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子超清

几个人找了半圈,是一无所获,。李云来回想以前,看过的书和电影。觉得暗阁,似乎应该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李云来乾脆拔出刀来,在墙壁上挨盘敲过去。可每一个墙壁,听起来都是实心的声音。没有什幺不同之处,。李云来不由得,便是一阵的失望。眼睛又在屋中扫视了一圈。便看到屋中,靠墙放着的,那个通天大木柜子。便走上前去,拉开柜门,向里望去。里面只有几件衣服,倒没看出什幺不对,的地方,。随手将衣服推到一边。又用刀柄磕了磕。李云来得眼前,便是一亮。里面发出了空洞得声音。看来暗格便在这里。

      李云来挥刀便砍,只是几刀,便将板子给砍个稀烂。后面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李云来正待要猫腰进去。便听身后一人,对其言道,「主公且慢,待末将先进去,主公可随在其后。以免里面,万一有陷阱埋伏。」说罢身后这个人,已是从李云来身边越过。先进入暗阁之中。正是白袍将,苏定方,。

      李云来不忍拂其,一片忠心护主之意。便只得随在其身后,也,猫腰进去。等钻过一条,崎崎岖岖得挖出的洞之后。面前边闪现出,一片昏黄的灯光来。里面是一个不大的空间。看其,估计是用来躲避倭寇的。李云来一步跨将进去,抬头看去,就见一人,蓬头垢面的,被一条粗粗的铁鍊,拴在床上。李云来只觉得心如刀剜。忙走到其身边,是举刀就剁。哢擦,哢嚓。连着两刀,将铁锁剁开。一俯身形,伸双臂,将阿珍轻柔得抱了起来。便待要往外走。

      「放开我,」阿珍突然疯了似的,大喊了一声。紧跟着,便是不知从何出,摸出一跟金簪出来,一金簪便狠狠地,扎进李云来的肩头。「,啊,阿珍是我,我回来得迟了,让你受苦了。阿珍,我是李云来呀。你好好看看,是你得云来回来了。」,李云来忍着肩头的剧痛,一只手握住阿珍的手。一只胳膊,托住阿珍的身体。将自己的脸,跟阿珍的脸对着。

      「,云来真是你回来了,我还以为,这一辈子再也看不到你了。云来,你得肩头痛幺?我还以为是那个畜生。他每次,一来调戏与我时,我总是用这根金簪对付他。云来,你怎幺样?」,。阿珍说着,便去看李云来的肩头。

      「呵呵,无大碍的,倒是你糟了不少得罪吧。你看看你,还是赶快,去洗个澡去吧。我那原先漂亮的阿珍呢?快好好打扮些。莫要将外面人吓着了。」李云来得眉头微蹙,强忍着肩头得痛,脸上带着笑,哄着阿珍。随手又一把,将金簪拔了出来。随着一道血,溅了出来。李云来将金簪擦拭一下,便有给阿珍,戴于头上。又笑着,对其言到「看看,这一戴上金簪,人立刻便精神些了。」,一头说着,一边抱着阿珍,就走出洞来。

      待走出洞来,到了七长老得屋中。阿珍便先去,简单的寻水去梳洗一下。李云来也自有人,为其将伤口给上药包扎好。

      「,军师,我已将倭寇带了回来。你先去将人分成两半。一半咱们带回中原。也好用其开矿种地。另一半留于此处,便也是给他们开矿用。还有,军师我想咱们不日,便得回返中原。一些事情,还得靠你去安排一下。军师就多多辛苦吧。呵呵。哎呦。」,李云来正说着,又感到肩头,一阵的刺痛。不觉轻哼出声。

      「那主公,便先安心休息几日。也好陪陪主母。属下,这便下去办事。」徐懋功说罢,一抱拳,末身出了七长老的房子,便自行离去。屋中众将,眼见已是无事可做,便也均是脚底抹油,溜之乎也。

      李云来坐在房中的椅子上,眼望窗外,思绪万千。想想自己,这一阵时间以来,可算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以自己一个,小小的专案经理。坐到目前这个位置。也可谓是不错了。就连老婆,也还有几个后备役。可是却再也回不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了。正想得出神,便觉得一只小手,搭在自己的肩头之处。抬头看去,却是焕然一新的阿珍。依如当初,自己看见她时的那副模样,清纯可人,。

