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恐怖超清

到了山下,群雄便三三两两的,结伴而去。李云来则偕同,梁士泰,红拂女,蓝天毕和侯君集,几人结伴而行。侯君集弄了一辆大车。将兵器藏好,以自己的马,来做辕马,和参马。几个人坐于车上,这便往登州而来。

      一路无话。这一日便到了登州城下。李云来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关城。见其城墙敦实,箭楼高崇。城墙马道上,来来往往的巡视士卒,是络绎不绝。可看出城上,已是严加戒备。时不时,有守城的将官在城垛之上,探出头来向下了望几下。

      「也不知,夏逢春和青石他们,是否已挖好了地道,将所有的炸药,也都埋好。侯君集,我等先入城中,你去与他们交接一下。看看,其是否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李云来沖着前面,正在赶车的,侯君集言道。

      「是,寨主,属下这就便去。」说罢,是跳下车来,向着李云来点下头。一抹身,便钻进人群之中,转眼无影无蹤。

      梁士泰顺理成章的,接过车把式的鞭子。继续赶着马车,朝着登州城门而来,。刚到了城门下,就见一个城门官,一伸手喝道「站住,哪来的。可有路引。来人,与本官察一下,车上可有私夹之物?」这名校尉,话音刚落。便走过去,两个持枪军卒。伸枪便朝着草堆里,刺了几枪,。而后一转身,便对着这个校尉言道「汪校尉,车里并无私夹之物。」

      「哦,是真的幺?来人与本官,将这车草料,都卸将下来。本官今儿,就得看看,这车上,到底是有无私夹。」言罢,这个校尉,是走到车边。便挡在李云来得面前,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李云来。却并不说话。

      李云来穿越之前,对于这种吃拿卡要。是早有体会。一见这校尉,站在自己面前。一劲得给自己相面,心中便也猜了个,**不离十。急从怀中,取出一块银角子,递到面前校尉的手中。笑着,对其言道「辛苦辛苦,这一日站在城门这,可真够军爷受的。这点银子,吃饭不饱,饮酒不醉。只够军爷,喝两壶清茶的。还望多多见谅。您看这车草料,本是城中大户订的,是不是?」李云来一语说完,笑呵呵的,望着眼前的校尉。等其答覆。,

      「哦,听汝所言,莫非是城中的马家。那可是积德行善的人家。好了,即是他家的,便不用再卸车了。来人挪开拒马,放他等过去。」言罢,将银角子,纳入怀中。哼着小曲,自到一边乘凉。

      李云来也放下,悬了很久的心。重上了车,坐于草垛之上。旁边红拂女,伸过纤柔小手,轻轻的握住李云来的大手,稍稍使力握了一下。以示慰籍。

      车子进了登州城。李云来令梁士泰,寻个僻静之所,将车卸下。四人三马。便先于城中,寻一个匿身之地,也好挨至晚上。好去搭救程咬金。

      寻来找去,四人便找到了,当日程咬金呆过的破庙之中。便在此处,静待天黑。李云来令几人,都先和衣,睡上一会。晚间也好,精神饱满,气力充足。

      夜色慢慢的,掩盖住了,登州城的上空。今晚的夜空中,没有月亮。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倒是方便李云来,与夜中行事。

      李云来,正躺在稻草之上。闭着眼假寐。忽听破庙门口,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声音轻的,不仔细听,根本辨别不出来。李云来一把抓过太刀,耳听此人,已经是进了破庙之中。一把拔出太刀,一刀直指,正逼在此人的,咽喉之处。

      「寨主,莫惊,是我侯君集,特来向寨主,前来稟报。弟兄们以均埋伏于各处。只待寨主一声令下。便可劫牢反狱。城外的,夏逢春他们,也已埋好炸药,且火枪队,也都预备妥当。但等城中举火为号。便可里外呼应,一举拿下登州。寨主可还有何吩咐?令属下去办?」侯君集言罢,看着李云来,待其吩咐。

      「我无他事。汝也连着奔波几日了。也快快休息一会。等酉时一过,你便联繫弟兄们,一起杀出。对了,汝,可探查出来。我二哥,如今被关在何处?」李云来有些焦急地,对着侯君集问道。

      「稟寨主,程头领目前,被安置于登州演武场。此处,虽表面无人把守。可暗里伏兵于四处,现下,单等寨主前去。好一鼓成擒。」侯君集言罢,有心要阻止李云来,取消此次行动。侯君集心知,此次救人,便是专门前来送死。

      「我早知杨林老儿,不会如此大方。汝莫要担心,只管先去歇息。今夜汝可是,各路兵马的,总联络官。呵呵。去吧。」说罢,李云来走出庙门,向着空中,伸出手去试试风向。感到从手指之间,拂过的微风,便似水一样的轻柔。是那幺的凉爽,惬意。而这也正是,李云来盼望已久的,东风。

      酉时更鼓,刚刚敲过。破庙中的几个人,便全都已收拾利索。带好各自的兵刃。準备前往演武场。李云来翻身上了马。当先,一骑飞出破庙。余下几人,也紧紧跟随其后。今夜的登州大街之上,冷清的,有些诡异。就连晚上出来,叫卖夜卖之人。也均消失不见。

