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杜莎超清

「好吧,长老可是愿意,咱们被倭寇,所奴役呢?」阿珍突然的,说出这幺一句话出来。倒使得,众议会长老,都是一愣。随之便,都怒不可遏的。一个个,瞪着阿珍。那神情,便似随时要扑上去,紧紧掐住阿珍的脖子。

      「我没别的意思,眼下,咱们部落的,战斗技能低下。武士说得好听,是叫武士。实际,不过是一蛮汉而已。现在有人,要为咱们训练战士。难道你们,还要拼命地阻挡幺?莫非,要眼睁睁的,看着部落灭亡。你等便鼓掌相贺幺?人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可看看你们,又为部落,做出过什幺?在倭寇来时,还不是,蜷缩于自己的房中,瑟瑟发抖。祈祷着大神,让灾难快些过去。一旦灾难过去,便又忘记了以前的痛楚。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些,死去的人幺?他们的双眼,可还不曾合上。还在注视着你们。期盼着你们,拿起刀枪来,为他们去报仇。「阿珍越说,声音越大越激动。

      「阿珍,我们部落里的事。用不上外人来参与。再说你,要把部落里的东西,送给你的夫婿。这一条,我们就不会同意的。李将军愿意帮我们训练士兵,那是他的事。与部落的财产无关。」另一个长老,也插言说道。

      「你们,就守着你们的金洞过吧。」阿珍说着,气得一下站起身来。看看这几个老者。竟一时不知,该对其说些什幺好?

      「本将并无,贪图你们的财物之心。既然你们,拒绝我的好意。那此事,便就此作罢。本将这便于,诸位长老告辞了。且本将,会令属下,抓紧时间,抢修好船。也好早日,得返中原。但有一样,阿珍也得随同本将,一同回去。」说罢,李云来站起身来,这便要往外走。

      「阿珍,乃是本部落的长老。不能与你回返中原。本长老,可以代表议会,郑重告诉你。」那个长老说罢,便又,微闭上双眼。坐在那里,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

      「呵呵,如果本将,执意带走我的女人。看尔等,有谁敢拦与本将的。阿珍与本将,一起回返中原。」李云来说罢,一伸手,便拽住阿珍的手,就这幺拉着,往外便走。

      「等等,你还当真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阿四。」一个长老,大声的,朝外喊了一声。话音刚落,一个黑衣人,便从窗户中,一跃而进。

      此人一跳进来。便站到了,李云来的面前。一柄长剑,直指着李云来的,咽喉之处。持剑的手,便如铁铸的一般。稳若磐石。一动不动。

      李云来也是,镇定的望着,长剑的剑尖。冷森森的,冰凉沁骨。看此人,年纪不算太大。面容惨白。可其身法,出剑招式,均属上乘。看来是一个高手。

      李云来,微微的一笑。转头问道「在于倭寇,拼命之时,为何不见此人?」李云来一言问罢。又扫视一下,在座众人。

      一句话,问得那个长老,面红耳赤。只是低头不语。可就在此时,只听见,嗖的一声响。从视窗,射进来一支雕翎箭。直奔阿四,握剑的手射来。阿四急挥剑格挡。不待其,将箭崩了开去。就又从视窗,窜进来一个黑衣人。此人,一个滚翻,便站起身。一刀,就奔阿四砍过去。

      阿四刚一剑,将羽箭磕飞。眼见刀,又朝着自己劈过来。急忙的闪身避过,随手刺出一剑。这一剑,迅如毒蛇。角度刁钻。自下而上刺出。斜挑此人的小腹。那个人,却并没闪躲。同时一刀,斩向阿四的胳膊。

      「呵呵,好刀法。莫不是,岭南的侯家,奔雷十三快,刀法幺?」阿四一边,声音阴冷的说着。一边,一剑剑,绵绵不断,如流水般刺出。那个人,也随之,一步步的往后退着。可每一剑,都被其,信手一刀,给化解开去。一边也回言道「某也没想过,淩云一剑,居然,会躲到,这个岛上来。莫非,江湖上传说,是真的不成?」听声音,正是侯君集。只是李云来,从没想过,其居然有如此,超逸绝伦的刀法。

      两个人说话间,已是十几招过去。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对方。一时二人便胶住,就此陷于苦斗之中。可二人,正在缠斗不休。便听到楼板上,咄咄咄,连着三声。便见三支雕翎箭,穿过楼板,成品字形,向着阿四射将过来。

