧不起来,如同一头绵羊遇到狮子般哆嗦畏惧。

      蝎狮似乎十分满意眼前这头低阶魔兽在自己面前的表现,戏谑玩耍了一会过后便大口撕咬吞食起来。

      通过和蝎狮的联繫,阿伦得知这头低阶魔兽叫蛮獦,唾沫具有极强的腐蚀毒性,性兇残,常以风狼、火鸡等一类低阶魔兽为食物。只是不知道为什幺这一次会离开自己的领地,深入到人类居住的城镇附近。

      就在阿伦打算往蛮獦出现的方向一探究竟的时候,背后忽然一道凛冽逼人的剑气逼近,阿伦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斗气撕裂空气的声音。

      突遭袭击,阿伦毫无慌乱之色,血色之力随心而动,万千道血针般的血色之力激射而出,顷刻间便将这道剑气击破。

      心意相通间,蝎狮怒啸一声凭空出现在了阿伦背后,并闪电般扑出向偷袭者展开攻击。移动之中,远远望去蝎狮就像一团燃烧着的紫焰般往一个目标迅速燃烧开去。

      当阿伦转过身来时,才发现偷袭自己的正是刚才被蛮獦追杀得落荒而逃的战士。

      该死的,刚才召唤出蝎狮的前后经过都被他看见,我还真想杀了他灭口呢,没想到他倒是先恩将仇报起来了,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观他实力,似乎也是个高阶战士,战力等阶似乎要比自己高出一阶,但自己拥有血色之力改造的身体的精神,论起真正战力来的话,恐怕对方并不比自己强到哪儿去,何况自己还有一头宠兽。

      不过,这里距离孟菲斯人活动的主要区域有段距离,但自己可难保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看见,看来要速战速决方可。

      看见偷袭不成,反而遭到对方的宠兽兇猛反扑,战士高声喝叫道:「住手,我是昆士兰冒险者协会的人,住手,该死的。」

      听他声音,完全没有败者应有的觉悟,反而是有恃无恐一般,言语里充满了作威作福者那种不屑于骄傲。

      昆士兰冒险者协会?没听过,但听他口气似乎这个协会不简单,但,一样得死。

      如果这个协会势力真的十分庞大,那幺自己恐怕就更加留他不得了。要是给他活着回去,那以后自己可就一身的骚味了。

      阿伦冷漠的脸上倏然一寒,灭口之心更加坚定。无论他是什幺身份,自己都只有灭口一途,谁让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呢?

      阿伦欺身而进,意念间血色之力已然挥出,与此同时,蝎狮也纵身跃起,尾部蝎针无声无息地以肉眼不能察觉到的速度猛地一扎。

      战士淬不及防下已然被蝎尾连续狠扎了数下,应声而倒。蝎狮的力量或许没有成年期的蝎狮强大,但毒性却是不分年龄和是否进阶的。甚至,幼年期的蝎狮比成年蝎狮的毒性更为猛烈,因为这是幼崽唯一保命的手段。相比起极端混乱的深渊生物,幼崽蝎狮的身体力量和速度实在太不中用了。

      在迅猛刚烈的毒性作用下,这名可怜的战士只感到自己的身体迅速虚弱、无力,而且几个呼吸后,身体变得愈来愈麻木,神经中枢在毒素的侵蚀下变得有些麻痹,自己只感到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完全分离开来一样。或者说,身上的这幅皮囊似乎完全不是自己似的,自己压根就指挥不了一丁点。

      此时,阿伦亦已经掠近,双手无情地搭在了战士的头颅上,血色之力在毁灭血气的疯狂催促下高速运转起来。只是片刻之间,身型也算壮硕高大的战士顷刻间便被阿伦吞噬成了一副乾尸。

      剩下瘦骨嶙峋的尸体,阿伦随手丢给了蝎狮处理。环视了一下四周检查过后,并未发现留下什幺蛛丝马迹后,阿伦将蝎狮送回深渊位面,自己独自折返回宾馆。

      次日清晨,阿伦凭藉昨日吞噬的力量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到达了七级瓶颈的地步,要想再作突破,恐怕要有其他历练或是际遇。

      中午,阿伦从一名士兵的口中得知,两天后将是孟菲斯人一年一度的拍卖盛会,届时古烈治子爵大人将会在拍卖会上竞投一样宝物。那士兵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他,这件宝物很有可能就是接下来和教廷谈判的筹码。

      「可以让教廷都忌惮的筹码?那岂非神物?否则以教廷遍布整个大陆的庞大势力,还有什幺东西会让他们害怕的呢?」阿伦在房间里静静地猜度着这些。

      要成长为一个强者,那幺以往这些自己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就有必要自己枕高一点枕头好好去分析一番了。否则自己夹在这种势力交锋中的小鱼虾,连怎幺死都不知道。

      下午,阿伦吃完宾馆白人女奴送来的下午茶后,特地洗了个清凉的冷水澡才出门。黛丽丝不知道忙什幺去了,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来叨扰他,心情甚是不错。

      如果整天有一个美女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唠唠叨叨的,你又什幺不了她,你说烦不烦?

      不过,神明似乎并不想让阿伦这个小子閑下来似的,刚刚出了宾馆那大气不显奢华的大门口时,就看见扎巴斯这家伙坐在墙壁的绿化带旁。

      看到阿伦出来,扎巴斯连忙站了起来快步迎上,道:「哎哟,伙计,你们银狐军团住的宾馆可真是戒备森严啊,我都说出了你的名字,那些只会持剑的白癡还是不让我进去,真是群没礼貌的家伙。」

      「呃,这个我必须再申明一下,我不是银狐军团的人。当然,为了大哥您的钱途,兄弟我定会竭尽全力的。」阿伦提醒道,但也同时不忘自己一定会为自己二人的钱途努力的。

      「哈哈,当然当然。」扎巴斯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不停地扫向周围偶尔经过身旁的行人。

      「但你这幺快找我有什幺急事吗?」阿伦不解道。

      虽然接触相处的时间不多,但阿伦的感觉告诉自己扎巴斯是一个谨慎的人。和自己合作开採大型紫英石矿的事宜自然不能让旁人轻易知道,但他为什幺仅仅过了一天就在此找上自己呢?这很容易会遭到某些有心人的留意和猜测。

      交易所一行,阿伦才知道仅仅靠自己源自血之君主的力量是很难把强者之路走下去的。没有庞大的财力和牢不可破的庞大人际网路,自己即便拥有黄金领域的力量,在某个群体眼里,和一只蚂蚁没什幺分别。充其量也就是一只稍微有力气的蚂蚁而已,但仅仅是蚂蚁。

      因此,紫英石矿的开採已经成为他登上巅峰的利害一环了。

  • 名称:斯巴达克斯
  • 时间:2018-11-10 22:06:0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