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超清

部落里的人们,将尸体轻轻放下。便开始搭建木台。不久,便搭起,十几座木台。将死去的人,或两个,或一个,放于柴火上。阿珍,将阿兰的遗体,轻柔的,放到了木柴上。大长老的遗体,则是,被放在最高的,一处木台之上。上面铺满了鲜花。

      等将逝去的人,都放好之后。部落里的人们,便开始,围成一个圈。人人低下了头。又唱起来,哀伤的挽歌。有人跟着,便将十几个木台,都一一点着。火焰渐渐的,吞噬了遗体。一道道黑烟,伴随着难闻气味,飘到空中。扩散开来。

      部落里的人,都跪了下来。面向燃烧着的木台。手里,高举着火把。嘴中,低低的吟唱。良久,火慢慢地熄灭。部落里的人们,又捧出,一个个陶罐。仔细将骨植,拾进罐中。最后,将每一座,坟上的土挖开。李云来这才弄明白,原来他们的坟里,只是一具石棺。而后,于石棺之上,轻轻垵上一层土。即可。怪不得坟头,均是平的。部落里的人,又将陶罐,小心翼翼的,放入每一个石棺。随之,轻轻推上土。仪式,就此便宣告结束。让李云来,感到奇怪的,是部落里,并没有对大长老的死,过于渲染。也没有特殊,为其举办一个葬礼。

      部落里的人们,又站起身来。开始往回走。阿珍已将,阿兰骨灰埋好。此时,伫立在坟前,目光呆滞的,盯着平整的坟头。不说也不动。只是,静静地望着。

      「阿珍,他们皆以回去。咱们,也回部落吧?」李云来,走至其身后,对其,轻轻言道。阿珍回过头来,看看李云来。点了一下头,便与其往回走。

      等到了部落里。此时人们,已将麻衣和白带,已都脱下。均抛入,广场中间的,火堆之上。阿珍,也脱下麻衣,解下白带,将其扔到火里。

      「部落里,晚上,便要举行仪式。你来幺?我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先去了。」阿珍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回部落的人群中去。与他们一起,準备晚上的,篝火晚会。

      李云来,有些怅怅然的,望了一会,阿珍的背影。便也去寻,程咬金他们,好打发这,寂寥且难捱的白昼。夜色,在不知不觉之中,便爬上了窗户。遮盖住了光明,带来,一片的黑暗

      此时屋中,程咬金与尉迟恭,以及蓝天毕,均以是,喝得酩酊大醉。随便靠在一处,或是俯卧与地上。打着呼噜,睡的正香。李云来,却不增喝多少。故,还是清明得很。一时心头,思绪万千。走到窗前,眺望着空中,那轮皎洁的月亮。不禁,出了神。

      「李将军,大长老请您过去,参加篝火晚会。现在,正等着您呢?」一个少女走进来,向李云来言道。李云来扭头看去,还是那个,白天的少女小雅。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自己看着。

      「哦,好的。吾这便去。」李云来说罢,便与其,朝门外走去。出了门,将门轻轻的掩好。便与小雅直奔,部落广场。

      到了广场之上,一看此处,是分外的热闹。人们;全无白天那种悲伤气氛。一群群的女人和男人,在场中间,欢快的跳着唱着。李云来随着,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看着场中的歌舞。

      「李将军,给你。」小雅,端过来一个木碗,里面是,满满的一碗,自酿的果酒,。李云来点下头,便顺手接过来,轻轻饮了一口,一股酸甜的口感,蔓延开来。感觉,很是好喝。

      「李将军慢饮,这是猴酒。很容易醉的。」小雅说罢,看着李云来,吃吃的笑着。李云来不觉,也跟着笑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清纯的小雅。不知怎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来阿兰,那同样是,无忧无虑的笑脸。以及最后,,那双,不肯闭上的双眼。

      「诸位兄弟姐妹,,今天是我们部落里,一个悲伤的日子。因为,我们的大长老。他被倭寇,给害死了。他临行之际,将这个,长老之职,又传给了阿珍。今夜便是阿珍,挑选夫婿的日子,呵呵,相信小伙子们,盼望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今夜,你们当中的一个人,便可以达成夙愿。好了,我这个糟老头子,就不在这里啰嗦了。开始吧。」那个老者说罢,便又退回到,自己坐的地方。

