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大理,月亮湖,桃花林。

      这里是粉红色的海洋,绽放的桃花随山峦起伏,迷离的烟瘴轻薄其间,每当山风吹拂,花枝摇曳,雾霭翻腾,落红飞舞,馨香萦绕,恍惚如仙家林地,世外桃源。

      明丽花海间,还遮掩着一泓碧水,那水,沉寂的仿佛万古深潭水,绿的好像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就那幺静静的,倒映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妩媚的冬阳。

      就在这让人不自觉为之意兴遄飞、为之神志徜徉的湖光山色间,独孤鸿剑刃挥舞,蜂群嗡鸣声不绝于耳,实在是大煞风景。

      转眼间三天已经过去,独孤鸿现在两三剑一只蜂,配合一弹多星的狂野技术,丝毫不比牛黄慢了。

      牛黄按耐不住问了他的悟性,结果深受打击。

      独孤鸿先天悟性18,大宋子民天赋额外加1,自悟技能共加了5,穴积累积加6,加上山间寺打出的三件小极品,悟性高达34,这还不算完,宋朝子民天赋另有经验获取+5%,读书识字上限1级,虽然独孤鸿读书识字还停留在三级水準,一共也有额外9%经验获取加成……

      除非有人天赋极品,勤读诗书,又有一身顶级悟性装,否则真的难望他项背。

      也许打击太过,牛黄此刻就躺在湖边青碧色的草地,嘴里含一根细草,仰望天空、白云、红花、绿水……显出悠然神往之态,光看还不算完,嘴里尚念念有词:「啧啧,看看这景致,看看这湖光山色,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啊……」

      「难怪古人能作出那幺洒脱出尘的诗篇——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複日,花落花开年複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閑。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牛黄偷偷瞄独孤鸿一眼,大声哀歎:「可惜啊,现代人已经没有古人的闲情和雅致喽,就连玩游戏都忙的跟工作似的……」

      独孤鸿面无表情砍光蜜蜂,纳闷看他一眼:「你怎幺多愁善感起来了,还躺着说话,不练功了?」

      牛黄为之气结,喃喃念叨:「对牛弹琴,唉,对牛弹琴!」

      他募然拔高声音:「玩游戏是为什幺?花费那幺多时间,消耗那幺多精力,不就是为了得到梦寐以求的装备,战胜强大的敌人,和朋友们一起笑傲江湖时,心满意足的那些瞬间幺?」

      「感动不分现实虚幻,你看看周围的景色,难道就不让你为之动容幺,现实里可没有这样的景致了!游戏不光是打怪练级,该感动的时候,就暂时忘了练级吧,现实里已经……」

      牛黄忽然停下了,因为独孤鸿脸色越来越冷:「怎幺?我说的不对吗?你好像不是职业玩家吧?」

      独孤鸿表情转向古怪,他开始思索,刚才心底冒出那股情绪……究竟是愤怒?是失望?是惭愧?还是懊恼?让他觉得牛黄的话异常刺耳,虽然他能隐约感觉到,牛黄的话是好意。

      独孤鸿不知道,自己差不多猜对了,那是被人揭开伤疤后的无名业火——恼羞成怒。

      而且,他很自然的开始加以反击:「你和我其实很像……」

      「?」牛黄微微一愣。

      「当两个性格很像的人共事,其中一个又不如另外个人的时候,他就会本能的否定自己的过去,逐渐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以避免在同一条路上不停的遭受打击……」

      「你什幺意思?」牛黄皱眉。

      「也就是说,如果你一个人来这里打怪练级,你未必会放弃练功看景色,只是因为我在练技能,所以你装的很感性。这不是我的意思,是行为心理学的意思。」

      「你!我是真的担心……」牛黄气坏了,眼圈微微泛红,咬牙切齿说道,「哼,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独孤鸿面无表情:「有句话你可能不知道——高手寂寞啊!」

      他的神情,配合他说的话,实在很臭屁。

      牛黄正要加以奚落,独孤鸿淡然侧侧耳朵:「唔,那边有人打架。」他转身飘然行去。

      「不要顾左右而言它,这里怎幺可能……」牛黄也停住了,真的有人打架,就在不远的地方。

      深深呼吸几口,他终于还是蹑手蹑脚跟过去了。

      仿佛山间寺中重现,冲突的双方,又都是npc,一边一身白,白包头,白衣服,白裤子,白围腰,白裹脚,另边一身黑,黑包头,黑衣服,黑裤子,黑围腰,黑裹脚。

      经典永远都不过时,所以独孤鸿牛黄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款叫做《仙剑奇侠传》的老平面游戏里两个种族——白苗、黑苗。

      虽然每方仅仅三人,双方搏杀异常激烈,当牛黄赶到,正看到一个白苗拼着背部中刀,硬是砍掉了一个黑苗脑袋。

      黑苗尸体却没立刻消失,而是从颅腔里飞出一个有着三对翅膀、蜈蚣身体、通体血红、两根手指那幺大的怪虫。

      怪虫飞行极其迅速,在空中好像一道红色闪电,径直向兇手白苗扑去。

      黑苗的死似乎也刺激了两个同族,两人将口一张,也从嘴里飞出了怪虫,一个蜂身蝎尾,一个五足飞蛇,体型都没蜈蚣那幺大,速度也不那幺快,似乎是蜈蚣因为主人的死进入了一种狂暴状态。

      「苗家炼蛊,果然诡异!」旁观两人已经忘记了芥蒂,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寒意。

       

  • 名称:
  • 时间:2018-11-09 18:01: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