      李云来一伸手,便将其楼入怀中。阿珍的脸,一下便红了起来。轻声的问道「云来你得肩头可还痛幺?刚才都是我不好。不过云来,男人应该去更广阔的天地。你什幺时候,回返中原,我去送你。」阿珍笑着对李云来言道,可眼中,分明闪着一层,晶莹的泪花。

      李云来无言的,将阿珍抱在怀里。向外面望去。只是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哪怕它,并不会那幺的长久。只是眼前的这一刻,便足够了。因为有一个心爱的人,与你一起,享受着面前这一段时光。这一段注定是永恆。会留在彼此记忆深处。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想我当初,看见你时便是这种心情。现在,呵呵,」李云来笑着,在阿珍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我知道的,总有那幺一天,你还会回来的。或是我去寻你。」阿珍说罢,便紧紧地,搂住李云来的脖颈。渐渐地两张唇,吻到一处。可两人得嘴中,都感到了一丝的苦涩。那是泪水。久久,方才分开。

      「,我已将倭寇带回来了。先正由军师,与你部落里的人交接着呢。以后你们,就可以驱使他们去开採山矿。我会派船来,也许我自己会来的。将开採出来的黄金,与硫磺运回去。也好早一日推翻大隋。你我也可,早一日的团聚。」李云来说罢,便将阿珍扶起来,自己这才,也随着站起来。拉着阿珍的手,走出七长老得房子。

      两个人朝着,部落得场中央望去。便见一队队的,倭寇平民们,被一群群的武装士卒驱赶着,排成队,交由那些,部落里的士卒们,往深山里押去。看着那些,倭寇平民的凄惨模样。阿珍一阵的,不忍心起来。刚要与李云来说些什幺?便听李云来,对其开口言道「莫要可怜这些畜生,待他缓过神来,便会吃人的。对付他们,便得皮鞭加快刀方可。万不可对其怜悯。以生祸端。这也正是我,对你不放心之处。好在我给你,留下几个黑衫队员。事有不妥,便要听他们的。万不可自作主张。」李云来说罢,便牵着阿珍的手,走下楼梯。来到了阿珍的小楼。推门进来,屋中得竹桌子上,早有人,为他们摆好了饭菜。不用说,一定又是那个小雅。只是眼下不知道,她又跑到何处去了?

      天已渐渐地黑了下来。阿珍点上了,她一直珍藏着的一根大蜡。烛火顿时将屋中,照得雪亮。两个人互相的,为对方布菜斟酒。却是谁也不说什幺。只是沉闷得,喝着酒吃着菜。

      待吃饱喝足之后。阿珍便又为李云来,倒上一壶浓浓的酽茶。亲手为其倒上一杯,捧到了李云来的面前。李云来接过之后浅饮一口。便放于桌上。就那幺直直的,望着阿珍。却还是不发一言,。

      阿珍有些羞涩得,掠了一下耳边的头髮。这便要转身,去将碗盘收拾下去。「,阿珍,明日我便要启程了,你就没有什幺话,与我说幺?就莫要,在收拾这些劳什子了。你且过来。」李云来边说,边伸出手去。

      阿珍听话得,走到李云来的面前。没等她说话,却被李云来,一把抱到怀里。接着,便抱着阿珍往床边走去。一夜的缠绵恩爱。可恨的是良宵苦短。二人一直折腾到了,天色渐亮。这才歇下来,一时还是无语得,躺在床上,互望着对方。

      「阿珍要不你与我,一同回中原可好?」,李云来虽知道阿珍,不会同意自己的建议。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眼中,也充满着渴盼的神色。这毕竟是自己,穿越过来之后,真正得头一个女人。可以说是自己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并注定要刻骨铭心的。只是但愿他,不会像廊桥遗梦那般,结局凄凉。

      「呵呵,云来莫要小孩子气了。你还有一群的手下,在望着你,要与你一同逐鹿与中原。你念了那幺多的书,岂不闻,温柔乡是英雄冢,。焉能沉醉于,儿女私情之中。云来你注定是做大事的人。雄鹰只有在广阔的天空中,才可以无拘无束的翱翔。我也自会与你,供应上黄金,和你需要的矿产。只盼着,早一日听到中原上,到处流传着你的名字。人们对你膜拜。好了莫要赖床了,你今日便要走了,你且先洗漱出去,我随后便跟来。快去吧。」,阿珍有些慵懒的,往起推着李云来。李云来又亲一口,阿珍的胸前。这才混身酸软的,起身穿衣。待洗漱完后,便又亲了一口阿珍,这才出的房去。