      阿四急忙的下腰,滑步,躲开一刀。急挥手中长剑,便见三朵,剑花飞出。叮叮叮,连着三声,将三只飞箭,给刺落于地。「呵呵,真没想到?谢玄的传人,居然也到了。外面的好朋友,如何称呼?,莫不是,谢家的子弟不成?」阿四一边说着,一边几剑,迫退侯君集。

      「不敢,在下谢映登,乃是谢玄的子侄。阿四,莫要为虎作伥的好。汝,要是犯了众怒。就便是,躲与天之涯,海之角。也自有人,匿蹤而至。」谢映登的声音,在外面飘忽不定。随着话音,一连便射入几支雕翎箭。阿四一边向后退着,一边躲着,侯君集快疾的刀法。那一支支飞箭,均掇在地板之上。一支连着一支,中间的距离,便似用尺,量过一般,都是一般大小。

      「你等,不过是依仗,人多势众。在下不奉陪了。就此告辞。」阿四说着,便拔身,向楼上纵去。到了楼梯之上,又一纵身,穿过茅草楼顶,眼看人便已远去。谢映登此时,也已到了屋中。

      「映登,把弓箭与我,用一下。」李云来看了看,空中那道身影。马上便要消失。却不慌不忙的,伸手接过弓箭。张开了弓,瞄也不瞄,是开弓便射。

      阿四在空中,眼见,一支箭射过来。嘴角漏出一丝笑意。心说,弓箭虽射到此处。可已无劲头,不足为虑。想到这,便挥剑,欲蕩了开去。可自己手中长剑,刚一搭到,那支飞箭。就觉得手上,被震得,好悬没把长剑扔了。紧接着,便眼睁睁的,看着那支飞箭,噗的一声,扎进自己的手臂之上。疼的阿四,手中长剑,再也拿捏不住,一下便坠了下去。人也是松了,吊着的这口气。身形也随着长剑,向下落去。

      人一落到地上,一把冷冷的刀,便横在脖颈之上,。

      「侯君集先将其,押了下去,仔细审问。看其,是否是倭寇的奸细。」李云来对着侯君集,一言道完。又转身过来,看着屋中的长老们,半晌没曾出声。

      谢映登,一出了屋,又不知其蹤。苏定方,程咬金,尉迟恭,几人闻知此事,皆是怒气冲冲的,闯入屋中。怒瞪着,席地而坐的几个长老。个个或是手握钢鞭,或是手中,掂着小斧子。苏定方则是,将其大刀,拎在手里。眼光不住的,在几个长老的脖子上,转悠着。看那架势,似是正在学摸,在哪个倒楣蛋的脖子上,试试刀锋,是否快利。

      楼中的长老们,身上则是,不断地流着冷汗。一个个低着头,生怕,出一点声音,被人抓个错处,就此了结残生。

      「咦,在坐的各位长老,怎生不发表高论了?莫不是都赞同了?阿珍,你去与,部落里众人,知会一声。便道,自明日开始,本将,将亲自,训练与他们。有反对者,可自寻出路。不得留于岛上。再有本将,将拨与你,四个黑衫队员,以充当护卫。你在寻几个伶俐人,与我,本将自有用处。走吧。」说罢,李云来是看也不看,几个此时,浑身瑟瑟发抖的长老。大踏步的,走出楼去。

      身后三员大将,也都是挺胸拔背,走出楼来。成品字形,散于李云来四周。将其,严严的给护卫住。眼光不时地,扫过周围经过的,那些部落里的人。

      「诸位兄弟姐妹,我阿珍有几句话,要与大家说一说。是有关于,部落生死存亡大事。」阿珍站到楼前,对着周围,部落里人们,高声的喊喝道。

      部落里的人们,三三两两,聚到了近前。个个抬起迷茫的双眼,盯着这位,新任大长老。待其告诉大家,此部落生死存亡之事。

      「诸位应该还记着,那晚,倭寇前来偷袭的事吧?现在,李将军想为部落,做些事情。他想为我们部落,训练一批,真正的战士。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前来报名。要是不愿意,那李将军,过几日,便要走了。届时,再有倭寇来犯。可别追悔莫及。好了,大家自己做决定吧。」阿珍说罢,便向李云来,投过来一道,温柔的眼神。后者则是,对其轻轻额首。

