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超清

紧接着,便又一口,将其鼻子给撕咬下来,两个人的脸上,顿时都满是鲜血。那个倭寇一边惨叫着,一边作势,欲向其一头撞过来。那个部落里的人,一闪身,便避让开去。是底下飞起一脚,正蹬在倭寇的小腹之上。顿时将其,给踢倒在地。接着,上前便是一顿拳打脚踢。那个倭寇被其打得,已经都不出人的动静了。

      在其身边的几个倭寇,下场也好不到哪去。不是被乱刀砍成肉酱,便是被一刀刀的,淩割着身上的肉。不消一会,便均以被虐身亡。死的样子,也可谓是凄惨无比。均都看不出本来模样了。

      「好不错,既然诸位,都已经见了血了。那下一样,便是五里奔袭,作战演示。侯君集找几个人,沿路给本将盯着点。训完那个,便是让他们练队形。下午在练刺杀要领,待晚上,让他们再来一次,夜间奔袭。侯君集,如我所料不差。你也一定,建了一个密营是把?」李云来突然的问道。

      「属下领罪。属下是私下建了一个密营。」侯君集连忙跪倒于地,向李云来请罪道。李云来即将其扶起,有些不高兴的言道「汝怎生如此维诺。既然将黑衫队交与汝手,汝便有自主权。可自行做主。莫要事事都要瞻前顾后。大丈夫如何,可一日无权呢?日后又怎可统率兵马,四处征讨。侯君集,这些人便由你来安排吧。不可令其回家。都直接拉到你的密营中去。训练的标準,也以密营黑衫队为准。好了,你这便带人下去吧。」说罢,李云来又拍了拍,侯君集的肩膀。以示信任。侯君集眼中水光闪动,重重地点一下头,便退到一边,去训练这些部落里的人。

      「伍云召大哥,你来训练他们阵型。争取在这几天,使之熟悉。以后其自己练习便可。青石夏逢春。此处的矿石,如有硫磺硝石等矿。便在部落里,找一个两个稳妥人。将製作火药的基本配方,教会他们。在教其製作一两种,神雷制法便可。其余的便不用了。好了都各

自忙去吧。」李云来说罢,便走到部落里的,一个老者面前问道「这位老伯,此处可有其余部落?我听闻此处,有一风景十分秀美的地方。只是不知在何处?还望老伯告知于我。」说罢便沖其一抱拳。

      「这里的部落,到是以本部落为最大。在离此地一里之遥,倒是有个水潭。人们称其为双潭。由此径直往前便是。不难找的。」老者说罢,便沖着李云来,裂开没牙的嘴,笑了一笑。

      「多谢老丈了。那我等这便告辞了。」李云来说着,这便要前往那个双潭。「阿雄,你去带着李将军他们去。快去,这要是我年轻之时,如何用的你去跑这一趟?」老者不满的,对着一个年轻人言道。

      「知道了阿爹。我这就领李将军他们去。您就莫要催我了。」阿雄说罢,走到李云来面前,沖其笑了一下。李云来觉得有些奇怪,怎幺部落里的人,都去当兵了,他却如何不去呢?

      阿雄看出了李云来的疑惑,便又笑了一下言道,「我家中一共哥三个,大哥战死于与,那夜倭寇的偷袭中。二哥便去当了兵。家中因有老人,我值得留守与家中,来照顾老人。我也很是想去当兵,可却分身乏术。这家中的老人,总不能不照顾吧。你说对幺李将军?」阿雄说罢,便抬起清澈的眼睛,看向李云来。

      「呵呵,阿雄倒是没看出,你居然还是一个孝子。真是越发的,使人可敬可钦。汝不闻,忠臣孝子人人敬。自古中原,便以孝道传书世间,。且二十四孝之中,也多有讚颂。兴许他日,你也可成为,被人口口相传之人呢。呵呵。便如曹娥背父,癡儿卧冰求鱼。日后也自会有你阿雄的。实际说来,阿雄,父母为儿女,也是甘愿付出所有。便如诗中言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可见父母,对我等子女,可谓是毫无私心的。阿雄你做得很对。如要是想学功夫,便可来,直接找我即可。「说罢便转身,想着老者所指方向而行。