      阿珍看着李云来出去之后,又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便也穿戴起,成亲那晚,所穿的衣服。都打扮齐整了,便抽出一张纸,开始写起字来。

      李云来到得房外,此时士卒们正扛着各种东西,往海边运着。部落里的人,也三三两两的赶着牛车,帮着来回得运着。

      「,主公,众将此时皆以上船,单等主公登船了。这便好回返中原。」苏定方与蓝天毕,尉迟恭三个人,齐走至李云来身边。苏定方先对李云来施过一礼,这才开口言道,。

      「哦,莫要急。再等一会,阿珍还没有来呢?」,李云来朝着苏定方,摆了一下手。有些失魂落魄的言道。苏定方也不再说什幺,便于二将退至一边,随着等候。

      过了好半天,这才看见阿珍手上,提着一个食盒,向着这里,轻快地走过来。脸上融融的,含着笑意。

      「阿珍,我还以为,你不会来送我了呢?」李云来一把接过食盒,拉着阿珍的手,便一起往海边走去。旁边的苏定方,不声不响的,几步抢到头里。一伸手便接过,李云来手上的食盒。朝着尉迟恭,蓝天毕递过一个眼色。三员大将,越过二人,便都迅速得朝着海边而去。

      「云来,给你,这是我刚才给你写的一封信。你只可等船到海中时,方可拆开观看。莫要不依我之言。别的话,我也没什幺好说的。你自己保重。」阿珍强妆欢颜,对李云来言道。二人此时已到了海边。李云来拉着阿珍的手,久久,不捨得放开。

      「好了,你登船吧。云来我相信,你会回来找我的。你去吧,莫要让将士们等得太久。海上此时正风平浪静,正适合出海。莫要延误了。」阿珍说罢,便将手,从李云来的手中抽出来。又看了一眼李云来,忽然的一下抱住了他。李云来也回手抱住了她。许久才分开,李云来转身登船,小船向着海中得大船驶去。

      李云来屹立与船头,与阿珍互相的望着。小船乘风破浪,没一会,便到了大船侧面。自有人扔下绳梯,李云来上得船来,还是向那岸上望去。那一条纤弱得身影,仍站在海边上,向着这面眺望。李云来狠起心肠,一摆手下令道「,开船,我们回中原。」,船上的人闻令,皆开始忙活开。不一会,洁白的船帆便升了起来。船也渐渐地,离着海岸越来越远。阿珍得身影,在视线里也变得模糊起来。

      李云来怅怅然的回转身,看了看海上,此时也无心情,去欣赏什幺海景。船上众将,也都看在眼里,也无人来打扰与他。

      李云来迈步,进了船舱之中。忽想起来阿珍的那封信,还不曾看过。便自怀中取出,掏出信笺。抖落开看去。便见信上,只是寥寥的几行字,和一束青丝。李云来将青丝,小心得收起,便细看信上内容。

      ‘云来,在你看到这封信之时,你肯定已经扬帆出海了。我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兴许是个小云来。名字便依你走前给取的,叫李存孝。希望他也会像你那样,是一个杰出的将军。以后我也不会苦闷了,有了他陪我。我还会每一日的,上那个最高得山崖顶上,去看有没有,载着你得船归来。我们还会再见的,。阿珍’。

      李云来看罢信之后,心情是久久不能平静。高兴的是阿珍有了身孕。黯然的是,自己却不能在其身边,呵护着她,照顾着她,一起看着儿子出生长大。享受那一种天伦之乐。

      李云来将信纸,小心的折叠起来。又仔细的放入怀中。正待要转身出舱去,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的声响。不由得一愣,心说,莫非船上还有老鼠不成?定睛看去,便见一块旧船帆下,鼓出一个人形。

      「什幺人?速速与本将出来,否则本将,可要一刀砍下去了。」李云来抽刀与手,对其大声得喝道。

      「别的别的,是我,李将军是我呀〉」。随着话音,从下面钻出一个,令李云来意想不到的人来。

  • 名称:贞子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4: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