      李云来心中,觉得有些不舒服。便左一碗,右一碗,开始灌起果酒。小雅,始终是温顺的,为其把碗斟满。又注视着他,喝下去。小雅的眼中,划过一丝少女的温情。

      场子中间,涌出一群,脸罩白纱的女人们。一个个婀娜的身姿,滑过李云来的眼前。,她们跳着欢快的舞蹈,嘴中不时地,高声喊出一句,他们的土话。女人们,跳过一阵之后,忽然,中间便出现一个,脸罩红纱的女子。其余的女人们,便就此,各自散去。只留下场中,那个女人转着圈的,跳着优美动人的舞步。场中的男人们,此时,皆是高扬着脖子。两眼放光的,望着场中的人。

      丝竹与口琴声,逐渐的低沉下去。部落里的一些男人,更如饑似渴的,盯着场上,那个舞动的身影。有些男人的嘴角,不禁流下口水来。

      终于,那个曼妙的身姿。舞到了,众人的眼前。便仿若,一只蝴蝶似的,翩翩而过。径直到了,李云来的身前。一双柔软的小手,一把将李云来,拉了起来。一直,便这幺,拉到了场中。

      音乐声,嘎然而止。场中,顿时便沉寂下来。所有人,瞪着不解的眼睛,望着场内的突然变化,有些接受不了。一时间,并无人庆贺,长老找到了夫婿。

      「这便是,我选择的男人。我知道你们觉得奇怪,并且还会说他,不是部落里的人。可我要问你们,当倭寇来的时候,你们又做出了什幺?是这个人,将倭寇一举成擒。又帮阿兰报了仇。最主要的是,我喜欢他,这便足够了。你们要以为,自己还是一个男人的话。便可,依部落的规矩,来向他挑战。谁赢了,我便跟谁走。这总行了吧?」阿珍说罢,环视一周,一双小手,却是用力的,握了握李云来的手。示意他,说一句话,借此,向大家证明一下。

      李云来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击懵了。晃了晃头,见四周围,射过来的,都是已经变绿的眼睛。估计这些人,都有把他,给生吞活吃的心思。看来,他比倭寇,还遭人恨呀。

      「吾附议阿珍之言。如在座,哪位好汉。能将本将击败。本将就此退出。可有敢上场地?」李云来言罢,虎目,扫向四处人们。,

      李云来一言落地。便见西北角,站起一条大汉。此人虎背熊腰,身高背阔。一看便知,其气力不小。当下,迈步到了,李云来的跟前。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半天。粗声问道「你可当真?不过要是,再比试过程中。某失手伤了你,你可莫要抱冤喊屈。我叫塔利混。人们都唤我,蛮牛的便是。来吧,某先让你两招。」蛮牛说着,便在场中,开始溜着。看其步法,倒是有几分,类似于蒙古摔跤。

      「本将不用汝让,且本将,还要让汝一招。汝,进招吧,。」李云来说罢,朝其一招手,示意其可以进招。李云来,也慢慢拉开架子。沉身凝气,静怡待其。

      蛮牛狂吼一声,是一下,便朝着李云来,扑将过来。李云来心中,不由得好笑。心中道,‘真不愧是叫蛮牛。可惜其,一身的好筋骨了。不得,名人高士的指点。便似空有宝藏,而不知其,珍贵之处。

      李云来闪身避过,一招四两拨千金。将其来势,轻易地,化解于无形。而后顺手一代。就听得噗通的一声。蛮牛还没闹明白,是怎幺回事?便已扑倒于地。

      「喝,小白脸子,你敢耍诈。这招不算,有本事,你与某拼拼气力。别再使这妖法。」蛮牛气哼哼的说罢,便瞪着牛眼,看着李云来。待其答覆。

      「呵呵,说汝,是蛮牛果真不假。武功本是千变万化。最后殊途同归。更是化繁就简。而不是,依靠一身之蛮力。汝乃为,血气之勇。可在来试试?」李云来言罢,又塌下身形,伸手,招呼蛮牛过来。

      此时蛮牛,却不在急于扑来。反倒是围着李云来,绕开圈子。绕了不久,见李云来,并不为所动。便有些气急。当下,一个箭步上前。一伸右手,便牢牢抓住了,李云来的胳膊。蛮牛是心中大喜,心说,看某不把你给摔的,爬不起来的。可还没等他,另一只手过去。李云来是,一只手,按住蛮牛的手,另一只手,是托住其腋下。向后一扔。