      「李将军所言极是,。我记得前一日,我不过是上山,寻找几味药材。便回来得晚一些,累得老父,是坐于部落外的,道边青石之上。苦苦的望着我回来的方向。直到看见我安然的回来,才放下心。从那以后,某便不敢再归来晚些。深恐,累及老父苦等与某。」阿雄边说,边轻轻摇了下头。便到前边带路去了。

      、李云来在身后,同着四位保镖,是紧紧地跟随着。边走边同阿雄,唠着家常。也慢慢地了解到了,此时这个岛上,大多处都是原始森林。如果要是在此处造船,取材倒是方便的紧。且现在台湾,主要以高山部落为主。虽是十几个部落,合称高山族。可每个部落的人丁,都极为稀少。故,都已高山部落,马首是瞻。

      便这幺一路的走着说着。没多久,阿雄便扭回头来,对其言道「李将军,此处便是双潭了。也是全岛的,唯一一个淡水湖泊。诺那中心岛上鸟类繁杂。我去年,倒还登过那个岛呢?除了鸟之外,是再无其他动物了。李将军如有兴趣,我可为将军,寻一条船来。渡将军登岛可好?」阿雄说罢,便等着李云来得回复。

      「登岛就不必了。你刚才言此处,名为双潭。可本将看来,此名过与俗气。让本将想一个,妥善点的名字。也好衬出,此岛的秀丽景色。」言罢,李云来便于潭边,反复踱起步来。似是正在苦思。其实心中早已有了腹稿。

      思罢多时。终于停下步来。沉吟一下,这才说道「莫若此潭更名为[日月潭]倒是贴切。你等以为如何?」李云来说罢,便转过头来,望向身后几人。

      几个人中蓝天毕,尉迟恭,程咬金。是素不习文之人。焉能知其名字妥帖不妥帖。只是听的好听,不住的口的讚誉着。苏定方则是文武全才之人,到听出来此名,不同寻常之处。阿雄则是初始一愣,然后便鼓掌称讚道「李将军端的好文采。此名竟似,天生地设的一般。待回去,我一定请个石匠,到这勒石留名,注明此岛之名的来历方可。」说罢,便是一脸的崇拜神色,溢于言表。

      李云来一阵的汗然。心中对这次的剽窃行为,已经感不到什幺了。反正也要有人来做,莫不如自己来做,也可流芳百世。让后人到此,游山玩水之时,也可顺便记起来自己。

      「阿雄走吧,在带我随便转转。」这一天,李云来随同阿雄,是游山玩水。可说是恣意的很。一直待天,渐渐的黑下来时,这才率着人往回来。

      随着几日,李云来只要天一亮,便要同着阿雄出去游览山水。直待天黑,方才得以返回。可返回来的时间,却是越来越晚。后出去的几天,则是乾脆野外露营了。而且带的人,也是每一日都有所增加。后来便是一领,就是几十个人,一同出去。其行为,可谓怪异之极。偏偏,却没有人觉得奇怪。其实李云来这几日一直在查找,他后世所知道的,台湾矿产分布情况。因为台湾主产四种矿产,均是量大质精。第一便是金矿,第二是火山周围的硫磺矿。第三是石英矿,第四便是,他希望用来,製造望远镜的水晶矿。而其带着的人,也都是精明强干之辈。早一路寻找,一路将图绘下。以备日后开採。而李云来并不想,将此图示以外人。故也从不回部落里,提起这些时日,到底在做些什幺?