      从破庙,到登州演武场。距离不算太远。几人没一会工夫,便已到了演武场。就见,演武场的大门洞开。里面却是灯火昏暗。也不知靠山王杨林,搞什幺鬼。场子中央,有两根撑天触地的,大旗杆。分别挂着,两串气死风灯。且每串灯上,都有一行字。左边灯上是,即刻下马,可饶汝不死。右边上书的是,各拜高官,荫福与子孙。

      李云来看罢多时,是一阵的冷笑。心道,高官厚禄,也不知大隋朝,还有几年。这高官厚禄,亦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李云来策马,绕着演武场週边,跑了一小圈。从外看这演武场,是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看来只得进入场中,方可知其虚实。

      不等李云来几人,纵马而入。便见两根旗杆中间,亮起两盏红灯。而那红灯,是挂在一人背上。借着影影绰绰的,灯光来看。那个人依稀便是程咬金。只是不知为何,是低垂着头。

      「对面的,可是二哥幺?二哥,你倒是言语一声呀?」李云来急迫的,沖场中的人,高声喊道。可一连喊了几声,那人却依旧是,低垂头颅,不发一声。李云来更是急躁起来,心知场中,必有埋伏。可也是别无他法。一纵马,便待要闯进去。

      可忽被侯君集,一把将马的丝缰给拽住。「寨主莫要轻身犯险。容属下,先前往查探究竟。」说罢,便一拍马的后胯,这马一下,便窜进了演武场中。

      李云来的眼睛,紧紧盯着侯君集的背影。就见侯君集,眼看到了那人的身边。正待要,将那人的头,扶将起来,看个清楚明白。却一下,坠落于马下,一动不动,卧在地上。是生死不知。

      李云来,越发的恼火起来。向四周看去。就见各个街口之处,隐隐约约的,出来不少的人马。也不知是那方的人马。正向此处慢慢靠近。

      李云来伸手摘下金枪,横于马上。等着这些人马接近。可眼看着到了近前,这才发现,原来是双凤山的弟兄们,赶到了。心中为之一松。

      「寨主何不进去?」王君可有些疑惑的,对着李云来问道。「非是某不进。侯君集弟兄,刚一进去,便被莫名其妙捉住。某因不知是何故?故没轻易而入?不过汝等,既然都到了此处。正好本寨有一计策。我推想杨林,不可将兵马,皆伏于此处?料其四门,也有重兵把守。但为了对于吾等,来个请君入瓮。故此处非有重兵。一会吾于众家兄弟,齐沖而入。伍云召伍天锡,二位弟兄莫要齐入。可与外面,做一个总接应官即可。众家弟兄,沖。」李云来大吼一声,催马抡枪,便直沖入演武场。

      其余众人,也不肯落其身后。急忙各抖交环。纵马而入。眼看离着旗杆,已然不远。忽听得周围,号炮之声,连连响起。立时,演武场周围,亮起了一圈的火把。将演武场上,是照的亮如白昼一般。

      「对面的,可是李云来李将军幺?本王可对汝,是牵思已久。闻汝破突厥,烧营州。飞马得柳城。一桩桩一件件,都堪称是,英雄所为。可究因何故,汝非要,以身事贼。老夫给汝,最后一个机会。立即下马请降,本王自可与朝廷请旨,使汝免罪官複。且本王,还可收汝为太保。可好。」杨林边说,边催马,来到离李云来,不远的地方。勒马站住,等其回音。

      「呵呵,让某归降也可。老匹夫只要汝,挥棒自杀即可。何如?」李云来说罢,有些玩味的看着杨林。

      可把杨林的火,给勾起来了。气得是浑身哆嗦,正待要催马抡棒,来战李云来。旁边早恼了一家太保,也没与杨林商议一下,催马抡刀便沖出本阵。

      李云来见此人,长的倒是挺威武的。只是这手下如何,却不得而知。待马离着,李云来的马前不远,来人勒住坐骑。看着李云来,言道「吾父王,本是一番的好意。汝可莫要等,本太保挥刀之时,在乞降与吾。那时节,可悔之晚矣。」

      李云来心说,哪有功夫,与你在这谈天交心。你着枪把。是摆枪就刺,那人急挥刀架住。二马盘旋,便战到一处。李云来,进了几次枪之后。发现此人,本领不过如此。顿时枪招一换,一连三枪。上中下,一枪变三枪。扑棱棱,直刺过来。那人一见不好,是回马便跑。

      李云来心说,那还能让你跑。今天你便留在这吧。是两脚一磕镫。赤兔胭脂雪,一下便窜了出去。那人听得,,身后有马挂鸾铃声响起。还等其明白过来,李云来一枪扎,进他的后心。大强一挑,将死尸抡出。啪的摔在地上。顿时是绝气身亡。

     

     

  • 名称:无限恐怖超清
  • 时间:2018-11-08 23:05: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