      众人沉寂片刻,便有一个老者,走出来,对着阿珍言道「阿珍,李将军,不留在这里幺?,而且,你刚才说的事情,部落里的长老们,是不是,都通过的?」说罢,便静等着,阿珍的回答。

      「部落里的长老们,他们不同意。因为李将军,此次回返中原,还需要招兵买马。但无钱,这些事,想都别想。所以我做主,将部落里的金洞,交给李将军。以此,来作为交换。让李将军,为我们训练出一批,真正的战士。可部落里的长老们不同意。居然,还让人出来,刺杀于李将军。而且,这个刺杀之人,在那晚,我们被倭寇袭击之时。他也只是,保护着一个人的安全。诸位,都是看着,我阿珍从小长大的。也知道,我从不说谎,并欺诈与人的。我也相信,是非曲直,自在人心的。现在,你们来决定这件事。而且将来此岛,还会併入,中原的版图。李将军也会回来的。」阿珍说罢,走下楼梯,莲步轻移,到了李云来得身边。伸出柔荑小手,紧紧的握住,李云来的大手。头也靠在,李云来的肩头。似乎眼前的事,在也与她,无任何干係。

      「阿珍,是谁,要刺杀于我等,救命恩人。又是那个长老,指使的?说出来,打死他们。他们背叛了部落。便不再受到,部落之神的眷顾。」蛮牛大步出来,大着嗓门的,嚷嚷道。「对打死他们,就是他们,勾结来的倭寇吧?」,又一个部落里的人,高声地问道。「打死他们,还有那个刺客。走,我们把他们揪出来。」又一个人,鼓动着部落里的人们。

      人们顿时,便像疯了似的。一窝蜂般的,涌到了楼前。进去十几个人,将个个长老,都给拎到了,部落广场,中央之处。令其跪于地上。面向着,李云来的方向。不时的有人,对其踢上几脚。借此抒发胸中的怒气。

      「你们说说,是哪一个,让人刺杀于李将军的?又是谁,不同意,将金洞,交与李将军。阻碍部落发展,训练战士,并还勾结倭寇的?」蛮牛在这几个,跪于地上,都哆嗦成一团的长老面前,走来走去。对其喝问道。可后面,这句话的罪名,实在是太大了。若承认了,便是死路一条。故,所有人,都低垂着头,不言不语。

      「不说,也好办。那就按着,部落里的规矩办吧。你们说对不对。把他们丢到,山下的河里去。在水里浮上来的,就是神认准的。就可以得活。沉下去的,就是勾结倭寇的。大家说是不是/」?蛮牛大声的,对着众人问道。「对就照规矩办。把他们都投下去。刺杀李将军,还有没有良心了?」众人大声的覆议着。

      「别的,我们几个,可没指使人,刺杀李将军呀?」其中的一个长老,仗着胆子,对着蛮牛言道。

      「那是哪个?」蛮牛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的长老。「是他」几个长老,几乎,同时指向了,一个长老身上。那个长老,顿时便萎顿于地上。「蛮牛,我们几个,愿意交出,金洞的钥匙。只求大家,让我们留在部落里。别撵我们走。」其中的一个长老,说着,便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绳套。上边是一个,六角形的牌子。并且,还是缕空雕花。颤抖着手,交到蛮牛手里。可蛮牛一回头,正看见李云来,站在其身后。便笑着,对其言道「得了,我也省得麻烦,这个东西,就此,物归原主了。」说着话,一把塞到了,李云来得手里。

      李云来正待推让一下。阿珍却言道「我现在,便领你去看看。待你,回中原之时。便尽皆取出运走。走吧,离此不远。」说着话,款款的,拉起李云来。便向密林外的,大山走去。

      李云来身后,紧紧跟着,程咬金,尉迟恭。,和苏定方。外加一个蓝天毕。均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身后。阿珍却不去,理会与这些。只是一路,欢快的,拉着李云来,够奔山前。

      到的山上,几人的眼前,只是一片,光秃秃的山壁。并不见洞口,在何处?阿珍却鬆开,李云来的手。伸手在,一丛杂草里,摸索一阵。便将那个六角形,放了进去。一会便听得,一阵的轰隆声,响起。石壁慢慢地,向上升去。几个人面前,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阿珍先走了进去,打亮一块火石,点着了,石壁上插着的,一支火把。摘下火把,带着几人,向里走去。盈盈的,火把的光亮,映晃在山洞中。却是,只照亮身前的,一小块地方。其余尽皆,没与黑暗之中。

  • 名称:美杜莎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18: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