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第三季超清

李云来与尉迟恭,程咬金,对视一眼.。急忙的撒腿往回便跑。一直跑到了,被看守着的人前。便看见人们都围在四周围。中间空出一个,很大的场地出来。在场地中间,有一个人躺在那里。背部**着一把短刀。人已死去多时。人们纷纷的朝着这面望着,眼睛中,不时的闪现出惊恐之色。

      「伍天锡,这是怎幺回事?是谁杀得他?」李云来脸色一沉,对其问道。

      「属下无能,实是没看见,是谁杀得他?刚才末将,也问过这群人了。却无人看见是谁杀死他的?末将对此,实是束手无策了。还请主公治末将,看守不利之罪。」伍天锡说罢,便将大刀放在一旁,这便要跪于地上,向李云来请罪。

      「无妨的,待我再问一下。你等众人,可有看见是谁杀得此人的?速速说出来,也免得被本将,一经查出来便治以重罪。且还会祸及家人的。你等可要想清楚些。本将只给你等,一炷香的时间,。来人,点上一炷香,记住不要太长的。」李云来说罢,一转头便看到苏定方,早为其搬过一把椅子来。放在他的身后。便就势坐了下去。眼中带着嘉许之意,扫了一眼苏定方。心中不由得讚歎,这有眉眼高底的人,是越发的难找了。以后定要好好培养一下此人。

      等坐下之后。便又扫了一眼场中众人。便见众人更是面色惊慌。一个个蹲在地上。不时地用眼角余光,向四面窥视着。李云来心中不由得好笑。便拿眼睛瞄了一眼,站在其身边不远处的侯君集。后者便已深知其意。一挥手,便又站上来,一排的黑衫队员。个个抽刀在手。蒙在黑布后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神情。可眼睛里是精光四射。眼中的寒意,更令人毛骨悚然。

      李云来看了一圈之后,也没看出来,有什幺不对之处。便闭上眼睛,开始仔细的思考着,下一步应该怎幺办?想的脑子,逐渐的便有些昏昏然。就在似睡非睡之际。忽听得耳畔,有人前来稟报。

      「启稟主公得知,香已燃完。请主公明示。」侯君集弯腰,凑于李云来得耳边说道。

      「哦,这幺快呀?好吧。既然无人来承认,是谁杀得此人。那本将也只好,请天神来决定了。侯君集」说罢,便伏在侯君集的耳边上,低低的吩咐了几句。侯君集点头领令。转身叫了几个黑衫队员,便就此转身离去。此时部落里的人,更是惶恐不安。一阵阵的躁动。

      「都安静些,一会天神,自会有公论的。要是再不肃静,便一人打五十板子吧。」李云来淡淡的,朝着侍立与一边的伍天锡说道。后者双手抱拳,大声的应道「是末将遵令。来人,与我将毛竹板都给我拿过来。」手下人答应一声,便如飞似的跑去,拿竹板不提。

      部落里的人闻此言语。均都安静下来。都盯着两边,手拄竹板的士卒看着。不知道这板子,会落在谁的屁股上。

      等了不长时间,就见侯君集单身回来,凑于李云来得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什幺?李云来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部落里的人们,这才大声的说道「咱们这就上你们的天神祠堂,去祭拜一下他。好让他来主持这个公道。来人与我将这些人押过去。仔细些,莫要让其中的,那个不法之徒跑了。」说罢便跟着侯君集,朝着部落里的祠堂而去。身后的部落里的人,也被押在后边,紧紧地跟着前边的李云来,朝着祠堂而来。

      待众人来到祠堂附近,李云来又回头看了一下。便走上前去,推开祠堂的门,却不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沖着里面一鞠躬,高声的说道「神仙在上,我李云来今有一案不明,特来求助神仙,来主持公道。如有人欺瞒于我,便请神仙,在其背部涂上黑色。也好使我知道是谁?当案情水落石出,必对神仙多加供奉。」说罢直起身来,转头喝道「先处理军中冒领军功一案。来人将那几个人,与本将推入祠堂之中。待一炷香之后,再与放出。」说罢,是一转身,走到一边树下静候。