      蛮牛便觉得,一阵的腾云驾雾。啪,重重地摔在地上。好半天,没能爬起来。心中有些奇怪,刚才被李云来的手,一抓,便似被铁钳,给夹住一般。顿时是动弹不得。蛮牛好不易,爬起身形。却不再往前来。蛮牛虽粗蠢,可并不缺心眼。已然知道李云来,是手下留情了。便朝着李云来,是呵呵的一笑,言道「我说那个小““`」待要说出小白脸,马上便觉不妥。想了一下,又言道「某多谢李将军,手下留情。某如今,是心服口服了。我说,场上的兄弟们。要在有,想要与李将军,动手过招的。便先过过,我蛮牛这关。呵呵。李将军,您下去休息吧。此处我帮您打。我要是不行,您再来。」蛮牛满脸真诚的,看着李云来笑着。

      李云来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阿珍。阿珍却是笑了笑,没说什幺。李云来便待要走下场去。可便在此时,又有一个人,走上场来,对着李云来言道「李将军且慢,某也要与你,过过招。蛮牛你下去吧,我今天是,就为阿珍来的。没你什幺事。」这个人说罢,走上场来。

      李云来闻言,仔细观瞧。见这位穿着打扮,与部落里的人,是截然不同。一身的,类似于汉服的装扮。手中一口单刀。脚下,却是一双木屐。看此人打扮,可谓是不伦不类。在看其脸上,是乌云密布,望其面而知其心。此人心术不正。两只眊子,也不正面望人。总是给人感觉,偷偷摸摸的。

      「你居然,也想要来比试幺?」阿珍冷冷的,沖其言道。,「我又怎幺了?难道说,部落里又新定下了什幺规矩,不许,喜欢别人幺?我也是部落里的人。当然也有资格,来此比武。」这个人阴测测的,对着阿珍言道。冷冷的眼睛,闪现出,情欲的光芒,不时地扫过,阿珍饱满的胸部。

      「阿珍,汝先退下。让吾,与这位兄弟过几招。,无碍的。去吧。呵呵。」李云来笑着,将阿珍给劝下场去。这边,又回过头来,看向眼前的这个人,。

      「我叫,山前一枫。我知道你,是从海的那边过来的。是大隋朝的人。你叫李云来。对幺?」山前恶狠狠地,望着李云来。恨不得,一下扑上去,将李云来撕成碎片。

      「不错,汝还忘言一样。吾,还是要夺,大隋江山之人。现在正被,大隋的海捕公文通缉。汝,要是将吾,解到京城。还可领到巨赏。呵呵呵。」李云来说罢,是一阵的冷笑。

      「哼,那倒不用了。我只要,将你的人头,捎到隋朝去,也可以的。来吧。」说罢,山前缓缓地抽出单刀。猛然的,纵身上前,是一刀劈下。

      李云来此时,太刀并没有戴在身上。不曾料到,此人如此无耻。急忙的,闪步退开去。右手一晃,山前的面门。底下飞起一脚,直踢山前的胸部。

      山前也不含糊,是退后一步,刀往回转。横刀便削李云来的小腿。李云来急忙的,落下身形。山前不等李云来站稳身子。是摆刀便剁。李云来,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山前执刀的手。是就势,向后一掰。山前的单刀,顿时便拿握不住。一下落于地上。

      李云来紧跟着,底下飞起一腿。正蹬到,山前的胸膛上。立时,便将人给踢飞出去。山前,噗通的一下,摔落尘埃。只觉得浑身酸痛,连这骨头缝都疼。

      李云来一腿,将山前踢出去,也有些后悔。心说,与此人,也无多大仇恨。实不该,使此种腿法。李云来的这种腿法,便是腿法之中的侧蹬腿。其兇猛,可将人的胸骨踢断,。

      李云来几步,走至山前身边。伸出手去,意思是,将山前拉起来。可没想到,这山前,眼看着,李云来走到了身边,是一扬手,一个纸包,沖着李云来,便飞了过来。李云来急用手一档。这下糟了。纸包一下,破裂开来,一片的白色粉末,铺天盖地而来。李云来便觉得这眼前,顿时一片白雾。连带着,一阵阵的刺痛。心知不好,这山前,居然使用了石灰。这般卑鄙下流的招数。山前眼见李云来,手捂双眼,知其中招,便拔出一把短剑,是欺身扑上,举刀便刺。

  • 名称:华盛顿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6: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