      日子不抗混。转眼便是,两个半月过去了,。而据李云来成亲那晚,也快三个月了。徐懋功却还是不见其蹤。而众将之中,王伯当,王君可,伍天锡,朱灿,朱能。再加上一些士卒,也是尽皆不见。便仿佛是与岛上,蒸发了一般。却无人提起,也无人加以过问。

      众人的船只,也终于都修好了。李云来在某一天的早上,也终于,不在带着人出去游山逛水。反而是很安静的,坐在楼梯这喝着水。眼望蓝天,也不知其在琢磨什幺?身边那四位,还是一边两个,站在那里陪着他,一起发着愣。

      「主公主公,军师他们回来了,此时已经快到了。」一个士卒跑了来,兴高采烈的对其言道。

      「哦,赶快随我前去,迎接他等平安归来。」说罢,李云来率人,便急急忙忙的,朝着部落外走去。没曾走出多远,便看到了,迎面来了几员大将。中间簇拥着的一位,鬍鬚蓬乱,衣服陈旧,看其样式,也不似中原人的衣服。往脸上望去,正是徐懋功。身后便是梁士泰,王伯当,王君可,伍天锡,朱灿,朱能,等众将。兄弟相逢,说不出的喜悦之情。

      「军师此行实是辛苦了。快点随我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有何事,待你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李云来一把拽着徐懋功的手便往回走,边喜出望外的对其言道。

      「主公,此行侦缉倭寇之岛。见其朝野混乱。臣子转头效忠之人,比比皆是。而主公所言的天皇,目前只是一支,十分弱小的力量。属下与日本内务丞,以私下接触过。其对属下言,如助天皇归权,必年年供奉与我等,属下不敢私定,故特回来,相询主公之意。」?徐懋功说罢,便看了一眼李云来。恐其对己之所为生厌。

      「军师,我想还不急于,与此倭寇达成盟约。此等皆为畜生,善于出尔反尔。所以我想,使其不得统一,才好与中取事。今日天尚还早,军师自行去换过衣服,再来寻我一同庆贺,如何?」李云来言罢,等待徐懋功的回应。

      「那就依主公之意就是。属下先告退了。」徐懋功说罢,施了一礼于李云来,便转身,自去不提。

      自有人,操办接风洗尘酒宴。这都无需李云来,亲自过问。晚上,部落里的空地上,又是篝火映天红。虽不及,李云来夺妻的那晚热闹。可也说得过去。众人尽是喝的醉气熏天。连李云来,最后也是,被人抬回阿珍的楼中。阿珍伺候着其,换过衣服,又喂了醒酒汤,这才相互搂着,一起睡去。

      次日的黎明,李云来伸着懒腰起了床。阿珍早已为其,做好了早饭。待吃过早饭,徐懋功便已寻了来。「主公,今日起的凭般的早呀?呵呵。主公可是已谋划好了,要去琉球岛去,捉些苦力,以便回来开採山矿。」徐懋功笑吟吟的看着李云来,待其为己释疑解惑。

      「军师竟能猜到,不愧为军师。我正有此意。反正其堪比畜生,莫不如,捉些回来以供役使。也好使高山部落之人,能脱身出来,壮大自己。加强军队建设。莫非不妥幺?」李云来有些惊异的,反问与徐懋功。

      「那倒不是。属下只是担心,会有人与倭寇通风报信。到时,使主公遭遇风险。那时可便如何是好?」徐懋功有些忧虑的,对李云来言道。

      「军师莫急。我已有对策。届时,我会一如往日一般,带人出去,然后另有人,将船和队伍带出海去等我,这岂不是好?」李云来神色淡然的应答到。

      「哦,主公早有定计,那这便好。属下深知倭寇岛国之地形,可与主公一起前往可行?」徐懋功向李云来请令道。

      「这不可,你等皆是刚回来之人。早有人暗中注视与你等。尤其是军师。你轻移一步,也会被人所知的。我想带着梁士泰便可。军师还是与本将,守好这个岛。其余的,也多加留心在意方行。」李云来推脱道

      「那属下就依主公之意,只是主公此去,莫要轻身犯险。以免令属下记挂。」徐懋功盯着李云来言道。

      「军师放心吧。我这便走了。军师先莫要出去。我自窗户出去。」李云来说罢,是一纵身,便从窗户窜出。到了外面一声口哨,树后闪现出来几人,正是程咬金,尉迟恭,苏定方,蓝天毕,还有铁锤将梁士泰。众人一起钻出树林,向海滩而去。

  • 名称:神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31: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