      不多时,便有几个浑身,被扒得光溜溜的士卒,被撵进祠堂里。祠堂的大门,随即被从外面,牢牢的关上。旁边自有人,将香给点上,插于地上。

      香插于地上,不时地,一阵阵的微风吹过。不长工夫,香便已经燃到尽处。部落里的人,无不侧首望去,便见守在门外的两个士卒,一把将门推了开去。朝着里面,大声的喊喝道「里面的人出来。」随着话音,那几个光溜溜的士卒,走出祠堂。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待李云来查看。

      「把背都转过来,面向大家,让大家一起来看看。」李云来大声的,对着,站成一排的士卒喊道。士卒们依言,转过身去。众人都瞩目观瞧。便见中间一个士卒的背上,是漆黑一片。无不大吃一惊。

      「原来是你冒领军功呀。来人,与本将拖将下去,军杖五十。」李云来冷冷的,沖着身边人吩咐道。旁边早有人一声答应,便上来两个士卒,将此人一架,便往林中拖去。过不多时,一声声的惨叫,便从林中传出来。其中还夹杂着,辟啦啪啦的竹板声。部落里的人,更是被吓得噤若寒蝉。

      「有没有人,出来揭发检举呀。还是愿意自供其罪呀?本将只查三个数。过期可是不候。1,2,来人把这些人,每十个一组关进去。」李云来说罢,便转身又到一边去纳凉。

      一群人,先被关了进去。紧接着便是,又插上了一支香在土里,开始计时。时间过得很快,一群群的人,被脱得光溜溜的推进去。又一群群,光溜溜的人,被放了出来,开始检验。可令李云来,大失所望的是,这些人的后背,都十分乾净。并无一个背上,有点点的黑印。李云来心中暗道,‘莫非这些人,已经洞悉了我的心意不成?

      随着最后的一群人,被押了进去。李云来的心中,可真是没底了。程咬金凑上前来,低低的声音问道「我说老三,你又弄什幺呢?莫非这天下,真有神仙不成?」程咬金瞪着一双大环眼,等着李云来的回答。

      「呵呵,哥哥,这事,等一会再说。你要实在要问,我只能告诉你,佛曰不可说。呵呵,望哥哥见谅,。」,李云来说罢,便凝神细看,这最后出来的一批人。这一看便是大喜过望,。

      就见在众人当中,有一个人的后背是漆黑一片。李云来几步走到近前。沉声问道「,你叫什幺名字,是部落里谁家的。」,此人正是那个年轻人,当初还质问李云来,阿珍的事情,。

      「将军是问我幺?我是七长老的儿子。阿英呀。将军可有什幺事幺?」,说着,便要转过身来,面对李云来。

      「,哦,无事,。只是你就是哪个,将阿珍抓走的人。并且也正是你,将几个长老,一一给杀死的。你若是不信,便看看你的后背之上,大家也都来看看,就是这个人,将几个长老给杀害的。请大家看看他的后背,是不是漆黑一片的。这便是神的指证,。就是你杀了几个长老,阿珍如今在何处?把人交出来,还可给你一个痛快的,否则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李云来说罢,手便往腰间伸去。此时李云来的腰间,挂着的是那把在金洞里,得来得宝刀。七星留月斩。

      阿英一见是魂飞天外,没身便跑。李云来冷冷的一笑,回头说道「,谢映登,莫要伤了他的性命。只射伤他就是。」,话音刚落,便见旁边树林之中,啪的一下,射出一支箭来。直奔阿英射去,。

      只见那支箭,一下便穿透了阿英的小腿。阿英顿时便栽倒余地。可还努力的往前爬着。李云来几步的跨上前去,将刀一下,便插在阿英的面前。

      「呵呵,金洞,都是为了那个金洞,谁让那几个老不死的,不说实话。阿珍我可是从小,便喜欢她的。她居然,跟了你这个汉人。可真是瞎了眼了。哈哈哈,李云来,你一辈子,也找不到她了。」,阿英说完,便一下将脖子,朝刀刃上撞去。顿时血光一片。鲜血染满了地面。渐渐的渗进土里。

      李云来措手不及,眼见阿英,便在自己面前死去。便是一阵抖搂手。不住的歎息道「,啧啧啧,可要了命了。可惜?」,

      「,我说老三,你什幺毛病。你莫不是,替其惋惜幺?那你早干什幺去了?既然人已死了,便就此算了吧。听哥哥的话,忙完这些,咱便回返中原吧。」,老程一摆大蓝脑袋,在一旁劝解道。

      「我不是可惜他,关键是,我还不知道阿珍的下落。这可便急死我了。此人罪恶滔天,便是将其生前寸桀。都不解某心头之恨。」李云来说罢,是气哼哼的拔出刀来。便转身欲走,。

      「,李将军,且等一下,老汉我有几句话,与你要说一说。我们部落里的房子,都有一个暗阁,李将军,莫如去看看,七长老的房子下面。看看大长老,是否在哪里?」,人群之中,走出一个光着身子的老者。拦到李云来面前,对其言道。

      李云来一闻此言,顿时是心花怒放,便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急声对其问道,「,那七长老房子又在何处?离此有多远?敢请老丈指点一下。」,说罢便是一躬倒地。

      「可不敢当李将军,如此大礼。那个什幺,李将军可否?先让小老儿把衣裤穿上。」,老者一边捂着下身,一边对李云来恳求道。

      李云来一看,也是一阵的苦笑。心说,自己这也实在是有些过分。这整个部落里的几百个人,此时均是手捂下身,眼中满是期盼的神色。在注视着自己。

      「咳咳,那个什幺?诸位父老乡亲,实是本将之粗心。大家快快穿上衣裙吧。本将在这里,与大家赔礼了。」,李云来说罢,给大家,是深深得一躬。

      部落里的人们,也慌忙着还礼。可就忘了下身的情况。一时是纷纷的走光。忙不迭得,抢过自己的衣裙。套穿与身上。

      「我说老三,你先别急着走。我跟你打听一下。你可莫要,拿瞎话蒙哥哥。你那个神判案,到底是怎幺回事?跟哥哥说说,也让哥哥长长见识。」,程咬金说罢,是紧紧地,盯着李云来的眼睛。待其道出真相。

      李云来此时,心情因多少知道些,阿珍的下落,而变得好上一些。便压低声音,对其言道「哥哥可看过变戏法的幺?」,

      「,呵呵,当然看过,我跟你说,小的时候,我在街边看到变戏法的,就一门心思的,要与他学变戏法。可末了。俺老程,却是笨手笨脚。结果被师傅给弃徒了。呵呵。不过,我最爱看的就是,师傅变火盆。可谓之精彩绝伦。待回返中原,哥哥便带你去看看。等等老三,你莫不是,也学过戏法不成?」,程咬金的脸上是又惊又喜,一副找到了地下党的表情。

      「那个,哥哥,我到没学过戏法,只是我说,今日我做的这个事,跟戏法也差别不太大。先前的士卒,哥哥也看见了,那不过是障眼法。其实里面墙壁上,我早令人做过手脚。等第一批人出来,便给众人演个戏,使外面之人,便认准里面有神仙,再审人之是非曲直。自是胆战心惊的。故一进祠堂,便紧紧地将身体,靠与墙壁之上。其自然,便会身上染墨。此不过是,心理战术而已。只是借鬼神之名罢了。岂不闻,生平不作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说罢,李云来摇摇头。笑了一笑。便朝着七长老家而去。

      「,经典呀,老三你这鬼主意,可真够多的。待得闲暇时候,也教教哥哥。好让哥哥,莫要总被那个牛鼻子老道算计。」,程咬金紧追上李云来,对其言道。

      「,呦,我说程大帮主,是谁最早与麒麟山之上,追着本军师,要我入你的斧头帮。再说,本军师可没算计汝。只是遇事,总是汝程大帮主势要出头。呵呵。不过要说主公之妙计,可谓是层出不穷。倒是吾这军师都愧受了。呵呵,。」徐懋功也赶将上来,边与程咬金斗口,便一同随着朝七长老家走。

      等几个人上的楼来,李云来推开屋门,走进楼中。往四下打量,就见屋中的陈设,十分得陈旧。可见这位七长老,也是一个生活拮据之人。身后面的程咬金,尉迟恭,侯君集,徐懋功,苏定方,夏逢春等众将,也都随之鱼贯而入。不待李云来吩咐,便各分头去找暗阁。

     

  • 名称:约会大作战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3: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